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苗疆蛊事Ⅱ

作者:南无袈裟理科佛
苗疆蛊事Ⅱ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十三卷 庙堂事,江湖事

第九十四章 此地不宜久留

那些苍白手臂,全部都是虚妄之气,不过却栩栩如生。
半老头子沉默了一会儿,然后说道:“当真是不吃敬酒?”
啊……
半老头子微笑着说道:“八十有四。”
不过不认识不要紧,对方既然能够将黄胖子弄成这般模样,肯定还是有一定本事的。
一剑斩。
我笑了,平静地摇了摇头。
不过也仅仅是胜一筹而已。
黄胖子手中还有一字剑传给陆左,陆左又还给他的石中剑,那同样是一把在江湖上鼎鼎有名的飞剑,现如今却不知所踪。
尽管我不认识那什么洪天稠、洪国泰和洪峰,但我却知道那个孙老。
这是修为被破的表现。
我抬起下巴来,朝着对方点了点,那人笑了,而其余人也退后了去,给他和我腾出交手的空间来。
洪天秀眯眼打量我,说你觉得你能够动我?
阴影将我刚才所站立的地方掩盖,而伸手抓着一根钢梁的洪天秀单手持剑,准备随时降临,将我刺杀。
凭空消失不见的我让他找寻不到目标,顿时就有点儿慌,目光四处搜寻,想要找到我的身影,而再次确认不到的时候,又看向了那件吸收光线的法器方帕之上。
他是政治斗争的牺牲品,本身完全没有任何问题,而且如果徐淡定他们能够成功翻盘的话,他身上背着的那通缉令,分分钟就会解除。
铛!
我是真不认识他。
双方都没有留手,最终是屈胖三技胜一筹。
然而事情有点儿出乎他的意料和-图-书之外。
人也不错,八十多岁的老爷子,五十多岁的外貌,十八岁年轻人的凛冽杀气,眯眼打量着我。
我也拱手,说阁下倘若是交出相思痛的解药来,并且赔礼道歉,我可以饶你不死。
是哪儿出了问题?
铛!
剑是好剑,在夜里寒光潋滟,散发出了让人发冷的气息。
大概是我刚才的表现,让他对我生出了几分尊重。
我抬起头来,却感觉到乌云压顶,无数的黑暗急速跌落下来。
双方交手十来个回合,他往后退了两步,有些意外地说道:“茅山宗的人?”
我深呼一口气,没有与对方的杀手锏相拼,而是遁入虚空之中,这才瞧见那家伙掏出了一张绣着三头六臂恶神的方帕,那玩意在半空中旋转,将所有的光线收住,然后朝着下方旋转而去。
拔剑。
这位不老神鹰洪天秀有着大佬的派头,冲着我一拱手,说找那位姓黄的,是些许小事,阁下倘若是能够给我一个面子,今日之事,我可以不牵涉到你们,到此为止。
他倘若是一个十恶不赦的大坏蛋,对于他的下场,我虽然难过,但也会默认,只会在他死去之后,坟头上添一炷香,以示祭奠。
这话儿,是对他刚才的“豪言壮语”的归还。
那半老头子走前一步,缓缓说道:“你真不认识我?”
我刚才使出了两手清池宫十三剑招的手段,没想到这老家伙却是一眼看出了去,面对他的质疑,我没和图书有回话,而是一记一剑斩杀了出去。
一字剑黄晨曲君。
我没有看,却知道那是一剑神王的意志。
但是对方用这事儿来压我,就表明了,他们无所谓黄胖子身上背负的罪名是真实还是虚无,他们只在乎结果。
他怒吼一声,足尖一蹬墙壁,那待拆迁的楼房垮塌半边,而老头儿也如同出膛的炮弹一般,重重地轰到了我的跟前来。
半老头子的脸上在笑,不过却没有说话,而旁边的狗腿子自然不会放过给老大装波伊的机会,上前一步,开口说道:“我家大爷是燕地洪家的人,民顾委的洪天稠,是大爷的二弟;宗教总局二司特勤四组的副组长洪国泰,是他的侄子;总装备部的洪峰,是他的堂弟……大爷与宗教总局的孙老是拜把子的兄弟,江湖上人称不老神鹰洪天秀。”
黄胖子师承南海一脉,他的父亲,是天下十大之一的一字剑。
仿佛整个天都塌了一般。
洪天秀一开始以为自己能够稳胜于我,然而这一剑斩下来,却没有将不闪不避的我劈成两半,顿时就有了几分惊讶。
不过即便如此,落地之后的洪天秀还是没有能够再站起来,半躺在地的他气劲被破,口吐鲜血,头发在几秒钟之后变成了银白之色,脸上的皮肤迅速衰老,老人斑跟肥皂泡泡一样,不断地浮现出来。
铛、铛、铛、铛……
双方倏然后退,然后又向前冲去。
双方竭尽全力的一斩,而后,我从半空中落hetushu.com到了地上,稳稳站住,而洪天秀却是“哇”的一声怪叫,坠落下去,倘若不是虚空之中不断浮现出来的苍白手臂将他托着,只怕他就要摔死在了地上去。
既然如此,我也没有必要处处装孙子。
洪天秀微笑,手一扬,手下有人递来一把剑,他手腕一抖,将那剑给拔了出来,发出一道凛冽之声。
我横剑去挡,双剑之间,发出一声巨震,铿锵之声穿透空间,紧接着陷入僵持。
对方挡住,整个人朝着后面的小楼飞了去。
他脚步在墙壁上轻点,人三两下,上了六七层楼,突然间已腾空,人却遁入了黑暗之中去。
唰!
我看着他,说有个小小的疑问,像您这般德高望重的江湖老前辈,按理说应该在家里面含饴弄孙,尽享天伦之乐,又何必亲自出来跑江湖呢?老年人就应该干些老年人应该做的事情,把这些打打杀杀的事情交给小辈去做就好,要万一碰到了什么意外,那可真不太好了……
很显然,这些人对于自己的头头,有着足够的信心。
洪天秀不动如山,难知如阴,一动则如雷震,轰然而至,长剑在瞬间破开空气,带着破空声猛然砸来,势若千钧之力,仿佛山峦倒塌一般。
双方再一次地交手,这一次不老神鹰显然是动了真怒,用了最强大的剑招,我感觉空气中的炁场都一片旋转,围绕着他,仿佛龙卷风一般,无数的气息都给他喷薄而出。
格杀勿论?
双方迅速http://m.hetushu.com交战,脚步交错,剑气纵横,这位洪天秀老爷子在与人相斗的时候,有着异于常人的勇猛,远比年轻人要彪悍许多,手中的长剑一秒钟能劈好几下,势大力沉,还真的是老当益壮,势若猛虎。
各种力量在一瞬间汇聚在了我的身体上来,奇经涌动,气血汇聚于右臂之上,我紧紧地握着止戈剑,宛如握紧了整个世界。
黄胖子有多强,我是有亲眼所见的,当初长城摆擂的时候,他曾经到场,与屈胖三打了一架。
方帕被破,下方巨大的黑暗瞬间消失,而洪天秀则是一口老血喷出。
八十四岁,结果长得五十来岁的半老头子模样,的确称得上是“不老”,而且听那狗腿子的话语,背景也的确是深厚,好些个机要部门,都有自己人在。
这件法器曾经立功无数,而此刻,却让他心中生疑。
挥出长剑的那一瞬间,我感觉有一股气息从我的身上浮现而出。
敬酒不吃,自然得吃罚酒。
几乎一般模样。
我朝着他缓步走去,而就在这个时候,突然间有几束光从远处射来,然后有喇叭喊道:“里面的人听着,我们是宗教总局特勤四组的公务人员,你们已经被包围了,请立刻放下抵抗,举起手来,否则格杀勿论;重复一遍,你们已经被包围了……”
话音刚落,我握剑的手猛然一震,将对方的长剑挑开。
我微笑,说对。
我愣了一下,这时那洪天秀已然离我有些远,我还想要追,衣角被人拉和_图_书着,屈胖三用古怪的语调说道:“蒋千里,此地不宜久留,快走!”
啊……
一战而定,两人没有继续,而是死死抵在一块儿。
不老神鹰?
下一秒,他动了。
穿越时空,再现辉煌的一剑。
但他不是。
对于这件事情,我心中了解,而别人想必也不会不知道。
恐怕他的心中满是疑惑,而我则在下一秒,出现在了方帕之上,然后陡然一剑划过,将那可能让我阴沟里翻船的法器,斩成了两半。
我微笑,然后说道:“民间有一句顺口溜,叫做七十三来八十四,阎王不叫自己去,老先生,您出门的时候,难道没有看一下黄历么?”
按理说,这世间顶尖的人物,我其实差不多都能够说出个一二三四五,毕竟当初评选天下十大的时候,那五十个候选人里面,已然囊括了江湖中最顶尖的那一群人,但我面前的这一位,我还真的是不认识。
他一边不断加劲儿,一边问道:“很扎实的基本功,阁下到底是谁?报上名来。”
黄胖子不但是我的朋友,而且还是被冤枉的。
又过了几秒钟,不老神鹰终于恢复了他本来应该有的年纪,也就是所谓的耋耄之年,垂垂老矣。
我说阁下贵庚?
铛!
在那一刻,我也没有留手。
老头儿活了那么大的岁数,别的不说,经验自然是一大把。
不知道这又是什么神通。
出手整治慈元阁、将方志龙弄进局子里面的那位宗教局宿老,也姓孙,很明显,他们应该是同一个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