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苗疆蛊事Ⅱ

作者:南无袈裟理科佛
苗疆蛊事Ⅱ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十三卷 庙堂事,江湖事

第七十章 人命关天

我掏出门禁卡来,将门再一次打开,然后将口鼻流血、陷入昏迷的秦越拖进了房间里去,而司马辜正一脸迷茫地四处张望着,不知道自己的对手为何突然消失不见了。
大易容术,并非只是用来改变身份的。
啊?
然而司马辜虽然有着一身的威严,而且也算得上是一位一流高手,但是对于我来说,到底还是差了一些。
至于对手……
我冷哼一声,说造反?我看想要造反的人,是你吧?
听到这话儿司马辜一愣,说这怎么可能?
而此刻,林齐鸣他们已经陷入了最危险的境地,我刚才的余光一直在打量着那三个监房的情况,无论是林齐鸣,还是布鱼、董仲明,这三人都处于沉睡之中,并没有任何异动,那监房的门,其实是自动打开来的,与他们完全没有关系。
人身体的承受能力,是有限的。
我深吸一口气,然后缓缓说道:“司马辜,武卫东和陈黑手的斗争,又或者说龙脉家族与茅山龙虎的斗争,不是你这种小人物能够插手的,你若真的想死,我不拦着你,但如果你真敢下命令杀害林、余、董三人,我不介意提前送你上西天……”
如果有人真的想要杀林齐鸣等人,肯定不会选择在食物里面下毒,又或者别的办法。
尽管一开始的时候,我十分紧张,害怕被人拆穿之后,给袁俊和马松松带来麻烦,然而眼看着林齐鸣等人即将魂断于此,我却凭空多出了强大的勇气来,冲着司和*图*书马辜大声喊着,然后伸手过去,想要夺过那通话器来。
“大胆!”
司马辜被我抢断命令,脸色一下子就变得极为难看,脸皮通红,眼珠子瞪得快要掉出来一般,指着我怒声吼道:“袁俊你到底还有没有组织性、纪律性,居然敢打断我的命令,如果出了什么事情,你付得起责任么?”
我甚至感觉到,他们有着一种古怪的淡定。
他们等的,就是司马辜的这一句话。
司马辜往后推开,给我的话语吓得脸色狂变,大声说道:“我不知道你在说些什么?袁俊,是想造反么?”
杀无赦!
滴……
而在相交的那一刹那,我将拳头之上的骨骼和皮肉坚硬度,加强了好几倍。
他听到我的话,愣了一下,虽然掏出了枪来,但并没有动手。
我的气势让对方有些意外,下意识地后退了一步。
在第二人倒下的一瞬间,他就转过身,朝着门外跑去。
砰!
而监室铁门的打开,也惊醒了本已熟睡的林齐鸣三人,他们相继睁开了眼睛,朝着外面看来。
听到我的话语,司马辜一下子就来了劲儿,对着身边的众人喊道:“快来,这里有一个假冒的看守,将他擒下。”
我并没有任何停顿,手起脚落,将另外两人给撂翻倒地。
明明是白城子最精锐的看守,对付普通人属于一个打十个的那种,放在江湖上,也算是一条好汉,结果在这儿,却给人当做小孩儿一般,上演和_图_书着一招撂倒的教科书动作。
不过他们并没有任何后续动作,显然对于逃离此地,没有什么想法。
真正撕破了脸皮,我也收起了隐藏身份的心思,冷笑一声,走上前去,逼视着司马辜。
我在对方一拥而上的瞬间,将马松松往身后猛然一拽,将他给推到了角落里面去。
我没有解释,正要说些什么,这个时候马松松突然大声喊道:“不好,那帮人动手了,怎么办?”
那是一个戴着黑框眼镜、剃着小平头的男子,不高不矮,不胖不瘦,扔入人群之中完全就不起眼的家伙,他冷冷说道:“我是总局派过来的特派员秦越,至于为什么能够出现在监区,不是你的职权范围——这一位,你不是袁俊,到底是谁?”
下一秒,我出现在了秦越的跟前来。
其实我一直感觉到情况有些不太对劲儿,又说不出是哪里有问题,但当这位司马辜说出“直接击毙”的时候,我终于明白了自己为何会有莫名的担心。
门开,瞧见我拖着昏迷的秦越进来,他咬牙切齿地喊道:“你杀了特派员?”
我不能让他走。
这个家伙是个人才,我不能让他在混战中受伤。
他没有想到,往日的属下,居然在这么关键的时候,变得如此果断。
“你、你……”
这有可能是那监房电子门的某种错误,但最大的可能,其实是有人在暗中捣鬼。
我笑了,说巧了,我也是总局的特派员,怎么不知道还有你这么一和图书号人物?
那高压电不知道有多少伏特,不过显然是被加强过的,一米九的大汉,在一秒钟之后,直接口吐白沫,瘫软在地。
司马辜没跑,而是猛然一喝,身上的黑色制服一瞬间炸成碎片,飞扬的尘土之中,他整个人充满了一种明黄色的气息,将其包裹成了一团烈焰。
仿佛这儿并非监房,并非白城子。
然而我却并没有理会他,而是身子一闪,凭空消失不见。
或者说,我面前的这位司马辜,根本就是阎副局长的人。
他们一定会去钻规则的漏洞。
他滑溜得跟一条泥鳅似的。
这一拳我控制了力度,并没有将人一拳打死,只不过短时间内,那家伙会因为脑震荡而没有办法爬起来。
只不过,他们似乎找错了对手。
司马辜气得浑身颤抖,指着我说道:“袁俊,你、你个以下犯上的家伙,你怎么敢、敢……”
直接击毙!
那人还没有说话,马松松立刻就挤了上来,冲着那人说道:“你是谁?你不是我们白城子的人,怎么可以出现在监区?”
司马辜瞧见我过来抢那通话器,下意识地往后退去,只不过那对讲机是有线的,连接着操作台,所以没有退两步,瞧见我来势汹汹,顿时就变得恼怒起来,左手拿着通话器,右手却是并成手刀,朝着我猛然斩来。
啊?
他以为我杀人了。
砰、砰、砰……
它在实战之中,还有很大的挖掘潜力,金钟罩铁布衫这种小手段,只是很低级的m•hetushu.com一类。
司马辜的脸完全就黑了,而他身后的那位特派员秦越,也没有了最开始的嚣张。
这个时候,他已经跑出来外面的通道,一边奔跑,一边掏出通话器来,通知同伴:“糟糕、糟糕,不行,你们赶紧动手,不然……”
砰!
我即便是并不以速度和敏捷擅长,但在这方面,却还是远胜于对方。
有了这一句话,武副局长及其身后那些势力安排的人,就可以光明正大地动手杀人了。
这些都是很不错的高手,在这狭小的地形之中,却有着极为强悍的进攻能力,向前从来的一瞬间,有人挥拳,有人戳脚,有人掏出了腰间的高压电棍——对于如何擒拿敌人,他们有着一整套成熟的体系,配合极为默契。
我听到,目光落到了监控器的显示器上,瞧见在短时间的犹豫之后,那边监牢的守卫在得到秦越的命令之后,最终达成了一致意见,掏出枪来,冲向了监房里面去,朝着手无寸铁、身体被束缚的林齐鸣等人抖动扳机……
这家伙刚才过来的时候,气势十足,仿佛掌控一切的样子,而此刻却表现得气急败坏,让我忍不住好笑,然而这个时候,在司马辜这伙人的身后处,有一个人往前站了出来,一字一句地说道:“他不是袁俊。”
两人拳拳到肉,不过并没有任何停顿,那人惨叫一声,整个身子直接朝着后面跌飞而去,而在下一秒,我已经抄起另一人踹起来的腿,将他朝着身后那名拔电棍的www.hetushu.com家伙掀去,让他正好撞上了兹兹作响的高压电。
说这话儿的时候,我刻意加重了语气,让那人感受到我心头的愤怒。
通过规则的漏洞,正大光明地杀人,一如当初白合被杀一般,即便是犯了错误,也会被人通过操作而原谅。
啊……
这是个醒目的家伙,知道真正的高手出招,是什么模样,也明白自己留在这儿,只不过是一盘菜而已。
马松松一直很笃定地说起白城子的安全,却忘记了一件事情。
这是要放大招的前奏啊……
突然出现的我,迎面就是一拳,直接将秦越砸飞,身体重重地撞到了那铁门之上去。
随后我挂掉了通话器,没有跟那人再作交流。
他更没有想到我会打扰到他的谋划。
我在一瞬间出拳,拳头如同离膛的炮弹,与冲在最前面的那位看守瞬间相斗,拳拳相对,猛然撞到了一起来。
捣鬼的那人,并不是想要救出林齐鸣等人,而是要栽赃。
这才是最可怕的。
他一声令下,跟随在身边的四五人,除了那特派员秦越之外,全都一拥而上。
“等等……”
所以在司马辜和众人的看来,眼前一花,那通话器就已经落到了我的手上来,而司马辜朝后疾退,随后我开口说道:“只是意外,三个犯人并无危险,不要轻举妄动,任何出格的举动,都会受到最严厉的惩罚,甚至死亡!”
监控器的显示屏上,我能够瞧见正在跟监控室汇报消息的,是守在林齐鸣监房门外的其中一个黑衣看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