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苗疆蛊事Ⅱ

作者:南无袈裟理科佛
苗疆蛊事Ⅱ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十三卷 庙堂事,江湖事

第二十二章 丧心病狂

然而杂毛小道则不是这么想。
任何胆敢站着的人,都已经倒下。
有人感觉到山门这儿的我也许是突破的出口,所以掉转枪口,试图朝着我袭杀而来。
修行者的战争,与普通人的战争还是有着很大的不同。
陆左浑不在乎,说怕个鸟儿,茅山本来就是降魔除妖的地方,还怕煞气?
对于这事儿,无论是杂毛小道,还是陆左,又或者屈胖三,对于此事都把握得无比精准。
倘若此刻的秩序未乱,这帮人能够同心协力的话,结阵而待,或许能够钳制得住我们。
这个时候正是人心极度不稳的节点,任何的一点儿风吹草动,都有可能导致形势向截然不同的方向滑落逆转,想要尽快将局势稳定下来,就需要坚定果决的行动和执行,而最强硬的态度表达,莫过于杀人立威。
茅山的惨状,他们或许瞧见了一些,虽不完全,但也足够愤怒。
跪倒在地的那些俘虏,大部分都是打扮各异的江湖人士,不管他们出于什么样的目的,来到了茅山这儿来,但此时此刻,他们都选择了跪倒在地,接受着命运的审判;而除了这些人,还有零碎的几个,则是其他身份的人。
一时间人群惨嚎无数,苦不堪言。
我知道杂毛小道因为他小姑出自于秀女峰的缘故,在位之时,便与秀女峰一脉关系十分密切,却不曾想事情走到了现在,杂毛小道早已不在茅山,她们居然还敢喊出这称呼来。
一夫当关,万夫http://www•hetushu•com莫开。
有人服软,自然有人不甘心。
倘若说我杀人的手段是诡异,杂毛小道杀人的手段是凌厉,而陆左的手段,则是大开大阖,堂堂正正。
我爬上尸堆眺望的时候,正好与陆左巡视的目光对上。
有人在逆境之中奋起而上,越发疯狂,而有的人却选择了转身逃离,试图苟延残喘,而还有一些人,则哇哇叫道:“不打了,不打了,留条活路行不行?”
这些人大部分都穿着各色道袍,零星夹杂着一些穿着正常衣服的人。
我也瞧见了杂毛小道眼中满满的杀意。
两人一唱一和,说得那些余众心情焦躁,而杂毛小道总算是一锤定音,开口说道:“跪地者生,站立者死!”
当修行者强到了一定的级别,根本没有同级别的对手时,场面几乎就成了一边倒的境况,所过之处,一片腥风血雨,根本没有几人能够抵挡得住。
当所有人都跪倒在地的时候,原本两三百人的人群,只剩下了一百二三十号人了。
施长老瞧见杂毛小道论辈分都不说自己,而是从他小姑那儿算来,顿时就是一阵心酸,眼眶的泪水一下子就涌了出来。
我脸贴着地,感觉到突然间地动山摇,整个天地都要颠倒。
在那一刻,我感受到了陆左锋芒毕露、毫无遮拦的炙热内心,他没有任何的隐藏,霸气外露,就好像他是此间的国王,天地都掌控在他的手心处一般。
http://www.hetushu.com但目前的情况,大部分人都是各自为战,宛如一团散沙,根本生不出有效的抵抗。
这一夜我不知道杀了多少人,怨气也好,杀气也罢,凝聚在了我的身上来,有着血海一般的气息。
或者说,有的人知道自己即便是双手举起,投降我们,也不可能活命,所以更加拼命,高声嚷嚷道:“投降是死,拼命也是死,还不如有些尊严,向死而生呢……”
一剑斩。
之前围住杂毛小道的那帮人,没一会儿就被杀伤大半,纷纷向后退去。
他走上前去,将施长老给扶起来,开口说道:“施长老,你是英华真人的师姐,而英华真人又是我小姑的师父,论这辈分,您可是我的奶奶辈儿,这般跪下,可是折煞了我……”
这是所有茅山弟子的心理底线。
此时此刻的敌人已经被分成了三派,投降派和顽固派,另外还有的就是犹豫不决的中立派,而这里面数中立派的人最多。
这回他们下手的对象,是那帮负隅顽抗之人,特别是那些身穿传教士长袍的家伙,更是丝毫不留半分情面,冲上去就是一阵斩杀。
现场弥漫着一股浓郁不散的血腥之气,呛人口鼻。
他们充当了执行纪律的宪兵。
长剑而往,奋力前劈,止戈剑在这个时候,也散发出了极为森严的威严之气来,向着前方施压,胆敢冲上前来的人们,几乎没有一合之将。
不断地见到己方的人死去,而对手却一个更比一和图书个凶猛,绝望浮现在了圣光日炎会一方每个人的心头,一开始还有部分抵抗,到了后来,就连最坚定的黑色长袍,都选择了跪下。
陆左有些不舍,大声喊道:“老萧别啊,我憋了那么久,还没杀痛快呢……”
死伤大半。
场面一时混乱。
他虽然自逐茅山,但从开始到现在,他对于自己的心理认知,也一直都是茅山子弟,从来都没有变过。
有人服了软,当下从者云集,面对着我们这些人,打又打不过,每一秒都在死人,就算是人多,也熬不过多时,不如降了,所以不断有人跪下。
说罢,他朝着旁边说道:“小毒物你且帮我护法,看我施展神剑引雷术!”
不但有这样的扇动者,还有一帮身穿传道士长袍的家伙,扬起手中的西洋利剑,刺向了那些跪地者。
江湖之上,高手的名头远比别的什么更加有力量,尽管只是四个人,但是带给对方的压力,却是十分巨大——特别是那帮被请来帮拳,现如今却成为了主力的黑道枭雄们,在此时此刻,终于感受到了左道和言胖的威力。
我瞧见的,是一大帮如狼似虎的家伙,此刻全部都跪倒在地,像一个又一个瑟瑟发抖的鹌鹑,脑袋扎在地上,屁股朝天,哆嗦不已。
这个时候,我们这方的每一个人,都宛如原子弹一般。
他乃茅山前任掌教,又刚刚救茅山于危难,力挽狂澜,众人自然听命,纷纷趴在地上。
面对着汹涌的人群,我的思绪却www.hetushu•com回到了千年之前去。
她们或许是无心,但杂毛小道却不敢接过来,赶忙摆手说道:“各位使不得,我早已不是什么掌教,叫我萧克明便好。”
那个时候的一剑神王,面对的事情,比现在更加艰辛,然而他的态度,却是虽千万人吾往矣。
屈胖三气急败坏地说道:“我操,千通王那狗日的,准备炸毁茅山秘境啊,真的是丧心病狂……”
一个人,一把剑。
听到他最后的一句话,顿时就跪下了十来人,口中大叫道:“萧真人,可别拿雷轰俺们啊,俺们是不知道情况的围观群众,被牵涉其中的糊涂蛋儿啊,我们清白得很,根本就没有杀过人咧……”
按照我的想法,这帮人胆敢跟随着千通王和圣光日炎会攻打茅山,并且无所不用其极,自然是罪该万死,一个都不能赦。
就在那帮圣光日炎会的人动手的一瞬间,他们三人也动了。
他箭步上前,一记虚空斩,前方七八人的身体某些部位,直接消失不见,化作了两截跌落在地去,然后大声说道:“扔下武器,跪地求饶者生!”
我看到了角落处的几个人,明显不是修行者,身体发虚,即便是趴在了地上,也是颤抖得厉害。
我可以离开茅山,但没有人能够欺负茅山。
就连我镇守的洞口这儿,尸体都堆积得有老高,快影响了我的视线,使得我不得不爬上两三米高的尸堆,眺望愿望。
这些普通人,跑到这儿来打什么酱油?
门板大的鬼剑斩杀而来,www•hetushu•com单着无数冤魂厉鬼的呜咽之声,怎么听着,都感觉让人绝望,而陆左杀入人群之中去之后,迅速地与杂毛小道汇合,两人双剑合璧,长剑纵横之间,竟然没有一个能够抵挡得住的。
不过左道一出,屈胖三兴风作浪,中立派的数量在迅速减少,一片又一片的人跪倒下去。
或死或伤。
她哽咽地说道:“萧,茅山放走了你,是这二十年来最大的错误,茅山这才遭了报应啊!”
啊……
除了陆左、杂毛小道和屈胖三之外,没有一人胆敢再站着。
我没有想明白这个问题,就瞧见不远处的树林子那儿,涌出一大片乌压压的人头来。
这些是茅山经历大难之后的幸存者,为首的,正是冯乾坤和施长老两人,他们带着众人出现,朝着这边围了过来,那施长老带着她门下的秀女峰弟子走得最快,来到了杂毛小道跟前不远处,却是直接跪倒在了地上去,委屈地喊道:“萧掌教,你可得为我们做主啊……”
杂毛小道又是安慰几声,又劝大家起来,双方推辞不下,而就在此时,突然间屈胖三脸色一变,说不好,大家趴下……
他这一句话,说得许多新生希望者顿时就是一阵紧张,而随后远处的屈胖三则开口说道:“够了,够了,我和陆言之前就杀了一两百人,再杀下去,你茅山的煞气十几年都洗不脱呢……”
众人都不知道怎么回事,而杂毛小道对于这位前身是虎皮猫大人的小胖子却是极为信任,大声喊道:“趴下!趴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