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苗疆蛊事Ⅱ

作者:南无袈裟理科佛
苗疆蛊事Ⅱ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十三卷 庙堂事,江湖事

第八十九章 同学重逢

我说你怎么会在这儿的呢?
吴盛说去茶馆,罗胖子给你们准备了休息的地方。
这事儿可跟之前的预料不一样。
我这才想起来,闻铭的确是有跟我提过一次,激动地说道:“我们可是有年头没有见过面了,怎么样,过得还好么?”
我愣了一下,对方却笑了,说陆言,好久不见。
记住了纸条上面的字之后,我大拇指和食指用劲儿,将纸条碾成了粉碎,然后问道:“他怎么找到你们的?”
对于这件事儿,对方显然是早有准备的,一点儿也不慌张。
他的脸色比往日更加苍白了,瞧见我们进来,满是歉意地说道:“抱歉没有能够去接你。”
事情的确是有一些变故,就在徐淡定这边与龙虎山一脉,再加上大量的朝堂势力一起,握着证据,准备对武副局长进行弹劾的时候,武副局长居然提前提出了辞呈。
民顾委全称民间顾问委员会,是专门设立对接民间修行者的单位,有人称重要程度,与“中顾委”有得一拼。
不过事情既然都已经准备好了,如同箭在弦上,不得不发。
她带着我们往里面走,转过两道卷闸门,又来到了另外一处空间来,还通过机关,来到了地下室里去。
吴盛挺忙的,说完这些,便结束了通话。
我说你对车还有研究啊?
当时的局势十分复杂,可以说武副局长以及他身后众人的举动,让事情变得扑朔迷离起来。
对一些证据尚不完善的事情,他们直m.hetushu.com接来了个一推六二五,完全不承认有这么一回事儿,而对那些证据确凿、实在是没办法推脱的,他们也会在这个时候,及时推出早已安排妥当的替罪羊来,让他们主动承认错误,而武副局长和几个为首者,则变成了领导责任。
但这个提议,最后还是没有获得上面的认可。
屈胖三之前就见过,小龙女是第一次,我简单讲了一下她的身份,闻铭有点儿诧异,显然不明白我为什么会带着一白城子出身的女子,不过他是那种性格很内敛的人,不会贸然将心头的诧异表达出来,所以只是朝着小龙女点头笑了笑,也不多问。
他没有说太多,显然还是有点儿顾忌小龙女这么一个外人,相关的联络细节,都不会随便讲出来,我可以理解,然后说道:“徐大哥的会议,开完了没有?”
瞧见我们身边的小龙女,吴盛有点儿惊讶。
牛娟笑了,说对,是我。
呃?
说罢,我跟他介绍起身边的人来。
中午的时候,联络人帮我们找到了返回京都的飞机,然后送我们离开。
最后走过一道关口,推门而入,我瞧见了闻铭。
当然,退让并不只是仅有的手段。
这些就是吴盛知道的一切,他也是一头雾水,希望我能够回到京都来,以应对接下来有可能发生的事情。
正因为如此,使得一次蓄谋已久的弹劾案被瓦解了去,而对于武副局长的指控,虽然上面得到了和-图-书反馈,但最终还是决定将这事儿交给总局政治处来调查。
啊?
好吧,算你赢了。
闻铭吩咐道:“牛娟,你陪一下龙小姐,屈小兄弟,你跟我们一起不?”
小龙女眯眼打量着远去的银色劳斯莱斯幻影,说这车好怪啊。
这帮人另外还准备了许多的事情,将涉及到中立以及站队的双方都给拉进了来,翻出了种种的陈年旧事,意图给上面一个信息,那就是“大家的屁股,谁都不干净”。
闻铭摸着下巴,说怎么讲呢,这帮人都是有年头的积年老鬼,最大的那个头头,还是从清末民初的时候活下来的,一身修为深厚,我一时半会儿,还比不过,而且这帮人获得了有关部门的谅解,当起了狗腿子来,十分难缠。
吴盛摇头,说没有,都在等着呢。
上面的确是闻铭的字迹。
每一位民顾委委员,都是德高望重之辈。
吴盛没有说更多,但从他的话语里,让我感觉得到,他对于接下来的情形,并不算乐观。
闻铭说王明不是说要找七人配合之术么,那手段就在那个叫做李皇帝的手中,只不过双方见过一次面,有点儿不太愉快。
牛娟说还行吧,老同学,你不知道我,但我却一直听到不少关于你的消息,挺震撼的,想不到我们那一届的同学里面,居然出了你和闻铭两个拔尖儿的大人物,让我每一次想起来的时候,都很开心呢——先不说,我带你去见闻铭。
我说需要帮忙么?m•hetushu.com
那个李皇帝,就是龙脉家族之中青木一脉的人啊?
我说对,联络地点外面有人埋伏,就没有进去,到底怎么回事?
吴盛十分爽快,在我说出了意见之后,立刻送我到了纸条附近的地址,让我们下车之后,扬长而去。
按照地址,我找到了一处仓储中心来,门口有人守卫,我报了闻铭的名字,对方打量了我一眼,然后用通话器联络了一番,然后又经过层层检查工序,方才将我们放了进去。
他辞职的理由很多,不过却只是挑了一些不痛不痒的问题,避重就轻。
闻铭摇头,说不用,对了,你跟我过来,我有个人给你见一眼。
即便武副局长自请离职,但李浩然以及众人还是如同约定好了的一般,进行了弹劾,并且将武副局长这些日子以来干过的种种事情,都翻了出来。
吴盛笑了笑,说总会有办法的。
我说客气啥,都是自己人,再说了,你让牛娟过来接我,真挺让我惊喜的——不过话说回来,你这儿的安保措施挺复杂的,挺像那么一回事儿。
闻铭跟我解释,说最近风头有点儿紧,我这般又跟清辉同盟闹崩了,所以才会如此——我听说你们之前来过京都,应该找过我吧?
他的话果真不好听,不过大概也是想要消除小龙女的不满吧。
我说谁啊?
如果能够请得民顾委的介入,那么对于武副局长和阎副局长联合,便能够一手遮天的局面,得到了相当大的化解。
事实和图书上,为了防止跟武副局长几乎穿着头一条裤子的阎副局长出来捞人,这边的想法,其实是想要借助民顾委的力量调查清洗。
中顾委是什么意思,不清楚的人自己百度。
屈胖三伸了一个懒腰,说不了,你们老同学讲些悄悄话,我可不乐意听,要万一是搞基的话,我是参与好呢,还是不参与好呢?
我说如果可以的话,我想先去会一会我朋友。
得到了屈胖三的兜底之后,吴盛方才说道:“你有一个朋友叫做闻铭的,联系到了我们,让我告诉你,你回京了,去这个地址找他。”
他浑身尽是白色绷带,而且还渗着鲜血和脓。
小龙女翻了一下白眼,说才一两千万啊,我在白城子,还坐过99主战坦克呢,我也没有说什么啊?
对方一开口,是浓浓的乡音,随后我一下子就跟印象之中的人物对上,十分惊喜地说道:“牛娟?你是牛娟?”
牛娟说闻铭没有跟你说起我现在跟他一起混么?
呃……
他递来了两个电话,说我、罗胖子还有徐老大的电话都在里面,随时保持联络就成了。
袁俊和马松松自有去处,出了机场之后,与我们告辞,而吴盛则在门口不远处等着我们。
情况在发酵,总局一片混乱,各部门相互攻讦推脱,最终的结果,是上面派遣了中央调查组,专门过来调解此事,并且将相关的人等都请到了总局会议室,闭门开会,一开就是好几天。
他递了一条子过来,我接来瞧了一眼,是www.hetushu.com一个地名。
我呵呵一笑,说这车贵呢,一两千万,一般人可能这辈子都没坐过呢……
我说我们接下来去哪儿呢?
屈胖三笑了,说你别管她,她就是一花瓶,摆在那儿的,你有什么就说什么,没事儿的。
我说清辉同盟这帮家伙,很难缠么?
我跟着闻铭走过旁边的一门,他带着我往前走,然后说道:“那姑娘既然是白城子的人,那么认不认识一个叫做李皇帝的家伙?”
我没想到他们之间,居然还有这样的联系,正是诧异,却见闻铭推开了一扇门,床上躺着一人,却是许久未见的黄胖子。
这个时候的小龙女已经是正常人打扮,清爽的白色运动服加上一个马尾辫,就好像是刚上高中的学生妹,我简单地介绍了一下双方的名字,然后带着屈胖三、小龙女上了车。
小龙女摇头,说感觉跟别的车不一样呢。
在车上,吴盛欲言又止,显然是在顾忌小龙女的身份,不敢说太多。
我点头,说认识啊,怎么了,你找他有事儿?
经过漫长的飞行,我们抵达了京都的南苑机场。
闻铭苦笑,说就是被清辉同盟联合有关部门的人给阴了,我损失了一些人,有点儿忙乱,没时间处理。
武副局长退下来了,结果搞得李浩然等人十分郁闷,就好像是一拳打到了棉花里面一样,没有受力的地方,都快憋出了内伤。
吴盛点头,说没问题。
走到第二道门的时候,走来一个女人,我看着很面熟,不过却又想不起叫什么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