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苗疆蛊事Ⅱ

作者:南无袈裟理科佛
苗疆蛊事Ⅱ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十三卷 庙堂事,江湖事

第二十七章 真相浮出

当下茅山,有三件事情需要解决。
他要走,并非是离开。
人要脸,树要皮,更何况他还是茅山宗的掌教真人,旁边还有那么多的茅山子弟,以及有关部门的外人在看着。
我听到有人在外面回复:“我,刑堂弟子冯乾坤,陆言先生你醒了么?”
所以我们先去休息,倒也没有什么担心的。
我说那你有什么想法?
这样的掌教真人,实在是太不称职了。
尽管符钧很有可能是被人算计了,落入了别人的陷阱,但无论是什么理由,在此时此刻,都是不能够被原谅的。
杂毛小道点头,说对,我想过——事实上,虚玄真人今天为难符师兄,我就知道他这是在铺垫。
我瞧见他眉眼都舒展开来,知道他的心结已解,终于宽心了。
杂毛小道低声问道:“出了什么事情?”
昨夜一战,我和屈胖三奔袭百里,又连番征伐,我甚至还被人上了身,尽管有九州鼎的补充,但在精神上,我还是十分的疲惫,也没有拒绝茅山的邀请,跟随着李诗楠,前往秀女峰休息。
屈胖三一进屋子里,伸了个懒腰,便嚷嚷道:“我睡觉了,你们不要打扰我,知道不?后果很严重的……”
我和杂毛小道相视一笑,送走了李诗楠,然后来到了阁楼三层的阳台处。
他趴在了堆满棉被的木雕大床之上,眼睛一闭,直接就睡了过去。
在前来此处之前,他将朵朵和包子留在了山外,毕竟之前的和-图-书这儿,具体什么情况他也不知晓,不可能将这两个心肝儿贸然送入险境,而现如今茅山宗内大事已定,不但虚玄真人这帮老古董都出来了,而且掌教符钧回来,还带来了有关部门的大部分人,没有什么事儿,但外面却还有许多的危险。
我睁开了眼睛,问道:“谁在外面?”
甚至这里面的主导分配,都是他们内部协调的,与我们关系不大。
在这样的情况下,他实在是不放心那两位小姑奶奶。
冯乾坤有些难过,说之前审了那叫做秦归政的贼头,那家伙交代了一件事情——此次攻击茅山宗的事儿,其实是获得了大师兄的认可,甚至还有帮助。
冯乾坤说审讯出了一些事情,我师父想请您和萧先生去参与一下会议讨论。
他伸手拍了拍我的肩膀,说陆言,谢谢你,若不是你今日的表现,我也未必能够得到虚玄长老的认可,以及大家的理解,他们是把对你的感激,转移到了我的头上来——我和小毒物来得晚,许多事情,其实都是你和屈胖三做了,这荣誉,我受之有愧……
什么?
我笑了,说我知道,也明白,更知道你当初因为我而离开茅山的痛苦,不过今天总算是找补回来了,我也安心许多,用不着再自责了——萧大哥,他们应该会找你回归茅山,甚至想让你重新回到掌教真人的那个位置,这事儿,你有想过么?
毕竟千通王逃离,而hetushu•com之前围困茅山之时,外面还有许多的人手,这些人,在加上有关部门的人,以及茅山的人,必将还有一场混乱。
我精神疲倦,闭眼便睡,一觉睡得昏天黑地,不知道什么时候,被一阵急促的脚步声给吵醒了过来。
那儿毕竟是女院。
简单讲完这边儿的事情,陆左便告辞了。
尽管他是茅山历代掌教中权柄最小的一位,但毕竟名头在这儿。
两人简单聊了一下昨日之事,然后各自回房歇息。
杂毛小道叹了一口气,说对。
茅山众人极力挽留,无论是虚玄真人,还是符钧,又或者施长老等众人,甚至有些人都要跪下来了,盛意拳拳,实在是无法拒绝,最终只有随着我们一起留下。
场面一时有些僵持,让人感觉到颇为尴尬。
而他之所以这般着急睡觉,倒也不全是疲惫。
但从我的角度来说,符钧毕竟是茅山宗的当代话事人,虚玄真人拿我来当枪,去猛击符钧的痛点,着实有些不太好——我对符钧没有太多的恶感,也没有太多的好感,大家相安无事,那是最好的,实在是没有必要把人往死里面得罪。
从这个角度来看,山下小镇的大火已经被人用道法扑灭,人在我们的眼中,如同蚂蚁一般,四处走动着,正在抢救物资。
瞧见这些,杂毛小道长长地舒了一口气。
这些都得弄清楚,方才能够避免茅山下一次的遭劫。
我说好,你能这么想,那和_图_书就太好了。
第二件事情,那就是处理眼下这一百多的俘虏,包括秦归政,以及搜寻散落在茅山宗的那些敌人,并且对这些人进行审问,弄清楚许多的问题——比如除了破风长老,茅山宗门之内,还有其他的什么内奸;比如在金陵腹地,如何会出现六门野战炮,以及相应的弹药;比如敌人的构成;比如这帮人在江湖上、朝堂上,都有哪些合作者……
杂毛小道笑了,说不,茅山我还是会回的,毕竟是我从小生长的地方,而且我回来,也会出手,帮助重建茅山,并且让那些我曾经不喜的人和事都改变,让茅山变得更好——毕竟,我当初对师父是有过承诺的。
首先一点,那就是将茅山各堂、各峰的主要人员召集,将组织架构弄出来,然后开始在茅山展开召集、搜救工作,将那些受伤之人集中医治,另外许多被困之人,也都得救出,还有灭火、盘点等等事儿,尽可能的减少损失。
我听到,起床穿衣,又去洗了一把脸,让人清醒一些,然后走出了门来,瞧见杂毛小道也从另外一个房间走了出来。
这个“陆言师叔”,符钧最终还是没有叫出口。
我们随着李诗楠前往秀女峰,来到了一处位于悬崖边儿上的阁楼处。
这三件事情,前面两件,有着茅山宗现有的架构,包括符钧,虚玄真人、刘学道、施长老等众人,再加上跟着符钧而来的有关部门,倒也用不着我们来劳心m.hetushu.com
他毕竟是茅山当代的掌教真人,他可以忍受虚清真人当着众人对自己的苛责,也可以咬着牙认可虚清真人对于九州浑天仪的处置,但不能够对我这个往日根本瞧不上的江湖小角色,贸然喊出“师叔”这样的话儿来。
陆左去找她们,而杂毛小道想走,却给众人拦住了。
我说那你的意思,是不准备接受他们的请求咯?
茅山宗秘境破开,灵气泄露,虽有青云图封住,但并非长久之计,到底还是需要布阵来堵。
两人凭栏而望,能够瞧见茅山宗的山谷底部去。
至于第三件事情,也需要屈胖三休息妥当、恢复精力之后,才能够解决。
第三件事情,则是修补茅山秘境的漏洞,避免灵气损失,让茅山赖以生存的根基不得崩溃。
好在我感觉到了不对,三言两语,用和稀泥的办法,将这事儿给搅黄了去,没有让他们直接对抗起来。
按照常理来说,别说是外人,就连茅山宗本门其他堂口、山峰的男弟子,都很难前往秀女峰。
所以他才会如此针对。
杂毛小道说对,我明白,你知道我也不是黏糊的人,不过你可能不知道,茅山对我的意义。
杂毛小道叹了一口气,说其实这些日子以来,我一直在思考自己之前的事情,平心而论,符钧师兄的确比我更适合那个位置,因为他的整个心儿,都扑在了茅山之上,由他来当掌教,会对茅山有很大的促进,至于我,性子太跳脱了,反而并不hetushu.com适合。
这一夜他也是拼了小命儿,出的力可不比我少,甚至还显化出了凤凰真身来,能够强撑到这儿,已经是十分不易了。
不过现如今茅山遭劫,山下小镇一片废墟,至今还有熊熊大火,其余各峰一片混乱,唯有秀女峰还有一些完好的建筑可供休息,就实在没有太多的讲究了。
对于这事儿,屈胖三本可以不关心,但茅山宗毕竟是杂毛小道心中的家,我们都能够瞧出他眼中的焦急和不安,屈胖三这人虽然平日里极不靠谱,大大咧咧,但心思其实很细,所以才会赶紧睡觉,好恢复精力,全力投入修复茅山秘境的事儿去。
我知道虚玄真人为何会屡次三番地怼符钧,最主要的原因,是茅山在这生死存亡的时候,他却并没有在其中,领导着茅山弟子抗争,反而是去那京都开着一堆莫名其妙的会,为了一个全国道教协会副理事长的头衔而洋洋得意。
尽管朵朵和包子两人,无论怎么看,都不像是会被欺负的,两个凶猛的小萝莉发起疯来,还真的有点儿拦不住,但万一出个什么岔子,是我们都不愿意看到的。
我说刚刚醒了,什么事?
我看了他一眼,说萧大哥,怎么样,心中多日的郁积,今天总算是消解了吧?
我赶忙摇头,说您可别这么说,若不是当初你的帮助,未必有我今天,这些因果,难以讲究,所以我们就用不着说这些话。
因为这既是对他本人的侮辱,也是对他师父陶晋鸿的不尊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