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苗疆蛊事Ⅱ

作者:南无袈裟理科佛
苗疆蛊事Ⅱ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十三卷 庙堂事,江湖事

第八十六章 窗外有人

双方简单寒暄了一会儿,气氛没有一开始那般僵硬,我这才问道:“你们怎么来了?”
小姑娘摇头,一问三不知。
聊了一会儿,屈胖三摸着肚子,说饿了,问袁俊两个的意思,也是想喝点儿,于是就张罗着置办一桌饭菜来,我刚刚吃过饭,并不饿,于是回房间收拾点儿东西,结果刚刚回到我的卧房,突然间听到窗边有点儿动静。
我心中一跳,一跃过去,将窗户挑开,却瞧见外面站着一个人。
我有点儿头疼,吃过饭之后,只有跟小姑娘坐在院子的小凳子前,有一搭没一搭儿地聊着。
我愣了一下,说会一点点。
还有许多的后续,两人挑重要的说来,随后告诉我,说他们准备跟我们一起回京,跟徐淡定汇报工作。
屈胖三嘻嘻笑,说忙了一天?我的老哥唉,你真的是睡糊涂了啊,都已经过了两天时间,你以为才过了十来个小时?
啊?
我说你们去跟徐淡定混?
毕竟每个人都需要一定的私人空间,有不想让别人知晓的秘密。
小龙女?
是我的观念太落后了,还是他们的审美观与我万全不同啊,千面人屠,怎么听都不像是正派人物的外号吧?
他们算是第二批,不过手段确实千差万别。
我正是因为这方面做得还算不错,给人的感觉是相处起来十分舒服,屈胖三才会乐意一直跟我整天混在一块儿。
我这一夜也的确是累极了,无论是连环的交手消耗,还和图书是身体上受到的伤害,都让我困意连绵,不过即便如此,我还是努力地盘坐着,行过一遍气,气行周天,将整个身体和经脉都调养妥当之后,方才按照《陈抟胎息诀》的手段侧卧而眠。
两人瞧见我,远远地朝着我敬礼,然后走上前来,与我招呼,我此刻恢复了原来模样,不过倒也没有惊慌,站起来与他们打招呼,随后在联络人的带领下,来到了东厢房谈话。
进了屋,袁俊率先开腔,说我来的时候还在想,到底是哪儿冒出来的高手,能够让白城子的那一伙大佬折服,却不曾想竟然是江湖上近来传得沸沸扬扬的千面人屠。
屈胖三问的是我们这儿的联络人,也就是荷花的父亲,我耸了耸肩膀,说我也是刚刚醒来,没瞧见人,说是有急事出去了。
屈胖三让我举起手来,帮我检查了一下伤口,然后说道:“倒也不是你能睡,主要是你现在修炼的那睡功,有在你睡觉时帮你修补伤势的功效,你受了伤,所以时间就长一些——不过这样也好,你睡一觉起来,伤势全都好了,都省得去医院的钱。”
他瞧见我在院子里跟小姑娘聊天,吹了一个口哨,然后朝着我挤眉弄眼的,那小姑娘不知道是吃了他什么亏,瞧见他就心慌意乱地招呼一声,然后往屋子里躲去,屈胖三笑嘻嘻地跑过来,坐在人家小姑娘的凳子上,摸了摸上面,说嘿哟,还挺热和-图-书乎的。
我顿时就懵了,揉了揉脸,说唉,我这特么也是真能睡,都成猪了。
当初我参与天下十大评选的时候,瞧见那五十人的大名单,自以为天下英雄,皆在我的眼中,然而回头一看,却不尽然,民间的奇人异士,可不仅仅只是那些人而已,后来茅山遭劫之时涌现出来的敌人,特别是那个千通王,就让我为之惊骇,再后来就是白城子这儿……
我让荷花带着我去了洗澡间,简单洗漱了一下,小姑娘手脚勤快地把饭给我热好了,我抵不住人家的热情,吃了一些,然后问道:“你爸爸有没有说什么时候回来呢?”
我有点儿尴尬,说那样的破名号,以后千万别再当着我的面说起,真的是太丢人了。
屈胖三离开了,而我则留在了联络人的小院子里。
马松松摆了摆手,说可别这么说,其实任何心存异心之人,落在他们手里,都没办法待下去,这事儿我们在行动之前,就已经想清楚了的,而且现在其实还算是好,至少他李皇帝对我们还算客气,留了颜面,那位司马辜和其余几人可就惨了,直接入了狱,从看守变成了囚犯,而且还是最难熬的水牢,天天与老鼠作伴,想想都后怕……
马松松说道:“怎么会?听起来就很霸气好吧……”
这两人异口同声的话语,让我顿时就有点儿迷茫。
我有些抱歉,说对不起,这一次是我害了大家。
他想做什么,想告诉我的hetushu.com时候,自然会说,而不想说的时候,我却又去问、去管,难免会让人不喜欢,即便是以我和屈胖三的关系,也是如此。
啊?
我瞪了他一眼,说滚,狗嘴里吐不出象牙。
屈胖三点头,说哦。
紧接着就是内部清理,司马辜和他的同伙算是第一批,李皇帝和身边的那帮白城子大佬可不会客气,直接将其扔进了水牢里去。
两人告诉我,经过前天那么一闹,白城子其实损失严重,死伤不少,而且不少建筑被毁,还差点儿引发出一场暴动,不过还好白城子的实力还算够,并且及时封印住了那条恶龙虚无,故而问题倒是不大。
他们两人有了下家,而且看起来都挺满意,我的内疚感方才少了一些,又问起了我离开之后的事情来。
少女我来的时候没瞧见过,听她这么说,我才知道是联络人的女儿。
随后就是林齐鸣等人的离开,在天一亮,三人就离开了,据说是进了京。
他没皮没脸地说了几句玩笑话,然后问我道:“那傻大个儿呢?”
我说你呢,出去忙了一天,都干嘛呢?
呃……
两人瞎聊一会儿,屈胖三回来了。
我当然表示欢迎。
袁俊和马松松显然不太愿意去讨论往日的旧上司,说了两句,袁俊说道:“其实这也挺好,白城子的确是一个修行的好地方,不过就是单调无聊,现如今跳出了那儿,徐老大又答应帮我们调到外交部去,跟他一起混事儿,和-图-书这也是塞翁失马,焉知非福……”
我说你就耍流氓吧,人家小姑娘都给你吓到了。
袁俊苦笑一声,说我们这事儿虽然表面上做得不错,但李皇帝何等人物,如何不知晓我们在这里面扮演的角色?他是个眼里不容沙子的人,虽然没有为难我们,不过还是暗地里让人来通知过,让我们最好还是离开白城子,免得大家彼此的脸上挂不住。
越与人交手,越让我感觉到一种强烈到了极点的压迫感,人外有人,天外有天,这句话并不仅仅只是说说而已。
我摸着下巴,苦笑着说道:“有点儿难度……”
屈胖三朝着我眨眼,说我是不是打扰你泡妞儿了?对了,我听杂毛小道说起,你学了他们茅山宗的双修之法,叫做什么黄帝御女经来着,是不是有点儿心痒难耐,想找个妞儿试验一下?
他这般宽慰我,我还是有些郁闷。
屈胖三越发开心,说不过也不是我说你,像这样年纪的小姐姐,身体发育都不成熟,你这么做,有点儿禽兽啊……
马松松点头,说对,本来可以去别的地方,不过他问了一下我们,我和袁俊都觉得跟徐老大混比较有前途,所以作了决定。
强手如云,在这样的世界里,想要有尊严的活下去,就得比他们变得更强。
我与她简单聊了两句,知道她叫做荷花。
小姑娘一脸仰慕地望着我,说我听我爸爸说,你是一个很厉害、很厉害的人呢,你能一下子蹿到屋顶上去不?
和-图-书我抬头一看,却见来人竟然是袁俊和马松松。
小姑娘对我倒是挺好奇的,说叔叔,你会功夫么?
不过他是我朋友,又不是我手下。
袁俊告诉我,说之所以如此,他和马松松分析了一下,一是给他们身后的徐淡定和那些人面子,再有一个,估计也是给我面子。
而这些荣誉和尊严并不是天上掉下来的,而是需要每一天、每一刻的积累和感悟,时刻准备着,感受到无时无刻的压迫感,方才能够继续走下去。
修行,每时每刻,从不停歇。
呃?
两天时间?
如果没有我,对于白城子的老大李皇帝来说,他们的行为,与司马辜其实相差不多。
我说那个李皇帝,当真是一点儿容人之量都没有,难不成他以为在白城子,他真的可以一手遮天?
用来吓小孩儿,倒也差不多。
我一觉睡到了天黑,无梦,爬起床来的时候,我打开窗户,外面三两灯火,不知时辰。
我哈哈一笑,又聊了两句,这时院子外传来点儿动静,没多时,门开之后,联络人带着另外两人走了进来。
屈胖三这个时候还偷偷摸摸地跑出去,不用猜,肯定是有事儿要做。
我出了房门,洗了一把脸,发现客厅这儿也没有人,便走了出来,喊了两声,联络人依旧不在,旁边的房间倒是走出了一个梳着羊角辫的少女来,十一二岁的样子,冲着我说道:“叔叔,我爸爸刚才有急事,临时出去了,说你要是醒来了,厨房里有跟你留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