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苗疆蛊事Ⅱ

作者:南无袈裟理科佛
苗疆蛊事Ⅱ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十四卷 天下风云出我辈

第十七章 魅族余孽

我心中隐隐有些怀疑,感觉屈胖三说的话应该很对,这帮人在这里,估计还干着一些见不得人的勾当,所以才会没设置太多的监控像头。
等他们走过通道尽头,穿过门,去了那边的大厅时,我方才想了起来。
在从虚空中浮现的一瞬间,我瞧见了无数的画面,包括房间里面的人,以及阻止我进入的那东西是什么。
当下我也是不断的在现实与虚空之中切换,跟着这三人往里走。
今天早上的时候,我在紫玉山庄见过她们。
我想要绕开摄像头往里走,屈胖三却低声说道:“等等,左边顶上那儿,藏着一个暗哨,别乱动。”
洪家礼有点儿诧异,说我操,那这样讲,你们京都这儿,就给刘子涵那残疾人接手了?
这一次比之前要艰难许多,不过这些法器并非俞千四的油纸伞,对于大虚空术并没有针对性的克制,故而让我得以遁入。
最让人意外的,是我还瞧见有穿着白色大褂和手术帽的人路过,转弯儿的另外一条道上,隐隐还传来一阵刺鼻的酸味。
这儿倒是有了一个监控器,黑暗中发出一点一点的红光。
我心中一动,从旁人瞧不见的角落再一次遁入虚空之中,想要进入其中,却感觉到了一股强烈到极致的排斥力,就好像将木板按在水里,下沉到一定的深度时,就会有一种难以为继的浮力出现一样。
这儿除了藏匿,还是干嘛的?
这时旁边有女子开口说道:“hetushu.com礼少爷,你可不能这么说,那帮人跟我们宗主可熟呢,还是挺厉害的。”
洪国运“啪”的一拍桌子,说你喊什么喊?家信是正儿八经的燕京大学毕业,又从美国常青藤回来的,现在接管家里的生意,公司一家比一家好,要不是碰见这破事儿,他何至于落入人家手里去?
赵小姐说怎么可能?
是一尊与人等高的金身佛像,身上还披着布满了符文的袈裟。
法器之中,有灯华香炉阏伽器,亦有木鱼钟鼓磬云板,少见的曼荼罗、金刚铃、金刚杵、法螺、护摩,以及唐卡、哈达、食子、八吉祥、七宝、颅器、嘎乌也都有见,正是这些经过加持的法器,造成了刚才我虚空之中所见的黑色迷雾。
我皱着眉头,说为什么呢?
另外一个女声稍微清脆一些,说可不是,现在刘宗主正四处整顿呢,我们也是找了个借口,这才跑过你们这儿来的,咱们得赶紧把之前的账清了,要是让她知道我们跟你这儿拿冰,然后借渠道贩卖出去,那可要剐了我跟本秋姐姐呢。
而在那一瞬间,我也找到了一处柜子的角落,直接趴在了下面的阴影处去。
屈胖三这家伙平日里看起来大大咧咧,此刻却是如此的精细。
那人在屋子里走了走,又把门推开,瞧了一会儿走廊,这才回来。
确定了人,屈胖三对我说道:“入口处一定也有人把守,没那么好进,我和龙姬hetushu.com在这儿接应你,你施展大虚空术进去,先确定人,然后过来给我们消息。”
最终,三人进了一个房间,而随后,带路的那个中年人又走了出来,将那两位女子留在了里面去。
我点头,说好。
我找了一个入口,进入其中,这儿是一个甬道,二十来米的长度,每隔一米,便挂着一件法器。
啊?
我说会不会藏得比较深?
啊?
他的话语给了我提醒,当下也是小心翼翼地顺着墙根走,来到了那边的假山前。
这儿虽然不是洪家的大宅,但也是很重要的别院,外面既然都布置了五鬼守财阵,里面自然也有法器坐镇,些许迷雾,并没有出乎我的意料之外。
他们回来坐下,洪国运还是有点儿不放心,说生于忧患、死于安乐,你别整天一副天老大你老二的样子,别的不说,就说我们这一次惹到的那帮人,哪个是好惹的?
这两人,是魅族一门的人,或者说,是那位惨遭反噬的金长老培养出来的嫡系,要不然也不可能在魅魔刘子涵约束魅族一门之后,还敢跑到这是非之地来,跟洪家的人见面。
而越是如此,那里面越有可能出现我的目标,所以我也是较了劲儿,将力量不断灌注,终于在某一时刻,我挤出了一条缝隙来,直接冲进了里面。
我们过来不是当客人的,也没有什么讲究,我这边一点头,当下就遁入了虚空之中去。
洪家礼赶忙跟她打气,说李小芯http://m.hetushu.com,赵小姐,怕什么?她刘子涵要钱没钱,要人没人,背后的靠山前年就倒了。不行就拉出来,你们单过。
屈胖三到底是老司机,嘿嘿一笑,说那帮人觉得有了五鬼守财阵的防护,应该就能够处理好预警问题了,至于为什么不装监控——有这么一个摄像头在,还怎么做坏事?
先前说话的,应该是洪家礼,他笑着说道:“爸你也太敏感了,我们这宅子,外面有五鬼守财阵护着,一大帮的保镖,这里面还有法源寺请来的金身弥勒佛,那可是民国传奇,禅宗魁首布衣和尚开的光,别说什么妖魔鬼怪,就算是一只蚊子,都进不来的……”
小龙女比较有经验,说不会,针孔摄像头不适应于安保工作,如果没看到,说明里面应该是没有设置的。
洪家礼很高兴,说得,我这就给爷爷打电话,跟他说这件事儿……
我缓步向前,还没有走到尽头的时候,听到身后传来一阵脚步声,下意识地遁入虚空中去。
房间里面,除了我刚才瞧见的那两个女子之外,还有两个人,正是老鬼给我的资料里面,洪国运、洪家礼父子俩,他们正围坐在一排高档皮沙发前谈话,我刚才的进入引起了某一位的警觉,随后我瞧见有人站了起来,开始四处打量。
我下意识地朝着他说的地方眯眼瞧去,果然能够瞧见一个淡淡的身影,尽管只有一点儿轮廓,但大概还是能够看出是一个人来。
这三和*图*书人中,有一个脸色严肃的中年男子,另外两位则是千娇百媚的女人,一位稍微大一些,二十四五,正是熟透的美丽年华,而另外一位则小一些,估计也就十七八岁,透着一股清纯的气息。
洪家礼浑不在意,说一帮腿上的泥儿都没洗干净的土包子,听着好像有多横似的,还不给爷爷弄得仓皇而逃?现在指不定就跟过街老鼠一样,到处逃命呢。
赵小姐这时方才说道:“其实洪家,还有总局的孙老倘若是能够支持我们,倒也不是不行。”
当然,这些都与我来这儿的目的无关。
按道理,能够花那么大心思弄出五鬼守财阵的宅子,花点儿钱,弄点儿监控摄像头,再找几个安保人员值班,并不是什么费力气的活儿,这儿为什么会没有弄呢?当真是让人有些意外。
年轻一些的李小芯却颇为心动,说本秋姐,我觉得可行呢,她刘子涵年老色衰,想走正路,却没想过我们怎么走——金长老就这么死了,美凤姐还给掳了去,晓晓、目莲生死不知,她屁都不放一下,好多姐妹都不满呢,她对咱们京都这一片一点都不熟悉,又跟敌人同流合污,倘若我们能够团结起来,也不是不可以……
刚入虚空,便瞧见通道那头,走来三个人。
里面一定有什么阻止大虚空术的东西。
洪家礼有些不满,说洪家信那二愣子是他亲孙子,难道我就不是?我还是他嫡子长孙呢,待遇可真不一样……
翻墙而入,屈胖http://m.hetushu.com三四处打量一番,低声说道:“还好,除了门口几个地方,别处没看到监控器的摄像头。”
一个男人问道:“爸,怎么了?”
另外一个男人,大概就是洪国运,他回答道:“刚才感觉有点儿不对劲,好像有人进来了一样。”
洪家礼嗤之以鼻,说呵呵,那个软蛋儿,没本事还强出头,落在别人手里,那是活该——再说我也不差啊?打拼这几年,现如今,别说全京都,整个华北、东北一带的冰、王冠、蓝精灵,我可占了六成市场呢,这么多钱,我不都给家里了么,也没有自己花啊?
他仿佛要去打电话,而这时一直沉默不语的洪国运却拦住了他,说你别打电话,他现在正心烦着呢——集合了三家力量打伏击,结果最终还给人跑了,现在家信还落在别人手里,随时都有可能撕票,他哪里有心思管这事儿?
啊?
我正愁不知道在这偌大的地下一层中找寻洪国运、洪家礼父子呢,有这两人带路,事情反而就顺利了。
虚空中的假山,在我眼里有着万千姿态,那寻常人眼里隐秘到极点的入口,也逃脱不了我的法眼,然而再往里面,却是黑雾朦胧,不知道给什么东西给干扰了,观察不到。
我在虚空之中打量着两人,总感觉好像挺眼熟的。
一路上堪称防备森严,我瞧见了好些个身手利落的人,有的虽然没有佩戴枪火,但给人的气质,却都是军人出手,也有许多修行者,一看就知道是洪家招揽来的江湖高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