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苗疆蛊事Ⅱ

作者:南无袈裟理科佛
苗疆蛊事Ⅱ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十三卷 庙堂事,江湖事

第四十一章 小郭姑娘

简单一句话,让蒙谊闭上了嘴。
以他的修为和手段,只要上些心,是很难会被我偷袭得到的,只不过在刚才的时候,他以为毕永会及时赶来支援,所以一上来就没有采取守势,狂攻而上,几乎用上了全力;此为其一,再有一个,他也不知晓我对于机会的把握如此精密,拼着被斩杀的危险,在他力竭的一瞬间施展大虚空术,避开了他的致命一击,然后再反攻过去。
当他们选择背叛茅山的时候,所有优良的品德和人性的光辉都在瞬间崩塌,他失去了约束,也失去了信仰,失去了一些足以支撑自己精神和意志的东西,做出来的这一切,也就都可以理解了。
我跟她说:“小郭姑娘,刚才跑了的毕永,是茅山最大的叛徒和内奸;如果让他逃了,对茅山将会大不利,我需要去将他拿住,而这两人,需要你帮我看着;这个电话,可以给你提供人手——你能帮我么?”
别说面对着茅山长老,就算是蒙谊、胡桥这样的角色,也能够一个手指头将我掐灭。
男儿膝下有黄金,在我的理解中,很难会想到一个曾经无比骄傲的茅山子弟,会弯下自己的膝盖,跪倒下来,以求苟延残喘。
他气呼呼地说道:“旁门左道,剑走偏锋,你这手段,我如何能服?”
蒙谊跪倒在地,嚎啕大哭,眼泪鼻涕流了一脸,无比的恶心,特别是发生在这样的一个男子身上来。
以我的实力,本来可以稳稳压住破和*图*书风长老,不必用这样激进的手段。
此时此刻,破风长老就有着这样的错觉。
刚才的战斗,我是在赌博,故意露出了破绽,拼着走钢丝一般的危险,因为破风长老倘若再快一步,只需要一点点,那么躺在地上的人,就会是我。
我回头过来,瞧见小郭姑娘穿着那一套黑白相间的运动服,脸上酡红,仿佛喝醉了酒一般,眼睛水汪汪的,仿佛要滴水。
地遁术。
弄完这些,我回头看向了一脸目瞪口呆的小郭姑娘,开口说道:“让你见笑了,我现在是茅山的外门长老,负责清理门中败类。”
我必须留下来收拾残局,因为破风长老和蒙谊也是茅山叛徒,我不能放任不管。
止戈剑落了下来,刷刷刷几剑,蒙谊顿时就惨叫了起来。
再说了,这儿还有一个人,那便是小郭姑娘。
我一开口,小郭姑娘的脸上顿时就露出了惊喜的表情,低声喊道:“陆、陆言?我刚才还有些怀疑到底是不是你呢,没想到你跟传说的一般,竟然这般厉害了。”
但我等不起。
他磕头是用了狠劲儿,一个头下去,跟前的泥地顿时就是一个窝窝,砰砰砰,那泥土都给夯实了,我有点儿无语,说你这是干嘛?
我下了坡,瞧见那破风长老已经被绑得结结实实,而小郭姑娘则披了一件带血的外衣,将自己的身子裹住。
我的剑一扬起来,蒙谊不敢反抗,只有跪地磕头。
然而hetushu•com当蒙谊跪下来的时候,我却明白了一个道理。
她远远地瞧见我,站在破风长老的背后,带着几分戒备。
小郭姑娘点头,说我听说了。
首先是凭空浮现,将同门师兄弟胡桥的脑袋给直接拧了去,然后又与破风长老在硬碰硬的正面对抗之中,将其抵住,然后毫不拖泥带水地斩杀了去,虽说破风长老在茅山十大长老之中属于垫底的角色,但这也是太强了。
我手中的剑没有落下,而是问道:“也就是说,你想指证你师父?”
蒙谊点头,说是,我可以指证他,他在杨知修时代干的那些破事,我都知道,后来他跟外面的那帮人勾结,我也都知道,事无巨细,都在我的脑子里面呢……
正如他的师父毕永,在失去了那些人性光辉之后,他的选择是那般的自私和惊慌失措。
一个是与他同一条船的破风长老,另外两个,是他培育了不知道多少年的衣钵弟子,感情想必不会比父子差多少,然而这一切,都没有他的性命来得重要。
并不是我的强大吓坏了毕永,而是他自己怯弱的内心。
她家也是茅山世家出身,只不过在外而已,但经过这么多天的酝酿,许多的消息,也都是知道了。
蒙谊说都是我师父,一切都是我师父毕永在背后指使的,我是被逼无奈,不得不从啊,我其实一直想弃暗投明来着。
他极力表达出了自己的用处来,尽管我知道他说的这些,有一部分是为了和_图_书活命而浮夸的,但也没有太过于介意。
我走上前,开口说道:“小郭姑娘,可还认得我?”
饶命。
我冷冷地说道:“我知道疼,但你得忍着,挑断了你的手筋脚筋,是让你没有反抗能力,这玩意后来是能接好的,但脑袋却不一样,斩下来了,横不能给你接一狗脑袋上去,你说是吧?”
小郭姑娘说好了,你转过身来吧。
坦率地说,蒙谊算得上是一个美男子,国字脸、丹凤眼,堂堂正正的,此刻却变成了这样的身份,我扬起手中的剑,叹了一口气,说早知如此,何必当初呢?
小郭姑娘在我身后感激地说道:“谢谢你。”
而从落星司南的指针上,我能够瞧得见一个事情,那就是毕永在见到我出现的一瞬间,脑海里想到的,并不是过来助拳,而是转身就走。
我翻出了那本小册在来,在最后一页找到了一个联系人的电话和地址,然后问道:“小郭姑娘,你好了么?”
难道是用了李道子的符箓?
然而让我万万没有想到的,是我最为忌惮的毕永,他居然没有出现。
光凭双脚,是走不了这么远的,开车都不行。
这样的强人拦在面前,惊慌失措的蒙谊做出了一件让我都没有想到的事情。
他把握住了我故意露出来的破绽,跳进了坑里,而且还差一点儿就将我给灭了,只差一点点,所以他自然不甘心,却不曾想,为何胜利的人最终是我,而不是他。
我伸手过去,将蒙谊和-图-书的衣领抓着,让坡下走去,他手中的那把软剑,主动地扔在了一旁去,害怕我一个误会,立刻转变了心意。
只可惜事情的走向却并没有如我想象的一般发展,最让我为之忌惮的毕永,那狗贼居然跑了。
我没有理会小姑娘此刻的心思,掏出纸笔来,将那联系人的电话和地址抄下来,递给了她。
人生有许多中错觉,最大的一种,莫过于觉得自己能够反杀。
破风长老将头扭到一边,心中仍有不甘。
我刚才最主要的担心,是毕永、破风和蒙谊、胡桥四人一起站出来,结阵与我拼斗。
我不能独自一人追毕永去了,留她一人在这儿,最终反倒是给蒙谊祸害了。
有一句话说得好,叫做死道友不死贫道。
这一点,就好像深山老林中被狗熊追,两人竞跑,你不需要跑得过狗熊,只需要跑过自己身边的朋友。
我知道他说的,是我使用大虚空术的偷袭。
我没有跟破风长老说太多,直接上去,一个大耳刮子,将人扇晕了去。
随后我有看向了蒙谊,然后也施加重手,将人弄晕。
我走上前来,将蒙谊扔在地上,然后居高临下地望着破风长老,说如何?
四十多岁的男人,几乎没有半分犹豫,直接跪倒在了地上来。
她窸窸窣窣地换着衣服,我并没有回头瞧一眼春光的心思,而是又掏出了落星司南来,瞧见毕永已经离这儿很远了。
我从乾坤囊中掏出了一套自己的运动衣,递到了她的手上,然后http://www•hetushu•com转过身去,说你别披着那血衣,将这个穿上——我买来还没穿的,牌子都没有摘,不脏。
在经过一秒钟的抉择之后,我冲向了已经跑到了山坡顶上儿的蒙谊。
毕永跑了,然而我却没有办法继续追去。
我又不是他老师。
因为我或许比这四人的任何一人强上一些,但独自面对四人,却也十分困难,再加上到了这些人的修为和境界,在有防备的情况下,很难会被大虚空术突如其来的攻击给一招必杀,而一旦我的攻击展开不顺利,那么陷入被动之中的人,将会变成我。
我没有必要给失败者太多的解释。
一开始的时候,他或许是在山坡那边布阵,赶不及过来。
当初我们相遇并离别,那是的我还只是江湖小杂鱼。
所以她瞧见了破风长老,才会起了心思,准备跟踪而来。
我估计在他的内心之中,恐怕是一点儿思想斗争都没有。
但我利用胡桥色欲熏心的当口将其拧死,又与蒙谊、破风两人在此拼斗良久,一直到我拼尽了全力,瞬间爆发,在破风长老轻敌且招式用老的一瞬间,将其经脉断去之时,毕永却依旧没有出现,这事儿就让我怀疑了。
破风长老并非是我的主要目标,我想要找的人,是毕永。
而再一次相逢,我却能够将茅山的两大长老追得四处乱蹿,当真是此一时也,彼一时也。
我突如其来的出现,让这个男人直接崩溃了。
这手段让我轻松地出现在了蒙谊跟前的道路上,拦住了这个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