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苗疆蛊事Ⅱ

作者:南无袈裟理科佛
苗疆蛊事Ⅱ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十三卷 庙堂事,江湖事

第八十章 引雷,神剑引雷

渐渐的,恶龙感受到了一些不对劲儿的东西来。
她冷冷笑道:“就这点儿微不足道的能力和手段,还想护花?”
李皇帝轻轻叹道:“这家伙身如坚铁,金石难入,这可怎么办?”
然而我却宛如牛皮糖一般,死死缠住了对方。
而即便如此,我在与对方第一次的交手之中,还是试图使出全力来。
翔云十八击。
这是一位干脆利落的暴躁母龙,没有太多的磨叽,自从小龙女出现之后,她满脑子都是将其吞下,将修为补全的想法,此刻被我拦住了,自然是勃然大怒。
而当她退下的时候,我却又突然雄起,将她缠住,让她离开不得。
它的出现,让我有一种热泪盈眶的感觉,而随后我突然间意识到了一些什么。
她瞪了我一眼,就像看死人一般,冷然笑道:“找死。”
我让恶龙感受到了压力,每一次都感觉仿佛就要将我给斩落于刀下,但每一次都差了那么一点点。
不过也正因为如此,使得她对我的憎恨,达到了一定的峰值顶端。
不好……
我感受到了强烈的杀意,对方手中的长刀如暴风骤雨一般地斩落而来,我当下也是硬着头皮,用真无八卦剑法抵挡,好在这个时候聚血蛊那里有源源不断的力量涌入我的四肢百骸,倒也没有让我在力量上逊于太多。
这是第一次。
她没有什么心思跟我掰扯,直接一刀斩杀了过来。
眼看着劲风扑面,我抓起止戈反击,不过和图书还没有等我出手,就有三把剑拦在了恶龙的长刀之前。
恶龙没有再顾得上我们,回身与他相击。
她终于被我激怒了,没有再盯着小龙女,而因为与我打起了嘴炮,便也没有心思去吸取小龙女身上的真龙之灵。
交手的一刹那,我感觉整个世界都向我倾轧而来,最先的感觉是可能扛不住,而随后我也是稳住了自己心中的意志,怒吼一声,将全身的潜力给一并激发了出来。
我发现受伤过后的自己,似乎被某种印记标明,大虚空术竟然再难施展。
我被钉在地上,她宛如狂风一般冲来,手中的长刀朝着我的脖子处斩来,仿佛要将我就地解决。
李皇帝猛然一剑,将这个自称虚无的女人挑飞了去,然后轩辕剑猛然一抖,化作万道剑光。
声声龙吟浮动,对方的攻势突然越发凶猛起来,每一刀都比上一刀更加凶猛,我开始感觉到了前所未有的压力,而随后我感觉到身后突然传来一道劲风。
同样的精致漂亮,同样的倾国倾城。
果然,人不可貌相,这位虽然有着娇艳如花的容颜,但并没有人类女子那般的温婉。
这就是真武八卦剑的独到之处,凭借着八卦玄学的精确计算,将伤害拦在了一个可控的范围之内,让对方没有办法更进一步。
因为在这样巨大的威胁逼迫之下,我的心脏处,突然间涌出了一股力量来。
很显然,这个女人狡诈恶毒,不像龙,反而m.hetushu.com如同一条毒蛇。
想到这里,我的胆子突然间成倍的增长起来,所有的顾忌都给我抛于脑后了去,随后手中的止戈剑也迸发出了最灿烂耀眼的光芒来。
她想杀我。
而在旁人的眼中,我的确是比李皇帝更加给力,缠住了对方更多的时间,但对于我而言,与这样的敌人交手,对我实在是一件前所未有的挑战,让我每一秒都处于急剧的变动之中,时时感受着死亡的巨大威胁。
悍勇!
这一刀,给我的感觉,好像整个世界都坍塌了下来,让我有一种下意识就要闪躲离开的感觉,然而我却并没有这么做。
这力量是如此的熟悉而又陌生。
随后她再次挥出了一刀来。
我刚才与李皇帝交过手,自知不如,而面前这女人却能够将李皇帝弄得跌落了去,从这一点上来说,她的恐怖,是远远超出我那想象中的。
我想要知道,这女人到底有多强!
铛!
“龙骨?”
小龙女啐了一口,说果然不是个好人。
而随后那虚爪被一道圆环击中,化作了虚无去。
然而我却根本忘记了此刻的自己,根本就是司马辜那个老菜皮的模样,原本风流潇洒的出场,落在了那恶龙女子的眼里,根本就是一猥琐老流氓的形象。
本来已经遁入虚空之中的我,又被拽回了现实之中来。
剑光飞去,而感受到了对方的强悍手段,虚无扭身一转,却是化作了一条几十丈长的巨大龙身和_图_书,身子一抖,却是将诸般剑光全部抵挡了去。
我抬头,瞧见了小龙女。
我若是把她的美丽容貌放在眼中,生出几分轻视,必然会死无葬身之地。
长刀与止戈剑激烈撞击,疯狂悍勇的恶龙并不会一击而下,在遇到了阻力之后,一连跟我对拼了十几下,方才倏然后退,凝望着我,随后目光落到了我手中的长剑之上来。
“三清祖师在上,三茅师祖返世,神符命汝,常川听从。敢有违者,雷斧不容。急急如律令,赦!”
她口中念道:“别叫什么域外天魔,我可不是那帮只知道躲在暗处唧唧歪歪的家伙,我有名字,叫我虚无!”
恶龙瞧见我这幅态度,冷声说道:“调戏老娘?找死!”
她朝着我翻了一下白眼,说你到底有多无聊,居然搞得跟那恶心的女人一般模样,害得我差点儿忍不住,想要拿荆钗环往你脑袋砸了去……
女人脸上写着满是“不自量力”的嘲讽。
呃……
我压住身上的伤势,抬头望天,雷鸣电闪之中,突然有一种很强烈的想法浮现出来,瞧见连李皇帝都有些一筹莫展,又瞧见周遭一片的混乱和狼藉,没有再顾得上伪装,足尖一点,步踏斗罡,止戈剑一挑,极品雷击木剑鞘飞起,随后我口中开始念念有词起来。
王明送的。
我低下头去,再抬起来的时候,却是与对方的脸蛋儿一模一样。
瞧见变幻不定的我,那恶龙顿时就是一阵双目喷火,深和图书吸了一口气,然后说道:“你这个……你这难道是修罗道混沌境的人?”
这一次,我终于没有再忍住,下意识地遁入虚空之中去。
哦,错了,不是三把剑。
双方就这般激烈的交手着,一开始的时候,那恶龙的确是凶猛异常,有一种人挡杀人、佛挡杀佛的悍勇。
种种力量汇聚一堂,再加上九州鼎的气息,堪堪挡住对方的劲气碾压。
剑是好剑,名曰止戈。
什么鬼?
调息完毕的李皇帝,他在将心魔压下之后,又站了出来,神色复杂地打量了一下我们这边,随后手中的轩辕剑宛如电光一般,射向了那恶龙身上去,口中冷喝道:“域外天魔,给我停罢!”
如果受到一定的刺激,它会不会醒过来。
林齐鸣、布鱼和董仲明再一次及时赶到,三人同气连枝,瞬间结阵,挡住了对方的这一斩。
铛、铛、铛、铛……
我没有理会对方的质问,而是通过言语的交流,将自己被冲击得浑身发麻的身体恢复过来,让暖流通过全身经脉,得到温养之后,方才有一些暖意,而后笑着说道:“怎么样,美女,约不约?”
她的目光死死盯着我的止戈剑,一字一句地说道:“哪儿来的?”
然而即便如此,我也没有感觉到聚血蛊的半分意识。
聚血蛊小红,它已经沉睡了太久,而且从目前的情况来看,它似乎还要继续沉睡下去,而没有聚血蛊的我,其实是不完整的,因为我大部分的手段和修为,其和-图-书实并不仅仅只是我自己,更多的,还是来源于聚血蛊。
女人没有能够一刀解决我,愣了一下,随后嘴角一挑,那一抹微笑迅速蔓延开来。
很显然,这家伙并没有如我所愿地醒过来。
止戈剑陡然斩出,与对方的白骨长刀陡然相撞。
分别是剑、刀、枪。
这是实话,不过我却不会跟对方老老实实说起,而是嘻嘻笑道:“小姐姐真的不考虑一下么?难道是瞧我长得太难看了?不如这样吧……”
而这个时候,又有人加入了战场。
这时我方才发现,抓住我的,并非旁物,而正是之前与李皇帝那轩辕剑对峙的黑色利爪,那玩意突然间浮现在了我的身后,骤然下手,这才将我从虚空之中拽了出来。
它不醒来,我永远都会差一些东西,跟别人也无法比拟。
我朝着她眨了眨眼睛,随后一扭头,却是变得如她一般。
有点难……
若是比起修为,我自然是差上李皇帝许多,但比起难缠的程度,我却是更强于他人。
好在我及时调整,让受力的地方密度迅速增加,方才没有被捅个对穿。
万剑归宗。
而我双脚之下所站着的水泥地板,却是出现两道裂纹,然后朝着后方迅速扩散而去,不知尽头。
然而就在我消失大半的那一瞬间,突然间双肩被抓住,然后朝着后面猛然一拽。
第一次有人能够打断我的大虚空术,那力量甚至穿透了现实和虚空,随后我被重重地砸落在地,肩膀和后腰处传来一阵剧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