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苗疆蛊事Ⅱ

作者:南无袈裟理科佛
苗疆蛊事Ⅱ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十四卷 天下风云出我辈

第三十九章 苦修士与倒吊男

只不过,他怎么只有一个人来,连个随员都没有呢?
在那短短的一瞬间,好几个名词浮现在了我的脑海里,让我整个人都处于一种介于虚幻与真实之间的状态。
而就在我感觉到了不对劲儿,准备打破这种荒诞局面的时候,突然间瞧见屈胖三的身子晃了晃,然后朝着旁边倒去。
我问道:“刚才发生了什么事情?”
他没有再理会这个不知道多大岁数的苦修士,绕开了人,然后往前走,而那穿着黑色破烂传教士长袍的苦修士则跟在了屈胖三的身后,念念叨叨地说着话儿。
我记得当初与小龙女脚面的时候,她也不穿鞋,但后来与我们一起之后,她便穿上了,我曾经问过她这个问题,小龙女告诉我,不穿鞋,能够更仔细地感受这个世界。
啊?
整个咖啡馆里,就只有他一个黄种人。
小龙女点头,说对。
一开始我并不注意,后来却听到了那家伙口中的话语——我们在天上的父,愿人都尊你的名为圣,愿你的国降临,愿你的旨意行在地上,如同行在天上,我们日用的饮食,今日赐给我们,免我们的债,如同我们免了人的债,不叫我们遇见试探,救我们脱离凶恶,因为国度、权柄、荣耀,全是你的,直到永远……阿门!
我和小龙女两人抱着头,回忆起刚才的事情来,然而时间越往后拖延,整个人的记忆却越来越少,到了最后,我甚至都记不得了那老头儿到底长了什和*图*书么模样。
而这个苦修士,他此番作态,完全有点儿像是自虐一般。
这人说的,我也不知道是什么话,既不是汉语,也不是英语,但突然间脑子好像开窍了一般,竟然能够直接听明白他的意思。
苦修士露出了仁慈的笑容,说我是上帝的仆人。
我说梦?
我说那他们去了哪里?
与杂毛小道通完电话,我才感觉身上那种强烈的不真实感,稍微消去一些。
电话过了一会儿才接通,我顾不得太多的寒暄,便将刚才发生的事情跟杂毛小道说了一遍,听我说完,杂毛小道沉默了一会儿,然后问我,说阿言,你确定自己是处于清醒状态,没有任何幻觉出现,对吧?
啊?
我这个时候才注意到,这么冷的天,他居然没有穿鞋。
屈胖三摇头,说疯子。
我想问屈胖三是不是要把这个像是疯子一般的苦修士给赶走的时候,却发现此刻的他也是十分反常,皱着眉头,脸色显得十分严肃。
应该是他吧?
我想要上前,然而身子却仿佛生了根一样,一动也不能动,而下一秒苦修士扶住了他,用满是污垢而宽大的手掌覆盖在了屈胖三的头上,轻轻叹了一声:“可怜的孩子,愿你能够放下一切,早日超脱……”
我深吸了一口气,然后对小龙女说道:“每临大事有静气,不信今时无古贤,不要慌,这件事情未必没有解决的办法,我们进城吧。”
啊?
呼、呼……hetushu.com
我说别感慨了,我们得想想办法,怎么把屈胖三就回来才行——你没听那人说么,他说屈胖三是魔鬼,对待魔鬼,怎么可能手软?
那人动作有些机械,艰难地抬起头来,看了我一眼,有一种拒人于千里之外的模样,说你、你是谁?
小龙女说对啊,你不觉得奇怪么?世间怎么会有这样的人存在?屈胖三多厉害的小子,给那人念一句经诀,人就晕倒了,我们两个,像木偶一样,动都不能动,你不觉得奇怪么?
小龙女说道:“那个家伙,很强,天啊,我竟然被他的气势压得连气都喘不过来,他还是人么……”
我把杂毛小道的未接来电回拨了过去。
小龙女摇头,说那老头念了一句话,屈胖三就倒下了,没有任何反抗。
这个传教士一般的老头儿,整个人的双眼宛如黑洞一般,吸神摄魄,让我竟然莫名生出几分晃荡不安的恐惧来,而听到这话儿,原本十分嚣张跋扈的屈胖三却露出了慎重的表情来,盯着那个老头儿,说道:“你是谁?”
屈胖三说你为何说我是魔鬼?
小龙女闭上了眼睛,双手扶在了额头上面,痛苦地想了好一会儿,然后才说道:“去了一个叫做玛丽伯德地的地方,文森山,对,我想起来了,那个地方,叫做文森山——哎?奇怪,我怎么知道的呢?”
我只记得他穿着一身破烂的黑色传教士长袍,脸上满是胡须,都快要垂落到了和*图*书胸前来。
他的每一句话,就仿佛在我的脑海里不断敲钟鸣鼓,惊起无数波澜,渐渐的,我感觉到了整个人浑身僵立,有一种说不出来的难受。
好奇怪。
我和小龙女走进了咖啡馆里,目光巡视一圈,最终落到了一个三十多岁的精壮男子身上来。
他将屈胖三给拦腰抱起,然后朝着前方走去。
杂毛小道说那刚才那人,到底长什么模样?
而下一秒,我睁开了眼睛来,眼前空空荡荡,什么都没有。
这几天我大部分时间都在关机,一直到回来的时候,方才重新开机,故而保存了一部分电量,我拿了起来,发现有了信号,而来电则是一个陌生号码。
小龙女露出了比哭还要难看的笑容来,说我倒还好,主要是你,我知道你和屈胖三兄弟情深,可别急。
那人愣了一下,却出乎我意料之外地摇头,说我不认识你,你走。
他目不转睛地向前走着,那个苦修士在他的身边念叨。
以及……恐惧。
我跟杂毛小道描述了一下,他听完过后,沉吟了一会儿,然后说道:“这世间的高手很多,国外的自然也不少,但是像你说的这般厉害的,我还真没听过——国外的事情,威尔和王明知道得比较多一些,老鬼也知道,你这样,你先去跟淡定师兄的朋友汇合,我这边找人查一下,别急,好么?”
苦修士露出了洁白的牙齿来,说你难道不是么?
我说屈胖三反抗了没有呢?
而下一秒http://m.hetushu.com,天花板突然裂开,有一个倒吊着的男子落了下来。
我感觉自己整个人都快要崩溃了,而小龙女则叹了一口气,说我之前的时候,被人总说我应该能够取代掉王红旗的地位,成为天下第一,我听多了,自己也信了,然而见到了你们,方才发觉自己不过是井底之蛙,天下高手,何其多哉;然而出了这一趟国,我才知道,人外有人,天外有天……
那个地方,离黄固的超市并不算远。
啊?
我回过头来,瞧见了同样一脸惊愕的小龙女。
我说对,不但是我,我旁边还站着白城子的小龙女呢,我们两个人,怎么会有错?
我接通了电话,那头是一个自称杨远龙的男人,他说他是过来接我们的,问我们在哪里?
而这个时候,前方的空间突然间变得一阵扭曲,我瞧见的,不是他在往前面走,而是景物不断飞速后退。
我让他等一下,我们很快就到,挂了电话,我拿起手机来,才发现有好多个未接来电,然后就是短信,我打开了杂毛小道发来的短信,得到了证实,那位杨远龙的确是来接我们的人,他跟徐淡定曾经是同事,关系比较不错,这一次也是特地从布宜诺斯艾利斯赶过来的。
我问了他现在的地方,知道他在乌斯怀亚的一个小咖啡馆里。
就在我们两人争执的时候,我腰间的电话响了。
小龙女愣了一下,说等等,这件事情,太过于蹊跷了,给人感觉好像是梦一般,我们得hetushu•com找人问一问才行。
他的身影越过了乌斯怀亚的小城,越过了码头,然后越过了火地岛,越过了德雷克海峡,越过了南设得兰群岛,抵达了南极半岛,去了玛丽伯德地……
我说也就是说,刚才那个家伙,把屈胖三给带走了?
我说你不是说过么,人外有人,天外有天,那家伙一定是使用了某种投机取巧的法子……
我下意识地朝着他的眼睛处望去,却见他的双目空洞,竟然没有瞳孔。
我有些疑惑,不过还是走到了他的跟前来,开口说道:“请问你杨远龙先生么?”
他身子朝下,脸正好与我处于一个水平线上,冲我眨了眨眼睛,然后说道:“亲爱的陆言先生,我们等你很久了。”
不是梦,那又是什么呢?
我扬了一下电话,说我是刚才跟你通过电话的陆言。
就仿佛在岸上干涸到了极致的鱼儿,一下子回到了水里,又或者人被闷在水里憋得快要死亡,终于浮出水面一样,我有一种极度的恐惧,双手紧紧捂住了胸口,然后使劲儿喘气,过了好一会儿,方才缓了过来,将脑子里紊乱无叙的思绪整理清楚,这才发现,刚才的情况,并不是梦。
屈胖三不见了,苦修士也不见了。
我听到他的话,先是诧异,随后瞧见他的眼神十分复杂,心念一动,转身就拉着小龙女往外面走去,然而就在这个时候,咖啡馆的大门突然间就被关上了。
两人步行进了城,抵达约定的咖啡馆时,已经是中午十二点的时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