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苗疆蛊事Ⅱ

作者:南无袈裟理科佛
苗疆蛊事Ⅱ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十三卷 庙堂事,江湖事

第三十六章 猜疑

我笑了,说你给我这玩意,当真是金手指啊,给我开启了“战争迷雾”,那人家还怎么玩儿?
当然,这还需要有足够的修为作为支撑。
他的精神劲儿,当真比之前要强上许多。
我说原来如此,若是这样,他心中的愤懑颇多,难怪会被人诱引。
经过三个复杂的阵中阵,我最终来到了毕永的起居室中,隔着一道木墙,我缩在角落,开启遁世环的我没有半分气息外露,静静地在那儿守着,就好像一份没有生命的物件儿。
偶尔有几个,也都给我提前避开了去。
我点头,说好,我这就去。
在路上的时候,我尝试着使用起了大虚空术来。
隔着一面墙,我听着隔壁的动静,能够清晰地在脑海中勾勒出毕永的行动。
与杂毛小道交谈完毕之后,我出了清池宫,然后踩着纸甲马,前往乱云涧。
杂毛小道说我会跟人说你前几日为了修复山门,日夜不休,太过于损耗心力了,所以在睡功养神,不过明日清晨,给所有在茅山劫难亡故的死者超度法会,你得来参加,露个面,也好让茅山子弟认识你。
很快,我来到了乱云涧。
他递给了我一块玉牌,说这是茅山十宝之一的吞云牌,是随着茅山秘境一起诞生的天材地宝,也是进入茅山的钥匙,乱云涧机关重重,法阵处处,闯入其中,危险性很大,你拿着这个吞云牌,它可以显示出一切漏洞,让你能够顺利潜入。http://www.hetushu.com
杂毛小道不知道“战争迷雾”这个在RPG、RTS电子游戏里面的专有名词,只是笑了笑,说这玩意很珍贵的,是我特地动用了掌教权力弄来的,回头你可得还给我。
我顿时就诧异起来,说不是说被抓了么,给关押在刑堂之中,怎么又死了呢?
杂毛小道点头,说对,他太爷爷曾经是我师祖之前的茅山宗掌教,后来这司马家出了一个他,天资聪颖,根骨绝佳,很小的时候就被我师祖收为弟子,作为掌教真人来培养;只可惜大概是年少成才的缘故,心性一直不定,到了后来,修为道行远不如我师父陶晋鸿,为人处世、宗门事务又不如师祖后来收的关门弟子杨知修,最终泯然众人矣,担了个“三不管”的太平长老之职。
我说可是他家先祖曾经当过掌教真人的缘故?
我得知毕永回了乱云涧,又得到了杂毛小道提供的情报支持,在吞云牌的帮助下,一路长驱直入,宛如无人之地。
这玩意无比庞大,不过能够让我为之所用的并不算多,就好像是一个庞大的水库,在我体内形成了一个川流不息的循环,但可以用来发电的结构并不多。
他之所以如此,是想看一看到底谁会关心一个出卖茅山的叛徒,从而排查出奸细来。
正如杂毛小道所说,这儿机关重重,法阵处处,尽管外围有被破坏的一些残骸,但如同刺http://www•hetushu.com猬一般难啃的乱云涧,可以说是除了秀女峰之外,受损最轻的堂口之一。
听到这话儿,我顿时就感觉到一阵心情沉重。
我来到了乱云涧深处,一处依山傍水,有着飞瀑流下的山涧岩洞附近,在那岩洞深处,是乱云涧长老毕永的住所。
我说这是怎么知道的?
而继续联想下去,当所有人都在火热朝天的参与重建工作的时候,杂毛小道还在运筹帷幄,将司马云飞这内贼给找了出来,不但如此,他还在统筹领导的同时,画了无数的符箓。
倘若没有杂毛小道给我的吞云牌,只怕我进来这儿,都得费一些气力。
当然,这也只是相对而言的,它给我的影响颇大,让我的总体劲力,比之从前,有倍增的效果。
难道是杂毛小道算错了?
我说那司马云飞在这一次的祸事之中,担当了什么样的角色?
我经过这些日子的调养,包括之前的石雕养性,以及后面的睡功养体,让我将之前虚清真人捏碎的五尊九州鼎气全部稳固在了身体之内来。
我仔细回想起会议时的情形,越发感觉得到经过这么多事情之后,杂毛小道已经成长了起来,不再是当初与我见面之时那无忧无虑的花花道士,胸中在突然之间,就多出了许多的沟壑来。
当坏蛋的,都这么刚烈,咱们好人还怎么玩儿啊,这简直是太不讲道理了。
杂毛小道说秀才造反,十年不成和*图*书,以他自大又自卑的性子,不可能是主谋,背后肯定还有高人,破风长老这人的性子豪爽暴躁,爱憎分明,显然也是一把刀,真正的主谋另有其人,我们内部之中,到底是谁,我也是观察了许久,最终确定毕永——你一身隐匿身形的本事,帮我跟着他。
来人了。
经过这些天超负荷的工作,他也有一些疲倦,所以回来歇息。
乱云涧这儿,偌大的地方,根本瞧不见几个人。
我说好,我会准时参加的。
据说这九州鼎其实是一份,最后被人用大法力、大手段分解了去,化作了三十四、或者三十三尊小鼎,倘若我能够聚齐这些总数,最终融为一方大鼎,或许又会有质的飞跃。
杂毛小道叹了一口气,说他死了。
茅山有八峰七堂十二洞,每一个地方的侧重点皆有不同,而乱云涧属于十二洞中最特殊的一处地方,因为这个地方研习的,是法阵。
我顿时就是一阵精神,黑暗中,双眼也一下子发亮了起来。
我听完杂毛小道说的这些,不由得好奇,说司马云飞又是怎么回事?
首先是他离开茅山出外的时间节点太巧了,别人也有在外游历的,但他却是事发之前的几天前走的。
杂毛小道叹了一口气,然后说道:“后山的封锁,是他干的。”
这也是毕永为何会成为屈胖三修复山门副手的原因,因为他是茅山之上,精通法阵的大拿级人物。
他洗漱,打坐,随后功法完毕www•hetushu•com之后,躺在床上酣睡。
他觉得茅山宗这一次遭了这么大的劫祸,必然是里应外合的结果,而光只有一个破风长老,未必能够弄出这么多的事情来,肯定还有人在背地里做着出卖茅山利益的事情,而那个人,据他这几天的调查和观察,最终锁定到了毕永这个人来。
而且这个还随着我与这气息循环的契合度提升,而变得越发强大。
杂毛小道怀疑的不是旁人,而是刚才跟我打听屈胖三身份的阴阳脸,乱云涧长老毕永。
来了,来了。
没多一会儿,他便传来了轻轻的鼾声,显然是困倦急了,已然睡去。
想到这里,我没有再心急,而是慢慢地等待着。
他有当内奸的一切条件,只是没有证据。
我朝着那个地方缓慢靠近。
杂毛小道苦笑,说司马云飞那老贼机警得很,我当初私下与他交流,并且出示了部分证据之后,他立刻就奋起反击,尽管我们有了布置,最终还是没有困住他,后来我们的人费尽心力、将他围住之时,那家伙却自知罪孽深重,无言面对祖宗,居然为了保住名节,自刎而死,让我们来了一个死无对证,局势一下子就陷入了死胡同儿。
他叹着气,说他因为掌教真人旁落,后期颓废,罕有发声,并无什么存在感,但他太爷爷还在位的时候,却曾经经常出入过后山,并无太多阻碍。
当然,这样带来的结果,也将是持续性会大大降低,下一次施展大虚空术的时间和*图*书,会被延迟。
这还是其一,另外虽然此人一向谨小慎微,但曾经跟门下弟子试探过二心。
一切都是那般的自然,并没有我来之时想到的所有可能性。
他对于无论是杂毛小道,还是符钧,都并不是很满意。
因为乱云涧的特殊关系,所以大部分的子弟都还在山门那儿,协助屈胖三完成修补工作。
我苦苦蹲着,伴随着毕永均匀的呼吸声,不知道过了多久,终于听到吱呀一声,有门开的声音传来过来。
也许杂毛小道怀疑的人,并不仅仅只有毕永,他或许还央求了陆左或者朵朵等人,帮他去监视其他人……
总之现如今的我,经此一战,收获颇丰,就连大虚空术,只要我硬着头皮憋闷,都能够坚持数分钟的时间之久。
杂毛小道说其实事后我们一直在想,后山重地,除了掌教真人和传功长老之外,很少有人得以去过,而一般去了后山的同门,基本上都是抵达了先贤崖,一辈子都不可能再出来;仔细想一想,能够自由出入的人不多,但也不是没有,比如我、大师兄和符钧师兄,以及少数几个人,另外还有一个,就是他司马云飞。
大虚空术是一门需要不断训练的手段,随着你对于时间和空间的理解不断增进,在虚空之中待着的时间,也会不断增加。
司马云飞明明都已经死了,但他还是用此人来作套,还说有谁觉得不对,可以跟符钧申请,前去探望。
不过有了金手指,事情就变得不再困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