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苗疆蛊事Ⅱ

作者:南无袈裟理科佛
苗疆蛊事Ⅱ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十三卷 庙堂事,江湖事

第八十三章 长路漫漫

我说这倒没有——对了,闯入白城子的,除了我和那个冒牌货之外,还有一个用飞剑的家伙,他抓到没?
我也是一愣,说哎?不对啊,你被人抓进了这个地方来,不就是你们陈老大的身份暴露了么?那是茅山遭劫之后的事儿啊,怎么你什么都不知道呢……
一路上,我们聊了很多,经历过这一件事儿,他没有对我隐瞒太多,跟我说了许多他的事情,两人相互交流了信息,感觉收益颇多。
林齐鸣白了我一眼,然后说道:“我看你还是先好好想一下自己吧——你会神剑引雷术这事儿,肯定会传出去的,到时候茅山宗的人来找你麻烦,你看你可怎么应付。”
随后他告诉我,说他只知道他陈老大被人用邪佛黑舍利给魔化了,随后王清华和程程等人都失踪不见,上头有人找到他们,希望能够让他们配合,将人安置在白城子里,然后引陈老大上钩。
我说跟你们沟通的那人,是怎么跟你说的?
原来如此。
车里面只有林齐鸣一个人。
尽管我拥有着遁地术,但让人蛋疼的,是这一路上法阵重重,根本无法施展,我倘若想要离开,不得不用双脚慢慢走出去。
我将那姓武的队长惨死于禁闭室里的事情跟他说起,还谈及了我们当初的几个推论来。
如果人生是一场戏,我希望这个时候,导演能够喊“Cut”,然后谢幕。
屈胖三转头,四处张望,突然间看向了西北方向去,指m.hetushu.com着那边的草甸子,说你看那是什么?
且不管到底谁说得对,这件事情,肯定是不会完的。
我说我来之前,并不知道你们跟上面的默契,但事实上,那个叫做司马辜的家伙,以及被我撂翻的那几个人,都是想要杀你的。
我眯眼一望,瞧见有一个黑色的身影,踉踉跄跄地摔下坡去。
林齐鸣摇头,说我怎么知道,我现在也是一头雾水好吧?
林齐鸣猛然一踩刹车,将车停住,然后转过头来,红着眼睛看着我,恶狠狠地说道:“你说什么?”
真正的高手从来都是“挥一挥衣袖,不带走一片云彩”,高来高去的他们一个飞身跃出,人就不见了踪影,而我装完了波伊之后,却发现自己不得不硬着头皮,走上几十公里的草原长路。
林齐鸣叹了一口气,幽幽说道:“我明白,不过我林齐鸣对天发誓,那个姓武的家伙,我定要将他千刀万剐,碎尸万段。”
我点头,说对,你是跟着黑手双城打天下的老将,这里面什么沟沟坎坎,想必比我清楚,而我之所以跟你说这些,也是希望你能够擦亮眼睛,知道那些人是朋友,那些人是敌人,不要给人卖了。
我冷冷地盯着他,说你觉得我会骗你?
啊?
林齐鸣痛苦地闭上了眼睛,沉思了好一会儿,方才说道:“这件事情,很复杂。”
林齐鸣说他们说有我们三个男人就够了,女子就用不着来受苦了…http://m.hetushu.com
我忍不住说道:“你大概是还不知道白合和朱雪婷他们的事情吧?”
林齐鸣苦笑道:“陆兄弟,你今天这么出风头,各路绝学使出,连茅山宗的秘技神剑引雷术都弄出来了,但凡知晓一些江湖世事的人,应该都能够猜得出你的身份来,你还有什么可隐瞒的?”
屈胖三摇头,说白城子外围迷雾围绕,大阵不绝,将里面的信息给遮掩得严严实实,我哪里瞧得见什么,只是感觉到天空不正常,电闪雷鸣而已——别在这儿卖关子,赶紧说。
林齐鸣摇头,说也没有,趁着那恶龙虚无闯阵的时候,自己抽空跑了。
我说你刚才在外面,看到了什么?
场面一度十分尴尬。
我左右打量一番,然后说道:“你这儿没有录音设备吧?”
我说你不会回头就跟他们说起我是谁吧?
仇结下来了,那就是不死不休。
想要离开白城子的警戒区,还有好长的一段路程要走。
我说只要没有证据,没有抓个正着,我就可以不认啊?
林齐鸣有点儿震惊,说这怎么可能?
这样的人,是怎么出头的呢?
从这一点上来说,那个家伙的心胸和境界,到底还是差了许多,怎么看,都不像是老谋深算之辈。
远远瞧见,屈胖三紧张兮兮地跑过来,说刚才怎么回事,你怎么动用了神剑引雷术,这不是自报身份么?
过了十多分钟,林齐鸣方才将心情平复下来,然后又发动了汽http://www.hetushu•com车,将我送走。
我没有给他消化的时间,冷静地说道:“本来白合已经束手就擒了的,但那人却下令‘为防万一、格杀勿论’,最终白合身体多处中弹,致命处是脑袋的一枪,整个头盖骨都被掀开来了,脑浆子溅落一地……”
啊?
我笑了,说这事儿有人帮你做了。
这事儿就有点儿郁闷了。
我说那人到底是谁?
雷锋叔叔潇洒地离开了白城子,然后……望着那一望无垠的草原,有点儿蛋疼。
但事实上,我走出白城子生活区外围很远,都还有探照灯远远地照着我,将我的身影拉得长长。
这般说着,我恢复了原来的模样。
林齐鸣的想法不错,只是到底还是经验尚浅,及不上某些老狐狸。
我下了车,与林齐鸣告别之后,过去与屈胖三见面。
这会儿想一想,恐怕武副局长等人并不是不知道这里面的门道,不过觉得倘若林齐鸣等人重回朝堂,必然不会放过他,所以才会先下手为强,斩草除根。
他冲着我说道:“上来吧,我送你一程。”
我叹了一口气,然后说道:“据我所知,有人拿着鸡毛当令箭,将那密令变成了尚方宝剑,朱雪婷在混乱中逃走了,至于白合,则在搜捕的过程中……”
我说讲这些话儿就太客气了,我不太懂你们朝堂之上的这些东西,但我知道,想要给白合报仇,就得将这杀人的心思给藏起来,先保证自己能够站住脚,再慢慢想办法—www•hetushu.com—具体怎么做,你是高手,用不着我来指点。
我看着他,想着这事儿他迟早要知道的,想着知晓,也是早有一个心理准备,于是开口说道:“她在搜捕的过程中,试图逃走,不过最终被围困,举手投降,不过却被武副局长提拔的一个姓武的家伙下令,当场击杀……”
而就在我琢磨着是不是别顾忌高手形象狂奔而走的时候,身后来了一辆车子。
我无疑为难他,而且林齐鸣的出现也化解了我尴尬的境地,所以没有再拒绝,绕过车头,坐到了副驾驶上面去。
我抬头,似笑非笑地说道:“怎么,不继续在那监牢里扮可怜,继续当诱饵了?”
林齐鸣说你是一走了之,什么都不管了,白城子现在一地的烂摊子,总得有人帮忙收拾吧?怎么着,嫌我一个人送你,不隆重?
我将这段时间发生的事情跟他简单聊了几句,听到我的话语,林齐鸣顿时就黑了脸下来。
林齐鸣怒吼一声,双手重重地砸向了仪表盘去,轰的一声,整个车子都颤抖了起来。
我哈哈一笑,说你大概是不知道,我现如今已经成了茅山的外门长老了吧?
我正想将这一夜的精彩故事跟他谈及,突然间屈胖三往后一跳,说等等。
林齐鸣一愣,说她们怎么了?
林齐鸣说到底怎么回事?
林齐鸣很痛苦,情绪十分激动,调节了好一会儿呼吸,方才控制住了自己的情绪。
林齐鸣却摇了摇头,说不,能够在宗教总局动手杀人的,只和图书有内部人才能够干,所以杀了那家伙的,要么就是他们的自己人,杀人灭口,要么就是另外一拨人,想要杀了他,来平息我和布鱼他们几个的怨恨,别无其他。
他常年身处朝堂,对于这里面的门道十分熟悉,故而做出来的推论,与我们的猜测又有所不同。
林齐鸣抱住了头,整个人都在颤抖,好一会儿,方才抬起头来,看着我,说有人在这里面恶意使坏,而你之所以过来,大概也是怕他们像对付白合一样,对付我们吧?
不!
我表现出跟白城子划清界限的样子,所以并不去理会,而是往道路旁边退开去,却不曾想那汽车停在了我的身边,随后车窗摇下,露出了林齐鸣的脸来。
这时他抬起头来,然后说道:“我明白了,谢谢你。”
林齐鸣听到我的语气,一下子就紧张了起来,说到底怎么了,你别卖关子啊?
说到这里,林齐鸣苦笑着说道:“我虽然这几年在东南局,但他的情况,我大概也知道一些,老兄弟都散得差不多了,估计也不会在意我们的安危,于是就答应下来,想着能够在接下来的事情里占据主动……”
离开了警戒区,又走了几里路,我瞧见远处的山丘上,有一个熟悉的身影。
林齐鸣苦笑,说经过今天这一闹,哪里还能继续藏下去?
我说其他人呢,怎么没有跟你一起来?
林齐鸣笑了,说也是。
我说你咋了,别一惊一乍的。
我说到这里的时候,停顿了一下,有点儿不知道该怎么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