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苗疆蛊事Ⅱ

作者:南无袈裟理科佛
苗疆蛊事Ⅱ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十三卷 庙堂事,江湖事

第五十六章 七剑下场

所以官面上的这些个部门,无论是明里暗里的,对于我们这帮人,基本上都处于封杀的状态,不宣传、不合作、不接触,尽量晾着我们,让我们遇到难事儿了,去求他们才行。
除了关于我们的,还有一些别的消息,譬如白云观的海常真人举行了交替仪式,将观主的职位,交给了他的师弟凌云子,而他本人则挂印而走,云游四海去了。
说到这些的时候,古二爷笑了。
古二爷说他们不是一伙儿的么?
这老不羞还指着自家孙女修长的美腿,冲着我咧嘴一笑,说怎么样?
接下来的吃饭时间,这位古娜小姐姐给我们证实了什么叫做京都大妞的做派,这一顿酒给劝的,让我们都有点儿晃悠,屈胖三这家伙拿着年纪卖乖,说自己还是个小孩儿,不沾酒,结果都冲我这儿来了。
我听到这老司机要开车的样子,赶忙摆手,说得,你别歪楼啊,我有女朋友的。
那是当今最大的特殊监狱,在江湖上的名气,比西北边疆那建立在沙漠中的重刑犯监狱和被称之为“第一监狱”的秦城监狱,还要强上许多。
我说你这两天帮忙打听一下行么?我们比较急。
板上钉钉,这事儿才有得玩。
当然,传闻就是传闻,杂毛小道也说过,那地方被人越狱,也不是一回两回了。
啊?
事实上,三绝真人的大部分压力,其实是来自于我们这儿,而即便如此,当初他在十字路口的时候,为了自己的荣誉和图书,却还是选择帮助了我们。
古娜是个比较理智的女子,古二爷双腿俱断,在她看起来,重新站起来这事儿,显然有点儿过于夸张。
不过她也不会直接戳穿爷爷的希望,而是说道:“我来陪贵客喝,用不着你。”
屈胖三说是真的,人女朋友是东海蓬莱岛未来的海公主,又漂亮又聪明,而且修为高深莫测,比他都强,老古你想要找孙女婿,不妨考虑一下我吧……
屈胖三赶忙吩咐,说记得别提我们。
我喝得也有些多,愣了一下,方才问道:“什么怎么样?”
屈胖三翻起了白眼,说你这话儿讲得太没有道理了,什么叫做他跟黑手双城是一伙儿的,人家当初只是他的下属而已,照你这么说,黑手双城现如今坐到了总局副局长的职位上,那么宗教总局从局长、政委和副局往下,所有人都得抓起来咯?
关于它的传闻,我自入行一来,听说过无数,耳朵都生了老茧,听说那儿是防备最为严密的地方,连一只苍蝇都飞不出去。
然而让我们没有想到的,是他居然已经被押到了白城子去。
古二爷说我这是“躲进小楼成一统,管他冬夏与春秋”,事情的确是知道这么一个事儿,但具体的却并不知晓,你们若是想知道前因后果,我回头让人去问。
古二爷在京都这儿,消息灵通,他告诉我们,当初我们和左道等人大闹白云观,把天下十大分封这事儿给搅黄了之后和图书,官方就再也没有提起,不过那名单反而在民间流传出来,诸多因素弄到一块儿来,大家反而认可了;当然,除了榜单上那些人,民间私下又多列出几人来,说这些人的实力,等同于天下十大。
古二爷说没问题,娜娜的父亲在一个机关里面上班,我回头让他打听一下,应该会有一些结果的。
古二爷拿着一张纸,瞧见我进来,递给了我,然后说道:“除了林齐鸣,落入白城子监狱的,还有余佳源、董仲明,朱雪婷和白合在前些天失踪了,不知下落……”
要不然不可能如此。
若说他的心中没有情绪,这肯定是假的,要不然他也不会当天就离开,前往北地去。
我问什么是北境。
古二爷说其余的人?什么人?
后续还有许多的江湖消息,另外古二爷跟我讲了许多关于朝堂之上的事情,真真假假,这些都难以辨认,只是当作一乐。
我说自然知晓,我们刚从茅山过来,只是这关林齐鸣什么事儿?
但一直到将“我”投入白城子监狱里去,都没有人纠正这错误。
不过古娜虽然能喝,但跟我这开外挂的人到底不能比,喝到第五瓶的时候,终于晕乎了,古二爷赶紧叫人将自己孙女扶回去睡觉。
而即便如此,也改变不了白城子可怕的名声。
白城子是什么地方?
古二爷说你们两个别跟我置气,我还感慨呢——我有一师弟跟着那位林局长在东南局工作,听他说林局长人挺和_图_书好的,他还在打抱不平呢。
古二爷气得翻白眼,说你?得了吧,毛都还没有长齐呢……
而最重要的,是林齐鸣既然已经被关到了那里去,显然是已经对他的罪名认定。
牡丹江天仙宫的三绝真人,则是去了北境。
古二爷愣了好一会儿,方才有些不敢相信地说道:“真的?”
我说还不错。
与之对应的则有善扬真人,这位与陶晋鸿同辈、被誉为“一时瑜亮”的道门北斗,也在不久之后宣布闭关,不再现于江湖。
我有点儿着急,说那你知道其余的人情况不?
我说具体的你也不知道?
我们点头,说对,这事儿得小心,别回头把我们也给弄进去。
那儿甚至还有一个最特别的研究院。
古二爷笑了,说我知道,现在世道这么乱,你们两个不打算露面,对吧?
而且一旦出现任何事情,都得公事公办,一点儿变通和宽容都没有。
毕竟一个萝卜一个坑,这帮老大上位了,肯定要给自己以前的心腹和下属一个可以期望的官衔,如果能够通过打击那些旧有势力,将位置腾出来,想必是极好的。
白城子?
他说这话儿的,让我有点儿内疚。
那一夜,我们聊了许多,一直到了下半夜时间,古二爷困倦不已,方才各自散去。
我不可能被一小妞儿吓倒,当下也跟她怼了起来,两人喝了一瓶又一瓶。
我简单洗漱过后,找到了古二爷。
古二爷说我就听到过那林齐鸣的消息和-图-书,至于其他人,倒没有怎么了解。
古二爷说你们没听说吗,那位著名的黑手双城,已经被意图不轨者用邪佛黑舍利给魔化了。
古二爷告诉我,说据说是去了西伯利亚,这一次的天下十大,三绝真人深以为耻,觉得自己这个两届天下十大名不副实,落人话柄,于是在白云观之事后,便回了东北,后来又北上,据说是找寻道门的某处秘境,想要通过游历秘境提升自己,让自己未来能够堂堂正正地归来,用实力给自己正名。
但在这件事情上面,官方的面子是亏大了。
古二爷有点儿发脾气了,用手拍着轮椅扶手,说有朋自远方来,不亦乐乎,怎么着也得招待好;况且有了他们送的药,回头你爷爷我又能够站起来了,怕甚?
吃到这会儿,气氛都不错了,简单瞎扯几句,我们开始聊起了当初分别之后的事情来。
古二爷说她性格也好,干脆清爽,追她的小伙儿多得很,能从这儿排到西直门去,你要是对她有意思,赶紧跟我说,我虽然老了,还是能够给她做主的,直接嫁给你,我也好招一孙女婿……
我有些惊讶,问古二爷这是怎么回事,林齐鸣先前还是东南局的代理局长,突然就进了局子里去,到底犯了什么事儿?
不过据说这段时间与我们修行者有关的几个部门,有经过大换血,调了一些比较有魄力和才干的人走上了领导岗位。
我本以为依照当前的情况,林齐鸣一个堂堂的“封疆大和图书吏”,即便是跟黑手双城有一些这样那样的联系,但至少也该给予相对的待遇,虽然不至于好吃好穿,但最多也就是个双规什么的,对他多少还得保持一些尊重。
因为那是专门关押修行者的特殊监狱,不但有着全国最为严密的安保,而且还藏龙卧虎,有着许多恐怖修为的公门中人。
也就是说,这背后有人在推波助澜,不管事情到底是怎么样的,只要抓到把柄,就往死里面弄。
他说这一次对付黑手双城残余势力的雷厉风行,便有着这些新生代力量的幕后推动。
这些多列出来的人里面,就有我和杂毛小道,另外还有一些众所周知的强者,算得上是皆大欢喜。
我说黑手双城手下的七剑啊,比如那位布鱼余佳源,还有什么董仲明啊之类的。
听到古二爷说的这些,我顿时就明白了阎副局长弄出来的那事儿——事实上,如果真的让有心人去审查一番,就应该知晓那位冒牌货的真实身份。
我和屈胖三一觉睡到了第二天下午,听到有敲门声,我方才爬起来,问了一声,外面古娜低声说了一句,说他爷爷找我们。
古二爷咧嘴,露出一排豁牙来,说你别跟我装傻,我问你我这孙女人怎么样,漂亮吧?
这边聊着天,那涮羊肉的清汤锅便已经弄得差不多了,我们移步不远处的餐厅,古二爷高兴,喊他孙女拿两瓶二锅头来,说要陪贵客喝酒,他那漂亮孙女不肯,说爷爷你身上有伤,还喝什么酒?不准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