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苗疆蛊事Ⅱ

作者:南无袈裟理科佛
苗疆蛊事Ⅱ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十四卷 天下风云出我辈

第四十五章 伊甸圣地

我说你也有脚啊,为什么让你骑?
他们冲着我叽里呱啦说了一通,我听着有些头晕。
而就在我发愣的时候,白马撒丫子地往里面跑去,不一会儿,就跑到了那冰缝口,然后顺着台阶往下走去。
文森山是一个很独特的地方,整体上看去,就仿佛一片白纸,四处都是白茫茫的,仿佛天地一色,什么都一般模样,然而真正沉下心来,就能够感觉得到,到处都是炁场的漩涡,另外我还能够感受得到地下有着强大的力量存在。
我不得不用蹩脚的英语跟对方交流,并且配上了中文以及手舞足蹈的肢体语言,如此交流了好一会儿,有一个人将头罩取下,走到了我的跟前来,问我道:“中国人?你好,我叫做秦鲁江,请问你来伊甸圣地,有何事?”
而此刻,我终于明白了自己的虚弱。
气息一出鼻尖,立刻化作了雾气。
然而就在我们建造冰屋的时候,突然间,一声狂躁的吼动声让我们都兴奋了起来。
有声音,代表着什么呢?
独角兽?
我不敢跟丢,人也往前方走,然而没走几步,突然间前方浮现出了五个身影来。
我和小龙女走到了它的跟前来,瞧见它的后背和屁股一大块地方,给那火焰烧得不曾模样。
我听不懂。
我必须学会低声下气,委曲求全。
小龙女摸着白马脑袋上的鬃毛,说它喜欢让我骑啊,哈哈……
如此又走了一个多时辰,前面的道路一转,突然间http://m•hetushu.com有光芒落入了我的眼中来。
我说你这有用么?
这天的风雪很大,出发前我们确定了方向,然后离开了埃茨站的视线范围之后,便开始地遁而行。
正因为文森山的名气,使得那位先知虽然在这一带苦修,但并不会在峰顶,至于在哪儿,还需要我和小龙女耐心探寻。
而处理完这些所有的事情之后,我想去一趟东海蓬莱岛。
我深吸了一口气,然后开始与小龙女在偌大的文森山脚下四处找寻起来。
如此走了大半天,走走停停,我们越过了湾区,来到了文森山的脚下。
这个时候,我有点儿后悔了。
没有足够强大的实力,那么我就只能够凭借着自己的头脑。
天使石像的头上,有光环,不知道是什么东西做的,有洁白发亮的光芒洒落而来。
随后那白马开始在雪地里奔跑了起来,它的四只蹄子很宽,而且身子凭空有一股浮力,仅仅一沾雪地,立刻就腾然而起,显得十分迅速。
我们停在了石像的不远处,看着这不像是人为,而仿佛如神迹一般的景象,有些发愣,不知道该如何是好。
我去检查那些巨翼蝠灵,而小龙女则走到了雪白骏马的跟前来,伸手摸了摸对方的脸。
这个时候,我方才发现那白色骏马的额头上,居然有一根锋利的角。
我想虫虫了。
好在它在小龙女的叮嘱下,会时不时停下来等我,使得我大概还和_图_书是能够跟得上脚步。
我和小龙女都同一时间丢下了手里的活计,彼此对方一眼,随后朝着声音传来的方向狂奔而去。
白马冲着我打了两个响鼻,以示戒备,随后走到了小龙女的旁边,用马脸蹭了蹭她的脸。
我检查完了那些巨翼蝠灵,发现它们跟我们在长治矿坑里面遇到的一般模样之后,走到了小龙女这边来,发现她掏出了一种药膏来,正在往那白马的身上抹去。
小龙女哈哈大笑,说它说你自己有脚,让你跟着就是了。
而与它相比,我就慢了许多,不知不觉,就给甩了很远去。
然而它却没有办法再站起来。
她曾经说过,自己最擅长沟通,甚至能够与动物进行交流。
这个鬼地方,绝对的不毛之地。
不知道为什么,我感觉到上铺的小龙女好像也没有睡着,似乎还吃吃地低笑着。
站在文森山脚下,望着那白雪皑皑的山峰隐没于云间,我长长地吁了一口气。
入目处,是两个巨大的天使石像。
我这一路走来,一直顺风顺水,无论什么路,都有人跟我铺垫好,让我根本不用去想太多,直接照着别人的安排去做就行了,但一直到最近频频遭遇挫折,我才发现,自己需要学习的东西,还是有很多。
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工夫,我有些高兴,想要也跨上去,结果那匹色马一个后脚踢,朝着我的脸砸了过来。
小龙女仿佛压制着自己的笑意,和图书身子却在发抖。
我瞧见小龙女翻身上了那白马的背上,不由得一愣,说去哪儿?
小龙女唤出了炭精小黑在前方照明,然后说道:“它刚才跟我说了,它知道那帮苦修士住在哪儿,它带我们过去。”
不得已,我们只有再一次找地方休息。
果然,经过小龙女的抚摸之后,一开始表现得十分狂躁的白马渐渐变得温柔起来,甚至还伸出了舌头,舔了舔小龙女的手掌示好。
普通人找寻,看的是痕迹或者别的什么,但我们不是。
文森山位于西南极洲,是南极大陆埃尔沃斯山脉的主峰,海拔达到了5140米,它是南极洲的最高峰,终年被冰雪覆盖,交通困难,不过在暖季的时候,还是会吸引不少的登山爱好者来这儿登顶的,算不得很神秘。
这是一匹色马,对男人有歧视。
这些玩意,居然也出现在了这里来。
当然,现在这个时节,基本上很难碰到普通人,因为实在是太冷了,堪称死亡地带。
这儿的地壳并不稳定,表面上看起来如此平静,然而一旦有所冲突,立刻就会涌动出巨大的力量来。
啊?
对于这件事情,我有些失落,但并没有太过于在意。
我有些无语,而小龙女又摸着白马的脸,在它的耳朵边呢喃了一会儿,随后对我说道:“我们走吧。”
我觉得需要重新审视自己了。
有一匹通体雪白的骏马,正在于一群龇牙咧嘴、面目丑陋的玩意战斗,那些呲牙咧嘴的东http://m.hetushu.com西并不是别的东西,而正是之前与我们有过交手的巨翼蝠灵。
这些人全部都穿着灰白色的传教士长袍,满脸的胡须,眉高目深,怀里抱着一本封面陈旧的古书,然后拦在了我的跟前来。
这玩意恐怕有一百多米的高度,在冰雪的世界里,它们却显露出了灰白色的石材质感来,而经过两个巨大石像之后,有一道敞口冰缝,冰缝的尽头,却是一阶一阶往下的台阶,不知道蔓延到何处去。
不知道。
说话间,战斗已经结束了,那头雪白骏马将所有的巨翼蝠灵全部撂倒在地,而自己也受了伤,躺倒在了雪地里。
我们凭借的是,炁感。
这地方,让人有些意外。
她的那药膏还算不错,涂抹了一会儿,那糜烂的伤口处居然开始愈合了起来,而就在我打量着白马额头上面的尖角时,它突然间发出了一声长嘶,然后就站了起来。
因为我觉得我们总会再见面。
这长角的白马侧躺在地上,瞧见我们走来,鼻子里喷着气,仿佛在警告。
我下意识地吸了一口凉气,而小龙女却有些兴奋,说哇,好漂亮的马,如果能够把它抓来当坐骑,那得有多带劲儿啊?
她说没什么。
在一个小时之前。
茅山一战,带给了我巨大的名声,以及无数人的仰慕,也让我曾经一度为之陶醉,深陷于虚幻的荣光之中。
如此一夜过去,早上起来的时候,我想找摩西谈一谈,然而得到的回馈,却是他已经离开了。
hetushu.com过世间没有后悔药,而且我昨天即便是与摩西沟通,也未必有什么好结果。
早知道昨天就不跟那位摩西顶牛,跟他平心静气地说明来由,然后询问先知的驻地在哪儿,也好过现在面对着莽莽群山发呆。
小龙女笑了笑,说你看一下就知道了。
随后,我们也向美国佬表示了告辞,对于我们的离开,他们并不在意,我想这也许是因为摩西的关系,使得他们对于我们这种神神叨叨的人已经习惯,甚至于麻木了。
也就是说,接下来的路途,我们只有凭借着双脚来丈量土地。
她漫不经心的回答,让我意识到了之前发生的事情,小龙女可能是知晓了,毕竟有的事情,大家都是成年人,彼此也都会心照不宣。
呃……
接下来的时间里,我一直都没有睡觉,整个人都处于清醒和迷茫之间。
不过……好像小龙女还没有成年吧?
五分钟后,我们瞧见了一幅奇怪的画面。
我说你怎么了?
是活火山。
我闭上了眼睛,感觉到这整座山都被一种古怪的气场说覆盖,让我无法再继续使用地遁术前行。
这情况让我有些发呆,而就在这个时候,我瞧见那匹骏马猛然一跳,朝前一拱,居然将其中一个轮廓比同类要大上许多的巨翼蝠灵给拱翻了去,随后那玩意居然直接自爆了,发出了绚烂的火焰来,有的溅射到了雪地上,有的则落到了那骏马的身上来。
是么?
我和小龙女两人分头寻找,一直到了晚上,都没有任何线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