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苗疆蛊事Ⅱ

作者:南无袈裟理科佛
苗疆蛊事Ⅱ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十三卷 庙堂事,江湖事

第五十八章 茅山势力

通话很简短,约了地点之后,他收拾东西,然后站起来对我们说道:“我们走吧,约了个地方喝早茶。”
我有点儿诧异,说茅山还需要用钱么?
待人离开之后,孤狼开口说道:“陆长老,在你来之前,我已经收到所有关于你的消息,知道这一次茅山遭劫,倘若没有你和你的朋友们,千年宗门,必将覆灭;而你救下来的那些无辜镇民之中,有一人便是我的母亲——在这里,我向你道谢。”
两人对望,我愣了一下,然后很惊讶地喊道:“徐大哥?”
我说找错了人,但他却想用自己的能力,证明我的错误。
他出言邀请,吴盛也不再坚持,坐在了旁边。
听到吴盛从金融角度来分析此事,我顿时就感觉到了事情的严重性,说既然如此,那帮人还跟兄弟会合作?
吴盛笑了,引我们来到办公室的待客区沙发入座,然后说道:“所以我的外号,叫做孤狼嘛。”
下车后,吴盛带着我们往前走,然后低声说道:“我们见的这人身份比较敏感,最近又出了事,比较谨慎,所以就不吃饭了,找个比较隐秘的地方聊一聊——茶馆也是我们茅山的地方,老板是另外一个联络人。”
他站起来,给我鞠躬,显得十分郑重。
走进了茶馆,因为是早上,所以基本上没有什么人,不过我瞧见跑堂的小伙儿和门口的迎宾姑娘,看上去都挺精神的,看样子应该是修行者。
吴盛叹m.hetushu.com了一口气,说一朝天子一朝臣,许多旧有利益既得者的发家之路充满了血腥,又怕被人算老账,唯一的办法,就是跟外人合作,通过大起大落的局势翻云覆雨,一是在这里面获得巨额的利益,另外也是找寻机会翻身,而如果能够洗白而重新占据高位,那更是划算,所以才会铤而走险……
绕了这么大一圈子,原来我们要见的这人,却是茅山宗的徐淡定。
这种气场是在金融名利场上面厮杀出来的气质,就好像是战争年代里那些杀伐果断的将军一般,明明只是一个普通人,但却能够操纵无数人的生死。
啊?
大家落座之后,我比较关心徐淡定的情况,而他则淡淡说道:“大师兄这件事情出来之后呢,我的确也是受了一些影响,消息传回来的第三天,我就被免职了,从美国返回了国内,好在我很早就去了外交部,那帮人还管不到我,限制不了我的人身自由……”
吴盛笑了,说等见到就知道了,我估计你们应该是认识的。
还真的是喝茶,而不是我想象中的广式早茶。
我没有问,反而是屈胖三忍不住说了话:“为什么呢?”
吴盛表现得自信满满,我都不由得期待起来。
这个吴盛也是个修行者,虽然给我的感觉并不厉害,但整体的气场却很强。
我的脑子转了一下,想起了这是另外一个半公开的联络人,冲他点了点头,和_图_书说你好。
我拱手,说你好,吴盛是吧?
不愧是做金融的,能够在这么凶险领域里厮杀的男人,头脑当真不是盖的。
我有点儿囧,说其实找你呢,的确有事,不过你现在做的专业,和我们想干的有些出入,所以不知道怎么开口——毕竟我们又不买股票,哈哈……
吴盛很严肃地说道:“这段时间的股票大热,其实是某些人在背后推动的,这帮人有国内的,也有国外的,他们将股市推上了顶峰之后,必将在利空上大做文章,然后开始挥舞镰刀割草,收割财富的同时,重创国内经济,打击当前掌权者,联合旧有利益既得者一起反扑——我分析近日定有一战,你们或者家人如果买了股票的,赶紧空仓,免得被当做炮灰……”
我从他沉重的男低音中听出了正是刚才电话里面的声音,确定了人之后,忍不住说道:“有点儿意外,没有想到茅山的联络人,居然会在这一秒钟几百万的金融街大厦里面,开着这么大的投行……”
我忍不住问道:“我们这是要去见谁啊?”
我有些惊讶,说那么讲,你有办法咯?
这位仁兄也是茅山的一传奇人物,他父亲是茅山的前长老徐修眉,当年黑手双城试炼下山,他也是同一批的人物,跟随着黑手双城一起进了宗教总局,后来也不知道怎么回事,又转去了外交部,先去法国,然后又去了美国当武官还是参赞来着,算得m.hetushu.com上是茅山在朝堂上的另外一面旗帜。
啊?
他这么说,想必也是反击我刚才说的话。
他知道我,自然知晓屈胖三,又好是一番赞叹。
八戒没有跟我们一起进来,而是由吴盛领着我们来到了后面的一个暗房里,屋子里的灯光昏暗,看不清什么,而我们走进去的时候,发现在茶几的后面,坐着一个人。
吴盛耸了耸肩膀,说我在京都,主要的任务是帮茅山管理资产的,我的投行每年都会负责茅山日常经费开销的四成以上……
这时有人敲门,却是一个美丽温婉的OL女郎,给我们端了咖啡过来。
距离半个小时还有五分钟的时候,他终于弄完了,然后拿出了电话来,开始联系。
说完这些,吴盛话题一转,说道:“我听说了陆长老你单人追击破风、毕永两位叛徒长老,并且最终生擒的事情,现在萧掌教人在金陵,而你们出现到了京都,必然有大事——如果我猜得没错,应该是来处理宗教总局这一次对黑手双城势力清洗的事情吧?”
吴盛有车,是一台银色的劳斯莱斯幻影,也配得有司机,路上的时候大家都没有说话,半个小时之后,我们来到了一家看上去比较老旧的茶馆,是胡同深处的一地方,看上去人并不多。
他看了一下手腕上的百达翡丽,然后说道:“正好也快到饭点了,我约一下人吧,你们稍等我半个小时,我处理一下手头的事情,不好意思哈…http://m.hetushu.com…”
呃……
八戒?
听到这话儿,我联想到了毕永长老和破风长老。
说罢,他又向我点了点头,自我介绍,说陆长老,你好,我是八戒。
我笑了,也没有再隐瞒,而是直接说起了我的目的来,吴盛点头,说其实在你打电话来的时候,我就已经知道了。陆长老你虽是茅山新任的外门长老,但功勋卓著,而屈大师也是名声远播,我也不隐瞒——我孤狼吴盛其实是茅山在京都的总联络人,其余的联系人,都是我的下线,所以你们能够找到我,算是找对人了。
孤狼吴盛一本正经地说道:“如果是买股票的话,我建议你们周五之前,最好把所有的股票全部抛掉。”
吴盛哈哈大笑,说茅山又不像是慈元阁一样靠做生意、卖符赚钱,又不如白云观一样收徒赚钱,几千人的开销,也不是凭空而来的,自然需要经济供应——当然,君子不言利,大部分的修行者都耻于谈钱,所以这事儿没有人跟你说起而已。
说完这些,然后他又说道:“不过我可以帮你找到对这事儿最清楚的人。”
我走进来的时候,他正好抬起头来看我们。
吴盛瞧见我们都比较熟悉,笑着说道:“既然如此,我就用不着当中间人了,你们聊,我去前台跟罗胖子聊聊……”
我们跟着他出了办公室,而这个时候,我也变回了普通人的面孔。
他也一样。
他说了一通,然后很严肃地说道:“这背后是国际的和-图-书金融巨鳄兄弟会,和国内旧有利益既得者一次共同的联手行动,准备做空我们国家,与这一次圣光日炎会进攻茅山,其实是同一道理。”
道理是一样的。
这两位都是茅山的中坚力量,十大长老之一,包括他们的弟子,都是如此,但正如同吴盛所说的一般情况,因为害怕被算旧账,害怕自己当前的权位失去,故而最终选择了图穷匕见,背叛了自己的信仰和为之奋斗了一辈子的宗门。
望着面前这位无论是外貌还是气质,都跟我们这些江湖人物完全不搭的金融精英,我愣了好半天,方才反应过来。
吴盛让我们在沙发前这儿喝咖啡,欣赏窗外的景色,和川流不息的人群,而他则回到了巨大的办公桌前,先是打了一大通的电话,然后又开始不停的发邮件。
他说对,是我。
我们是认识的,而且关系还不错。
如此寒暄一番,吴盛对我说道:“陆长老,有什么事情需要帮忙的,请尽管直说,我在京都扎根十五年,方方面面,都还是有一些朋友的。”
徐淡定却叫住了他,说小吴,你先别走,在旁边听一听。
走进茶馆,从左边的窄门处跑来一个满脸油光的胖子来,冲着我们点了点头,说他已经到了,在后面等你们呢。
久别重逢,我有些惊喜,徐淡定显然是知道我们的到来,反倒是淡定许多,邀请我们坐下来。
我赶忙起身扶住他,谦虚两句,这才各自回到了座位上,我给他介绍了屈胖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