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苗疆蛊事Ⅱ

作者:南无袈裟理科佛
苗疆蛊事Ⅱ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十四卷 天下风云出我辈

第三章 特勤四组

果然,在洪国泰的步步相逼之下,闻铭咳了咳,然后伸出了手来,在木桌子上轻轻敲了敲。
面对着洪国泰的步步相逼,我依旧没有动。
事实上,在我们所有人的眼中,洪国泰,以及他带来的这一大帮子人,一直都如同空气一般。
他的动作熟练,显然是做了无数次这样的动作。
他说我最后问一遍,昨天去我的那伙人,到底是谁——谁杀了牛娟,这是最后一次,我和和气气地问你,告诉我!
这样的行为,简直就是羞辱了。
因为此时此刻,我并不是主角。
她觉得这位魅族一门的宗主,已经老了。
他的眼睛像天空上翱翔的鹰,目光锐利地打量着我们。
他的置身事外,让小平头多少松了一口气。
这手段将洪国泰给看愣了。
她注定会被时代说抛弃。
杂毛小道说了,这件事情,现如今由老鬼来做主。
老鬼、也就是闻铭,他才是主人。
这句话是《天下无贼》里面葛优饰演的贼头经常聊起的一句话儿,现如今用在刘子涵的身上,也是一样的道理。
徐晓晓得意之间,瞧向刘子涵的眼神,多少有一些轻蔑。
啪……
啊?
他说说到一半的时候,突然间停住了。
短暂的时间内,徐晓晓挨了两耳光。
显然,这些身上充满了浓厚官气味儿的中山装男子,应该是徐晓晓喊过来的。
她手下的,真正服从的,恐怕是不多了。
尽管来的这一位,在修为或者别的地方,算不和-图-书了什么,但无论如何,都代表着有关部门,代表着朝堂之上的法度,在现如今这风声鹤唳的局势之下,很少会有人胆敢冒天下知,跟这些人作正面冲突的。
洪国泰感受到了闻铭身上散发出来的强大气场,下意识地往后退了两步,这才稳住心神,有些难以置信地看着闻铭,说你、你这是干嘛?你难道还准备对我们动手不成?
徐晓晓的脸上露出了几分不忍,不过看向我们的时候,又坚定了几分,忍不住说道:“她也不是什么好东西,我求她放我的时候,她理都不理我……”
这帮人自觉身后有那么多的支持者,也用不着在刘子涵的身后讨饭吃,所以之前积累的所有威信,在利益冲突起来的一瞬间,崩塌消亡了去。
他依旧没有去看洪国泰一伙人,而是认真地盯着徐晓晓。
瞧见这些人,我们的脸上并没有惊慌,而是有些同情地望向了刘子涵。
不过洪国泰的拳头最终没有挥出去。
人心散了,队伍不好带了。
他们有着很强的信心,而眼前发生的事情也的确如此,连那位茅山宗的掌教真人萧克明,也认怂了。
仿佛在一瞬间,时空走移,我们进入了另外的一个世界。
随后力量从手臂上源源不断地传来,洪国泰有点儿扛不住,“啊”的叫了一声,却是给压得跪倒在地了去。
闻铭依旧不理他。
他在这儿耍威风,而我们这边却是一动也不动,杂毛小和*图*书道翻了一下眼皮,平静地说道:“你是谁?”
行动处的特勤部门,是一个级别很高的地方,这里汇聚了有关部门从全国各地招揽来的精英高手,能够成为副组长,洪国泰自然是有着不错的修为和超卓的见识,但闻铭的这力量,未免也太大了一点。
徐晓晓话还没有说完,左脸却是挨了一巴掌。
没有人将他们放在眼里。
我抬头,瞧见了徐晓晓脸上忍不住的得意笑容。
杂毛小道没有说话,只是平静地伸了伸手。
徐晓晓哈哈大笑,然后看向了洪国泰,说听到没有,当着你的面,还敢威胁我,简直就是没有把你看在眼里啊……
不过他倒也是将闻铭的手给铐来起来,却不曾想闻铭的手一翻,竟然直接从手铐之中挣脱出来,顺便一用力,将那精钢打造的手铐,给直接捏成了一块铁饼。
原本亮堂的咖啡馆,甚至还有清晨阳光洒落进来,但此时此刻,却全部陷入了血红色的阴暗之中去。
徐晓晓朝着他挥了挥手。
有人监管着她,使得这位曾经纵横江湖的女巾帼,最终变得如此模样。
她冲着徐晓晓吼道:“回答他的问题,晓晓,别胡闹,否则我也救不了你!”
而整个事情发生之后,刘子涵一直坐在椅子上,面无表情,有一种哭笑不得的尴尬。
空间被隔离出来了。
小平头脸色一变,说少废话,把身份证拿出来。
那力量是如此之大,以至于她整个人都www.hetushu.com直接腾飞了起来,然后重重地摔倒在了角落里去。
很久之前,当她还是魅魔,还是邪灵教的十二魔星之时,想必手下不会有人敢如此擅作主张,不按照她的丰富行事,因为那个时候的魅族一门里,制度森严,稍微出点儿什么岔子,直接就门规处置,而现如今却不一样了,魅魔刘子涵抛弃了以前的身份,自然不可能如以前那般为所欲为。
她想得很不错。
他们应该是不太了解我的真实身份。
他被闻铭随意伸出来的手抓住,然后就再也难以寸进一步。
那位小平头男子走到了我们的跟前来,眯眼打量一周,然后瞧向了我来,说便是你打伤洪老,并且掳走徐小姐,私自囚禁的?
咖啡馆门口,涌进了十来个身穿黑色中山装的男人,领头的那位三十来岁,剃着小平头,一副精锐能干的模样。
我们此次过来,是陪客。
我明白了杂毛小道来之前,为什么会说那些话。
随着徐晓晓的摔落倒地,洪国泰等一帮人顿时就炸毛了,而闻铭则满是歉意地冲杂毛小道苦笑了一声,说我很少打女人的,这一次,有点儿忍不住了。
闻铭的身后,突然间浮现出了一道血红色的门来,门虚掩着,有幽幽的血色光芒弥漫出来,然后瞬间将整个咖啡馆都给笼罩了去。
闻铭这个时候才认真地打量起了洪国泰来,那位跪倒在地的人恶狠狠地说道:“放开我,否则当场击毙你。”
闻铭耐心地跟徐晓http://m.hetushu.com晓说道:“昨天闯进我地盘的那伙人,他们做了一件事情,那就是杀了一个人,昨天夜里,我手下一共死了八个人,但只有一个人我最在意——她叫做牛娟,是我的高中同学,当初她因为我,差点儿死掉了,我好不容易把她救活,这些年来,她一直在勤勤恳恳地帮我做事,却从来没有抱怨过什么,就像我的姐姐,我的亲人,默默付出着,我其实很想为她做点儿什么,却一直没有去做……”
因为洪国泰抓着手铐的手,已经朝着闻铭挥了过来。
闻铭却偏头问杂毛小道:“全部杀了,没问题吧?”
“摆平”了杂毛小道之后,洪国泰看向了我,说愣着干嘛,拿身份证出来。
他说着话,身边那一大帮的中山装,全部都围了过来。
徐晓晓依旧在冷笑,而刘子涵终于忍不住了。
洪国泰猛然冲了上来,先是挥出一拳,试图引起闻铭的注意,然后手铐也朝着闻铭的手上铐来。
见到闻铭动了手,徐晓晓给一耳光扇飞,洪国泰的心中自然是愤怒不已,他毕竟是徐晓晓喊过来保护她的,此刻闻铭动了手,跟打他的脸,是没有什么区别的。
他之前故作姿态,主要也是想要杂毛小道拉不下那个脸来,要不然他还真的不敢跟堂堂茅山宗掌教真人起什么冲突。
我平静地看着他,然后说道:“我不知道你在说些什么,听不懂。”
他如同聊家常一般地说着话,如同一个失去了亲人的可怜人。
徐晓晓的年http://m.hetushu.com纪还小,看不出我们的叹息,反而是有些趾高气昂。
其余人一下子将闻铭围住,有人拿出了利器,却也有人掏出了枪来。
杂毛小道耸了耸肩膀,笑了,说我一个过气宗门的小头目,有什么资格干预您执法呢?请吧,随意,我来这儿,只是喝咖啡的。
前面的那一耳光,是徐晓晓不想躲,因为她做了违背刘子涵意愿的事情,心中有些虚,故而愿意承受这一下,但闻铭的这一耳光,她肯定是想要避开的,却没有办法避得过去。
洪国泰的性子本来就有些暴躁,此刻被徐晓晓一刺激,顿时就恼了,手往腰间一摸,掏出了一副亮晶晶的手铐来,冲着闻铭喊道:“跪下,伸手,我现在以总局二司特勤四组……”
那人显然是知道杂毛小道的身份,朝他遥遥抱了一下拳,然后摸出了一本证件来,展开之后,说道:“我是宗教总局二司特勤四组的副组长,洪国泰,箫掌教,我知道你开会去了,没有参与昨天的那起事件,不过,您是准备干预我们合理执法么?”
在她看来,帮她撑腰的靠山来了。
屈胖三和小龙女在那儿伸出脑袋来看热闹了,给吓了一大跳。
我出门的习惯,是改变模样,所以此刻的我,是徐晓晓之前见过的那副模样。
咖啡馆的那个年轻老板本来趴在吧台那儿,时不时地打量着这边的美女呢,瞧见这变故,顿时就是一阵慌,立刻有人迎了上去,跟他交涉,并且让他将大门给关上。
能不管,那是最好不过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