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苗疆蛊事Ⅱ

作者:南无袈裟理科佛
苗疆蛊事Ⅱ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十三卷 庙堂事,江湖事

第九十一章 海天盛筵背后的组织者

吴盛先是愣了一下,然后笑了,说你怎么对那伙窑姐儿感兴趣了?
闻铭带着我来到了一个房间,指着桌子上的红色座机,说在这儿打吧,地下室的信号都被屏蔽了,手机打不出去。
她跟刘仟是认识的,双方简单的寒暄之后,刘仟帮着双方介绍了一下,那位Andy吴,说王先生这么晚过来,有什么需要吩咐的,请尽管说。
小龙女一脸无辜地说道:“按理说白城子应该有一些资料,不过人家一直都潜心修行,对这事儿的关注度不高啊——你们真想知道,要不然我去打一个电话?”
几秒钟之后,他回过头来,看着我,说你给他吃的,叫做什么来着?
吴盛说您可是茅山的外门长老,有什么要求,我们尽量满足,这点儿小事算什么呢?
我说事不宜迟,黄胖子的病情不能拖,我让吴盛约在了八点钟,他说应该是没有问题的。
算了吧,黄胖子现如今的身份,还是一个通缉犯,这么做,岂不是自投罗网么?
他不认识,这很正常。
这药猛,黄胖子一服下,没两分钟,身子突然间就颤抖了起来,随后他一口浓痰呕出。
他说的这话儿,话中有话,意味深长,然而回春柳却有些激动,在这一刻,他展现出了作为名医的素质来,简单检查了一下呕吐物之后,顾不得洗手,从医箱里面掏出了一套针灸来,在黄胖子的周身上下,一连刺了上百针。
我说好像是。
我说叫做毒www•hetushu.com龙壁虎精血,这种药引能够让人断肢重生。
小弟的名字叫做刘仟,衣冠楚楚,十分谨慎,跟吴盛的气质很像,不过不是茅山子弟,而只是他的助理和雇员。
屈胖三看向了小龙女,说你在白城子那种国家暴力机关,对于这个应该知道一些的吧?
我说你知道?
我叹了一口气,说我打个电话试试吧。
回春柳有些惊诧,说世间怎么会有如此神奇的东西?
得到了吴盛的回复,我放心了一些,跟他约好具体的步骤,然后表示了感谢。
我点头,拨通了吴盛的电话。
他施展这些,需要空间,房间里不能留那么多的人,故而我们都自觉地离开了。
我有些尴尬,而屈胖三则兴奋不已,说这是真的么?哎呀呀,还是你们城里人会玩儿啊,到底是哪位想出来的,我很少有去认识人的冲动了——陆言,什么时候去见面,我都忍不住了!
电话响了一会儿,然后接通了,听到吴盛的声音之后,我表明了自己的身份,然后说道:“你对魅族一门,了解么?”
他兴冲冲地想要去见识一下大场面,闻铭现如今正在跟清辉同盟闹得很僵,露不了脸,便只有我们过去。
毒龙壁虎精血是荒域的特产,别说回春柳,这世间知道的人其实也是屈指可数的,就连荒域的土著,知道的人也不多。
屈胖三说那我给他服下这东西,问题应该不算大吧?
呃……
回春柳http://m.hetushu.com说我反正已经下了断论,你们若是不信,死马当作活马医,我自然是没有什么可说的,不过千万不要跟人说,是我来治的——咱丢不起那个脸面……
这玩意能够极大刺激人体的机能,让人断肢重生,澎湃的动力源泉,对于维持人的生机体能,应该是有一定作用的,然而那位回春柳皱着眉头瞧了一眼,却摇头说道:“没听过这玩意儿,你们到底想干啥?”
屈胖三让我拿出来的,是我手中剩下唯一的一份毒龙壁虎精血。
这是我第一次直观地瞧见有人用针灸术,三指长的银针,他直接扎进皮肤深处的穴道去,一扎一拧,手法娴熟无比。
黄胖子有救了,我们都没有嘲讽这位名医刚才的妄言。
吴盛说人叫做吴美凤,英文名叫做Andy-Wu,是一家模特公司的副总,之前闹得沸沸扬扬的海天盛筵,她是其中的组织者之一,在业内算是很著名,手下掌管着大量的嫩模、二三线女演员以及外围女信息,在魅族一门里面,算得上是地位比较高的吧,你找她谈一谈,问题应该不大。
我将黄胖子此刻的情形跟他说了一遍,不过没有谈及黄胖子的身份,当听我说起这位朋友中了相思痛,三日之内倘若没有解药,人就会死的时候,吴盛那边说道:“这里面应该是有误会吧,魅族一门攀上了贵人,现如今很少会参与江湖纠葛——这样吧,我给你一个地址和_图_书,回头打个招呼,你直接去跟她谈。”
出了门,我低声问道:“魅族一门,我记得没错的话,应该是邪灵教的分支?”
他有些惊讶地走上前来,顾不得呕吐物的肮脏,伸手翻了一下黄胖子的眼皮,又去号了一下他的脉。
我苦笑,说咱们是去谈事儿的,可不是参加那点儿破事的。
闻铭听完,皱了眉头,而屈胖三则问我,说什么叫做海天盛筵,听起来挺不错的样子,美食大会么?
屈胖三完全不理会我的话,说什么时候走?
因为是躺着的姿势,所以全部都吐在了下巴和脖子处,臭气顿时就弥漫了整个空间,我以为办错了事儿,然而一直冷眼旁观的回春柳却皱了一下眉头,说道:“咦?”
吴盛说人在京城,又混迹在金融圈,对这帮女的,多多少少还是知道一些的吧,怎么了?
我挂了电话,回过头来,跟闻铭、屈胖三等人简单说了一下。
吴盛跟我讲起了那些江湖秘事,我耐着性子听完之后,说道:“你知道魅族一门之中,有一种毒药,叫做相思痛么?”
吴盛有事情要忙,没有过来,不过派了一个小弟过来接我们。
我征求了一下小龙女的意见,本以为她并不愿意,却不曾想小妮子也是兴趣盎然。
前面的那位少妇,就是吴盛给我们介绍的Andy吴,见到我们,脸上充满了盈盈的笑容。
啊?
屈胖三一拍手,说好,我们现在就走。
我说谁?
闻铭摇头,说我前hetushu.com两年在国外,回国之后,又一直发展自己的产业,对于这江湖的关注度不高,所以也不是很清楚。
扎完了上百针,回春柳一脑门的虚汗,他毫不在意,用袖子擦了擦,然后说道:“人暂时是保住了,不过三天之内,如果没有能够找到解药的话,还是逃脱不了死亡的结局,所以你们得抓紧了……”
吴盛说魅族一门虽然之前是邪灵教的一支,但其实不过是依附而已,就像藤蔓一般,它可以依附这棵树,也可以依附那棵树,毕竟都是从事皮肉行业的,赚钱才是硬道理,跟邪灵教那帮满心试图改变世界、毁灭世界的狂徒不一样,所有后来的时候,她们的首领,魅魔刘子涵投靠了朝堂,算是主动反正,因为提供了许多关于邪灵教的线索,立了功,又有贵人相助,所以就在夹缝之中生存了下来……
给白城子打电话?
Andy吴一愣,说相思痛?这东西……我恐怕帮不了你。
闻铭忍不住笑了,说你们两个整天东奔西走,肯定不清楚——这玩意表面上是卖豪车、卖游轮和飞机的展会,其实就是一帮有钱人的聚会,然后组织方会找一些各路野摸和愿意下海捞钱的演艺界人士来,组织淫趴,干各种不堪入目的事儿……
好吧,这事儿跟魅族一门还真的很搭。
名医说着话,而我已经将毒龙壁虎的精血倒入黄胖子的口中。
除了针灸,回春柳还要准备烟熏和烤炙,尽量将毒素拖延下来,不让其藏在心http://www•hetushu.com脏附近。
吴盛思索了一会儿,然后说道:“不知道。”
她十分热情,姿态又摆得很低,我比较急,也不跟她废话,说吴小姐,吴盛应该跟你谈过了,所以我也不跟你绕圈子,我有一朋友,中了你们魅族一门的相思痛,需要解药,还请您帮忙。
呃?
屈胖三在旁边得意地笑道:“世间没有,别处有。”
地方是三里屯附近一处商业楼里,刘仟带着我们来到了这家公司的会议室,等了没多一会儿,门一开,走进了两个女人来,年纪大了的三十来岁,很有韵味的一美丽少妇,打扮时尚,明媚艳丽,而小一些的则更加漂亮,个儿也挺高,穿上高跟鞋,得有一米九。
京城之地,藏龙卧虎,我自然得改头换面,弄成了一个中年老男人的模样,而屈胖三和小龙女却不管,素面朝天,跟在我背后,活脱脱一老子带着一对儿女乱窜。
我松了一口气,说知道就好,给我说说她们的情况吧,邪灵教不是已经公开覆灭了么,她们怎么还在活动呢?
事实上,毒龙壁虎精血这东西,用来延命,的确也是出人意料,倒也不好说对方什么,更何况人家还是挺有职业道德的,但凡有了一线生机,立刻就变得责无旁贷起来。
按理讲,服用毒龙壁虎的精血,其实需要很多的步骤和辅药配合,方才能够充分发挥其功效,不过黄胖子此刻并非断手断脚,早点给他吃了,刺激他的生机反应,至于其他的事情,后面再说,也是没有问题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