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苗疆蛊事Ⅱ

作者:南无袈裟理科佛
苗疆蛊事Ⅱ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十三卷 庙堂事,江湖事

第八十八章 约法三章

小龙女思索了一会儿,发现这三点其实都不难做到,也没有太多的限制。
呃……
联络人是东北的大兄弟,这疙瘩都是活雷锋,又好客,又能喝,对这位小龙女也不是很了解,不知道我们这么多事儿,有人帮忙劝酒,他自然是开心得很,于是热情地招呼着我们,喝着喝着,唱起了草原的祝酒词来,那叫一个热闹,实在是推脱不得。
我找到了联络人,拨通了徐淡定的电话,一开始的时候,一直没接,过了一会儿,那边打了过来,却是另外一个人的声音。
我说得如此坚决,小龙女的脸上却反倒挂不住了,瞪着我,说哎呀,你什么意思,本姑娘有那么不堪么,就入不得你的眼?
呃……
我说她跟我真的没关系,这话儿你以后别乱说,我有正经的女朋友,你也知道的,在东海蓬莱岛呢。
吴盛那边沉默了几秒钟,然后说道:“事情可能有些变故……”
听完我的讲述,屈胖三愣了一下,说你说她分了那条真龙一半以上的积蕴,又融汇白城子众家所长,他们白城子甚至还宣称这小妞儿五年之后,将会是天下第一的存在?
是夜,屈胖三难得地喝醉了一回,居然还吐了,折腾了大半宿,弄得我郁闷不已。
两人击掌,完了之后,小龙女反应过来,说唉?不对啊,我不是要跟着陆言的么,怎么变成我跟你约定了?
屈胖三打了一个呵欠,然后说道:“那是因为你们hetushu.com拿来的对比对象有问题,或者说,是你们没有见过站在这个世界上顶尖的人物到底什么样儿,所以才会有这样的误会……”
我恼怒了,说怎么可能,我亲过的,就那一次我们一起去蓬莱岛的时候。
屈胖三笑得快要岔气,说哦,哦,照你这么说,亲个嘴就算确定关系啊,那我昨天还跟那妹子亲过了呢……
啊?
随后联络人让荷花去弄了几瓶老白干来,小龙女居然也不怯,开了瓶子,居然当起了劝酒的角色来。
小龙女吃吃地笑,说好嘞,以后你就是我老大了,来,咱来拉钩……
我却在想另外一件事儿,说慈元阁的方志龙还在白城子蹲着大牢,黄胖子却在亡命天涯,这事儿咱们得管啊,回不了茅山。
窗户被推开,露出了小龙女俊俏的小脸儿来,她黑黝黝的大眼睛忽闪忽闪,然后认真地说道:“为什么李叔、我外公还有白城子所有人都认可的事情,你们却会觉得那般可笑?”
酒是好酒,火锅热辣辣,屈胖三喝多了酒,人就不再矜持,也没有了刚才的嫌隙,嘻嘻笑着,红着眼,然后拦着小龙女的胳膊,拍着胸脯说道:“小妞儿,我跟你讲,跟着大人我啊,保准没有人敢惹你——谁特么要是敢惹你,报我屈胖三的名头就是了!”
屈胖三却没有回答,而是耸了耸肩膀,然后说道:“所以,你的想法,是想见一见这帮人,然后知m.hetushu.com己知彼,好为你五年之后成为天下第一做准备咯?”
第二天,屈胖三醒过来,精神有点儿萎靡,躺在床上,有气无力地说道:“哎呀呀,陆言啊,你的这个婆娘实在是太厉害了,后来荷花又拿了五瓶52度二锅头来,算起来,她总共喝了好几斤,真鸡巴厉害……”
小龙女的表情变得严肃起来,说是谁?
小龙女一脸好奇宝宝的模样,问道:“那天底下最顶尖儿的人物,到底什么样?”
屈胖三说在我们不知情的情况下擅自离开,就代表我们的合作结束,这是第三点,你若答应,我们击掌盟誓,虽无血咒,各凭本心,若不答应,也没事儿,大路朝天,各走半边。
屈胖三瞧见我认真了,便不再开玩笑,而是问道:“行吧,你不上,我横不能在后面给你推屁股吧——说罢,这位到底什么来头?”
小龙女郁闷了,说我若是回来,上哪儿找你去?
屈胖三问:“天下第一?”
小龙女以一种强硬的姿态,闯入我们的行列之中来。
我有点儿郁闷,不过还是老老实实地说道:“没有。”
小龙女说好,你说嘛。
小龙女说你这个要求挺合理的,不过我要是想他们了呢?
她用袁俊和马松松的安危威胁了我,再用一个湿漉漉的吻,将平日里无比彪悍的屈胖三给弄得服服帖帖。
屈胖三点头,说对,那小胖子人挺好。
所以她很干脆地点了点头,http://www.hetushu.com说好。
我说怎么会这么久,到底什么事儿,不顺利么?
我早早地就起来了,找荷花弄了点儿热水,拧了一把热毛巾,给他洗脸,听到这话儿,忍不住说道:“你脑子进水了啊,她可不是我婆娘。”
屈胖三忍不住捧腹大笑起来,说他们到底哪里来的自信?
我知道他玩闹的劲儿也过了,现在开始认真思索起了小龙女的去留来,于是将我了解的情况,跟他一五一十地说出来。
屈胖三竖起一根手指来,说第一,服从命令听指挥,跟着我们呢,就得听话,别我们往东你往西,我们撵狗你抓鸡——当然,我不会强迫你干你不愿意做的事情,这是底线,可行?
屈胖三又说道:“第二就是断了跟白城子的联系,我可不想自己的行踪时时刻刻地被别人知晓和掌控,你若是有这样的想法,趁早别跟我们一起。”
你问得好直接啊……
小龙女点头,说没问题。
小龙女认真地说道:“对,就是这个。”
好吧,女人啊女人,果然都是一般模样。
那人是吴盛,他对我们说道:“他去了总局,参加特别会议,昨天晚上去的,一直到现在还没出来,不过他已经交代过了,让你们先到京都来,他安排过了,你们回来的时候,我来接你们。”
朵朵到底还是屈胖三的软肋,一提这个,他顿时就没有脾气了,不过还是劝我,说你跟那虫虫呢,连异地恋都不算——人异地http://m.hetushu.com恋没事儿还可以打打电话、视视频,讲点儿小骚话,慰藉相思之苦,你呢……真的,这妹子还可以,你可得把握住。
小龙女也不示弱,张口就来:“鸿雁,向苍天,天空有多遥远;酒喝干,再斟满,今夜不醉不还……”
我说你先前可不是这态度,你还管虫虫叫嫂子呢。
在酒精的刺激之下,屈胖三嘿嘿笑着说道:“来来来,拉钩上吊,一百年不许变!”
我点头,说对。
他笑得大声,结果窗外传来一声咳嗽,说你们在别人背后议论、说坏话的时候,能不能别那么大声?
屈胖三笑了,说你随时可以离开啊,我们又不是囚禁你,可没有你们白城子霸道。
这声音正是小龙女的,屈胖三听到,拍着床边喊道:“你偷听墙脚也就算了,没事儿还参与讨论是什么鬼?”
昨天喝了一顿酒,今天又是约法三章,小龙女算是入了伙,屈胖三聊了一阵,精神好了一些,然后才说道:“陆言,你给徐淡定打个电话,问问到底怎么了,我们也不能一直待在这儿啊,你现在伤势也好了,他那儿要是没事儿,我们还得回茅山呢。”
呸!
我松了一口气,说好的,我绝对不会的。
屈胖三捧腹大笑,说哈哈,你跟着我,比跟他强——那家伙无趣得很,倘若是没啥事儿,定然就是个老婆孩子热炕头、胸无大志的角色,你要不想当那通房大丫头,还是跟着大人我比较有趣。
呃……
随后在席间m•hetushu.com她也表现出了泼辣的一面来,那种香喷喷的马奶酒,人家当饮料来喝,大呼小叫地跟屈胖三几个抢肉吃,又与袁俊、马松松道歉,和言细语,将两个心怀内疚的家伙弄得喜笑颜开,不住地敬酒。
呃……
屈胖三捂着肚子笑道:“靠,什么事儿都没发生,你好意思说她是你女朋友?等等,陆言,我问你,你不会连那虫虫的小手儿都没摸过,小嘴儿都没有亲过吧?”
屈胖三说虫虫吧,我知道,不过所谓女朋友,不就得天天待一块儿腻乎,到了晚上,还能深入了解一下,弄点儿男女之间的事情——你跟那虫虫,弄过那事儿没有?
屈胖三摇头,说我也不知道,不过可以肯定地告诉你,我现在认识的一帮人里面,你别说五年之后,就算是十年之后,也未必及得上他们。
……
小龙女的脸红了起来,看着我,说陆言我先跟你讲清楚啊,跟着你历练,是李叔叔让我做的,可不是我的本意,你别对我产生什么想法——不,想一想都不可以,知道不?
小龙女说对。
屈胖三擦了一把脸,感觉好受一些,这才说道:“不是你婆娘,难道是我的?”
屈胖三笑了,说你既然有这样的想法,我自然会成全你的,也会让你跟着我,不过在此之前,我们得约法三章,你要愿意,就跟着我们,若不远,咱们一拍两散,我走我的阳关道,你回你的白城子,如何?
我瞪了他一眼,说你正经点儿啊,要不然我把这事告诉给朵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