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苗疆蛊事Ⅱ

作者:南无袈裟理科佛
苗疆蛊事Ⅱ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十三卷 庙堂事,江湖事

第二十九章 再议掌教之位

施长老和其余几人纷纷点头,一齐表达了担心。
大胖子杨昭长老有些担心地问道:“倘若他重新入魔了,那可怎么办?”
杂毛小道伸出了右手,比了一个“七”,然后说道:“我、陆左,陆言还有屈胖三,再加上南海一脉的隔壁老王,燕尾老鬼,还有欧洲的血族大帝威尔冈格罗,我们七个人,将会通过秘法组成一个剑阵,只要大师兄一露面,我们找到他,就能够在正面交锋中,将其擒下,最后由南海一脉的隔壁老王出手,用南海降魔录,将那他身体里面的魔头斩去,让大师兄恢复真我。”
符钧冷哼,说等事情忙妥了,定要找那人的麻烦。
就连刚才琢磨着那黑手双城家人威胁他的阴阳脸毕永,也开口说道:“如果是这样的话,我们可得想办法给他洗白——秦归政那家伙现如今正在往大师兄身上泼脏水,这事儿可堵不住。”
我在旁边瞧着茅山众位领导人,忍不住提醒道:“当务之急,是先找到黑手……大师兄,之前我请神入体,虚清真人……”
不光是他放心,在场的所有茅山领导人,都松了一口气。
听到杂毛小道的讲述,符钧一下子就激动了起来。
符钧到底是做掌教真人的,心中自有计较,说只要我茅山对外宣布,说大师兄被荆门黄家的黄养神所害,被那邪佛黑舍利占了身体,成了魔头,而我茅山正在想办法清除那魔头,就能够将他从前几年的事情给摘出来,并和_图_书且将众人的视线和愤怒,转移到了荆门黄家去,从而给了我们很大的操作空间……
他问杂毛小道,说这些人,跟你什么关系?
符钧冷冷一笑,说反击?现如今的荆门黄家,跟几年前的荆门黄家,完全不是一个概念了,前后两任家主相继暴毙,再加上邪灵教的覆灭,邪灵左使黄公望垮台,民顾委的黄天望掣肘颇多,独木难支,拿什么反击?再说了,那荆门黄家的黄养神害得我大师兄如此模样,就不准我茅山报复?
我停顿了一下,继续说道:“我请了我师父入体,他便逃了,而后大师兄在打断了千通王毁掉茅山秘境之后,一直都没有露面,我们不确认他到底是想起之前自己做的事情,心中有愧,不敢露面,还是那邪魔意识重新占了上风,确定这件事情,才是最重要的,至于其他的事情,倒是都好解决。”
呃……
正如同刘学道所说,倘若不是黑手双城那个地雷一般的身份之外,最适合做茅山掌教的,应该是他。
他显然对黑手双城有着不一般的感情,倘若作恶者是大师兄,他心中肯定是难过不已,但如果是邪佛黑舍利引发的魔头,那事儿就容易接受许多。
虚玄真人点头,说既如此,那我就放心了。
不管是经历过昨日一战的,还是没有经历过的,即便是不知晓千通王的恐怖,却也在这几十年来感受着黑手双城的影响,那种影响是根深蒂固m•hetushu.com,直入内心的,想起倘若大师兄化了魔,对他们动手,还真的是一点儿反抗能力都没有。
虚玄真人点头,说对,找到人,这才是最基本的事情。
“在藏区底下,有一个叫做茶荏巴错的地底世界,地底世界之中有一个教派叫做摩门教,它现如今的首领叫做新摩王,曾经统治着几百上千平方公里的无尽之地和无数远古妖魔留下来的种族,而那个新摩王,还有另外一个名字,叫做久丹松嘉玛……”
只可惜……
他睁着眼睛,语气急速地说道:“也就是说,其实现如今的大师兄,并非是他自己,而是被邪佛黑舍利感染入魔的魔头咯?对吧?”
符钧咳了咳,轻声说道:“师叔祖,隔壁老王又叫做王明,除了是南海一脉之人外,还是龙脉守护家族黄金王家的扛旗者,王红旗您知道吧,那是他的大爷爷;至于闻铭,此人名声不显,但据说是教徒狂人南海剑魔的关门弟子,他的师兄亭下走马曾经是天下第一杀手,另外一个师兄则是天下十大一字剑;而那位威尔冈格罗,在西方世界,据说也是呼风唤雨的人物……”
萧克明也有些激动,说全听师叔祖吩咐。
千通王碾压众人,而大师兄能够与千通王不相伯仲,显然也拥有碾压我们的实力,如果他重新入魔,并且与我们撕破脸皮,说不定会对茅山不理。
啊?
原本一直憋着、仿佛十分便秘一般的符钧终于笑了,点头说道:hetushu•com“自当如此,自当如此。”
据说那完整的邪佛舍利,能够让一个人意识被吞、化作恶魔。
众人大喜,说自当如此,怎敢有意见?
而经过调查,久丹松嘉玛的女儿程程,现如今正是跟在了黑手双城身边,所以我们有理由相信,黑手双城应该就是那个邪佛舍利的受害者……
施长老犹豫,说能不能先别传,等他露面,我们将人找到,再说?
虚玄真人点头,又说道:“说到革出茅山,这里一起讨论另外的一件事儿——关于萧克明之事,之前他离开茅山,事出有因,情有可原,现如今我以上上上一代传功长老的名义,将他召回茅山,诸位可有意见。”
杂毛小道讲述了一些地底摩门教的起源,以及邪佛舍利的分布。
他跟杂毛小道确认,而听到这话儿,杂毛小道点头,说对,我今天其实跟陆言有过讨论,一致认为大师兄的意识一直被压制住,直到那帮人开始对付茅山,处于对茅山的热爱,他终于压制住了那魔头的意识,回归了本我,将千通王拦住,又在千通王毁我茅山的关键时候,果断出手,最终挽救茅山于水火。
那一位,才是茅山这三十年来,培育出来的最强者,无论是修为还是为人,又或者在江湖、朝堂之上的声望,都是属于基本碾压同门的存在。
我瞧众人都看向了我,犹豫了一下,然后说道:“首先是大师兄被人谋害之时,传给茅山上下之人,并且通告江湖,防止事和图书态扩散,并且把大师兄入魔之后招揽的那些势力,包括那个程程,都没有生存空间,防止继续作恶;其次就是发动所有人找寻,甚至可以悬赏;最后,注意一下与大师兄关系密切的人,包括他的父母,以及其他人,他极有可能会去私底下见面……”
在场的茅山众人,除了几个老古董之外,能够有信心对上黑手双城而不死的,想必没有几个。
众人皆拱手,说自当如此。
听到这话儿,虚玄真人一脸茫然,说你我知晓,那个陆言小哥的修为,我看也不错,陆言和屈胖三,都是一等一的顶尖高手,至于另外三人,是什么来头?
他又问,说那个什么南海降魔录我倒是听过,却不知道还能斩杀人的心魔,这事儿靠谱么?
出于对黑手双城的热爱,众人几乎都认可了杂毛小道的说法,情绪也开始由惊疑、恼怒和痛惜,改变成了担忧和关心来。
这些人,对于黑手双城的热爱,甚至远远超出杂毛小道和符钧这两代掌教真人,大概也就比陶晋鸿稍微差一点儿。
符钧也高兴,说小师弟能够回归茅山,那是天大的好事。
在几年之前,久丹松嘉玛曾经以荆门黄家继承人黄养神的名义,在世间行走,最终攻破几大佛门圣地,最终将所有的黑舍利给收集成功。
符钧摇头,说不行,想要洗白大师兄后面的身份,就得立刻亡羊补牢,不要心存侥幸。
听到杂毛小道笃定的话语,就连虚玄真人都忍不住心中的好奇,和*图*书出言问道:“什么办法?”
听到这话儿,大胖子杨昭有点儿担心,说只怕荆门黄家会反击……
杂毛小道瞧见符钧有点儿上头,不得不提醒,说那真凶,却是久丹松嘉玛。
是他黑手双城。
正在众人欢欣之时,虚玄真人又说道:“除了召回萧克明,重入门墙之外,我还想聊一聊这茅山掌教的问题……”
杂毛小道说朋友,过命的交情,随喊随到。
施长老问:“怎么找?”
对于这个问题,杂毛小道说大家不要慌,我们自有办法。
我也说对,如果大师兄恢复本我,不管他出于什么顾虑,最终肯定会想开,一定会来找寻他信任的人,而如果被重新压制住了意识,那么那个占了大师兄身子的魔头,也一定不会在这一段时间里公开露面。
杂毛小道说王明的弟弟曾经被邪龙侵身,最后也是被他一刀斩去——现如今他弟弟被囚禁在中央龙脉之下,几年了,一直都挺好的,没有反复。
我话还没有说完,旁边的虚玄真人便打断,说那是你师父。
虚玄真人总结,说关于陈志程一事,便按刚才讨论的事情去办,为了茅山声誉,关于“蚩尤”一说,谁也不得传出外面去,任何人胆敢传出,立刻革出茅山,没有意见吧?
他长舒了一口气,而我瞧见旁边的大多数人也都释怀了许多。
早在2012年年末的时候,他就已经深受其害,甚至都有可能不再是他。
听得符钧的解释,虚玄真人方才知晓这些人的牛波伊之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