退出阅读

苗疆蛊事Ⅱ

作者:南无袈裟理科佛
苗疆蛊事Ⅱ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十三卷 庙堂事,江湖事

第十九章 外门长老

力量从大地之下涌现而出,最终汇聚在了我的身体里。
竺落皇笳天剑主说很多,很多。
他口中怒声吼道:“这怎么可能?”
人之将死,其言也善,他这话儿说得没有任何问题,却不曾想虚清老道竟是个傲娇的家伙。
屈胖三说应该是,现在的你,没有他那股闷骚气。
止戈剑也在同一时间,出现在了他的身后。
他奋力扑来,手中的长剑化作万道光芒,倏然落到了我的跟前来。
这个时候白衣秦归政却也想明白,惊骇地说道:“你、你是阵王屈阳?”
众人皆伏地而拜,高声说道:“太师祖(师祖)法术通天,哪敢质疑?”
而此时此刻,他却是竺落皇笳天剑主,一个不知道杀了多少无辜之人的狂魔。
啊?
有人回答,说师祖,师父为了拯救世人,于天山战死,化作天山山神……
我从未有一刻,如同此时此刻一般强壮。
恐怖的劲力将我全身经脉、百骸穴道充斥,就算是虚清老道的意识维持,也都受不住这般的冲击,一大口的鲜血喷向了剩下的那位剑主去,那家伙瞧见了“我”一剑斩杀四位同袍,心中愤怒万分,怒声吼道:“我杀了你!”
当最后一剑停下的时候,他的脸上浮现出了几分惊骇的表情来,不过更多的,则是钦佩。
那老道陶醉地吸着,一脸享受地说道:“哎呀呀,小子,我跟你说,你是碰到了好时候,在我们的那个时代,哪里有这等的好事儿?”和_图_书
他也将止戈剑收起,冷冷说道:“我的伟大,需要你这种小人物来评价么?可笑……”
唰!
他说这话儿的时候,往后退了一步,然后止戈剑在一瞬间,往前方劈出了上百剑。
而那四个小鼎,却是被拉进了我的体内去。
他咬着牙齿,一字一句地说道:“你怎么可能,会这般、厉害……”
他对于生命没有任何畏惧,但是此时此刻,当他低下头来,瞧见自己满是骨头的骷髅之身时,却开始嚎啕大哭了起来。
他不回答,而是问道:“怎么,虚清老道走了?”
这回都用不着聚血蛊动手,虚清老道自己个儿就动了手,伸手一抓,将其恍若虚无的小鼎儿擒住,然后猛然一捏,这东西化作一股青气,进入了我的鼻孔之中去。
而黑手双城居然没有去追,而是朝着相反的方向逃了去。
不过人头仍在,白色面具被破开,露出了一张平凡无奇的脸孔来。
青云图一去,漫天星光凝练而成的乾坤太极法阵顿时收敛,那五位剑主结出来的大五行颠倒法阵也瞬间崩溃,法阵加持在他们身上的效果也不再,成了一场空。
说罢,他回头望去,看着周遭的茅山子弟,开口说道:“我乃茅山虚清,谁人胆敢质疑?”
我说清理门户?
我感觉自己一拳,能够将一头蛮牛给击飞,而这一切仿佛不费吹灰之力去。
竺落皇笳天剑主点头,说对。
他向前吹了一www•hetushu.com口气。
那人有点儿失望地望着我,伸出来的手又缩了回去,我挤出人群,瞧见屈胖三仍然在扇耳光,一脚深一脚浅地走了过去,说你能不能别那么暴躁,多帅气的中年小白脸,都给你扇成了猪头。
这是什么情况?
呼……
屈胖三白了我一眼,说滚。
此时此刻,真正掌控住我身体的,却是那位虚清老道,他对于这种力量的应对,远远超过于我,在气息恢复的一瞬间,他足尖一点,人便出现在了竺落皇笳天剑主的身后。
虚清老道又问:“你今天杀了多少茅山子弟?”
竺落皇笳天剑主硬生生地挡住了这一剑。
他哭得是那般的悲伤,以至于动作的幅度太大了,咔嚓一下,脖子扭到,直接化作了一堆骨头去。
长剑游荡,宛如有一只无形的手,将其握住,与其拼杀。
屈胖三冷哼,说此物本就是我的。
他保持着长剑前倾的姿势,平静地说道:“自修为大成之后,我一直觉得天底之下,能够强过我的人不多也不少,但呈现碾压之势的不多,三十四层剑主是一个,你,虽然我很不甘愿,但也是一个……”
一剑斩出,平淡无奇,而下一秒,止戈剑上传来的恐怖力量,却将那位竺落皇笳天剑主斩得飞向了千通王与黑手双城交战的方向去。
没有等到屈胖三的回答,我,或者说虚清老道已然抓着染满剑主鲜血的止戈剑,冲向了最后的一位无面剑主。
听到www.hetushu•com这骂声,我顿时就愣了一下,估计旁人也都懵了,不知道这位德高望重的真人,竟然会骂出粗话来。
我说你们之前认识?
虚清老道说这便好,你们搞的这些,一堆烂摊子,陶晋鸿在哪?
铛!
然而这只是我的感觉,一种意识共享。
屈胖三笑了笑,说算是吧,那个傻波伊,修为不错,就是人挺闷骚的,我们不对付。
这话语几乎一字一句地往外蹦,而虚清老道却显得很平静,缓声笑道:“很简单的道理,我有四份九州鼎的力量,你只有一份,四大于一,对不对?”
我瞧见那一张满是老皮褶子的脸,赶忙说道:“停,我陆言。”
我说你觉得呢?
当然,随着那四位剑主的死去,这大五行颠倒法阵也失去了根基,全数崩溃了去。
那人身子腾于半空之中,被那边恐怖的气劲鼓荡,硬生生地扭转了颓势,往下落去。
而当那小鼎之力最开始的气息鼓荡停歇之后,一股前所未有的雄浑力量,从我的双脚涌泉穴之中陡然浮现。
大局仿佛已定,那虚清老道开口说道:“有人在叫我,我待不住了,小子,谢谢你能够在这个时候出现于茅山……”
这玩意,当真是涌泉,劲道咕嘟嘟地往外冒,贯穿了我的全身。
操!
那小鼎并没有被聚血蛊收入体内,而是被那金黄色的剑元陡然一撞,化作万般气息,在我的体内陡然爆炸了开来。
又是一阵让人牙酸的撞击之声,这一次和-图-书对方没有再腾然而起。
不知道过了多久,我的意识恢复,感觉到身体的存在,握了握拳,睁开眼来,瞧见周遭围了一圈儿人。
而为了让自己的身子稳住,他的脸孔已经扭曲变形,双目几乎凸出。
就在虚清老道享受这青气的时候,突然间一声炸响,却有一道剑气,破天而去,虚清老道方才回想过来,转身望去,却见那千通王居然不战而逃,化作一道剑光,冲向了左边的山林之中。
这话语有点儿延长,紧接着我感觉一股气息从我的身上抽离了去,我全身虚软,双眼一黑,直接翻身倒地。
此时此刻的虚清老道,被那四份小鼎之力冲击得浑身僵直,仿佛不是自己一般,眼看着就要被对方一剑刺中,串了葫芦,却将那止戈剑往前一扔。
还有一颗头颅,宛如足球一般,在地上滚了几圈儿。
竺落皇笳天剑主只挡住了十来剑,每一剑都比下一剑要迟缓。
一口气吹出去,那个原本魁梧健壮的男人瞬间崩溃,鲜血和碎肉朝着四周飞速喷射而去,随后是脏器,到了最后,落在了原地的,却只是一副骷髅。
我有点儿懵,而虚清老道则看向了旁边,问道:“那人是谁?”
我想要说话,然而自己处于神魂状态,什么也发表不出来。
我爬起来,立刻有人伸手过来扶我,殷勤地说道:“师祖……”
唰!
所有人都以为出现了幻觉,而虚清老道却语速很快地说道:“我时间不多了,就跟你们说一句,陆言是我的hetushu•com再传弟子,我让他帮我看护茅山,不管现如此的掌教真人是谁,告诉他一声,当今的外门长老,就他了——谁若不服,我回头找他……”
啊?
瞧见这场景,原本胜券在握的白衣秦归政顿时就脸色发白,骇然喊道:“怎么可能?青云图怎么可能会被你这小屁孩儿降服?”
屈胖三头也不回地说道:“我清理门户呢,管得着么?”
我说恐怕是嫌弃人家打扰你和李道子搞基吧?
啊?
那小鼎一入体内,虚清老道哈哈大笑,说我道这帮家伙为何这帮凶悍呢,却不曾想居然是用了这玩意在支撑着,不错,不错,很不错的想法,不过现在倒是便宜你了,小哥儿……
屈胖三一声怒吼,遮在我们头顶之上的那张巨幕却是化作了一道流光,落到了他的手上去。
那是一张满是麻子的脸孔,眼睛狭长,蒜头鼻,下巴有一颗大痣,痣上面还有一撮毛,如果在外面遇上,他可以是卖猪肉的张屠夫,卖芹菜的小贩儿,或者补车胎的李学徒。
他……
有茅山道士纷纷回答,说这是“大师兄”、“大师伯”……听到这回答,虚清老道放心一些,回头望去,却见白衣秦归政给屈胖三擒住,已经连着抽了十来个耳光,脸都给抽肿了去。
又一尊小鼎浮现,朝着远处飞去。
竺落皇笳天剑主是最后剩下的一位,他在悲愤之时,迸发出了无比恐怖的力量和超卓的剑技,然而却被虚清老道的飞剑硬生生地挡住了去。
虚清老道点头,说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