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苗疆蛊事Ⅱ

作者:南无袈裟理科佛
苗疆蛊事Ⅱ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十四卷 天下风云出我辈

第二章 人心散了

徐晓晓说你难道敢杀我么?
没有等我们说话,刘子涵早已是慌得直接站起来,抬手就给那位徐晓晓一个大耳刮子去。
他自个儿跑出吧台来,想要亲自招呼。
倘若是在没有这一次的事情发生之前,他或许还会跟刘子涵调侃几句,说点儿风流话儿,但现在却不会。
又或者,突袭闻铭这秘密基地的人,根本就是魅族一门。
就是在这段时间里,这边的基地被人攻破,她和黄胖子失踪不见,而这儿的负责人牛娟则惨死于此。
之前我们想的,是一家一家地去排查,实在不行,就得动用一些雷霆手段,但现如今刘子涵既然肯站出来,我们倒也想听一听她的说辞。
他点了头,杂毛小道才起身,带着我们去咖啡馆。
而那两人则走向了我们这边来。
屈胖三不愿意跟我们这帮人坐一块儿,带着小龙女窝到了角落里去,而我和杂毛小道、闻铭则坐在一张桌子上。
我没有说话,而杂毛小道沉默了一会儿,说道:“好,让他过来。”
说罢,她又转过头来,冲着我们笑道:“不好意思,路上来得急,没有跟她说清楚。”
不管是什么,刘子涵言明要带着徐晓晓过来,很明显是知道自己扛不下这事儿,所以才会主动提出来沟通。
闻铭对杂毛小道还是比较尊敬的,沉默了一会儿,他点头,说好。
刘子涵赔着笑脸,说敢情是江湖上鼎鼎有名的燕尾老鬼啊,失敬失敬http://m.hetushu.com,晓晓和美凤他们有眼不识泰山,还请多多原谅……
徐晓晓这才坐下,而那咖啡馆的年轻老板则跑了过来,热情地说道:“两位小姐喝些什么呢?我们这儿的咖啡很不错的,要不要给你们推荐一下?”
闻铭耐心地说道:“我希望你能够说出来,不然你会后悔的。”
哦?
她一脸挑衅的模样,让闻铭的脸越发冷了,而就在闻铭即将爆发的时候,突然间咖啡馆门口,又走进来几人。
刘子涵说我都训不了你了,对吧?
不过在刘子涵面前,她多少还是给些面子,开口说道:“之前的冲突,都是误会,既然你们跟宗主认识,那么几位强掳我、并且拘禁我的事儿,咱们就一笔勾销了……”
刘子涵被他直接戳破,有些尴尬,抿了抿嘴,然后干笑道:“这个……”
徐晓晓被刘子涵拉到这儿来,显然是并不太情愿的,这点我们能够从她脸上敷衍的表情里看得出来。
闻铭说你讲。
他话儿说得平静,但语气却是极冷。
吴盛回话,而杂毛小道则看向了闻铭。
啪!
面对着这位风情万种的大美女,杂毛小道却显得十分平静。
这些事情千头万绪,在偌大的京都城,并不是那么好解决的。
打发走了人,大家都没有再说话,场面有些尴尬,而魅魔刘子涵在僵持了一会儿之后,颇为尴尬地笑了笑,然后说道:“我和_图_书是刚到京都不久,听到了一些事情,感觉这里面有误会,所以就赶紧带着晓晓过来,给几位道歉……”
刘子涵坐下,而徐晓晓则站在了她后面,不敢坐下,杂毛小道抬头,看了她一眼,然后说道:“也坐吧,别弄得好像我们欺负人一样。”
这人便是魅魔刘子涵。
瞧见我们一群人走进来,女服务员热情地上来招呼。
她这话儿说出来,闻铭愣了一下,然后转过头来,看向了刘子涵。
刘子涵气得俏脸通红,还待说话,这时闻铭举起了手来,说停。
他一直到后面,都没有再过来。
年轻老板一愣,还想再说些什么,却给旁边的闻铭用阴郁的眼神恶狠狠瞪了一眼,不自觉地就是一哆嗦,犹豫了一下,还是离开了。
清晨的时候,咖啡馆的生意并不是很好,走进去的时候,富有文艺气息的年轻老板,正打着呵欠调戏服务员。
闻铭点头,然后看向了旁边的徐晓晓,凝视许久,方才说道:“徐小姐,我们素未谋面,不过呢,昨天的事情,我相信你应该知晓一些,还请不吝赐教。”
很显然,那些人并没有为难她,在杀了人之后,将她给放了。
此时我们需要做的事情其实挺多的,徐淡定那边需要负责给慈元阁翻案,将黄胖子此刻通缉犯的身份给解除,而我们则是要找出昨夜突袭基地、并且杀害牛娟,以及闻铭手下的凶手,并且还得赶紧将黄胖子给找回来http://m•hetushu•com
两个女人之中,其中一个是高个儿、大长腿的徐晓晓,而另外一位,则是个妩媚迷人的熟女。
徐晓晓冷哼一声,说我凭什么告诉你?
徐晓晓就是屈胖三从拆迁区掳来的大长腿,本来我们是准备从她口中审出关于相思痛解药的下落,后来因为徐淡定的电话,所以我们便将她留在这儿,让牛娟看管,而我们则离开了。
他说刘宗主,你们还没有达成统一意见,是么?
徐晓晓捂着脸,满是恨意地说道:“宗主,你胳膊肘儿往外撇,如何能够服众?”
徐晓晓笑了,说你以为我就不知道叫人?
喝住了两人,闻铭平静地看着徐晓晓,说我就想问一句,闯进我地盘、并且杀了我手下的那些人,到底是谁?
服务员穿着定制的黑白女仆裙,模样不算太漂亮,但挺可爱的。
那位光彩耀人的大美女走到我们这桌跟前来,冲着杂毛小道招呼,说好久不见,得先恭喜一下您,又成为了茅山宗的掌教真人,以后可得多多照顾姐姐我。
杂毛小道面无表情地指着面前的椅子,然后说道:“坐。”
杂毛小道说该死的人,必须死,这个没有问题,但我也希望你不要将事情扩散,将无辜的人牵扯进来,造成太多不必要的损耗……
我们是卡着时间过来的,没多一会儿,咖啡厅的门口传来一阵微微的香风,我抬起头来,瞧见两个明艳可人的女子出现在那儿,目光在咖http://www.hetushu•com啡馆里巡视一圈,然后落到了我们这边来。
那女子年纪约莫三十来岁,有着妇人的妩媚成熟,也有着少女般的明媚青春,别看年纪大了,但是整体的韵味儿,却比旁边的徐晓晓要强上许多,仿佛天生就应该是人群的中心,天生吸引旁人的注意力,有一种说不出来的风情。
杂毛小道指着旁边黑着脸的闻铭,说这件事情,我兄弟老鬼做主。
魅魔赔着笑,说人这不是给您带来了么?
闻铭此刻已然控制住了自己的情绪,面对着这位曾经艳名满江湖的魅魔,他抬起头来,平静地说道:“刘宗主,此事与你无关,我对你也没有什么意见,只是有一些小问题,想要找贵门的这位徐小姐核实一下,还请批准。”
他说老鬼,这件事情,我们肯定会管,而且会一管到底,但我有件事情,还是得多说一句。
我在旁边也冷笑了起来:“哦……”
徐晓晓大声说道:“我说的有错么?我跟你讲,这帮人把我强掳而来,非法拘禁,对我严刑逼供,甚至还想强暴于我,倘若不是有人及时赶到,将我给救了,我能不能活下来,都还是两说,怎么别人一个电话,您就屁颠屁颠儿地押着我过来道歉呢?”
刘子涵有点儿急了,使劲儿地推了徐晓晓一把,说你干嘛呢?来的时候我不是跟你说好了么?来这儿我们就是认错的——亡羊补牢,为时未晚,人家问你什么,你直接回答就是了……
现如今,她hetushu.com却跟刘子涵在一起。
徐晓晓当时就急了,说宗主,至于么?不就是茅山宗么?他们茅山宗刚刚给人端了老窝,差点儿就亡了,要不是走了点儿狗屎运,说不定都不存在了,好嘛,这好不容易缓过一口气来,不在自己老窝里舔伤口,跑咱们京都来装什么大尾巴狼——宗主,咱们认识那么多的大佬,个个对你恭敬有加,你何必跟他们低声下气?
他是个贴心的朋友,知道照顾闻铭和我的感受。
听完这小娘皮桀骜不驯的一番话语,杂毛小道似笑非笑地看着刘子涵,说哦,原来我这个家伙在大家伙儿的眼里,就是一过气宗门的小头目啊,呵呵、呵呵……
刘子涵挥了挥手,说两杯白开水,谢谢。
这一巴掌显然是没有留余力的,徐晓晓的右脸之上,迅速地浮现出了五根红色的手指印来,而那妹子则是一下子就站了起来,往后退了两步,一脸不可思议地望着刘子涵,说宗主,你、你居然为了几个外人打我?
他告诉了吴盛一个地点。
那是我们刚才过来的时候,路上碰见的一咖啡馆。
杂毛小道抬起了手来,然后说道:“刘子涵,我们是不打不相识的老交情,用不着绕圈子。”
刘子涵气得不行,指着徐晓晓说道:“看来我真的是太惯着你们了,现如今真的不把我当做宗主了?”
自己的咖啡馆里突然来了两位这样级别的大美女,让那年轻的老板有些激动。
至于其他人,都有事情要忙,并没有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