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苗疆蛊事Ⅱ

作者:南无袈裟理科佛
苗疆蛊事Ⅱ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十四卷 天下风云出我辈

第八章 母女情深

徐晓晓也近乎于崩溃地冲到了这边来。
但是我却能够感觉到一种莫名的力量。
短暂的刹那,闻铭也有点儿扛不住这疯狂的饕餮海渔女,已然掏出了一把充满了真龙气息的长剑来,与对方拼斗,火花四溅之中,竟然那她没有半点儿办法。
她在临死之前,被折磨了十年。
沉默仅仅维持了几秒钟,随后那小女孩儿也发出了一声厉叫来。
或许,能够有奇迹发生。
我瞧见闻铭在躲闪的过程中,也下意识地抹了一把额头的汗水,显然也是被这突然冒出来的小东西给吓到了。
唯一的区别,是闻铭的速度,远远要比她快上许多,所以对于接下来的躲避,金长老显得有一些力不从心,没多久,整个人就开始不断地喘起粗气来,豆大的汗滴从额头上、脖子上和裸露出来的皮肤中浮现,并且滑落。
他是准备用自身血液里蕴含的力量,打破金长老这几十年来的祭炼和控制。
这种濒临于生死边缘的恐惧奔跑,的确是一种让人崩溃的事儿。
她与我们之间,无恩无怨,只不过是在金长老的驱使之下,才会对闻铭痛下杀手。
Andy吴这才有了点儿脑子,疯狂地大声叫道:“我知道,我知道,救了我,我什么都说。”
她就好像被一头野牛扑倒,重重地撞到了墙边去,正面墙壁呈现出蜘蛛网的裂痕来,随后那位饕餮海渔女如同啃噬实木家具、玻璃、岩石和地板一般,张开了布满獠牙利齿的巨和_图_书大嘴巴,一口咬了下去。
闻铭与这小东西周旋许久,等待的就是这一下,当自己的鲜血进入了对方的口中时,他往后退了几步,然后厉声喝道:“我以我鲜血之名,启发你的神智,穿越混沌与朦胧,看清楚你真正憎恶的人,去,杀了它……”
十年之间,累积的恨意,让人难以想象,此刻当控制被束缚之后,立刻就爆发了出来。
那毕竟是她自己的骨肉,而且还被她祭炼过那么多年。
目莲这才反应过来,手忙脚乱地脱下身上的女仆装,堵在了Andy吴腿部的伤口处。
啊!
如果当初她没有获得那缕从饕餮海游荡出来的强者神魂,又或者她为了母爱而舍弃了这东西,或许,孩子已经长大了,成人了,嫁人或者有了自己的下一代……
而绝非此刻的这般情形。
咔嚓咔嚓、咔嚓咔嚓……
她顾不得之前的隔阂,一边嚎啕大哭,一边来帮忙。
空间中,我听到有一阵又一阵回荡不休的话语浮现,这并非是声音,反而像是某种意念之力,直接传递到了我的脑海之中。
啊……
包括我在内的所有人,都下意识地与她保持距离,免得被那恐怖的饕餮海渔女给误伤了,被殃及了池鱼。
Andy吴吓得尖声大叫,冲着不远处的目莲和徐晓晓喊道:“救我、救我……”
而瞧见这一前一后追逐的母女,我的心中也多出了几分感慨。
金长老既是她的主人,也是她m•hetushu.com曾经的母亲,爱恨情仇,与她交缠在了一起。
然而就在我猛然劈出这一剑的时候,那小东西却仿佛嗅到了危险的气味,倏然后退,然后消失不见了去。
我伸手,人还没到,洒我一脸鲜血。
与刚才的情况一样,并非是声音的传播,而是意念之力,直接作用于在场众人的脑海之中,随后她化作了一道黑线,冲向了金长老。
与她真正有情感纠葛的,是金长老。
当时的场面实在是太震撼了,我们全部都瞧呆了,而等我们回过神来的时候,金长老的脑袋都给啃完了,随后扑向了旁边不远处的Andy吴去。
但很明显,当闻铭用自己血液的力量,打破了金长老的控制之后,这恨意,终究还是比爱要浓烈许多。
然而再难过,求生的欲望还是掌控了她此刻的所有情绪,面对着来势汹汹的小女孩儿,她下意识地开始逃。
这些妹子别看平日里一个比一个高冷,脸上有着无数面具,但真正到了这个时候,才会露出最为柔弱的天性来。
这事儿也给我们提了一个醒,凡事还是得谨慎。
现如今知情者里,金长老已死,那目莲和徐晓晓都是下面的人,什么都不动,唯有Andy吴知晓一切。
江湖,实在是太险恶了。
接下来,金长老上演了与刚才闻铭一般模样的场面来。
小女孩就如同一把剑,她耐心磨砺了数十年的功夫,耗费了无数的心血,也将自己的人性给泯灭了和-图-书去,却不曾想当它露出锋芒的那个时候,却是刺向自己的身体。
然而连她这样的老江湖都吓得够呛,另外两个后辈又如何有那力挽狂澜的胆子,根本就不敢靠近,使得Andy吴一下子就给扑倒了去,随后那饕餮海渔女一把抓住了Andy吴的左腿,顾不得剥去那高跟鞋和黑色丝袜,直接啃起了来。
绝望边缘的金长老应该是这么想的,然而当她回过身来,话语还没有说出几句,整个人就被那小姑娘给扑倒在了地下去。
望着扑在自己怀里不断啃噬的小女孩儿,她的脸上充满了恐惧,而除了恐惧之外,我似乎出现幻觉一般,感受到了几分柔情。
啊!
就在我心里感慨此事的时候,在封闭空间里不断奔逃的金长老终于崩溃了,在体力被最终消耗之前,她最终选择硬着头皮回过身来,一边念着从邪灵教那儿学来的控灵咒诀,一边试图与身后的这个小女孩儿沟通。
一个头颅,是不可能说话的。
好累!
她奋力地咀嚼着,几乎是在瞬间,金长老的胸口就被啃出了一个大洞来。
在那一刻,金长老陷入了绝望之中。
鲜血,鲜血……
下一秒,我瞧见那小女孩儿腾空跃起,扑向了老鬼挥洒出来的鲜血,巨大的嘴张开,密布的利齿之间伸出了一条肥厚的长舌来,将那些鲜血全部包裹,然后吞入了腹中去。
我将Andy吴交待出去后,也加入了战场,大声喝道:“引到我这边来。”
我擦了一http://m.hetushu.com把脸,Andy吴痛得哇哇大叫,我将人往旁边一推,直接推到了近乎于呆滞的目莲手中,对她说道:“帮忙止血,不然她肯定死了。”
就在我疑惑的时候,金长老突然间发出了一声凄厉至极的尖叫声来,而与此同时,那头宛如小野兽一般的小姑娘,也是陡然之间转过了身子,然后望向了她。
我愣了一下,暗叹这玩意儿的聪明,而下一秒,我听到闻铭在大叫。
众所周知,血族的力量源泉,是来自于血液,而对于自己血液的控制,闻铭走到今天这一步,想必也是很强的。
因为此时此刻,金长老已经被啃得只有一个头颅了。
只是……
但在此刻的情况下,却没有人能够帮得了她。
而另一边,那小姑娘在与闻铭交锋。
这位饕餮海的渔女,并不认识闻铭,也不认识我。
闻铭有些头疼,听到我喊话,立刻朝着我这边冲来。
所以闻铭没有半分犹豫,箭步而上,一把抓住了Andy吴胡乱挥舞的双手,猛然一拽,朝着我这边扔了过来:“接着。”
谁也不知道,敌人到底藏着怎么样的杀手锏,再高明的人,也会有在阴沟里翻船的一天。
接到人的时候,我才发现Andy吴的左腿,已经快被啃到了腿根处,整条修长的大腿就剩下一指来长、血淋淋的残肢。
而望着那仿佛可以吞噬一切的小姑娘,我拔出了止戈剑来,雷意不断地累积在剑刃之上,试图通过这至阳至刚的雷意,将其超度了hetushu.com去。
小孩子的爱需要培养,但恨意,却是十分明显的。
Andy吴整个人都呆了,完全没有魅族一门那种巾帼不让须眉的气度,除了惨叫,居然连反抗都忘记了,而这个时候,闻铭方才回过神来,冲着她大声喊道:“你知道黄小饼被藏在哪里么?”
倘若她也被那小姑娘给吃了去,我们这次过来,基本上就算是白干了。
一切都已经太晚了,随着自己的小半个身体被啃噬一空,模糊的血肉和血水蔓延,痛楚充斥脑海,金长老突然一下子变得无比的怨毒起来,猛然伸手,去抓那小姑娘的身子,厉声喝道:“你干什么?我是你娘,我生下了你,还祭炼了你那么多年,你就是这么报答我的么?你放开我,放开我……”
她的声音如此凄厉,还充满了怨毒,嘶哑无比,然而过了一会儿,她再也没有声息。
这让她有些难过。
这,能成功么?
这个时候的金长老已经没有力气再念咒语了,不过依然还活着。
闻铭念的这一段话,并不是什么咒语,而是实打实的大白话。
他指着天花板那儿,说操,她去啃我的血匙了——不对、不对,我控制不住了,拦住她,别让她得手,若让她吞了,我们都得遭殃……
等的就是这个。
或许,此时此刻的金长老,可能回忆起了当年女儿在怀里吃奶的情形。
呃……
那个时候的她,也是如此刻一般,扑在她的怀里。
就在此刻。
我有点儿想吐,因为脸上都是血,将眼睛都给糊住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