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苗疆蛊事Ⅱ

作者:南无袈裟理科佛
苗疆蛊事Ⅱ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十四卷 天下风云出我辈

第三十五章 变成熟了

那是一个当地的酒吧,今天已经停业了,有警察在周围巡逻,我们没有敢靠近,由小龙女去打听了一下,得知关于昨天的事情,流言很多,不过好在昨天一片混乱,又是酒吧舞厅那种昏暗的环境,看清楚的人并不多,倒也没有暴露出我们的身份来。
没有等这伙人反应过来,我就挂了电话。
唯一遗憾的,是我们转悠了小半天,却并没有打听到陆左的消息。
自从修行之后,我的脑子就变得聪明许多,记忆力也大大加强,这小半天儿下来,却也学会了不少的西班牙话,甚至都能够跟当地人作简单的交流。
我说我过来个鸡巴,老子现在在南美呢。
跟杂毛小道结束了电话,我没有再胡思乱想,上床睡觉。
他伸了一个懒腰,上床睡觉,不再理会,而我则又给杂毛小道打了电话去。
那帮家伙还不知道惹了什么事儿,进了里面,一开始不肯交代,等到了后来,居然还想立功表现,要检举一位去南美贩毒的毒枭——那家伙可不得了,一百万的钱,都不当做一回事儿……
我点头,说好,谢谢。
这帮家伙还来真的了。
啊……
说是城区,其实乌斯怀亚跟国内发达地区的一小镇子差不多,真的不算大,整个城市顺比格尔水道沿岸而建,岸边是宽阔的玛依普大道,街道两边既有现代化建筑,也有镀锌铁皮盖顶的简易房屋,还有几十年前的木头房子,多是一两层高,显得朴实、宁静。
我说不在就是不在,我没有必要和*图*书骗你,不过我不在,也不是不可以谈,你说吧,多少钱,你放了那孩子?说个数,屁大点儿的事,我未必还跑回来……
毕竟如果我们对钱这事儿只字不提,那借口也就有些反常,极有可能是骗子,或者另有目的的人。
电话挂了,装完了波伊,我把手机放在桌子边,双拳捏起,骨骼噼里啪啦作响,而旁边听了全过程的屈胖三看着我,说是那个小黄毛出的幺蛾子?
显然,他们是在商量事情。
逛了一圈,不知不觉又来到了昨天我们抵达的那个地方。
至于屈胖三……
我说钱的话,我让茅山那边先垫着,毕竟外门长老,这点儿资金调动的权力,我想应该有的,反正钱肯定丢不了;至于后面,也用不着我们担心,杀鸡不用宰牛刀,我们隔着十万八千里,也赶不回去,打个电话给萧大哥,让他跟徐淡定说一声,看看谁处理,把这帮人料理一下,反正参与的人,一个都别落下……
操!
男人说让你听一听那小女表子的声音,免得你还觉得老子在吓唬你。
他说的,是英语。
听到这话儿,我先是愣了一下,然后回答道:“你是谁?”
这事儿可就麻烦了,屈胖三告诉我,说想要知道陆左去了哪里,还有另外一个办法,那就是再一次回长治去,回到那个鬼地方,仔细调查。
通过了话,杂毛小道听到我讲述的事情之后,对我说你别担心,这种小事,我找人去处理就好,有结果了,给你电话——对了hetushu.com,你这手机是能漫游的全球通,一定要保持电量,免得我到时候找不到你;还有钱的事情,你们联系吴盛就好。
屈胖三饶有兴趣地说道:“然后呢?”
我说你别寒碜我了。
话还没有说完,就给人捂上了。
屈胖三认真地说道:“我说的是真的,你处理这事儿的手段是有了,轻重缓急,主次矛盾,这些都考虑到了,而且也明白一点,那就是有的事情需要身体力行,有的则只要借力打力就好了,真正厉害的人,都是最善于利用周遭资源的人,而不是一遇到什么事情就上头的愣头青——你能够这么办事,我就放心了,看起来,跟我这么久,也不是白跟的,哈哈……”
我有些不耐烦,说五十万?
我听到电话那头的叫声,心头刺痛,不过却还是装作淡定地说道:“这位兄弟,有话好说,先别动手。”
那个叫做张琳的小女孩儿已经没事,回学校了,至于绑架他的那帮人,从上头到下面的小黄毛,包括他的那个倒霉女朋友,全部都进了局子。
我点头,说出了那小王八蛋,还有谁?本来想教训一顿就算了的,没想到他居然还敢绑人,真特么的活腻味了。
屈胖三说你打算怎么办?
总之徐淡定已经交代下去了,这帮人全部从重从严的判,在牢里能待多久待多久。
没有了心理负担,我们便在城区里四处晃荡起来。
那人被我的口气给镇住了,犹豫了好一会儿,都没有说话。
那边传来m.hetushu.com一阵大笑,随后那人笑得有些喘,说你少特么的吹牛,还南美啊,你特么的怎么不跑南极去?
我说我骗你干嘛,这边有一批货,都是墨西哥的上等好货,没时间跟你掰扯,开价吧,别太过分就成。
这一觉睡到了天亮,早晨的时候,房主黄固的阿根廷妻子做了丰盛的早餐,煎蛋培根、牛奶、类似羊角面包的油酥点心和巴拉圭茶,黄固有些歉意地说道:“会不会不合胃口?”
我一句话镇住了对方,过了好一会儿,都没有声音。
而除了买东西,我们还有一件事情要办,那就是打听陆左的消息。
他很有可能跟我们走的,不是一个地方。
下午三点多,杂毛小道打了电话过来,说我先前提的那件事,已经搞定了。
屈胖三拍起了手掌来,说可以啊。
如此一番推脱,我也没有坚持,而是与小龙女、屈胖三出门,准备给他家里买一份礼物,聊表谢意。
啪、啪、啪……
呃……
原来是这么一回事。
啊?
黄固满口答应,对我们最后的一丝疑虑也放下了。
哈、哈、哈……
我说行吧,帐号发短信给我,行了,挂了,我真忙,不跟你们掰扯了。
他在想办法,有消息会告诉我。
我说美金的话,你就是在讹我——那小姑娘也就帮了我哥一忙,我跟她萍水相逢,算不得什么交情,太贵了,我也懒得管,随你们大小便;但人民币的话,我随手帮一下也可以,毕竟回头我哥问起了,我也好有个交代……
那男人hetushu.com哼了一声,说你特么的得罪了谁都不知道,还敢跟老子在这儿白扯,你觉得自己是猛龙,想过江是吧,问过老子没有?
这儿的人不多,故而找一两人,应该不算麻烦,我一边跟着四处打听,一边还跟小龙女学着说那西班牙语。
我说张琳是帮了咱们的人,这一次遭受无妄之灾,我都觉得愧疚,所以最主要的,就是想把她救出来——我拿钱镇住了那帮人,让他们不会因小失大,别的不说,就算是为了那一笔巨款,也不会对张琳怎么样,还得当菩萨一样供着。
吃早餐的时候,我跟黄固说起了钱的事情,说我们现在没有卡,不过跟国内的家人取得了联系,能否先打一些钱到他的账户,由他帮忙兑换一些出来。
那人蛮横地说道:“少特么的跟我在这里扯,你过不过来。”
我听到旁边传来一阵吸凉气的声音,我忍不住笑了,因为我大概猜清楚了那帮人的身份,说道:“人民币还是美金?”
我不耐烦了,说这样吧,一百万,人民币,你给我一个帐号,我打过来,你查到钱之后,马上给人放了,咱们两清——当然,你也可以不放,等我从南美回来,我带兄弟过来找你们谈一下……
啊?
我说别扯那么多废话,张琳真在你手里?
他说完,没两秒钟,电话那头就传来了一声凄厉的喊声:“陆大哥,陆大哥,救救我,救……”
挂了电话,我们去了当地一家客人挺多的餐厅,想尝一尝当地的美食,然而还没有等我们点菜,突然间气氛和图书就不对,一群人涌进了餐厅里来,有一个鬼头鬼脑的家伙朝着我们指了指,然后一个穿得像英国管家般的白人男子走到了我们跟前来,微笑着说道:“三位,毕达哥拉斯先生有请。”
虽然听屈胖三说陆左来乌斯怀亚的可能性微乎其微,但既然来了,也不能闲着,而且小龙女又会西班牙语,所以就出门开始四处询问。
又过了一会儿,那人小心翼翼地说道:“五、五……”
这家伙简直就是个怪物,到了下午的时候,都可以跟当地人吹牛皮了。
那人应了一声,结果被另外一个人抢了手机去,传来了一个男低音,说行,我把帐号给你,你现在打过来,我们是讲规矩儿的,见钱放人,绝无二话。
等我联系了吴盛,把钱打到了黄固的账户上来时,他显得更是热情,不但严格地按照汇率给我们兑换了当地使用的货币,而且还不肯收我给他付的“房租”,说我们过来这儿,就是客人,怎么能够要我们的钱呢?
那人愣了一下,很白痴地说了一句:“有、有什么区别么?”
这是一个小插曲,对我来说根本不算个事儿,跟杂毛小道又聊了两句,他告诉我,跟陆左联络的那个晋西负责人,目前联系不上。
我强迫着让自己暴怒的心情稳定下来,那人结果了电话,得意地说道:“怎么样,没忽悠你吧,赶紧跟我滚过来,不然我让这小娘们儿好看……”
那人有些犹豫,说你真在南美?
那人愣了一下,说嗯,就五十万!
我们连忙摆手,说过不会,您太客气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