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苗疆蛊事Ⅱ

作者:南无袈裟理科佛
苗疆蛊事Ⅱ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十三卷 庙堂事,江湖事

第四十章 误中副车

呃……
四人一番商议,那蒙谊和胡桥两人,却是架着小郭姑娘,朝着我这边走了过来。
果然,蒙谊的修为着实不错,即便是在近乎于魂飞魄散的情况下,身体也会出于本能的反应做出相应的抵抗,那软剑陡然绷紧,弹直的一瞬间,挡住了我的这夺命一剑。
两人对视,那家伙认出了我来:“你是陆言?”
毕永哈哈一笑,说这年头,人要脸,有什么用呢?
而且还是给那蒙谊和胡桥捉在手中。
为什么会这样?
一如之前我败于刘学道长老一般。
他说着,朝着山坡之上走去,而那两人则走到了我的这边来,胡桥笑嘻嘻地说道:“小妮儿,别叫唤,一会儿你使劲儿叫,叫破喉咙都不会有人救你的。”
小郭姑娘本来还在挣扎,瞧见了他,激动地喊道:“破风真人,你还记得我啊?救救我,这是一场误会,误会……”
她太想当然了,两个茅山长老,其实她能够跟随的?
面对着此刻最有可能改变战局的选择,我沉思了几秒钟,最终选择了杀伤敌人的有生力量。
破风没有说话,显然是心中有些疑虑,而毕永却已经从茅山长老的角色之中走了出来,他凝望着面前的小郭姑娘,瞧见这娇俏知性的小娘子,冷笑着说道:“所以说,你看到了破风,想要跟踪过来,掌握住我们的行踪咯?”
好猛。
胡桥带着巨大的疑惑进了地狱,而蒙谊却带着更加巨大的恐惧往后面退开,然后www.hetushu.com大声叫了起来:“救命啊……”
当我再一次出现的时候,已经拔出了止戈剑。
她愤怒地骂道:“毕永,破风,枉你们身为茅山长老,深受茅山重恩,现如今却做出这样的事情来,你们还有脸么?”
他说他年纪大了,力不从心。
毕永冷冷说道:“我的消息,茅山出于某种考虑,或许并未传出,但破风真人的事儿,却绝对已经传遍了整个江湖,小姑娘,你想当作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想法的确不错,不过并不现实——真的当我们这些人,是智障、低能儿不成?”
又过了几秒钟,一把长剑从暗处横伸出来,挡住了我手中的止戈剑。
这也太无耻了。
旁边的胡桥嘻嘻笑,说师父,这个小娘皮儿说什么有脸没脸的,简直是好笑,要是咱们把她的身子给糟蹋了,好好地玩上一玩,看她自个儿还有脸不?
他一语点破了小郭姑娘的企图,将那希望的泡泡戳破,让小郭姑娘顿时就是一阵绝望。
唰!
搞定。
他倒也是豁了出去,破罐子破摔,一句话说得小郭姑娘哑口无言,根本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然而他却落了空。
他的长剑猛然一震,将我的止戈陡然震开,然后浑身之上涌现出了一大团的青色之气来,萦绕全身,整个人也变得异常威猛,长剑宛如大山一般,陡然砸下。
他以为是蒙谊在开玩笑儿呢,却不知道死神已经降临到了自己和-图-书的头上来。
这尼玛……
听到胡桥的提议,我顿时就是一阵怒火攻心,竟然不知道这人在放下了往日的身份和面具之后,居然变得这般无耻。
我脸色严肃,认真地说道:“茅山外门长老陆言,代茅山掌教清理门户,若想活命,跪地求饶。”
我的双手,凭空出现在了胡桥的脖子之上。
蒙谊居然说道:“来,干嘛不来?之前倘若不是雒洋挡住了千通王等人的脚步,说不定事儿早就成了,咱们也不至于落得如此田地——再说了,这小妞儿当初仗着雒洋是她家长辈,可从没有将我们放在眼里过,今天就让她知道一下,咱爷们不是吃素的。”
他想要对我造成全面压制的状态,让我陷入他的节奏之中,最终落败。
我在脑海里模拟了一会儿,发现我去提前找破风长老的麻烦,一击必杀的可能性并不算大,反而是这两个毕永长老的弟子要比较好下手一些。
啊……
我做出决定的那一瞬间,小郭姑娘嘴上的手也移开了去,她发出了一声凄厉无比的叫声来。
她仿佛没有了解状况,不过毕永却是一眼看穿了她。
现如今对方可是四个人,不管如何,能杀一个算一个。
小郭姑娘身上的衣服,撕得满是布条,只剩下贴身的内衣了,露出了白花花的粉嫩肌肤来,而就在胡桥准备伸手去脱下最后的遮挡物时,身处于虚空之中的我也终于出了手。
雒洋长老当初背着黑锅,拼死阻拦和-图-书千通王的身姿,直至此刻,都还在我的脑海里不断回绕,对于他的离去,我虽然无能为力,但是他的后人遭劫,我若是也无法出手救下,那我就真的再无颜面对雒洋长老的在天之灵了。
感觉到突然有一对手握住了自己的脖子,被冲动迷了心窍的胡桥还说了一句“别闹”。
毕永长老又问破风,说你呢,有兴趣玩一玩么?
这儿比较背阴,算得上是比较不错的地方,再铺点儿草皮,的确不错。
他之前见过我在茅山战刑堂长老,对于我的大雷泽强身术印象深刻,故而一上来便穷追猛打,让我连持咒的时间都没有。
只不过,他并不是刘学道长老,而我也不再是当时的我。
操!
我本以为毕永长老就算是再堕落,也会对于此事有些抵触,却不知道那老东西却笑着说道:“我年纪大了,不好这一口,你们两个若是有兴趣,那便赶紧儿,可别耽误了时间……”
铛、铛、铛、铛……
我顾不得不远处仓皇而逃的蒙谊,掏出了落星司南来。
破风长老恼怒地吼道:“去你大爷。”
那女孩儿,却正是许久未曾与我有过照面的郭芙玲,小郭姑娘。
他觉得自己随着师父已经逃脱升天了,但却并没有想到,死神来得是如此的快。
我用止戈剑截住了蒙谊,快剑如风驰电掣的闪电,试图在几招之内将对方撂倒。
而我,则遁入了虚空之中。
大虚空术。
他也是有些太过于惊慌,导致和*图*书整个人都失常,退了好几步,方才从腰间摸出了一把软剑来。
那破风长老别看是最明显的背叛者,但到底还是要一些茅山长老的脸皮,拒绝了这提议。
我心中多少有点儿着急,倒不是我和那姑娘之前有点儿小意思,而因为她是雒洋长老的后辈亲戚。
这是一个硬茬,对方虽然听说了毕永对我的夸赞,但并没有放在心上。
然而蒙谊到底还是顶不错的高手,即便是在我这般狂风暴雨的攻击之下,身形变得异常狼狈,却也硬着头皮杠了过去。
不过即便是手中有法器,他也没有拼死一战的勇气,而是一边喊着,一边往破风长老的方向飞速跑去。
在旁边帮忙按腿的蒙谊注视下,我将胡桥的脖子给拧断了去。
然而我万万没有想到,居然会在这里碰见她。
这小姑娘是我第一次上茅山的时候认得的,她是雒洋长老家里面的一后辈亲戚,还曾经与我一起去过藏边,当时对我仿佛还有点儿那种意思,只不过我那个时候已经碰到了虫虫,一门心思落在旁处,没有回应,后来倒也没有什么交集了。
来者正是破风。
然而他反应得终究是太迟了,下一秒,脑袋直接被我拧断,一对眼珠子凸出来,满是血丝,里面写满了难以置信的惊讶。
这一剑,无论是气势还是力量,以及角度,都有一种天外飞仙的霸道。
我将身子绷得紧紧,随时准备着出动。
而那一边,露出了两个人头来,破风长老说道:“哟呵http://www.hetushu.com,我道是谁呢,原来是小郭姑娘啊?”
毕永那家伙,居然跑了?
小郭姑娘奋力挣扎,却不曾想听到刺啦一声响,那两个家伙却是直接开撕了。
怎么办?
我冷眼看着地上这个家伙,左右打量,心中突然一阵猛跳。
小郭姑娘低着头,没有说话,显然是在为自己的冲动而后悔。
胡桥得到了师父的允许,嘻嘻笑着说道:“蒙谊,你要不要来?不来的话,我就一个人享受了。”
我本来早就准备动手了,结果瞧见他们朝我这儿走来,赶紧缩了回去,小郭姑娘得知自己即将到来的悲惨命运,大喊大叫,不过很快就被堵住了嘴,而毕永则说道:“你们事儿办快一点,我去布个疑阵,免得被人抄了老底。”
在那脖子处于断裂的临界点时,胡桥终于明白过来,这一对手并不是属于他的同门蒙谊,而是一双带着浓烈敌意、准备将他弄死的死亡之手,他在那个时候也爆发出了最为激烈的反抗来。
我大部分的注意力,都集中在远处,面对着近在咫尺的这两人,反倒是没有那么多的关注。
我没有管大口大口吐着鲜血的胡桥,而是再一次地遁入虚空之中。
双方一阵激烈交手,破风长老陡然一喝,手中长剑宛如闪电一般掠过空间,落到了我的身上来。
再一次出现的我,将刚才蓄势以待的所有劲儿,都集中在了手中的长剑上,陡然斩出,凶猛的破风长老一下子就跪倒在了地上,经脉尽断,大声叫了一下,痛苦不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