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苗疆蛊事Ⅱ

作者:南无袈裟理科佛
苗疆蛊事Ⅱ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十三卷 庙堂事,江湖事

第二十八章 传了几代的秘密

啊,蚩尤?
只不过现在找不到人,他再激动,也无济于事。
符钧的目光在众人身上巡视一圈,然后开口说道:“在座的各位,都是自己人——虚玄长老一力要求参与的萧师弟和陆言,一个曾经是我们茅山的掌教真人,另外一个,则是虚清师祖的再传弟子……”
杂毛小道举起了手来,说道:“诸位,我有另外一个故事,不知道大家是否愿意听我说起。”
那两位老古董,老头儿叫做宏叶真人,是茅山世家传承,而女的则叫做徐微真人。
符钧并没有一上来就说黑手双城的事情,而是开口说道:“我们在清查俘虏的时候,查到了三个没有任何修为的人,经过刑堂的盘问之后,查出他们是XX部队的人,攻占茅山并且杀死大量同门的野战炮,正是从战备军用库里面拉出来的,人我们已经交给了有关部门,至于牵连到谁,谁该担责,想必会有一个明确的说法出来……”
刘学道经过调养之后,生命再无危险,只不过人比较虚弱,他点头,说没问题。
符钧知道这一次茅山遭劫的缺席,让自己的威信大幅度降低,这正是施长老站出来质疑的原因,不过他并不打算多聊此事,点头说道:“我明白了,如果是怕这帮人逍遥法外,那就由刑堂派出一人来,监视他们,如果有任何异动,直接动手,将人处决,免得让人有机可乘,如何?”
我打量了一下,瞧见了虚玄真人、符钧、施长老和www.hetushu.com坐在轮椅上的刘学道长老,老古董里面还有两个,一男一女,都是头发俱白,另外还有七八人,都是茅山当下存留的骨干之人。
他还没有说完,杂毛小道和符钧便异口同声地说道:“不可。”
我与杂毛小道对视一眼,然后点头,跟着他出去。
此事完结,符钧又说道:“除了这些人,我和冯师兄等刑堂弟子,重点盘问了这一次的领导人物秦归政,他说出了一个很重要的信息,那就是大师兄,也就是外门长老陈志程,他与圣光日炎会其实是有合作的,江湖上许多宗门被袭击,其实都是得到了他的首肯,甚至帮助……”
我们来到的,是西北方的一处偏殿,进来的时候,屋子里已经有了十来个人。
那帮将库存野战炮拖出来,攻打茅山的内贼,千刀万剐都不过分。
啊?
施长老激动地说道:“怎么不会?你知道那六门炮给我们茅山带来多大的损失么?茅山古镇之中,从目前的统计来看,已经有了八百五十多人死去,大半都是死于炮击,还有各峰各堂的损失,以及为了消灭那些火炮,我们组织的敢死队也是死伤无数,上千人的亡魂,如何能够将人交出去?”
只不过后来樊长老病逝,由施长老出山顶替。
杨昭点头,说难怪大师兄这般优秀,却只能成为外门弟子。
就算不是道门中人,想必也听说过这位九黎、三苗之主,当和-图-书初差一点儿就干翻了黄帝的战神。
刘学道说这么多年来,他的表现一直都很抢眼,就算是当这茅山掌教,也是绰绰有余,的确是不辜负李道子和陶真人当初的教导,不过李道子心中一直有所提防,故而在临终之前留信尘清真人,又从尘清真人那儿交待到了我这儿来……
这两位都是在今天赶回来的,特别是那位大胖子杨昭长老,更是气喘吁吁,显然是刚刚赶回来。
随即他指着身后的冯乾坤,说我受了比较严重的伤,几个月之内都好不了,这段时间,任何事务,且由乾坤代理。
阴阳脸毕永提议道:“我们不如将其父母抓住,拿在手里,好来……”
不过她说得也不无道理,毕竟昨夜倘若我和屈胖三没有及时赶到的话,包括刑堂长老刘学道在内,恐怕都会落入敌人的圈套之中,而且都脱不了身。
他一脸难以置信地说道:“这怎么可能?我还听说这一次茅山遭劫,遇到一个修为恐怖无比的大魔头,如果不是大师兄及时赶到,将他阻拦,不但茅山后院遭劫,就连这茅山秘境,也都不复存在了——那个秦归政是圣光日炎会的头头,肯定是在挑拨离间……”
每一个从炮火之中幸存下来的人,对于这帮吃里扒外的家伙,都恨不得食其肉、喝其血,倘若是让这三人逃走了,那可真的就是一个大问题了。
待我们坐下之后,符钧清了清嗓子,然后看向了虚玄长老,说师叔祖,我开http://www.hetushu.com始了?
听到这话儿,众人都为之惊讶,就连我们也是第一次听到这个说法,给弄得愣住了,不知道说些什么才好。
她说得触目惊心,眼眶都红了起来,显然是回想起昨夜一战的惨况,难过不已。
现如今听到这个消息,我们也并无太多惊讶,只是觉得这件事情,着实有一些棘手。
前后两人掌教都否定,那毕永还是不服气,说可是……
符钧说没事儿,还活着。
所幸的,是安放三清道祖以及三茅祖师的大殿并没有倒塌。
他脸色有些苍白,语气缓慢地说道:“这件事情,其实是上一代传功长老李道子交代下来的,那就是陈志程此人,天命魔劫,乃无上魔尊转世重修,老天憎恶,故而命中该有十八劫,而且祸延家人……”
啊?
他说着话,然后看向了不远处的刑堂长老刘学道。
符钧并没有解释太多,而是平静地解释道:“秦归政此人,之前曾经是邪灵教的人,父辈是龙虎山流落到宝岛的道士,后来此人加入了宝岛美生会,一直在港澳台和东南亚地区奔波——从有关部门给出的资料来看,此人的确应该是圣光日炎会的领导人之一,至于他交待的这些供词嘛……”
之所以说是熟面孔,是因为之前我被关押茅山,庭前殿议的时候,是他们和另外一位姓樊的女长老支持了我。
众人各自找位置坐下,冯乾坤并没有走,而是来到了刘学道的轮椅旁,束手而立。
刘学道m.hetushu.com的身子突然挺直了起来,开口说道:“蚩尤!”
阴阳脸毕永脸都白了,说既然如此,为何李道子师叔祖当初为何不把他除去,而且还让陶真人收其为徒?
施长老眉头跳了又跳,然后说道:“无上魔尊?谁?”
听到这话儿,除了少数几个知道真相的人之外,其余的人都是一脸懵逼,给吓得半天都说不出话儿来。
我意外地瞧见了两个熟面孔,一个三百多斤的大胖道士,还有一个阴阳脸。
人有点儿多,我重点就记住了这几位。
冯乾坤领着我们进来,符钧站了起来,给在座众人介绍了一下我们,又给我们介绍了一下在座的诸位,从头衔听来,的确是茅山现阶段的领导层。
至于那位大胖道士,叫做杨昭,神秀峰长老;阴阳脸叫做毕永,乱云涧长老。
虚玄长老点头,说好。
坐在轮椅上面的刘学道开口说道:“当年的尘清真人,在金沙江罹难之前,就预感到了自己极有可能回不来,曾经跟我说起过一件事情……”
冯乾坤的话语,让我和杂毛小道的脸色一下子就严肃了起来。
众人纷纷点头,说好,没问题。
施长老知道如果要挖出那三人后面的关系网,必然需要有关部门的介入,听到符钧给出了妥协的方案,也没有再说话。
虚玄长老立刻纠正道:“是弟子。”
半个小时之后,我们在茅山主峰清池宫的一处偏殿汇合——清池宫是圣光日炎会的攻伐重点,在这儿显然发生过了好几场的大战,m•hetushu•com我们过来的时候,尸体都清理妥当,只不过路上还是能够瞧见许多的血迹没有来得及擦去,还有许多的建筑都倒塌了。
听到这话儿,那施长老一脸激愤,说人怎么能够交给那帮家伙呢?说不定他们转头就逍遥法外了去。
这一下,几乎满座皆惊,不为别的,主要是这一位大神实在是太惊人了。
这回说话的,是那大胖子杨昭。
符钧看向了刘学道,说此事还请刑堂派出人手。
阴阳脸毕永愤然说道:“到底是个魔头出身,茅山对他这般好,他却还是化了魔——我记得他父母姐姐都在茅山吧,这一次怎么样了?”
符钧眉头一跳,不过还是平静地说道:“不会的。”
刘学道说道:“魔尊降世,此为天命,除了一次,下一次必将更加凶猛,实在是逆天而行,不可妄动;李道子他老人家的想法,是既如此,便将其感化,让他成为我道门的力量,所以陶真人才会收他为徒,成为外门弟子……”
符钧不跟他在这点儿细节上多作计较,点头说道:“好,弟子,所以都不是外人。找大家过来,是想通报一下几个消息,这些事情事关重大,所以在说之前,我强调一点,就是保持纪律,不得允许,不能随意外泄,各位可有意见?”
在休息之前,我就跟杂毛小道简单谈过黑手双城的事情,对于大师兄及时赶到,并且阻止了千通王捣毁茅山之事,他心里是欢喜的,而听说大师兄极有可能打破了心魔,回归本我的猜测,更是激动莫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