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苗疆蛊事Ⅱ

作者:南无袈裟理科佛
苗疆蛊事Ⅱ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十三卷 庙堂事,江湖事

第六十三章 千面人屠

徐淡定笑而不语,不过脸上淡淡的笑容,却还是出卖了他的意思。
我说什么?
朋友的事,自然也是我的事。
我的表情有点儿痛苦了,便秘一般地小心说道:“疤脸怪客?我操,按照那帮人的取名标准,老子这外号得有多蠢啊?”
以前……
我回来的时候,屈胖三还在睡觉,我便在外面跟罗胖子闲聊,因为变了模样,倒也不担心被人撞破。
徐淡定哈哈一笑,说我也是听吴盛跟我聊起的,你能猜得到不?
我认真思索了一会儿,然后说道:“难道是玉面小飞龙,或者苗疆公子之类的?”
没有想到,李老在这样关键的时刻,居然选择义不容辞地站在了我们的身后,并且发动起所有的力量,对武副局长进行弹劾,这事儿听起来,实在是太热血了。
牵一发而动全身,这些人,才是徐淡定真正想要去争取的。
不动则已,一动则雷霆万钧,如山峦崩塌,这才是那些大人物们行事的作风。
徐淡定带着我往外走,缓声说道:“他啊,说来话长,很久之前,他还真的是大师兄的领导,后来……”
首先罗胖子坦诚,毫不掩饰自己的想法。
我苦笑,说得,照你这么说,慈元阁的事情,我还真得管呢。
其次他尊重我,才会这般。
不过这也只是想一想而已。
徐淡定叹了一口气,说姜还是老的辣,说句实话,你今天还是给他算计了。
最后一点,无论是慈元阁的www.hetushu.com方志龙,还是黄胖子,都是我朋友。
很显然,他之前一直跟我绕圈子,就是想要聊到慈元阁的话题,然后挤兑我,让我做出这样的承诺来。
罗胖子听闻,往后退一步,长鞠到地。
我有点儿郁闷,说那你的意思,是我刚才说的那个承诺,其实是多余的咯,我不胡乱张口,他也会答应?
啊?
世间哪有这样的道理?
我有点儿郁闷,说瞧姓李的那老头儿堂堂正正的,一脸正气,却不知道是个狡猾奸诈的家伙……
罗胖子与我聊熟了,知道了我的脾气秉性,倒也不再如一开始那般生疏和客气,笑着说道:“仔细想想,千面人屠这名字其实挺霸气的,多少也比疤脸怪客好上许多……”
我的心情顿时就不美丽了,徐淡定还继续说道:“有了你这千面人屠的承诺,龙虎山想必是觉得赚大了。”
我忍不住就愤怒了起来,说这帮人怎么取得名字,这也太恶心了吧,什么叫做“千面人屠”?听上去好像是武侠片里面跑两集龙套就去领饭盒的角色……
徐淡定不卖关子,一本正经地说道:“还好了,倒也不蠢,就是听起来感觉像是小说反派——千面人屠。”
操!
呃?
龙虎山从一开始就押宝在当今朝廷身上,在朝中的潜在势力,其实远远要比茅山强大许多,甚至相当于其余宗门力量的总和。
我又忍不住埋怨起李浩然那老狐狸来,而hetushu.com这个时候,徐淡定才认真地说道:“这事儿怪不得他,立场不同,人的出发点便也有很大的区别——从我的角度来说,整个龙虎山,最值得我尊敬的,便是他了;而且倘若不是他,说不定龙虎山那些被私愤和利益蒙蔽双眼的人,也未必能够选择站出来,做出这样正确的决定。”
我说苗疆蛊王啊。
听到这消息,我惊得说不出话儿来。
得,到底是江湖经验太浅薄,给人玩儿了。
当然,真正的高手都忙着修行,很少有混迹于此的。
啊?
一直到离开了胡同口儿,我还是激动得不能自持,徐淡定笑了,说怎么样,很兴奋吧?
敲定了龙虎山这一块儿,后面的事情,基本上是可以稳住了。
这般想一想,还真的是有点儿道理。
所以我管定了。
我说有屁快放。
这里面的确是用了一些小心机,不过我并不在意。
他说慈元阁之所以有今天,其一是与大师兄交好,甚至可以说大师兄是他们的后台,现如今大师兄倒了,被认为是大师兄钱包的慈元阁,自然得动;再有一个,那就是慈元阁跟王明老鬼,还有你们的关系不错,而因为天下十大评选的缘故,你们得罪了不少人,那帮人将这怨气撒在慈元阁的身上,也不是没有原因的……
徐淡定说你这是妄自菲薄,小看自己了,事实上,茅山遭劫之后,相关的细节也有许多流传于江湖,你和屈胖三及时抵和_图_书达茅山,力挽狂澜的事迹,在整个江湖上都流传开去,特别是你那一夜斩杀了两百八十多高手的事儿,让整个江湖都为之哗然,后来你有单枪匹马追杀茅山的两位叛变长老,清理门户,风头更是一时无两——你可知道,现在外面叫你什么吗?
徐淡定笑了,说恰恰相反,双方合作,这是必然的结果,龙虎山此刻已经别无选择,而正因为如此,他方才会一直绷着,不松口,就是想要让我们给出一些能够打动龙虎山的好处来;但事实上,即便是茅山什么也给不了,他们也会选择施以援手的,这唇亡齿寒的道理,是个人都懂……
另外还有一件事儿,便是关于慈元阁少主方志龙,前两天的时候,已经召开了对他的特别法庭,并且确定了他走私倒卖以及其他的罪名,除了查封产业之外,还将连同方志龙在内的十七名涉案人员一起羁押,刑期从十五年到三年不等,准备转入白城子去。
我没有想到徐淡定对那李老这般尊敬,忍不住问道:“徐大哥,你跟我好好说说,这位李浩然,都有些什么功绩?”
呃……
罗胖子看着激愤不已的我,欲言又止。
操!
他咧嘴一笑,倒也不瞒我,说我有个女儿,嫁给了慈元阁驻京办事处的一掌柜,现如今她老公给抓了,天天跟我这儿哭呢……
徐淡定心情挺好,说我倒是觉得不错,将你的特点全部囊括——“千面”讲的是你那神乎其神的易和图书容术,而“人屠”,说的是你的战绩。
我看着罗胖子,说你跟慈元阁到底什么关系?
而所谓的弹劾,也并不仅仅只是打嘴炮。
我只有这般安慰自己。
徐淡定的一番话,就如同一盆凉水般,从头泼到了脚,让我有点儿透心凉。
我点头,说自然。
呃?
那个论坛名叫“炁之天空”,最早是一个秘密的杀手论坛,一大帮掮客混迹于此,各种污秽横流,之前王明跟我开玩笑,说他被挂了几亿几亿美元的悬赏花红,就是那儿出来的;不过随着互联网的发展,越来越多的修行者知晓,那里也就慢慢变成了各路修行者交流心得的地方,成为了一个江湖新闻集散地。
他跟我讲着那位李浩然长老的过往,一言一语,充满了对过去的回忆。
如果说是王员外和他的千通集团,我绝对没有半句话可说,毕竟千通王的罪行罄竹难书,手上不知道有多少条人命,然而慈元阁真的就只是一个规规矩矩做生意的江湖宗门,倒买倒卖这种莫须有的事情,就能够拿出来,将人家那么大的产业给侵吞了去,这吃相也实在是太难看了一些。
八戒姓罗,吴盛等人都叫他罗胖子。
对于在逃的黄小饼,则会给予全网通缉。
他在全国道教协会之中也有职位,另外在几个官方的协会之中,都有任要职,是龙虎山在朝堂之上的代表人物,身后不但站着整个龙虎山,而且还有许多依附龙虎山的其他宗门力量,以及http://m.hetushu.com这些年来一直和龙虎山有着关联的联盟。
我说了两句发泄心理怨气的话儿,又说道:“不过也没事儿了,我也没有替茅山答应什么,只是说龙虎山若是碰到什么事情,我去帮忙就是了——左右不过跑腿,倒也不算吃多大的亏。”
我们聊了许多,不过主要是谈了几件事情。
要知道,李老并不仅仅只是一个没有职位的巡视员。
这尼玛……
因为服务器在境外,所以里面的话题十分劲爆,真实度也挺高的。
徐淡定摇头,说你堂哥以前叫啥你知道不?
徐淡定说不是现在,我说的是以前。
一直到离开了李老的居所,我的心中依旧还是有些心潮澎湃。
拜访龙虎山的李长老,只是行动的第一步,后续还有许多的工作要做,不过那些就用不着拿我这个茅山长老的招牌来招摇撞骗了,所以两人分别之后,我回到了八戒的茶馆处来。
听到罗胖子的话语,我恨不得立刻注册一个马甲,去讨论一下不如叫做“玉面小飞龙”的话题。
首先就是关于我那个该死的外号,还真不是徐淡定忽悠我,而是确有其事,最早是出现在了某一个秘密论坛之中,然后广为传播,最后得到了公认。
罗胖子在京都这儿开茶馆,消息灵通,知道很多江湖的小道消息,而这些消息与之前从古二爷那儿打听得知的逐一印证,倒也是颇有意思。
啊?
我有点儿摸不着头脑,说你这是什么意思?那位李老,并不是真心想合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