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苗疆蛊事Ⅱ

作者:南无袈裟理科佛
苗疆蛊事Ⅱ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十四卷 天下风云出我辈

第四十四章 一帘幽梦

里面种种招式,十分羞人,又让人跃跃欲试……
我能够感觉得出来,他认出了我来。
这时小龙女回过头来,看了我一眼,我没有说话,却能够明白她眼神里蕴含的意思。
一开始的时候,我曾经还想着能不能跟他打听一下先知亚当,或者说打听一下屈胖三的消息。
哦?
我看着他,说也包括你?
毕竟在美国佬的眼中,东方人长得都差不多。
我说是么,我怎么感觉不出来?
很显然,这个华裔少年郎,就是其中之一。
小龙女“噗嗤”一笑,说你怎么可能感觉不出来呢?你要不是心中不安,怎么可能会这么暴躁,对人敌意那么深?
我睁开眼睛,看见了小龙女的脸,她有些奇怪地看着我,说你还好吧?病了么,怎么呼吸这么沉重?
我调整着自己的呼吸,好一会儿,方才说道:“我没事。”
我打开了门,瞧见这位黑发少年郎站在门外。
我万万没有想到,居然会在这里与他见面。
他的脸上充满了平和的笑容。
啊?
这个少年郎我不但认识,而且还交过手。
是小龙女?
不过他却并没有点破。
因为从旁人的表述来看,我觉得他应该是先知亚当的弟子,也就是那三百位苦修士之一。
我点头。
美国佬是这么称呼他的,这位摩西阁下拥有着极具想象的创造力,并且是位伟大的医生,曾经帮忙救助过科考站的两位患者,让他们摆脱了死亡和伤患,并且屡屡给他们提供帮助http://www.hetushu.com,是整个埃茨站的老朋友。
我下意识地施展开来,而快要到达顶点的时候,我下意识地睁开了眼睛来,瞧见一张清纯动人的小脸儿……
人有七情六欲,七情指的是“喜、怒、忧、思、悲、恐、惊”,六欲则指的是“眼、耳、鼻、舌、身、意”,从生物学的论述上来说,人正是有了七情六欲,方才会不断的奋斗和进步,方才能够发展成现如今庞大的社会,成为地球的霸主和统治者。
小小年纪,说话却如此复杂,云遮雾罩的,他这般的模样,让我有些不太喜欢。
我沉默了一会儿,朝着他点头,说谢谢,然后便没有再说话了。
小龙女看着我,说真没事?
这……
他吃得很慢,仿佛手中的面饼是人间美味一般。
啊?
我说什么事情?
而经过美国佬的介绍,摩西似笑非笑地看着我,然后朝着我躬身,表达敬意。
而且瞧对方一副adc的作态,很明显也不是纯种的。
我感觉到自己的呼吸有些紧张,而没多久,美国佬将那位少年领到了我们这儿来,给我们介绍。
听到对方说的话,我的心沉了下来。
请了对方进屋,然后请人坐下,对方说道:“如果我记得没错,我们应该是有见过面的,对吧?”
很明显,这是一位苦修士。
梦中有一具温热的身子钻进了我的被窝里面来,紧紧抱着我,那滑嫩的皮肤和炙热的温度,将我压和图书抑许久的某种东西一下子就调动起来了,随后我的脑海里,一直浮现出了一门手段,叫做黄帝御女经。
我下意识地坐直了身子来,瞧见她穿着完整,而我则裹在睡袋里面。
当初天山神池宫被人攻陷的时候,有一个身有八翼的黑发少年郎,曾经与我们有过交手,然而后来却突然离去,虽然仅仅只是照了一下面、交了一回手,但他给我的印象,却是十分深刻的。
与当初的模样相比,此刻的少年郎明显变成了大人模样,不过一对黑黝黝的眼睛却相当有灵气,穿着一身灰色传教士长袍的他受到了美国人的热烈欢迎——这种欢迎,在我看来,远比对我和小龙女的更加热情,而且更加纯粹。
少年郎感受到了,没有再说什么,朝着我点头致意,然后离开。
我注意到了那人的衣着打扮。
他也许能够看在同时中国人的份上,帮忙斡旋一下。
而且我意识到,区区一个弟子都如此强大,我又如何能够在三百弟子,和一位先知的手中,将人救出来呢?
小龙女说之前李叔让我跟着你的时候,我其实是抗拒的,因为我并不认为跟着你能够见识到什么,但现在才发现,跟着你真的是对了——这个人,他很强,真的很强,有一种我所理解不了的强大力量,甚至让我都有些心悸。
啊?
我是被人推醒的。
少年郎说道:“嗯,当时的我,和现在的我,对于你们来说,的确是不一样的,不过对于我来说,却和_图_书不过是我人生的不同过程,也是我通向目标上的一个阶段而已……”
圣徒摩西。
我能够感觉的出来,这个少年郎的身上,散发着一种让人为之敬畏的威严。
然而我却知道,没有发酵的面饼,就跟石沙一般难吃,而且几乎没有任何味道。
而这种威严却并没有咄咄逼人的感觉,反而让这些人觉得亲近。
我望着床顶,思绪漫长,信马由缰,不知不觉就睡了过去。
而彼岸,就是修行者一直追求的终极成果。
我这是在逐客。
我陷入了沉默。
当人离开之后,一直在旁边整理东西的小龙女抬起头来,对我说道:“我终于确定了一件事情。”
我偷偷地换了一条胖次。
我对英文的了解不多,好在有小龙女旁边翻译,勉强能够沟通。
有点儿像是……父亲。
这世界还真小。
我说对,还曾经交过手,但现在的你,让我有些刮目相看。
正值开饭,美国佬热情地邀请摩西一起进餐,然而却被拒绝了。
而饭后,我们被分配在一个空闲的房间休息,刚刚进去没多久,有人来敲门,在门外说道:“请问我能进来么?”
我说进来吧。
说的是中文,而且听声音,应该就是刚才的那个圣徒摩西。
少年郎笑了,说另外我还想跟你说一件事情,虽然不确定你和这位小姐姐为什么会出现在南极,有着什么目的,但我还是想要提醒一下你,这个地方很危险,如果有可能的话,还是请早些回去吧……
和-图-书吊男告诉我们,先知在南极苦修,身边带着三百弟子。
但从修行的角度上来说,每一个人的心中,都有一尊神,如果能够将人性摒弃掉,就能够感应到心中的神,从而上体天心,下应自然,最终完成了“渡己”的过程,达到彼岸。
少年郎听到,盯着我,说我只是不想跟阁下再一次的交手,所以才会跟你说一声而已——当然,你不要以为这是示弱,事实上,在这个地方,有着太多你所未知的事物……
摩西从行囊之中拿出了一块未发酵的面饼来,又去外面撮了点冰块,放在碗中化水,做完祷告之后,方才慢慢享用面前的食物。
但听到了他的这话儿,我就知道,一个把生命和意志都奉献给了上帝的人,绝对不会因为同属中国人,就能够那么好说话的。
而那少年郎则像是一个慈父般,伸手摩挲着两人的头顶,微笑着说些什么,因为隔得比较远,所以我并没有听到具体的话语,不过感觉美国佬如同醍醐灌顶一般,舒爽得很。
这人跟掳走屈胖三的那个先知,居然是一般模样的打扮。
少年郎说道:“没有,只是见到以前的熟人,过来打个招呼而已。”
他也是赤足。
美国佬告诉我们,这位少年郎的名字,叫做摩西。
他愣了一下,点头,说对,也包括我。
所谓苦修士,就是摒弃自己作为“人”这种动物的所有欲望,通过磨砺肉体,达到精神升华的一种修行手段。
我看着他,说仅此而已?
太奇怪和*图*书了,难道两人是有关系的?
我一下子就吓醒了,而这个时候,却感觉浑身的力气快速消逝……
下一秒,我睁开了眼睛,呼吸沉重的醒来。
当黑发少年郎正在吃面饼的时候,科考站的晚餐也在进行,因为有了他的存在,所有原本热闹的餐厅变得静寂,仿佛教堂里面一般,大家小声地交流着,然后缓缓地用着食物。
我说费心了,不过我们的事情,我们会处理的。
科考站这儿,有热水澡,我洗过澡之后,躺在床上,床头有一盏昏黄的台灯,上铺的小龙女显然也没有睡着,不时翻动身子,吱吱呀呀地想着。
一想到这里,我的心情就格外烦躁起来。
我们在天山神池宫的遭遇,并不是什么值得回忆的事情,说起来,双方都处于敌对的阵营,实在是没有什么好说的。
小龙女重新去睡觉,而我则过了好久,等她呼吸均匀了,这才出了房间去。
不过我还是压下心中的不喜,然后说道:“请问你找我们,有什么事情么?”
事实上,也正是因为摩西阁下,使得他们能够接受我和小龙女的借宿。
这一顿饭吃得我很难受,简单吃完之后,便不再继续。
我甚至瞧见有两个五大三粗的男人跪倒在了他的跟前,一脸虔诚地述说着。
的确,小龙女的话语说得很对,正是因为那少年郎给了我太多的压力,这才让我下意识地想要逃避,抗拒与他的接触,甚至不愿意面对他,才使得我们的谈话不欢而散。
然后我做了一个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