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苗疆蛊事Ⅱ

作者:南无袈裟理科佛
苗疆蛊事Ⅱ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十四卷 天下风云出我辈

第十五章 大雪漫京城

屈胖三挥舞着胳膊,说操,还以为你们已经把事儿解决了呢,没想到这帮人这么不安好心啊?
老鬼回过头来,看向了吴格非,说人安排得怎么样?
老鬼眉头一跳,说不是让他们别活动了么?
老鬼说那人叫做俞千四,是黄泉里面的三当家,外号叫做鬼面土行孙,手中有九大法器,不但厉害,而且还是黄泉里面的白纸扇,十分阴毒,威望甚至比肩黄若望,在他面前吃瘪,也不算什么。
正说着,吴格非的手机响了。
没多一会儿,雪愈发大了,整个京城,白茫茫一片。
正布置着,徐淡定给我打来电话,我一接通,他便紧张地问起了我此刻的情况,当得知我安好,他方才松了一口气,说刚刚收到消息,说我们乘坐的车除了车祸,他感觉不太对劲,这才打电话过来。
好狠。
夜幕下,我瞧见了被轧成废铁的车。
不过即便如此,我还是尽快赶到了临时据点。
黄泉?
不过这倒也难不倒我,紧要时刻,我的地遁术派上了用场,当下也是抓紧了老鬼,朝着我们的藏身之地赶去。
老鬼说对,那帮人以为亮出了这样的阵容和底牌来,定然如同过街老鼠一般,满地乱窜,惶惶不可终日,那我就要给他们瞧一瞧,惹了老子的后果——洪家人里,参与那天事件的,除了洪家信和他们家老头子洪天秀之外,还有洪天秀的二儿子洪国民、洪国运以及孙子洪家礼,他们既然跟我们来hetushu.com这一套,那就让他断子绝孙。
屈胖三也表示兴趣盎然。
老鬼深吸一口气,将周身的鲜血倒逼回了体内,然后猛然一震,将气息收敛了去,这才回答道:“杀手吗,还不是为了钱?不过说句实话,就算不为了钱,那帮人对我也恨之入骨,估计打八折,都会愿意……”
我说有点儿印象,只不过,那帮杀手组织,怎么会跑到这儿来呢?
他看了老鬼一眼,然后接通了电话,几句话之后,又惊又怒地对老鬼说道:“我们在朝阳区的据点被端了,留守的人员全部惨死,包括两个同胞,还有四个发展的江湖人物……”
京畿之地,不比旁的地方,毕竟是天子脚下,限制颇多,地遁术有点儿施展不开。
吴格非有些不甘心,说人都遣散了,那我们还怎么报仇?
吴格非听到老鬼耐心的解释,虽然不太情愿,但还是不得不执行,下去打电话了。
这儿离我们的临时据点还有十来公里,而我们的车已经葬送在了车祸现场,四辆大型卡车撞在一起,这样的车祸事故里,那车已经成了废铁。
老鬼阴着脸,说我们回来的路上,中了埋伏,差点儿就回不来了。
老鬼的确是生气了,先是牛娟无故惨死,再加上两个地方被端,还有今天我们诚心和解却给半路截杀,一切的种种,都表明了一个事实,那就是无论我们如何忍让,都不会获得对方的丝毫尊重。http://www•hetushu.com
老鬼眯着眼睛,把我们谈判时的情形跟他讲了一遍,屈胖三说没得说,现在就跟他们开战,不把那帮家伙给弄服了,他们不知道天有多高,地有多厚。
老鬼耸了耸肩膀,说不知道,不过有四有五,应该也有二吧?
愤怒归愤怒,老鬼倒也没有失去理智,沉思了一会儿,然后说道:“通知其他的人,为防万一,所有的后裔都暂时离开京都,撤向冀北以及津门去,这边的事情,让没有种族特征的人类留守。”
这事儿着实让人有些嘘唏。
这帮人蛮横惯了,就不懂得迂回和谦卑,又或者说他们根本没有把我们当做同级别、值得尊重的对手,所以才不会妥协,想要从肉体上毁灭我们,从而解决问题。
他开始讲解起了此刻的情形来,洪天秀目前暂时弄不到,但洪国民此人在二环有一处大宅院,此刻就藏在那里,而洪国运以及他儿子洪家礼,两人则在另外一个地方。
不过我喜欢,正所谓冤有头债有主,不亮点儿肌肉来,那帮人真的不知道好歹。
老鬼的脸有些黑,冷冷说道:“我不找他们麻烦,他们反倒是拿我开刀了!”
我点头,说对,刚才有个侏儒,手中有一把油纸伞,往头顶一抛,便让我无法遁入虚空,着实是个狠角色。
我说具体怎么做,你吩咐就是了。
现场好多交警,有人在维持秩序,之前伏击我们的那一帮人悉数不见,不知道m•hetushu.com去了哪里。
我望着远处的夜色,突然间,感觉到远处一片朦胧。
我跟徐淡定说起了我和老鬼的意见,他犹豫了一下,说我管不了你们,不过不要伤及无辜,不然后面的事情,不好洗白。
听到老鬼的话,我叹息了一声。
操!
屈胖三走上前来,低声说道:“洪家的人?”
老鬼说现在的情况有些变化,对方显然是有备而来的,而且有心思将我们给一网打尽,半路伏击我们,这只是开端,说不定还有后招,我们得赶紧过去和大部队汇合,免得被各个击破,装波伊不成反被搞。
随后,我瞧见了鹅毛般的大雪,从天空缓缓落下,铺满了地上。
所幸这儿并没有被发现,我们赶到的时候,屈胖三那家伙正在跟小龙女、徐晓晓等人调笑呢,他大概是对着徐晓晓说了一些骚话,那一米八的大妹子脸蛋儿通红,就跟蒙上了一层红布似的。
老鬼属意他去找洪国民,而洪国运和洪家礼父子俩,就交给我们。
老鬼沉思了一会儿,然后说道:“清辉同盟肯定是得到了消息,收缩防线了,以前的活动地点,肯定是弃用了,给我们看得,必定是陷阱……”
当下也是不再耽误,我和屈胖三,再加上一个小龙女,还有老鬼派的一个司机,带着我们开回城区去。
我说你想干嘛,直接说吧。
我也生气了。
老鬼说相比清辉同盟,洪家这边的那几个虽然很谨慎,但到底还是太过于狂傲,具体的和_图_书行踪,我已经掌握了,今天夜里很关键,我们得将这些人一一抓到,所以就得麻烦几位了……
我们的到来让场面为之凝滞,瞧见老鬼身上的破烂衣裳,吴格非等赶了过来,说鬼爷,你怎么了?
对于这任务分配,我并无意见,表示可以。
老鬼说现如今清辉同盟那帮老家伙谨守门户,凭着我们这帮人,很难找到他们,更不用谈攻占窝点,既然如此,那我们就掉转枪口来,找容易对付的人。
俞千四?
吴格非说几个点都在盯着,只不过回来的消息有点儿古怪,我看了一下照片,感觉不太对劲,像是陷阱,不敢擅自做主,等你回来吩咐呢。
屈胖三顾不得理会脸色僵起来的大长腿,跑过来问怎么回事,我把路上发生的事情,简单地给众人说起,当听到洪家、清辉同盟和收买来的杀手组织黄泉一起围攻我们,动用了四辆重型卡车和无数高手的事儿,他顿时就恼怒了。
我把我和老鬼之前的遭遇跟徐淡定说起,他听了,顿时就破口大骂,说什么狗屁宿老,简直就不是玩意儿。
他在我的心中,一直都是很受尊敬的,没想到现如今我极有可能要与他的弟弟为敌。
吴格非苦笑着说道:“已经通知过了,他们也很小心,没有在以前的地方活动,而是藏在了另外的一个地方,没想到还是被那帮家伙盯上了……”
老鬼说黄泉这个团伙,纵横江湖数十年,一直很神秘,外人很难知晓里面的结构,不过我却hetushu•com是知晓一些,这黄泉总共有九位当家,其中的大当家,叫做黄若望,便正是曾经风云一时的荆门黄家之人,他与黄氏双雄黄天望、黄公望是兄弟,虽然不是一母同生,又各自走了不同的道路,但感情却十分深厚,现在的荆门黄家衰败成如今模样,老王和我难辞其咎,他对我,自然是恨之入骨……
回来的路上,又经过了刚才的那个路口。
老鬼说你放心,我不是示弱,也不是腿软,现在的情况,是对方警惕性太高了,而且还是地头蛇,我们人多目标大,不能跟那帮人刚正面,就得迂回——所谓“敌进我退,敌退我进,敌疲我打,敌逃我追”,我们现在要做的,就是把那帮人给耗死,等到力量的天平倾向我们这边,咱们再杀回来。
听到这名字,我总感觉有几分耳熟,忍不住说道:“他是不是有一个哥哥,叫做俞千二?”
啊?
他跟我简单地说起了他、王明与荆门黄家的恩怨情仇,然后说道:“刚才除了黄泉,还有清辉同盟,以及洪天秀一帮人,这帮人是真的下了大力气,做了很多针对。”
而他一走,老鬼回过头来,对我说道:“老同学,我生气了。”
我说为什么?
因为这个名字,让我回想起了当初在荒域的时候,我遇见的那个侏儒老头儿,他虽然生理上有缺陷,但人格却是十分强大的,倘若不是他,或许就没有了现如今的屈胖三,也没有如今的我。
徐淡定都这么说了,我们的信心更加坚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