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苗疆蛊事Ⅱ

作者:南无袈裟理科佛
苗疆蛊事Ⅱ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十三卷 庙堂事,江湖事

第七十五章 黄天电母与雷电掌控者

这也太硬霸了吧?
这家伙……
小巫见大巫……
我挽了一个剑花,平静地说道:“你来?”
喝过酒的人应该知道,酒喝多了,喝酣了,就会上头,会发飘,内心极度膨胀。
你特么的难道是王红旗不成?
众人一阵疑虑,我忍不住笑了,说怎么?还打不打?不打的话,就别挡老子的路。
用一句通俗的话语来讲,那就是“还有谁”?
心里这么想,但我表面却表现得越发狂傲,长剑一转,向前指去,开口说道:“再来一个。”
我心中有恨,故而壮志豪情,故而抛开了所有的怯弱与胆小,想要让这帮人知晓一下,什么叫做“天下十大”一般的水平,想要让他们知晓,在这帮人窝在白城子的这么多年,江湖上已经出现了像陆左、杂毛小道、王明和屈胖三这样的顶尖强者,就连我这个敬陪末位者,也不是他们所能够随意羞辱的。
但对方越是逼迫得紧,越是把我心中的怒火给勾了出来。
梁电母重重撞到了高架桥的石阶之上,砸碎了周边无数,裂纹蔓延。
这些都是战利品,而且看起来好像挺不错的样子,不拿白不拿,留在这儿,也着实对不起这帮人的慷慨赠予。
一开始的时候,我真的以为这位大妈也就只能跳跳广场舞,然而她的一出手,就让我感觉到了强大的压力。
国字脸李皇帝果然忍不住,冲着那梁电母喝道:“那小子有纳须弥于芥子的法器,不能http://www.hetushu.com让他将我们白城子这供奉数百年的元兵器谱拿走,拿下他。”
乾坤袋空间有限,但装这些东西,挤一点也是可以放的。
梁电母眼中满是冷笑,就等着我被电倒下去。
梁电母冷笑,说小子,你死到临头,却还在贪,真的是不知好歹啊……
但我却不这么想。
旁人瞧见这绚烂的电花和诡异的电阵,或许会惊慌失措,但经受过大雷泽强身术洗礼的我,对于这玩意,却觉得不过是小孩子过家家。
事实上,在我用简单而果决的手段,将梁电母打倒之后,场面一静,众人都愣了一下,就连在远处击鼓的那些花棉袄,都下意识地停下了手中的降魔杵击鼓。
而我这话语一说出来,那五人顿时就炸了。
随后我的双手不停,将这十八般兵器,除了手中剑,其余的都装入了乾坤袋中去。
我心中知道自己刚才的侥幸,梁电母倘若不是撞到了我最强势的点上,只怕不会如此。
砰!
而梁电母只是其中一人,我旁边这儿,还有四位顶尖高手。
最先反应过来的,是那位黄天电母,这位大妈不跳广场舞,而是双手一挥,却有一大片蓝紫色的雷电浮现出来,化作了两道荆棘电鞭。
我一招得手,没有冒进。
你们这帮自以为是、坐井观天的家伙,心里面难道对生命没有一点儿最起码的尊重么?
白城子的人还是要脸的,左右打量一番之和图书后,那位楚娘子越众而出,嘻嘻笑道:“小哥儿的手段还真的强啊,能够有这般修为的,想必不是无名之人吧,何不如报上名来,说不定大家是自己人,这不过是一场误会呢?”
梁电母一抖手中长鞭,电花四溅,而她则是一声冷笑,厉声说道:“给你点儿颜色就开了染房,破了个区区十八元龙凶兵阵,你就能吹到天上去,真的以为自己天下无敌了?让我来会会你。”
打过架的人也知道,这跟人拳对拳、脚对脚地一番拼搏,并且将其撂倒在地,再无动弹,那个时候心里面的成就感就会如同雨后春笋一般,蓬勃而起,怎么压都压不住,有一种睥睨天下,谁能敌手的兴奋。
我还是得想办法离开。
而且白城子,或许并不仅仅只有这几位。
该死!
我是这么想的,不过对方瞧见我的行为,却是一脸蛋疼。
我明明可以一捅而过,但最后还是变了招,剑尖上削,然后近身而上,一脚将人踹飞了去。
那凶猛的雷电从鞭子上狂涌而来,透过剑尖,一直蔓延到了我的身上来。
行家一出手,就知有没有。
如果不是我出手,他们难道就真的眼睁睁看着林齐鸣等人被司马辜以及武副局长安排的人弄死?
老子的目的可不是来杀人放火,我只是想要救人。
真武八卦剑乃茅山最强的防御性剑法,而我所学的,是虚清真人亲授的顶级剑意。
越是如此,越想要在单挑和图书上面将我降服,这才能够最大限度地让我心服口服,也让他们的心中舒畅。
正因为如此,使得我对于那些恨之入骨者,也顶多只是打晕了事,从来没有想过要伤人,更不想去害人,但你们居然各种蛮横,还在那什么鬼绳索上面下毒,对于我即将要死的情况,也表现得如此的漠然。
她对于反溢而来的电芒,多少有一些抗性,但到底还是延缓了自己的反应时间,在身体僵硬的一瞬间,给我抓到了空隙,长剑递出,一招清池宫十三剑招,将其防备破开,随后我长剑递到了对方的胸口处。
难怪他们有着那么强大的自信,看起来,白城子作为朝廷养着的顶尖部门,不但拥有着难以计数的资源,也有着庞大的人才储备,这些人的实力,真的是不可小觑。
毕竟旁边还有好几个顶尖高手在这儿虎视眈眈,过于轻举妄动,只会让我陷入极度的被动之中。
而她则是一口鲜血吐出,再无战斗力。
我猛喝一声,却并未有上前迎击,而是足尖一点,将跟前的长枪挑起,用那巧劲儿,将散落一地的兵器给纷纷挑在了半空之上。
她果然不愧为“电母”之名,那无比高温的电鞭在其操控之下,宛如医术一般,在半空之中绘出最为完美的图案来,而这些图案却是无数符文的结合体,隐隐之间,产生着极为古怪的联系,与虚空之中不断勾连,传递着庞大的力量,压倒在了我的身上来。
狂猛的m•hetushu.com电芒反溢,落到了梁电母的身上,将她整个人都电得一阵狂抖。
她说得故作轻松,但我还是能够感觉到对方话语背后透出来的凛冽杀意。
只是,想要这样将我打败,那也太小看我了。
所谓善泳者溺于水。
对,这样的实力,的确已经远远超出了很多我见过的强者。
说话间,电母大人倏然而至,双手之上的电鞭,化作漫天电网,将我周遭腾挪跳跃的空间给直接封闭。
我瞧见下场的人,就她一个,其余人并没有动手的意思,只是远远地警戒着,知道他们还是要脸的。
我不是刚出江湖的愣头青,如何能够上她的当?
然而我却并没有。
这帮人瞧见我破去了这十八般兵器组成的剑阵,对我多了几分尊重。
我冷笑一声,丝毫不惧,挺剑而上,长剑纵横之间,真武八卦剑点破八方,将那宛如灵蛇一般的电鞭挡得无可奈何。
对死亡,你们难道没有半分敬意?
这玩意看着的确绚烂,但比起大雷泽强身术、神剑引雷术这种江湖传说级的手段来说,差的可不是一星半点。
她老人家对我的嚣张也是恨意十足,手中的荆棘电鞭一抖,便化作了两道游动的长蛇,变换蜿蜒的路线,诡异延伸,朝着我这儿倏然缠来。
这是一位天生玩电的强者,但碰见了我这样的雷电掌控者,到底还是技逊一筹。
因为我承担不起接下来的后果,我害怕从此自己被通缉,从而过上浪迹天涯,无家可和_图_书归的道路。
头脑发热只是暂时的,等到了这一会儿,感受到了那黄天电母的强大之后,我已经变得清醒了过来——一个梁电母就如此难缠,倘若我不是剑走偏锋,利用自身优势将她制服,说不定真的有可能小阴沟里翻船。
但他们对我的狂妄之语也是深恶痛绝。
但他们不知道。
楚娘子点头,说正是奴家,不过开打之前,我想问一句,阁下刚才使出来的剑法,莫不是茅山的真武八卦剑?
那蓝紫色的电芒游荡到了我的身上,却并没有起到将我弄到的效果,反而与我身体里储存着的雷意相结合,在接下来的一瞬间,增幅几倍,化作了更为凶猛的雷意,朝着对方蔓延而去。
在这些人的眼里,看见的,是他们一直颇为信服的黄天电母,使出自己赖以成名的顶尖手段,结果十几招,就给我撂倒了。
最开始的我,满脑子就只是想要逃跑,想要避开这帮顶尖厉害的人,害怕让他们知晓闯入白城子的那个家伙,是我陆言。
电的传播速度,远比人的反应要快上许多。
这样强大而干脆利落的手段,实在是……
“来得好!”
只不过,派一个大妈来,当着也是太小看我陆言了。
对方的攻击,我防得水泼不漏,对方只有用电击我。
这或许是黄天电母能够跻身白城子大佬行列的缘故,也是众人对她信心满满的原因之一,但同时也是此场比试的转折点。
或许,在他们的立场上,我的确是个该死之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