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苗疆蛊事Ⅱ

作者:南无袈裟理科佛
苗疆蛊事Ⅱ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十三卷 庙堂事,江湖事

第六十一章 龙虎长老

由俭入奢易,由奢入俭难。
徐淡定说姓朱,是个乐呵呵的老头儿,没有什么立场,基本上属于等退休的那种,很少会有什么自己的意见。
瞧见这人匆匆离去的背影,我忍不住感慨,说想不到茅山还出这样的人才,说句实话,像这样的人,倘若是以前的我,还真的只能够对他仰望——八戒刚才说,这位孤狼先生,可比网络上传得神乎其神的股神徐翔还厉害呢……
屈胖三眉头一挑,说谁的人?
他没有再莽撞地想办法,而是征求徐淡定的意见。
龙虎山和茅山的矛盾,虽然从来不述诸于表面之上,但只要是明眼人,其实都有瞧见的,我们之前瞧见过的那位赵承风,便是龙虎山搬出来与黑手双城打擂台的,而后来龙虎山更是插手我被茅山擒拿之事,将这事儿传得沸沸扬扬。
徐淡定给他冰冷的语气吓了一跳,说你不会想着要去跟那位武爷碰个你死我活吧?
他突然抛出这么一个话题来,把我们都给震住了。
我说你可别这么说,那玩意也就骗骗外人的,咱自家人,别那么多的假客气。
我们在茶馆待到了下午,徐淡定乔装打扮而来,带我离开,而屈胖三则在茶馆提供的一房间里呼呼大睡。
而黑手双城的年纪比这帮人明显要小许多,却能够被寄予重托,要说那些位高权重的大佬心中没有意见,那是不可能的。
世间之事,皆是如此,这些人本来享受着最好的修行待遇,和*图*书不但在龙脉这种外人难以知晓的修行圣地打磨根基,而且当别人为了一两本修行秘籍而争得头破血流的时候,他们却有无数的典籍可供参阅。
徐淡定拱手,说老领导,您批评得是,我应该早点来看看您的,都是我的不对……
屈胖三伸了一下懒腰,说这种弯腰求人的事儿,可别叫我,我听关心金融股票的,你们去那儿做客,我就跟吴盛同志聊一聊炒股的事儿吧。
徐淡定松了一口气,毕竟这一位胡作非为的名声,在天下十大评选期间已经传开了,听说过他名字的人,都知道这不是一位善茬,如果他真的胡闹的话,还真的有一些头疼。
屈胖三哈哈一笑,说我可没有那么傻。
黑手双城是内定的下一任总局局长?
两人寒暄几句,李老的目光落到了我的身上来。
徐淡定若无其事地说道:“那位在禁闭室里面暴毙而亡的行动负责人,也姓武。”
我眯着眼睛,说他与这位武副局长又是什么关系呢?
这样的待遇,简直是太美妙不过了,然而当龙脉之中的气息被人截去,以前为之自豪的一切都化作云烟,那种发自内心的失落,是不可避免的。
徐淡定朝着上面一指,说算不得是谁的人,他听上面的——朱局长本来就是一个过渡人物,这些年来一直做的工作就是和稀泥,当初王红旗卸任的时候,属意的是继任者是大师兄,只不过他的资历不够,需要过www.hetushu.com渡一两任时间,而当时有苟老、许老等人在旁边扶持,问题是不大的,但现如今大师兄出了这事儿……
他倒了,我们大部分的高层力量也都葬送了。
屈胖三突然笑了,说淡定哥,你的想法是什么,说来听听?
这事儿说起来实在是稀奇。
吴盛推辞再三,这才对我们说道:“有什么事情,联系我。”
徐淡定说他平日里在总局办公,家在城南的一处四合院,李老不分管太多具体的业务,上下班很规律,所以我们傍晚前去拜访即可。
徐淡定没有开车,拦了一出租,带着我来到了城南的一处街市来。
徐淡定说我与他老人家有一些交情,一会儿我提前打个招呼,想来问题不大。
屈胖三说这帮人如此肆无忌惮地打击黑手双城手下的人,甚至毫无原则、弄成了白色恐怖,这事儿难道就没有人管?现在宗教总局的头儿,是哪一位?
我忍不住翻起了白眼来,说你有本钱么,就去炒股?
双方从来都不对付,据说之前的老一辈,陶晋鸿和善扬真人,甚至都没有怎么见面,见了面,也不会太多寒暄。
因为这家伙一向最有主意,很少会摆出这样一副“虚怀若谷”的态度来。
他瞧见我们,笑吟吟地站起来,拱手说道:“淡定,好久不见了。”
徐淡定摇头,说不用,我常年在外,在茅山宗门的地位并不高,而你则是茅山的外门长老,属于茅山高层,有你出和*图*书面,代表了茅山的态度,而具体的,我跟他谈就好了。
众人一阵笑,气氛倒也不像之前那般僵硬。
徐淡定摇头,说目前暂时没有发现有什么具体的联系,只不过那人是在这两年才从地区上调到总局的,然后得到了迅速的重用,而他的每一次提升,背后应该都有这位武副局长的影子……
我们表明了身份之后,有人上来搜身,这才放我们进去,自有工作人员领着我们往里走,来到了第二进的一处厅堂里面来,那儿坐着一个白发老者,看不出年纪,红光满面的,穿着一件白色练功服。
而现如今的混乱,也给了武副局长和阎副局长这些人一些可乘之机。
而这些戾气,很快就会发泄到了工作之中来。
徐淡定说现如今龙虎山在朝堂之上的代表人物,叫做李浩然,他是前代张天师的弟子,在宗教局基层做了很多年,还是大师兄和我的老领导,后来辞职回了龙虎山修行,成为龙虎山长老,苏冷长老过世之后,他返回朝堂,担任总局的巡视员,等同于副局长一职。
徐淡定笑了,说在你们来之前,我也是没有什么办法的,不过刚才聊天的时候,我突然想起了一件事情来——正所谓唇亡齿寒,虽说茅山宗与龙虎山,在朝堂之上,属于天然的竞争对手,毕竟是都是顶级道门,门下弟子也大多在公门之中讨饭吃,彼此还是都有冲突的,但现在这样的情况,却是最有可能联手合作的。
屈胖和-图-书三点头,说明白了,也就是说,这一次搞林齐鸣他们的人,其实就是那位龙脉家族的代表人物武副局长,再加上一个阎副局长在后面推波助澜咯?
我勒个去。
我说方便么?
我拱手,不卑不亢地说道:“在下陆言。”
难怪现在的情况会如此复杂,居然还有这么多的事情存在,也难怪那位正职大佬不发声,原来黑手双城早就已经被指定了,如此一来,他的权柄自然回大大收缩,这还不算,现如今黑手双城入魔,使得前任王红旗的威信扫地,从某种阴暗的角度来看,他自然也是乐见其成的。
徐淡定虽然闲赋在家,但毕竟是关键人物,说不定身后有些眼线,所以他跟我们商量妥当之后,先离开了这儿,而随后吴盛带着我们在这茶馆坐了一会儿,又帮我们介绍了另外一个联络员八戒。
那位李老的四合院闹中取静,转过一条繁华的商业街,来到那胡同口,立刻就僻静了许多。
现在的情况很糟糕,最主要的问题,其实是黑手双城乃茅山,甚至是我们这帮人在朝堂之上的支柱。
我看向了屈胖三,说你跟我一起去么?
他吩咐茶馆老板八戒照顾好我们,然后这才离开。
啊?
有人能够正确认识到这种落差,知道“得之我幸、失之我命”的道理,但也有人却不会。
他们从龙脉之中出来,心中天然就带着一股戾气,感觉这世界谁都欠他。
我问道:“谁?”
徐淡定笑着说道:“你是外www.hetushu.com门长老,级别可比我高,我哪里敢吩咐你?”
徐淡定问他,说你有什么打算么?
徐淡定点头,说好,想要抑制住这帮人的气势,光凭我和我身边的这些人,的确是有一些不够,但如果加上龙虎山,以及几个与茅山关系不错的势力,再加上那些对茅山抱着同情心理的中立之人,成功的几率应该会很大——其余的人,我都可以去跑,唯独龙虎山,光我一个人,可能力度不够,可能需要你跟我一起去拜访。
我说好,需要我做什么吗?
他眯着眼睛,说道:“你是?”
宿敌。
哈哈……
屈胖三嘻嘻一笑,冲着吴盛说道:“要不你借我点儿?”
我点头,说好,什么时候去?
他是真的忙,到了中午的时候,电话一个又一个的打来,我和屈胖三于心不忍,便让他赶紧先走。
我们是不太了解情况的,但吴盛却一下子就反应了过来,忍不住拍手称赞道:“徐师兄说得极是,那帮人可以这般对待茅山,自然也可以如法炮制,对待龙虎山;茅山与龙虎山虽然一直对抗,但毕竟光明正大,堂堂正正,而现在这帮人,行为做事,完全没有底线,也丝毫不讲江湖规矩,这样不懂规矩的人,才是最可怕的……”
啊?
吴盛的话让我们豁然开朗,我拍手说道:“徐师兄,我对这儿什么都不清楚,要怎么干,你只管吩咐。”
屈胖三嘻嘻笑,说现在需要仰望的人,可是他。
来到了门口,有人守卫,穿着青色道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