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苗疆蛊事Ⅱ

作者:南无袈裟理科佛
苗疆蛊事Ⅱ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十四卷 天下风云出我辈

第十章 顺藤摸瓜

两个小家伙正是开蒙的年纪,如果基础能够打好,日后的洪家,说不定就能够一代又一代的传承下去,成为一个大豪门,一如之前的荆门黄家那般,名声显赫。
我将刚才发生的事情跟他讲了一个大概,然后特别提问道:“你知道饕餮海渔女是个什么东西没有?”
这件事情让我们很愤怒。
而之所以弄这些,当然不是为了他自己修炼,而是给他两个最为宠爱的重孙子。
跟我们一起离开的,除了徐晓晓,还有目莲。
当然,讲完了我们的决心,我又跟林齐鸣谈起了我们的后手,比如魅族一门这儿,虽然徐晓晓和Andy吴落到了我们的手里,但这事儿是跟魅魔刘子涵有过沟通的,不会翻出什么风浪。
而就在我们商量如何救人的时候,那边有消息传来。
路上的时候,我给闻铭打了电话,交流了此刻的情况。
闻铭不只是一个人,除了他这一辆车,另外还叫了十来辆车,几十号人。
电话里闻铭有点儿急。
别人不好拦车,检查里面的东西,但我却不一样。
而即便是牵涉到洪家以及孙老,那又如何?
洪家兄弟众多,下面又开枝散叶,有的从政,进了各个机关,有的则下海经商,还有的涉及到了一些灰色产业。
我说这不是人手紧么,要不然你以为我喜欢到处没影儿的乱跑啊?
小姑娘别看人不大,但心思很鬼,这一点从她的言语之中,我就能够感受得出来。
说罢hetushu.com,我没有再留在原地,而是朝着远处奔跑。
屈胖三移交完了东西,急着要走,林齐鸣赶忙将他拦住。
我们这边的动作连连,尽管现如今在有意地控制着消息的传播,但以洪家的实力,以及总局孙老的关系,那边是很有可能知晓情况的,特别是这一次在紫玉山庄这里,金长老又弄出这事儿来,难免会有一些联想。
之前徐淡定和一些人不愿意得罪孙老,故而视而不见,但现在既然下了决心,那可顾不得老领导的面子。
这些人,有的是他的后裔,有的则是他网罗的高手。
这废弃工厂说大不大,说小也不小。
几秒钟之后,我出现在了货柜车里面,而这巨大的货箱之中,有五六人在那儿,黑暗中并未发现我的到来,还有人低声说道:“事情闹大了,这个人得赶紧送走,我爷爷的意思,是赶紧送出去,离开京都……”
他们真的要躲起来,我们一时半会儿还真的找不到,而且按照这帮家伙狡兔三窟的尿性,倘若是有密道什么的,走脱了去,那事儿可就更加麻烦了。
到地方的时候,我们在一片开阔地停了车,双方下车来碰了一下头,听闻铭把情况基本上讲了一遍。
对于这事儿,林齐鸣没有表达太多的意见,只是说道:“你们走吧,这里的事情交给我来处理就行。”
不但是愤怒,而且介于这帮人如此嚣张,我们还真得亮出肌肉来,让他们hetushu.com瞧一瞧,我们可不是随便就可以惹的,你敢动手,那就得付出代价。
那边问怎么办?
他做过大分局的老大,同时又跟着黑手双城混了那么多年,经验丰富得很,对于这种私底下的江湖仇杀,心知肚明得很,事实上,如果这事儿不牵涉到总局的孙老,基本上一点儿问题都没有。
不过我并没有阻拦她,毕竟现如今我们与魅族一门并不是水火不容的境地,与昨天之事相关的徐晓晓、金长老和Andy吴相继落到了我们的手中,对于其他人的仇恨,我倒也还好。
至于黄胖子的身份,现如今徐淡定也在上面开始翻案。
我们在这里简单交谈之前,闻铭带来的人已经围着那家废弃工厂开始布控,将各个道路口都埋伏着人。
我跟他说起了黄胖子被掳、牛娟以及闻铭一帮手下被杀的事情。
洪家在怀柔有产业,人现如今给羁押在那里,离京都不远不近,随时都可以联络,而且还没有市区这么扎眼。
当着林齐鸣的面儿,我也不说假话,毕竟这事儿还得让他来帮忙摆平。
不过他们或许没有想到,自从他们动手杀人之后,事情就已经走到了不可协调的地步,完全就是不死不休的局面了。
黄胖子现如今落在了姓洪的手里,人据Andy吴说,在怀柔郊区。
我笑了,说我来吧。
救了人,别的事儿就好办了。
她的理由是担心Andy吴的身体状况,但作和图书为金长老最得意的关门弟子,我却知晓她其实是想趁机离开这个是非的漩涡。
这件事情有关部门本来就做得理亏,很多东西都不清不楚,明眼人一看就知道很有问题,如果没有人追查,那也就算了,一旦有人站出来,冤假错案这事儿,绝对没得跑。
朝中有人好做官,同样也好做事。
无论是洪家,还是清辉同盟,他们都是家大业大,不可能扔下偌大的产业自个儿跑掉的。
血债就得血来偿。
闻铭是动了真怒,不想再让人跑了。
当然,这些我们不管,从Andy吴那儿交代来的情况,是洪天秀那老王八蛋,他对南海一脉的手段比较感兴趣,所以想从黄胖子的口中,逼问一些东西出来。
他在家里也不是赋闲,许多事情也都是有知晓的,所以见到我的时候,忍不住笑了,也没有点破我的身份,而是问道:“怎么哪儿都有你?”
闻铭皱起了眉头来,说这怎么办?
唯独比较麻烦的,就是洪天秀和他手下的人,这些人在京都还是有一些势力的,在各个部门的紧要机关都有人,想要弄垮他,还得想办法。
废弃工厂里面,突然驶出了一辆货柜车来,朝着西北方向行驶出去。
人关在了一个废弃的工厂里面,厂子早就垮了,里面的设备和人员都没了,只有几个保安守着大门,而暗地里,这儿被弄成了洪家的一个基地,洪天秀的一孙子在这儿弄了一些货物,堆积在此,当做仓库用。
和-图-书有人或许会被她清纯可爱的外表所迷惑,但我不会。
就是那个早餐做得极好吃的小姑娘。
倘若来的是个不认识的家伙,想必又得扯皮半天,这就是闻铭带着人赶紧离开的原因,而林齐鸣的开通,让我们没有了担忧,当下也是开了这儿的一辆车,离开了紫玉山庄。
遁入虚空之中的我,能够看清楚更多的东西。
之所以是林齐鸣赶过来,并不是因为他负责这件事情,而是他离这儿比较近。
当得知林齐鸣到场,并且处理后续的事情,他松了一口气,然后告诉了我他此刻前往的目的地。
而且目莲知道一些事情,如果跟着我们离开,也可以防止事情的传播。
有句话说得好,跑得了和尚跑不了庙,这帮人怎么都不可能躲得过。
尽管有杂毛小道和林齐鸣帮忙兜底,但我们还是得争分夺秒,赶在那边的人得到消息之前,将黄胖子掌握在手里。
前段时间,把我们这些人整得跟条狗一样,现如今你们还想耍威风,就不许我们还手了?
林齐鸣摇头,说不知道啊,不过上头好像挺重视的,让我过来的时候,还让人去请教了档案室的几个活字典,说这东西很久之前曾经出过一次事儿,动静闹得挺大的,还死了好多人,所以这才火急火燎地打电话让我先过来,跟你们接收那尸骨。
挂了电话之后,我让徐晓晓将车开快一点儿。
江湖事,江湖了。
相关人等,一个都别想跑掉。
林齐鸣说到底怎么回事和-图-书?我听上面打来的电话,挺严重的。
狗咬狗,一嘴毛,他们才懒得管呢。
没跑多久,我用起了地遁术来,随后在瞧见那辆重型货柜车之后,直接遁入虚空中去。
车是好车,奥迪A6,这种车底盘稳,加起速度来,一点儿也不飘,现在又不顾及什么扣分什么的,一路上飙得飞快,终于在抵达怀柔的目的地之前,与闻铭汇合了。
要不怎么说洪家在京都,也是一地头蛇呢?
林齐鸣的家在亚运村附近,这会儿正好在家里,得到了通知之后,匆匆赶了过来,先跟我们这边沟通情况。
屈胖三将檀木盒子递给了他,说东西在这里,你且收着,我们还有事儿要忙,就不陪你唠了。
黑道没人混,人玩的比较高端,不沾那些下九流的东西,但在道上,多多少少也有一些关系。
他说屈师,屈大爷,我什么都不晓得呢,你可别一走了之啊——再有了,你们突然出现在这儿,到底怎么回事啊,我可听说这儿是那什么魅族一门的地盘呢?
听我讲完这些,林齐鸣没有再多问。
不过即便如此,我们也没有太多的犹豫,谁叫那家伙不开眼,得罪了我们呢?
至于清辉同盟,总局以及有关部门的人,未必待见这帮老菜帮子。
事实上,洪家对我们,也有了一些畏惧之心,所以想把这件事情低调处理。
我们又不是警察,没办法拦住那货柜车停下来检查,而如果就这样明着上去的话,只怕会打草惊蛇,让那帮人有了防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