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苗疆蛊事Ⅱ

作者:南无袈裟理科佛
苗疆蛊事Ⅱ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十四卷 天下风云出我辈

第十二章 对方的条件

这件事情,很让人为难。
他认识洪天秀,也认识国字脸。
孙亮没办法,对闻铭说道:“那好,明人不说暗话,我就直接说了——这样,都是朋友,你们这边,黄小饼留着,我们不追究了,把我那大侄子家信放了,他的手下也都放了,之前的事情,我们就一笔勾销;至于你们跟清辉同盟的事情,我们也不去管了,你们看如何?”
下午六点半,我们抵达了京都后海的羊房胡同,这儿有一家叫做“历家菜馆”的私房菜十分出名,据说接待过名人无数,什么美国前财政部长鲁宾、英国前首相梅杰啊,还有金庸、梅葆玖、成龙等国内名人,都曾是这儿的座上宾。
不过这两人怎么看,都与我想象中的孙老不太一样。
吴格非瞧见老鬼跟我有事儿要谈,朝着这边微微一鞠躬,然后转身离开了房间。
我深深地瞧了他一眼,而老鬼则无力地挥了挥手。
心中感慨着,我还是把徐淡定刚才的来电跟闻铭说了一遍,他听完之后,陷入了沉默之中。
他的手下吴格非回过头来,瞧见闻铭不说话,没有任何犹豫,抓起一根鞭子,沾了点儿盐水,然后在半空中一抖落,发出一声炸响来,又朝着信少爷劈头盖脸打了过去。
然而他端起杯子来,我们这边却没有理会。
我有点儿恼怒,说昨天夜里杀人的时候,他们怎么不说坐下来谈一谈,现在是干嘛呢?
凄厉的惨叫声充斥在了房间里面,得亏这儿是地下室,而且还弄了隔音墙,要不然能传几hetushu•com里地去。
他不动声色地摇了摇头。
双方坐下,孙亮张罗着上菜,没多时,一大桌的厉家菜弄上来,满满一桌子,琳琅满目,酒也开了,是国酒茅台,窖藏三十年,瓶子一开,味道浓郁,他笑盈盈地聊着这一大桌菜的来历和妙处,然后开始劝酒。
显然,孙老并没有来,今天跟我们谈的,就是面前这几位。
不报了?
稳定压倒一切,而现如今老鬼和我们又在这儿搞事,如果真的搞大了,说不定我们就会被当做出头鸟儿,给枪打了去。
我看着老鬼纠结的表情,伸出手去,按在了他的肩膀上面。
他看向了洪天秀,而洪天秀却黑着脸,说你讲就好。
但我也能够感受到徐淡定那边承受的压力。
孙亮点头,笑着说道:“敞亮。”
听他这语气,我感觉到徐淡定这儿的压力也挺大的,毕竟刚刚召开的那一场高级别会议,已经为今后的工作定下了基调,那就是稳定。
徐淡定在电话那头苦笑,说我知道是对方理亏,但现在孙老已经托人找到了我这边来,不想干嘛,就是想跟老鬼谈一谈,看看能不能和解,问我们这边要什么条件才能够停下来——我的意思呢,多少还是得给点儿面子,毕竟昨天会议刚刚开了,先看看到底怎么回事再说,好么?
听到这话儿,孙亮有些尴尬,他下意识地去摸了摸下巴的胡须,然后说道:“慈元阁的事情,是他们咎由自取,与昨天的事无关,也由不得你我来谈和_图_书,你说呢?”
我进了审讯室里,发现原本白白净净的信少爷已经给扒得精光,然后身上布满了密密麻麻的细碎伤口,就好像给梳子划拉过一遍似的,血淋淋,看起来就十分得劲儿。
他说得很痛苦,而我则能够感受得到他身上强大的压力。
老鬼苦笑,说话不是这么讲,像这种事情,都是公说公有理、婆说婆有理,真正闹到公堂上去,谁也扯不清;现如今的局势,是很多人用性命争取来的,如果我这般一意孤行下去,很有可能会引来许多的风波,也会给徐淡定他们带来麻烦……
老鬼伸出手来,遥遥一挥,说不用。
我们都长大了,已经变得都不相同。
同样,洪天秀也一直黑着脸。
老鬼平静地说道:“我这个人,心里有事儿,就吃不下饭,喝不了酒,要不然咱们先谈谈事儿?”
我知道他想问什么,跟他说道:“我跟他算不得很熟悉,只是感觉他的立场比较坚定,能够懂得为大家着想,按理说会传话,应该是受到了很大的压力。”
啊……
按理说,像这一次的事情,怎么说都属于江湖矛盾,一般来说,都会让当事人自己去处理,只要你弄得漂亮,上面都不会去管这些事情,但孙老这个时候站出来,表面上要谈,暗地里会不会拉偏架,谁也不知道。
我心中纠结,不过还是没有擅自做决定,而是找到了闻铭这边来。
突然间,我感觉面前的闻铭是那般的陌生,与我小时候以及后面读书时认识的闻铭,完m.hetushu.com全就是截然不同的两个人。
人这馆子桌子不多,不是你想来就能来的,没门道的,提前半年,都不一定有位置。
而此时此刻的信少爷,再也没有了之前的威风,口吐血沫,难过地说道:“你们要我说的,我都说了,绝对没有假,求你了,别打了……”
不过我却能够感受到浓烈的杀气。
不但因为它是清朝同治、光绪年间内务府大臣厉子嘉后裔的私房菜,而且因为这儿的主人相当有脾气。
我们进了屋子里来,国字脸站起了身来,朝着徐淡定拱手,又朝着我们拱手,说多谢几位赏脸,家父偶感风寒,身有微恙,过来不了,特地委托我来,给诸位牵线搭桥,看看有什么法子,能够解决争端,让误会消弭……
准确地说,应该是坐在椅子上的两位。
这一次来的,只有我和老鬼,其余的人,包括屈胖三、小龙女和吴格非,都没有来,魅族一门的那帮俘虏,更是如此——屈胖三虽然好吃,但最不喜欢的就是这种场面,而小龙女虽然想跟着我来见世面,但她却是认识孙老的,怕在这儿见面尴尬……
老鬼叹了一口气,说你跟徐淡定说,可以,时间地点,让他们来定。
老鬼抬头,说哦?这样啊,那慈元阁怎么办?
或许,这个时候,应该叫他老鬼才对。
为什么这么牛?
闻铭抬起头来,严肃而僵硬的脸部肌肉松动了一点儿,眉头微微一动,然后说道:“没,交代了,一进来,还没有动刑就全部撂了,是个软蛋儿——不过就http://m.hetushu.com因为他什么都说了,太仔细了,让我释怀不了,没事儿让他吃点苦头,也好知道,趟江湖不是过家家,没有后悔药这事儿……”
他说得平静,语气缓慢,仿佛在说些家长里短的小事儿。
我说怎么会,有错的是对方,跟我们有什么关系?
孙亮有些尴尬,放下了杯子,然后说道:“怎么着,诸位,不给我面子?”
门关上,老鬼抬起头来,对我说道:“你觉得徐淡定这人怎么样?”
到了地方,门口有警卫员,而屋子里,则有人在那儿等待着,我瞧见了先前与我有过交手的洪天秀,还瞧见一个两鬓斑白的国字脸男人,另外旁边还站着一模样俊秀、脸色颇冷的年轻男子。
他哭得稀里哗啦,而闻铭则坐在不远处的一椅子上,眯着眼睛,不说话。
当老鬼抬起头来的时候,我认真地说道:“人争一口气佛受一炷香,不管怎么说,牛娟死了,这仇就是血仇,不死不休,无论你做什么决定,我都会支持你的。”
不知道过了多久,随着一声鞭炮般的“啪”之后,鞭挞声停了下来,吴格非对这边说道:“鬼爷,这家伙疼昏过去了,要不要把他弄醒了再打?”
那位年轻男子就如同出鞘的剑一般,锋芒毕露,有着一种谁与争锋的犀利,而那位国字脸,则很是低调,宛如温润的玉,风轻云淡,十分内敛。
但如果我们退让了,牛娟的仇怎么办?
谈个鸡巴。
他们都留在了通州的临时驻地,也免得再有意外发生。
经过一番撮合,我们约定了m•hetushu•com时间地点。
我已经不再是往日的我,而闻铭,也不再是往日的他。
我知道他想要自己一个人思索一会儿,没有打扰他,而是瞧了地上昏迷的信少爷一眼,然后转身离开。
我们进来的时候,顿时就感觉气氛有些不太一样。
随后徐淡定又给他们介绍了老鬼与我。
徐淡定作为引荐人,给我们介绍起了双方来。
徐淡定说好,我等你回复。
这位国字脸是孙老的大儿子,名字叫做孙亮,人称亮伯,现如今在民顾委工作,算得上是里面的少壮派。
来的路上,我和老鬼与徐淡定汇合之后,他跟我们讲起了这里面的典故来。
老鬼自然用不着说,至于我,则没有说真名,随便说了一个名字,姓王,跟班小弟的角色。
再一次跟徐淡定通话,他表示知道,没过多久,便传来了那边的消息。
孙老那边的要求只有两个,第一,先别对洪家信,也就是这位“信少爷”做些什么,别为难他;第二,希望能够尽快见面,最好越快越好,今天晚上能够赏脸吃个饭,那是最好。
临走的时候,他还恭敬地将门给关上,完全看不出刚才行刑的凶狠。
老鬼有点儿痛苦地揉了揉太阳穴,说阿言,你觉得我如果不依不饶的话,会不会很让大家为难啊?
我走过来,朝闻铭打了一声招呼,然后问道:“没交代?”
我和闻铭看向了徐淡定,而徐淡定则是苦笑。
而这样的话,当前的一片大好局面,就真的又给我们玩砸了。
我沉默了一会儿,说这事情我做不了主,我得去问一问闻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