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苗疆蛊事Ⅱ

作者:南无袈裟理科佛
苗疆蛊事Ⅱ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十四卷 天下风云出我辈

第二十九章 漏网之鱼

这儿,到底有什么呢?
不过她这么做,仿佛有一些效果,那蝙蝠精的情绪似乎稳定了一些,随后小龙女又抬起手来,手上的铃铛不断响起,发出柔和的声音。
我有些激动,不过随即又多出了几分疑虑来,低声对小龙女说道:“这蝙蝠精不会是骗我们的吧?”
呃?
也许是煤精离我到底还是太近,也许是这儿的地下通道限制太多,我在虚空之中感觉到了前所未有的狭窄,压力从各处传递而来,并且出现在我脑海里面的信息,也变得格外地少,让我感觉到很多的不适应。
我说你不是读书多么?
这是一个相比同伴要小一些的玩意儿,身上染满了绿色的血浆,瘦骨嶙峋的身子在不断抖动,翅膀有半边被撕扯开,显得十分凄惨。
这些玩意个个都有着人型,约莫一米五六的身高,身子佝偻着,瘦骨嶙峋的,手脚都有些弯曲,后背长出类似于蝙蝠一般的肉翅,不厚,将身子包裹住,有的正面朝上,让我能够瞧见那丑恶的脸孔,真的就如同蝙蝠一般的模样,灰黑相间的容貌和暗红色的皮肤相得益彰,显得无比的恐怖。
当然,也有可能是我瞧见的信息过少导致的,这情形让我十分慎重,被虚空挤出来之后,我站立在原地,不理远处小跑过来的小龙女,思索了好一会儿,在脑海里不断回忆起刚才的景象来,突然间,我听到左边的一条通道上,传来了一声低低的呻hetushu.com吟声。
而且这些甬道已经看着并不像是人工挖掘出来的样子,反而是天然形成,又或者存在了上百年、数百年的样子了。
我心中满是疑惑,也越发着急了,因为从我们分离开始算起,到现在差不多已经过了五十多分钟的时间。
小龙女在我耳边低声说道:“我这离魂铃能够夺人心志,对于这种脑子不成熟的精怪,作用更大,它哪里能够骗我?”
我抬起头来,正好与小龙女的目光撞到一起,她也是非常聪明的人,几乎不用我吩咐,手一抬,那小黑便如同一道流星,朝着声音发出来的方向狂奔而去。
啊?
“这是什么?”
小龙女处理好那蝙蝠精的伤势之后,由它带着我们继续前行,这时我发现岔路越来越多了,感觉这地底之下,就仿佛一个迷宫似的,总感觉周遭左右,仿佛有一些布置似的。
毕竟一直以来,我们两人在一起的时候,他从来都是主心骨,不但知道得最多,而且主意也最多,有着比我多的阅历,让我隐隐间,对他有着许多的期待。
我走过来的时候,这五具趴到在地的身影,有四具是尸体,而唯独有一个还活着,正是刚才发出呻吟声的那一位。
她这般弄了一会儿,回过头来,说要问它什么,赶紧的。
你个小胖墩儿,到底想干嘛呢,咱们那么多的风浪都闯过来了,到底有什么事情,是不可以跟我说的呢和*图*书
唉……
他为什么会这么急呢?
对于我的焦急,小龙女并不太能理解。
到底还是小姑娘,居然给这小玩意儿取名字,叫它做煤精。
她还煞有其事地跟那煤精商量,当然,那小东西又没有嘴,根本发不出任何声音来,自然是没有反驳的道理。
她原本是冲着我过来,本想着与我待一块儿,能够见一见世面,却不曾想这些天来我一直唯屈胖三马首是瞻,这样的感觉让她疑惑不已,然而在我的催促下,也没有多说什么,将那煤精驱使,在前方带路,然后跟着我朝着左边的路口摸了过去。
事情涉及到屈胖三,我就显得无比的焦急,完全没有了平日里的沉稳和淡定。
小龙女哈哈一笑,说我说你也是,屈胖三一跑,你就像六神无主了一样,当初你独闯白城子,一个人面对我白城子重重防卫和五大高手的时候,面不改色、从容面对的决绝风范,到底去了哪儿?
好吧,我不指望小龙女是个江湖百晓生,能够什么都知道,只有走上前来,小心翼翼地去将那玩意给翻过身来,想要帮它检查伤势。
我不得不深吸一口气,将身子提起来,速度加快,来到了那小黑的下方。
我说那行吧,你让它带路,再问问它,它们到底是什么玩意,为什么会跟屈胖三起冲突,是否还有同伴之类的,别到时候有什么问题……
呃……
小龙女用委婉柔和的语气跟那蝙蝠精hetushu.com沟通,对方的情绪一下子就激动了起来,不断比划,配合着“哦哦哦、啊啊啊”的语气助词,说了好一会儿,小龙女这才抬起头来,对我说道:“对,它看到了,就是屈胖三打伤了它,杀了它的同伴,它说它记得屈胖三的气味,可以帮我们去找他。”
太好了!
它居然会说话?
我心中多少有了一些埋怨,不过也更加谨慎起来,顺着屈胖三的脚印往前,没多一会儿,前方就出现了岔路,而且是很多条岔路,各种分支,黑黝黝的,每一条都仿佛通向地狱一般。
或许这小孩儿的来历十分神秘,仿佛大有来头,但也不至于如此啊。
小龙女说我读书多,但这玩意也要书里面有啊?书里面没有说过,我怎么知道呢——对了,这玩意不会是蝙蝠成精吧?
小龙女忍不住笑了,说这玩意虽然通灵性,但又不是狗,怎么可能追得到?
而且这玩意儿对小龙女各种曲意奉承,估计就算是能够发声,表明自己的主观意识,也不会反对的。
我说了一大串的要求,小龙女不由得翻起了白眼来。
结果我的手刚刚一伸过去,那玩意的爪子就猛然挥了过来。
我不想跟她闲扯,让她带着煤精小黑离我远一些,然后深吸一口气,遁入虚空之中。
最重要的,是我本来想凭借着大虚空术来找寻屈胖三的去处,结果这想法落空了。
我瞧见,在小黑的照耀下,我能够瞧见那儿躺到了四五http://www•hetushu.com个黑影。
小东西别看个儿不大,但爪子却十分锋利,宛如钢铁一般,我感觉到了威胁,收回了手,下意识地想要去拔剑,这才发现那不过是对方的应激反应而已,并不是真的有能力对我做些什么。
所以,小黑在前面领路,照亮狭长的废弃坑道,而我们则在后面行路。
我有些欣喜,说你就问它是谁打伤了它,问有没有见过屈胖三……
我有些无语,不过瞧见小龙女如此信心满满的样子,便让开了位置来,瞧见她走到跟前来,先是摊开双手,表示没有威胁,然后和颜悦色地冲着那蝙蝠精笑,又轻言轻语地安慰着。
不过即便如此,我也没有打退堂鼓,继续硬着头皮往前走。
是人么?
我和小龙女一脸懵逼地看着那有些张狂的“蝙蝠精”。
如此走了一段路,地下突然变得有些潮湿起来,我借着小黑幽幽的光芒,能够瞧见地上有淡淡的脚印,仔细看,发现应该是屈胖三的,脚印与脚印之间的跨度距离有些大,说明屈胖三并没有太多的谨慎停留,而是采取近乎飞奔的方式前行的。
不但如此,而且这道路也越发难行了,有几段路,那水已经漫过了脚踝,甚至漫过了膝盖去。
这个时间,已经足够发生太多的事情了。
啊?
我满腹疑问,站在岔路口前,望着各处黑黝黝的道路,回头问小龙女,说你这小黑子能够追寻到屈胖三的气息么?
如此又走了一刻多钟,突然www•hetushu•com间前方一片空旷,我们竟然来到了一个巨大的空间里,还没有等我弄清楚这到底是什么地方,却感觉到一股浓郁的腥臭味扑鼻而来,紧接着我听到一声尖锐至极的声音在跟前响起:“可恶的敌人,去死吧……”
我看向了小龙女,而她则翻了一下白眼,说我怎么知道?
因为在她的眼中,一直觉得我的修为如此之高,手段堪称恐怖,为何会一直对一个小屁孩儿言听计从?
来到这儿,我方才发现,地上趴着的,像是人,又不是人。
我没有太多的犹豫,箭步冲向了那边的甬道,没走几步,发现脚下有些泥泞,若是不注意抬脚,那淤泥能够瞒过脚背去。
我有些无语,只有软语相求,说你尽量吧。
六条甬道,竟然没有一条有屈胖三的脚印。
那甬道很长,最开始的部分是直的,倾斜往下,大概飞出了五六十米,戛然停住。
你到底是哪一只眼睛,觉得这玩意是个孩子啊?
呃?
她说你以为真的有那么好沟通啊,刚才那话儿,我都是弄了好久,才勉强谈清楚,你想知道那么多,不如你来?
铃铛声稳定了对方的情绪,随后她又掏出了一小包来,洒了一些药粉在伤口上去,止住那绿色的血。
我忍不住翻起了白眼来,说我还以为是什么宝贝呢,这也不能,那也不能,你把它带远一些,我自己想办法。
我正犹豫着要怎么做呢,小龙女走过来了,推了我一把,说我来吧,你没看它还是个孩子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