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苗疆蛊事Ⅱ

作者:南无袈裟理科佛
苗疆蛊事Ⅱ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十三卷 庙堂事,江湖事

第五十三章 各奔东西

那些无面剑主,其实都是千通王带来的人,他们之间仿佛是从属的关系。
从刑堂目前收集得到的资料来看,组织这一次对茅山攻击行动的幕后黑手,叫做兄弟会三十三国王团,那位秦归政,是三十三国王团的特使代表,背景是美生会成员。
啊?
我说这回去荒域,找遍了整个华族,这五份就是所有的积累,如果还想找,必须去那死亡蝴蝶谷,而且不一定能够再找到。
屈胖三也去?
千通王的身份最终确认了,他的真名叫做王员外,这个听起来很像是外号的名字,在几年前曾经热闹过一阵子,有消息称此人的父亲曾经也是南海一脉的人,据说是南海一脉“妖魔鬼怪”之中南海剑怪的弟子,后来因为私闯龙脉而被击杀。
陆左说政治斗争,不是你死就是我活,这些年林齐鸣、布鱼他们几个走得太顺了,年纪不大,履登高位,你觉得那些与他们同级却能够做他们父辈、爷爷辈的人会怎么想?之前还有陈老大这样强势的人物罩着,而现在陈老大垮了,林齐鸣他们几个,也没有撑腰的人,自己又还没有迅速成长起来,那帮有意见的人还不赶紧动手?所谓墙倒众人推,不是没有道理。
屈胖三叹了一口气,说据说是有小妖的消息,而且不是什么好消息……
陆左问这东西很稀少么?
想一想,一个能够从封存库房里面调出野战火炮,并且指使军方参与的组http://www.hetushu•com织,到底有多恐怖?
啊?
我一边拿出装着毒龙壁虎精血的陶瓶,递给陆左,一边问道。
这个也算自己人。
不但如此,这样又有正义感、能力有强的人如果退下领导职位,并不是心怀善良和正义的人们所希望看到的。
我说林齐鸣他们怎么了?
因为他之前办的那些事儿,倘若是被宣扬出去,他必将无法在茅山自容。
至于毕永,回到刑堂地牢,他反倒是不再开口,显得很沉默。
随着我了解得越多,心中越是惶恐。
不过待遇确实冰火两重天。
我朝着陆左点头,说好,我现在就去。
以前的时候还不觉得,但这一次单独行动,出去追杀毕永,清理门户,我顿时就感觉到身边没人的不便,也幸亏是我运气不错,误打误撞,方才没有出什么大事儿,要不然任何的一个环节出现差错,只怕我不但没有办法完成任务,而且还会害死不少人。
陆左说你可能不太了解,总局政治处那边,正好是那位阎副局长管辖,无事则生非,有事浪翻天,这一次虽说会有一些人出来给他们站台,但只怕未必能够奏效,倘若政治处那帮人颠倒黑白、指鹿为马,想要迫害林齐鸣他们,你在京都,多少有个照应,至少得将人救出来……
而随着时间的推移,破风也终于坚持不住,开了口。
我说好,然后呢?
http://www.hetushu.com胖三找到我,说陆左离开了,走得太匆忙,都没有来得及告别,我们也得去京都了,不能耽搁。
而即便如此,毕永还是选择扛着,就是不妥协。
至于布鱼,我也印象深刻,因为我隐约记得他的女友小玉儿,可是王明的师姐,南海一脉的人物。
我在这里见识了刑堂对待叛徒的手段,各种残酷的刑法,让经历过活剥人皮的我,都感觉到有一些不太适应。
我有些诧异,问他为什么走得这么急?
我说来的路上碰到了金陵双器于墨晗大师的孙子于南南,之前承诺过他,所以给了一份,现如今手中就剩下四份了。
这些人,其实也算是我们在朝堂之上的关系网,然而此刻一举覆灭了的话,实在是太可惜。
我来这儿,算得上是故地重游。
听到这消息,我顿时就激动了起来。
不过除了坏消息,也有好消息。
陆左点头,说好,你分两份给我,我去找大通和尚,而你则去京都找古二爷——江湖人讲究一个“君子一诺值千金”,答应人家的事情,一定要办到,要不然你说的话就跟放屁一样,谁还信你?
我在刑堂厮混两日,第三天的时候,被人叫走了。
王员外的父亲除了是南海剑怪的弟子,还是一名成功的商人,曾经创下过一个偌大的商业帝国,虽然近年来因为身死,帝国衰落,但破船还有三千钉,搜死骆驼比马大,还是有着很和-图-书多钱财的。
刑堂这个地方,并不在高峰之上,而是在一处盆地峡谷。
我们这一次,面对的敌人,将是史无前例的,如果将这些人彼此串联起来,就算将我们所有人加起来,都未必是对手。
现如今千通王的身份暴露,上面自然是乐见其成,所谓“和珅跌倒,嘉庆吃饱”,这巨额的财富自然有无数的眼红之人,而对于这事儿,有很多精于此道者,在收到消息之后,也都在暗地里摩拳擦掌。
七剑之中,给我印象最为深刻的有三人,张励耘当初只是因为我们的一句话,便陪着我们奔赴茶荏巴错的地底,甚至还因为我们害得北疆王被连累,自己也人影无踪,对他来说,我们的心理是愧疚的。
那帮凶悍莫名、宛如杀人机器的剑主,就是他通过巨额财富培育起来的手下。
而参与本次攻击的势力,除了那个什么圣光日炎会之外,许鸣的新邪灵教和一个叫做兰德咨询的公司也屡屡出现在审问结果之中,另外最主要的高端力量,则是来自于那位叫做千通王的男人手中。
打断了对方的一条腿,他的个人能力就算是再厉害,恐怕也有些独木难支吧?
他接过来,然后说道:“你剩下一瓶,自己留着,别用,以防万一;这一次你去京都,除了送药,还有另外一件事情,那就是与老王和闻铭取得联系——陈老大的暴露,使得计划需要提前进行,除了找到人之外,王明要找寻的剑阵也http://www•hetushu•com是十分重要,我们必须将他尽快纠正过来,免得蚩尤转世的消息透露出去,让茅山陷入被动之中;再有一个,你在京都,也可以看看林齐鸣他们。”
茅山这些天来,并没有发起反击的号角,最主要的原因,就是忌惮这些东西。
另外他还是那什么天地法阵宗的首席长老。
他这般说着,我顿时就有点儿担心起来。
而除了直接的人员之外,这帮人背后还有一个庞大的关系网,无论是朝堂的、江湖的还是军方的,都有,而这些显然不是一两个简单宗门就能够张罗起来的。
事实上,有这么多的俘虏,特别是高级别的俘虏,使得整个事件的起因结果,都很一目了然。
她们被刑堂的女弟子日夜拷问着,就是想要从她们的口中掏出关于千通王的更多消息。
相信用不了多久,我们就能够从新闻中瞧见不少的并购、收购案,然后一个巨大的商业帝国破产,而千通王则将再无任何的财力支持。
而也是到了这里,我方才知晓茅山刑堂并没有将所有人都交给有关部门,许多涉及机密的人物,都留在了刑堂。
我很少吃惊的,但是却给陆左的形容给吓了好几跳。
譬如茅山后院一战之时,那些叫千通王为“老公”的女子,此刻有两位活了下来,并且被俘。
想必他也知道,即便是竹筒倒豆子,全部交代了,想必也逃不过一死,与其如此,不如耗着。
很显然,敌人在更高层的地方,还和_图_书有这一些不为人知的力量。
符钧之所以让我来这儿,一是想要借助我的凶名,震慑住那帮不太想合作的家伙,而另外一个想法,也是向我示好,让我得到关于这一次茅山遭劫的更多信息。
他之所以选择背叛茅山,是因为当初前代话事人杨知修执掌茅山时期,他曾经与杨知修一起,做过许多同流合污的事情,杨知修倘若不倒,他什么事儿都没有,而现如今杨知修倒下了,毕永用过去的肮脏事威胁他,又画了一个关于美好未来的大饼,纠结之下,他最终选择了妥协。
所以陆左的话语让我很高兴。
而林齐鸣是林佑的堂哥,这位三十多岁就成为东南重臣的新生代力量代表,对我们一直抱着善意,帮助也颇多,对他我是心怀感激和尊重的。
我说不至于吧?
陆左摆手,说不,你且等等,京都人员复杂,此事关系重大,你一个人恐怕也有处置不当的地方,所以得等两人,让屈胖三协助茅山的那帮老前辈们将后山这儿布置妥当之后,让他跟你一起去。
所以回程的时候,我就在想,屈胖三这个家伙虽然嘴碎了一点,但脑袋聪明,能力又强,最主要的是很有大局观,有这样的一个人在身边,我睡觉都安稳许多。
接下来的时间里,我在茅山待了两天,因为茅山后院的私密性,所以除了屈胖三之外,我们都没有参与那儿的布阵,我闲着无聊,给符钧征询意见之后,调到了刑堂那边去,对犯人进行审讯工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