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苗疆蛊事Ⅱ

作者:南无袈裟理科佛
苗疆蛊事Ⅱ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十四卷 天下风云出我辈

第二十六章 小寒山下

啊?
屈胖三说时间不等人,天知道这罗盘定位的是什么,如果拖太久了,说不定罗盘也不灵了,到时候想找人,还真的就有些麻烦了,你打个电话问一下吧。
小龙女目不转睛地盯着屈胖三,试图将眼前的一切都记在心头,而我却没有注意太多,耐着性子等了约莫三五分钟,突然间听到一声轰隆的声响,那地下居然裂开了一条缝来。
屈胖三走到跟前来,打量了一番,然后脚踩斗罡,人在山壁之前不断踩点,一开始的时候还有些缓慢,而后越走越疾,到了后面,却宛如幻影一般,见不着人。
我把事儿跟他大概讲了一遍,杂毛小道说好,你等着,我立刻联系晋西那边的人,稍后给你回复。
等我快要挂电话的时候,张琳问我,说你们现在是准备去找人么?要不然我给你们带路吧?
说着,他率先下了那地缝里去,而小龙女居然一句话不说,也跟着下了去,我没办法,只有硬着头皮跟上,沿着石缝往下走,走了一会儿,冷光消失了,却没想到屈胖三又弄了一个火把出来。
挂了电话,我找了一个避风的地方换了一身衣服,回到了路面上,已然没有见到那小黄毛,显然在我们刚才没注意的时候,那小子已经跑了。
我重启了一下,没有反应,也不确定是什么情况,又想起拿张琳给我的手机来,结果发现没有信号。
我仔细问了一下具体的位置,然后表示感谢。
屈胖三说和_图_书对了,他去的那个地方,兴许就是想要找回小妖姑娘。
所谓蛟龙,乃鳞甲为龙的一个进化过程——鳞甲者,蛇、鳄、鱼、龟之类,得天独厚,化为精怪,吸收五百年年天地精华而不死,成为蛟,再过五百年风吹雨打,历经雷劫,吞珠化龙。
我笑了,说黄泉我都闯过了,这儿算得了什么?我的意思,是不是得等一下,萧大哥的电话还没有打过来呢。
屈胖三说你还记得当初你堂哥是怎么跑到这儿来的么?
我们拦了一辆的士,问司机地址,人去是可以去,但不肯打表,给我们谈价钱,我估摸着跟司机砍了一下价,差不多合适,就坐上车。
屈胖三说我能骗人,罗盘可骗不了人,怎么,你怕了?
他祭出了青云图来,在罗盘上一抹,那指针突然间飞速转动起来,没多一会儿,方才停止晃动,最终定格到了偏东的方向。
我没办法,掏出了手机来,结果这一看,才发现手机没电自动关机了。
不过他这边刚刚一点燃火,突然间就生出了一阵怪风来,火焰摇晃,而下方的未知处,却是传来了声声呜咽。
好家伙……
我问屈胖三,说你警告过他没有,让他别去找张琳的麻烦。
我说好,我们现在先赶往漳村。
张琳说在漳村,小寒山下面。
我笑了,说不用,这件事情有点儿复杂,不适合你参与,妹子,这件事情到此为止,倘若是有别人问你http://www.hetushu•com,你也别说,更别告诉旁人,就当没这事儿——我这是为你好,你知道得越少,越安全……
张琳十分惊讶,有些不忍,说这么冷的天儿,你们还真的把他扔下水里去啊?
小龙女也点头,说对,此地形势依随,稠众环合,的确不同凡响。
我说你确定?
来之前我们不太晓得,结果到了地方,才知道这儿有一个很大的煤矿。
屈胖三笑了,说你放心,借他三个胆子,他都不敢再去找张琳她们了——估计那个什么林溪楠,也得被他忌恨,两个人肯定是要分了。
小龙女在旁边叹气,说分了才好呢,这男的要本事没本事,要节操没节操,简直就是一人渣,也不知道那傻姑娘到底是看上了她哪一点,完全就是花钱倒贴……
张琳说还不是因为林溪楠偷箱子这事儿——她交了这么一个混社会的男朋友,之前在宿舍里挺横的,老是欺负人,我们宿舍的女孩子都不喜欢她,现在出了这事儿,难免数落几句,她听到不高兴,就跟着吵了起来,不过这回大家都不怕她,把她顶了回去,没了脸,就闹着搬出宿舍去呢。对了,她男朋友怎么样了?
我挂了电话,想了想,跟屈胖三说道:“这件事情,归根到底还是茅山的消息,我给杂毛小道打个电话,一是汇报情况,二来问问他,陆左有没有跟这边的暗线有过接触。”
我说有一样没找到,不过没事儿,我打电话过来和-图-书,就是想问问你,我堂哥把箱子交给你,是在哪儿?
屈胖三看了一会儿,又打量了一会儿罗盘,然后说道:“看来陆左是下去了,走,我们也去瞧一瞧。”
张琳很担忧,小心翼翼地问,说那东西找到没有?
也难怪张琳说那箱子挺沉的,原来是放了这玩意儿,只不过,陆左去哪儿弄来的这蛟龙爪子呢?
小龙女之所以叫做“小龙女”,不但因为她姓龙,而且还因为她身上承载着那被封印在白城子里的恶龙虚无一半修为。
我有点儿头疼,屈胖三哈哈一笑,说别瞻前顾后的了,我们走吧。
呜、呜、呜……
冷光往下落去,借着那轻微的亮光,我能够瞧见这儿竟然有错落的天然石阶往下,一直到很深的地方去。
什么情况啊?
三人往东,行了二十多分钟,前面有一座小山,想必就是张琳跟我们提过的小寒山。
屈胖三笑了,说果然没错,这个罗盘,应该就是指引我们过去的东西。
我说怎么不知道?他不是得到消息,说在这儿的一个花鸟鱼虫市场,有人瞧见了一个白乎乎的大白鹦鹉,有母鸡一般大,还能口出人言,在市场里面已经奄奄一息了,后来给人以十八万的高价买走,怀疑是小妖姑娘,所以才会匆忙赶来。
我说可是在哪儿呢?
都说晋西这儿盛产煤老板,黑金遍地,此刻过来,还真的是如此,一路上灰尘扑扑,地上满是煤灰,到了地方,司机把我们撂在了路旁,转和*图*书身就开走了,而屈胖三则蹲在路边,将罗盘放平,撅着屁股看了好一会儿,然后说道:“朝东走,继续……”
我瞧见屈胖三一直盯着那罗盘,探头过去瞧,却见那指针仿佛抽疯一般,不断摇摆,好像是受到什么刺激一样,而屈胖三目不转睛地盯着,都不看脚下,一直往前走。
我苦笑,说他们偷钱就偷钱,这事儿倒不算什么,关键是缺心眼,把东西扔江里去,他倒好,泡在水里就行,我还得潜下水去打捞呢……
我说你确定?
屈胖三点头,说不错,你想得倒是周到。
我说怎么了?
我喊了好几声,张琳才答应,过了几秒钟,终于消停了一下,听到张琳说道:“对不起,刚才太吵了,我现在在阳台,你说吧。”
从市里面出发,抵达漳村的时候,差不多是下午三点多。
屈胖三从崆峒石里摸出一根冷火棒来,往下面一扔。
我看向了屈胖三,而他整个人的心神,都沉浸在了那破旧的罗盘上面,许久之后,方才抬头说道:“陆左很有可能进入了一个他也没有把握的地方,留这些东西,是担心自己出事,希望把线索交到你的手上来——蛟龙爪子,说明他去的地方,有这样的灵兽,而那张没有找到的布,很有可能是地图,至于罗盘,则是……”
我说扔江里待了一会儿,扛不住,冻晕过去了,现在给扔在路边了。
我拿起手机,给杂毛小道拨打了过去,他显然是很关心我这边的事情,没一会和-图-书儿,他就接了电话,然后问起我这边的情况。
啊?
呃……
我说他到底在弄什么啊,怎么感觉怪怪的。
屈胖三眯眼打量着这山丘,观山望气,沉默了好一会儿,方才开口说道:“这地势,形势蹲踞,安稳停蓄,如虎屯象驻、牛眠犀伏,乃卧龙之象,下方必有乾坤啊……”
这地缝狭长,最宽的地方不过一米,往下瞧,黑窟隆冬的,什么也瞧不见。
屈胖三说这个好办啊,问一下张琳,她最后在哪儿见到的你堂哥,我们就过那儿去,地方近了,即便是没有地图,这罗盘也应该能够给我们指引方向。
我说你别瞎操心了,现在的女孩子,特别是叛逆期的,就喜欢找这种小混混当男朋友,觉得倍有面子。
时间紧急,来不及讲究什么,屈胖三叫饿,我就拿出了点儿存货来,路上啃了些大面饼子。
屈胖三哈哈一笑,说对,别替旁人操心,人指不定多恩爱呢。
屈胖三嘿嘿一笑,说不信你问龙姬。
他在前带路,我和小龙女在后面跟随着,在山坡树林中穿行,没多久,来到了一处山壁跟前。
从这方面来看,这爪子还真的是蛟龙的。
正因为如此,使得她对于龙属之事,十分精通。
蛟头有角,角是直而短,没有分岔,有四足,每足有四只爪。
这山壁暗红,不长植株,光秃秃的,很是难看。
他放这玩意儿在这里,又是为何?
我听了,赶忙给张琳打电话过去,结果好半天才打通,电话那头吵成一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