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苗疆蛊事Ⅱ

作者:南无袈裟理科佛
苗疆蛊事Ⅱ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十四卷 天下风云出我辈

第四十二章 埃斯佩兰萨站

随着汽笛声的响起,补给船缓缓驶离了海港,朝着南极大陆行去。
过了半个多小时,终于看到了海岸线,覆冰层从岸边往里蔓延,一直到视线尽头。
小龙女矜持地笑了笑,然后说道:“龙影。”
怎么了?
正四处打量着,小龙女突然拽住了我的胳膊,说你看,你快看,那里。
倒吊男说不,我处理完这边的事儿,就要回去了,之所以来码头,是送一下你们而已——对了,我倒是忘记问一下,你旁边这位美丽的女士叫什么了。
随后我再一次地打回去,结果依旧是没有信号。
倒吊男捧腹大笑,说对啊,这一点我深有体会,只不过是一点儿小冲突,居然将伊顿会在火地岛的势力连根拔除,阁下的手段,真的是不错……
唉……
我知道,南极洲到了。
这些可爱的小精灵完全不在乎此刻的天寒地冻,在海岸边嬉戏着,享受着它们的世界。
因为这儿的环境,实在是太恶劣了,常年温度都是零下几十度,而此刻的温度,我听船员说甚至达到了零下五六十摄氏度,这样的天气,倘若没有足够的保暖措施,人在室外待不到半小时,肯定就会因为温度的流逝而变得僵硬,继而陷入休克昏迷。
好吧,我摇了摇头,没有再说话,而这个时候,手机突然一阵震动,我拿起了,瞧见是徐淡定打来了电话。
而他的去处,极有可能是去了晋西长治——之前的时候,屈胖三说要让他等一下,等我们回国之后,再一起回去,然而此刻屈胖三被人掳走,杂毛小道心急如焚,估计是又收到了什么消和_图_书息,按捺不住对陆左的关心,所以才赶了过去。
他的旧事重提,让我的笑容冷了下来,瞧见我的表情,他挥了挥手,说别担心,我说过不会追究此事,就不会出尔反尔。
我说你难道认为我们不会来么?
哈、哈、哈……
我说你如果感到紧张的话,现在还可以反悔。
我说你也听说了,那位先知亚当,被誉为这个地球上最强大的男人之一,这样的人,远比我们想象中的更强,而且南极的气候十分艰险,一旦有什么不对,很有可能就会死无葬身之地……
当然,这也只是我个人的猜测而已,至于到底是什么情形,隔着一个太平洋,几千几万里,我也很难知晓。
不过说起来,到现在,我们都还没有知道过她的名字。
船长还是十分尽责的,他帮我们引荐了埃斯佩兰萨站的负责人,并且找到了一位对这儿十分了解的工作人员,给我们指出了前往文森山的道路,另外还给我们提供了必要的野外补给……
不过,话虽是这么说,但我总感觉他和他身边的那些人,瞧我们的目光,就好像是在看死人一般,估计在他们的心里,觉得我们基本上是回不来了。
我把这几天发生的事情跟徐淡定说起,他问了我那个地方具体的位置,我如实回答,并且讲起了里面的东西来,听完我的话语,徐淡定那边陷入了沉默,而过了好一会儿,我还是没有听到回应,有些愣了,问了两句,依旧没有声音。
倒吊男认真地说道:“那么……临别赠言,就不说什么漂亮话了,给你们一句m•hetushu.com忠告,先知这个人,你不能够用好人或者坏人去界定他,只要不触及他的底线,他是不会杀生的——所以,如果有可能,千万不要惹怒他……”
他离开之后,有人过来联系我们,请我们上船。
我有些意外地看向了小龙女,不确定她说的是真名,还是用来忽悠对方的。
这样的航行,对许多不太适应平淡而乏味生活的人来说,简直是一种折磨,看着这一望无际的大海,仿佛世界没有尽头一般,那种孤独和绝望,是一般人所不能理解的。
上船后,我与小龙女都没有在船舱里待着,而是来到了甲板上,看着远处的海平面,还有离我们渐渐远去的乌斯怀亚。
小龙女说为什么要紧张?
船长说当然,我会找他们要地图的。
而如果一旦刮起了大风,更加恐怖。
这种感觉,在屈胖三被抓之后,我不止一次地出现。
这个时候,我方才想起看了一眼手机,发现手机已经完全没有信号了。
从小学地理课算起,七大洲四大洋就一直根植于我们的脑海中,然而有许多人,一辈子都未曾抵达过除了自己身处之地的其他世界。
补给船的全体成员,在这儿受到了最为热烈的欢迎,面对着补给物资,这儿的工作人员给我们做了一顿丰盛的阿根廷大餐,而饭后,那位船长找到了我们,在小龙女的翻译下与我交谈。
我微笑,说他只是跟我说了一句,你并不好惹,不过我也跟他说了,我也不好惹。
听到断断续续的表述,我想了一下,告诉他杂毛小道很有可能去了晋西长治。
和_图_书但现在,我的身边只有一个比我更加懵懂的小龙女,我不得不肩负起更重要的责任,否则很难将事情推动下去。
我看了一下周遭,船员忙忙碌碌,根本不理会我们,又望了一眼逝去的海岸线,叹息了一声,没有再尝试,而是将手机收了起来。
随着补给船不断往南航行,地平线渐渐消失,一直到这个时候,我方才感觉到身边的小龙女呼吸有些粗重。
倒吊男拍着手,说能够跟陆言在一起,还敢往南极跑的人,都是让人肃然起敬的,龙影小姐,希望我们还能够再见面;陆先生,如果你回来了,麻烦履行一下我们之前的约定。
杂毛小道作为茅山宗的掌教真人,是不会有人傻到对付他的,而他的失踪,绝对是主动性的。
瞧见我和小龙女走过来,倒吊男有些意外,说哎呀,没想到你们还真的来了。
海上航行,差不多两天的时间,这期间我与小龙女的交流并不多,与同船其他船员的交流也几乎没有,更多的时候,我一个人坐在比较高一些的塔台上面,吹着海风,脑子里想着一些过往的事情,或者放空,静静看着茫茫的大海。
离开了埃斯佩兰萨站,我和小龙女踩着厚厚的积雪往前走,凭借着精确的地图和指南针,渐渐走出了埃斯佩兰萨站的范围,如此走了小半个小时,小龙女突然停下了脚步,那金坤圈倏然出手,朝着远处飞射而去。
啊?
小龙女摇了摇头,说没什么,只不过以前一直待在白城子,觉得那座监牢,以及外面的草原,就是我的全世界,没想到我居然有跑到南极大陆的和*图*书一天,想一想,感觉好像是在梦里。
望着广阔无垠的大海,我突然间,心头生出了几分无力感来。
那是他自己的行为。
我犹豫了一下,然后说道:“不用,我们一会儿就离开这里。”
我说我知道,谢谢你的提醒,当然,你也知道,我们是第一次来南极,如果你能够给我们一份比较精确的地图,我会很感激你的。
小龙女说可是我跟着你,不就是想要见识一下这世间的高手么?
以前有屈胖三或者别人在的时候,我都不觉得,只需要按照别人的吩咐去做就是了。
第三天的清晨,原本乏味的航行突然中断,远处突然间就出现了地平线,隐没在一片雪白之中。
我说对了,你也要去南极么?
而到达南极洲的人,更是屈指可数。
弄完这些,他亲自送我们离开了埃斯佩兰萨站,并且在临行前,与我们挥手告别,祝我们活着回来。
中午时分,我们抵达了阿根廷的南极科考站埃斯佩兰萨站。
呃……
因为我感觉到,没有了屈胖三在身边,光凭着我一个人,无论是阅历,还是对于事物的判断,我都欠缺了太多东西。
每一次想到这里,我都感觉心中很沉重。
我接通,大概是信号不太好的缘故,声音很杂,我费了半天劲儿,方才听到徐淡定话语里面所要表达的意思——杂毛小道不见了,他知道我们之前有过通话,想从我们这里了解一下状况。
船长说我知道你们是和黑斯廷斯先生一般的人,但我不得不提醒两位,在南极半岛,乃至南极大陆,你们最危险的敌人,是寒冷,在没有任何保障和www.hetushu.com协助的情况下,深入内陆,这几乎等同于自杀。
而这些对于修行者来说,却并不是那么难以克服的,穿着补给船提供的超厚羽绒服,我和小龙女站在甲板上,被这瑰丽的景色所震撼着,这一片大陆简直是太漂亮了,到处都是白雪皑皑的世界,天空和大海一片蓝,就仿佛童话故事里面的世界一般。
他认真地说道:“先生,黑斯廷斯先生告诉我,将你们送到南极就可以了,不过我还是想问一下,你们接下来,有什么打算么?”
下午三点多的时候,船长把地图找到,递给了我们,然后对我说道:“祝你好运,我已经跟埃斯佩兰萨站的人说了,如果你们向他们求助,他们会无条件帮助你们的——当然,这里离你们中国人的长城站也很近,你们也可以在中国人那里,获得帮助……”
我说与你们负责亚洲事务的人见一面嘛,我记得的。
我说你怎么了?
这艘船是前往南极大陆的中型补给船,船上携带了大量的物资,船舱反而并不算多,倒吊男的手下帮我们引荐了补给船的船长,然后船长有些不太情愿地给我们安排了一个单间。
倒吊男笑了笑,说昨天的时候,我有一件事情没有说,那就是我和杨武官其实打过交代的,想必在我离开之后,他有跟你们有说起过我的故事,我觉得但凡有些脑子的人,都会在考虑一件事情,那就是我到底想要干什么……
联系不上了。
啊?
啊?
我愣了一下,顺着她指的方向看去,却见远处的岸边,有一些小黑点,如果仔细打量的话,就会发现,那是一些笨拙而肥硕的企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