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苗疆蛊事Ⅱ

作者:南无袈裟理科佛
苗疆蛊事Ⅱ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十三卷 庙堂事,江湖事

第四十六章 机关算尽反误了卿卿性命

轰……
毕永双手与我纠缠,双方角力,却不知晓旁边冲出这么一莽汉子来,本来想避开,却因为在那冷藏盒中施展不开,避无可避,给徐涛捅了一个正着。
啊……
然而我并没有对这事儿有任何惊奇,口中念喝道:“洽!”
的确,明明是毕永的得意弟子蒙谊,此刻突然变成了陆言。
我正待痛打落水狗,却不曾想眼前突然间冒出一道黄光。
只不过,他并没有如同我想象的一般,是处于沉睡迟钝的状态,而是在我准备割喉的时候,他却突然间睁开了眼睛来,准备反抗。
我笑了,说那要看对付的,是什么人,倘若是谦谦君子,我肯定彬彬有礼,但若是对付你这种吃里扒外的豺狼,我有一百种方法来对付你。
瞧见那头斑斓猛虎作势欲扑,一股腥气迎面而来,我冷笑一声,止戈剑瞬间出手,带着大雷泽强身术存下来的雷意,以及极品雷击木蕴养的电场,朝着对方猛然斩去。
他的小腹处,被徐涛搅和成了一大窟窿,疯狂大叫道:“我是毕永,那个才是陆言!”
那位领头的白宇飞在几秒钟之后,拔出了一根锐利的折叠长矛来,掰直之后,带着那两个血族老外朝着我冲来。
这家伙也是好口才,三言两语,便将人鼓动得斗志昂扬,双目赤红。
我瞧见毕永小腹处那吓人的大窟窿,心中稍安,知道有这么一伤,毕永就算是有十成力,此刻恐怕也只有了三四分。和*图*书
那家伙的双手结印之后,硬若钢铁,止戈剑斩在了手腕之上,竟然如同砍在百年老树的根上一般,斩不进去。
我笑了,没有说话,而毕永则开口鼓动起了身边的这些人来,让他们朝着我进攻。
所以我忍着尸臭和心中强烈的道德负疚感,毫不犹豫地往每一具尸体脖子处扎刀。
那家伙还在思索逃生的办法。
没想到毕永还真的给我遇到了。
止戈剑破开对方的防备,斩成了两半之后,那虎妖再也难以凝聚,残躯化作屎黄色的气息,朝着两边扩散,一股恶臭充斥在整个停尸房中去。
先下手为强,后下手遭殃。
铛!
只不过他是自己挖坑自己埋,之前作了太多的谋算,本意是将我饶得团团转,想让我知难而返——事实上他的确做到了大部分,差点儿就把我的信心给打击得荡然无存,整个人都懵圈了,但正因为如此,他也将自己放置到了一个极为危险和尴尬的境地。
按理说,凭着毕永的身手和修为,是绝对能够避得开这一下的。
回去茅山,只有死路一条,这事儿毕永明明白白。
即便是那两个让我感觉很不自然的老外,我也有信心对付。
啊……
众人都维持着僵持的局面,都没有动,就好像木头人一般,只有徐涛踉跄而倒,落在了刚才那具被他踢到在地的尸体上面,双手一按,不知道有多少积血溅在身上来。
这地方说小不小,说大倒m.hetushu.com也不大,这一番拼斗下来,大家都被逼到了边缘处,彼此相望。
长剑呼啸,快得宛若一道闪电,带着斩破一切的气势,将那头迎面而来的黄色虎妖给一剑斩成了两半。
最让我感觉棘手的毕永歇菜了,那么其余人对于我来说,实在不算什么威胁。
处于包围圈之中的我,整个人就像一根绷得紧紧的弹簧。
尽管这对那些无辜的死者有些大不敬,但我也管不了太多。
毕永大声惨叫着,整个人的双脚一用劲儿,直接从那冷藏柜体里面冲了出来。
此刻的他躺在一套裹尸袋里,浑身赤裸,什么东西都没有,双手与我纠缠,活动的空间根本就没有,这才让徐涛得了逞。
毕永眯眼打量着我,眉头紧紧皱起。
毕永的脸色铁青,一字一句地说道:“你就死了那条心吧,我是不会让你带回去的。”
徐涛是个狠角色,锐器入体之后,还恶意地搅和了一下,连带着裹尸袋和皮肉一起搅出大堆鲜血来。
噗嗤……
只不过……
这,就是小册子里面提过的那头虎妖。
我感觉那鱼龙戟自己也生出一股强大的意识来,上面长出无数细密的小刺,扎入了我手掌的皮肤之中去。
当两人相斗,交手的一瞬间,周围的人立刻就感觉到了,纷纷朝着我这儿望了过来。
世间道理,莫过于此,听到我的话语,离我最近的徐涛首先就反应过来,这家伙当真是个肌肉发达、http://www.hetushu.com大脑简单的主儿,居然没有任何犹豫,口中一声呼啸,直接就冲到了我的这边来,口中大声叫道:“好贼人,看老子不捅死你……”
而即便如此,止戈剑的剑气还是将他的浑身斩出大片剑痕来,鲜血一下子就染满了他的全身。
我感觉到了几道森寒的目光,没有任何犹豫,直接开口说道:“中计了,这人是陆言,快来帮我。”
他又气又恼,恨得牙齿痒痒,而这样的变故,则让在场的大多数人都为之一愣,有点儿接受不了这身份上的反复转折。
我随时准备反击。
没想到这玩意已经被毕永给炼化进了身体里去,随时都能够呼唤出来。
而就在两人对话的时候,感觉到自己智商被愚弄的徐涛终于反应过来自己捅错了人,顿时就是勃然大怒,本着亡羊补牢的想法,抓着那根还带着毕永血肉的三棱锐刺,朝着我又冲了过来。
我的下盘一动不动,但凭着止戈剑灵活的剑招,三两下,便将徐涛压得死死,而在占据上风的一瞬间,我马步错出,猛然往前劈了一剑。
毕永瞧着完全陌生的我,冷冷说道:“别人都说陆言不过是靠着陆左威名厮混的二代子弟,不过尔尔,却没有想到你居然如此阴毒,竟然有这么多的花花肠子……”
啊、啊……
他瞧见身边的这些人,还想着一拼。
就在徐涛冲到我跟前的一瞬间,止戈剑断然出手,以一种无可抵御的姿态,劈和*图*书向了对方。
他皱眉,一是因为腹中的疼痛,二来则是因为当前的局面,对他实在是太过于不利。
经过那虎妖的拼死阻拦,毕永在地上滚了两三圈,终于从那裹尸袋中挣脱了出来,他一把抹去脸上的装扮,露出了本来的面目。
那家伙显然是预计到了我的手段,双手结印,朝着我的胸口拍来,却不曾想我的止戈剑宛如疾电,掠过了他的手腕。
疼痛让我放开了鱼龙戟,而那黄光则凝聚成形,化作了一头四米多长的斑斓大虎来。
止戈剑被我横在了身前,深吸了一口气,我平静地说道:“毕永,你做了这么多年的茅山长老,自然知道茅山刑堂办事儿的规矩,虽然学道长老因为身体原因,并没有能够参与此次任务,而将这神圣的职责交给了我,但我并不会因为第一次办这事儿,就偷工减料。你若想活,便随我回去吧。”
这一次他的双手没有再坚硬如铁,而是应声而落,齐腕断了。
那黄光之中,一大股的凌厉凶气扑面而来,我抓着左手之上的鱼龙戟,朝前猛然砸去,却感觉那鱼龙戟被什么玩意儿撞上,一股庞大的力量陡然袭来,就好像有一辆重型卡车撞到了跟前。
白宇飞倒还好,但另外两个家伙的气息古怪,所以我没有给对方机会。
徐涛手中的,是一把类似于三棱军刺的锐器,刀身呈棱型,有三面樋的刀具,一扎入皮肤,顿时就毫无阻碍地扎进了肉里去。
我假意上前,在和_图_书与敌交接的一瞬间,遁入了虚空之中去。
下一秒,我出现在了毕永的身后。
正因为心情轻松,我没有立刻动手,任那妖气弥漫整个空间,然后才笑着说道:“毕长老,当初你派破风假扮雒洋长老去打开山门、将圣光日炎会放进来,让雒洋长老蒙冤,被自己人弄伤的时候,可曾想过,自己也会有今天?”
徐涛的惨叫声在停尸房里面回荡不休,而我则眯眼看向了毕永。
我只需再跟进一剑,徐涛便会化作两半。
一剑斩。
这什么情况?
一剑斩。
因为在旁边,那白宇飞和另外两个血族老外已经虎视眈眈,只待我冲杀过去,招式用老的一瞬间,对我发动攻击。
九字真言之中,“洽”代表了自由支配自己躯体和别人躯体的力量,同样结印的毕永身子一震,随后双手发软,被我的止戈剑以极快的速度再一次斩落。
铛!
明明是陆言,突然又变成了毕永。
我的眼睛盯着毕永,大部分的精力都落在了这个目标的身上,但并不是说我对别人就没有半分防备。
我稳住了。
我之所以加快速度,最主要的原因是害怕毕永给人先找到,到时候这帮人联合起来,那可就麻烦了。
徐涛这人只是有点儿鲁莽,并不是缺心眼,对于敌我强弱也有着充分的估计,在我动手的一瞬间,就感觉到了心惊胆战,下意识地往后急退,拼着手中三棱锐刺断了的那一下,终于撤入了安全位置。
然而我并没有乘胜追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