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苗疆蛊事Ⅱ

作者:南无袈裟理科佛
苗疆蛊事Ⅱ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十四卷 天下风云出我辈

第七十章 多好的阳光

洪天秀的追悼会在八宝山一处领导专用的殡仪馆举办,地点我之前就知道了。
我抬头看了一下头顶的朝阳,忍不住的笑了。
这个家伙如此狡诈多疑,怎么可能再随意露面?
这么好的阳光,不杀杀人,何等辜负?
连老鬼对他都无比的重视,就能够知道,这件事情,很难办。
听到我的话,罗胖子松了一口气,然后说道:“刚才孤狼打电话过来,说总局那边派了一组人在现场,另外洪家至少联络了三支力量,都在摩拳擦掌呢,还好你见机不对走了,要不然可真的又得麻烦了……”
这是我与他人生之中的第一次交集,在三秒钟之后,我突然间出现在了他的身后,而男人却仿佛早就预知到了一般,居然松了一口气,瞬间就转过了身子来,朝着我咧嘴一笑,说你终于来了……
他们对于我来说,都是不相干的人。
他只需要拖住我一下下,事情就会逆转。
这些里面不乏有怀疑和警惕的目光。
一直到离开很远,我身后那种紧张感才消失,而我依旧不回头,更没有东张西望,而是继续缓步前行。
尽管我知道他这一次出现,绝对是有洪家在背后策划,甚至请求,知道这是一次陷阱,但对于我来说,它既是危机,又是机会。
我“噗嗤”一笑,说你是想问我有没有去洪天秀的追悼会吧?
接通之后,他有一些紧张,说陆长老,你现在在哪儿,要不要吃早餐?
我走进里面,在洗手m•hetushu•com池前鞠了一把水,洗了一下脸,然后看向了镜子里面的自己。
血公子在转过身子的一瞬间,原本平淡如水的气势陡然间攀升至巅峰,整个身子居然透着一股浓郁不散的血气。
至于偏厅……
我从洪天秀追悼会的殡仪馆路过。
下山的时候,我的心情轻松许多,也许是因为一件事情做了决定之后,之前的所有徘徊和犹豫都消失了,就只剩下了坚定。
不但有埋伏,而且还有很强大的团队,高效的科技手段以及顶尖的高手,在许多视野的盲区潜伏着,一般人还真的感觉不到。
砰……
然而没有等他说完那装波伊的话,聚血蛊小红就在他的身后浮现,十八根触须将其紧紧捆住。
这变故让他的脸色一变,不过眼中却并没有太多的惊慌。
过了十几分钟,我终于进入了殡仪馆内,瞧见了无数人,目光最后落到了偏殿。
但一旦有人动手,露了馅,杨康将第一波的攻击给扛住了的话,随之而来的人手,将会在一瞬间达到一个峰值,而那种程度,老鬼就曾经享受过,真的是想跑都难。
挂了电话,我若有所思地摸着下巴,悠悠说道:“偏厅?”
当然,当时的老鬼是因为放心不下自己的手下,所以才会错失机会。
杨康。
我拾了起来,摸出了一把小刀,将其多余的枝干削去,最后弄成了一把木剑的模样。
我需要在极短的时间内,几秒钟,甚至一瞬http://www.hetushu.com间将其击杀,然后才能够借机逃离,而如果被他发现,并且挣脱的话,我将面临层出不穷的埋伏和高手。
杨康的模样,之前在老鬼那儿,我就见过,长得的确很帅,有着三十多岁男人那种独特的成熟魅力,不认识的,还以为是什么名模或者明星呢。
果然,如我所料的一般,偏殿里面,人不多。
打过来的,是罗胖子。
我在脑海里反复思索了许久,终于下定了决心,然后踏上了归途来。
这也是他想要阻止我的原因。
他的笑容很灿烂,牙齿也很白,声音低沉而性感。
我在脑海里反复思索着,将接下来要发生的事情反复推演,发现这件事情最大的难度,在于杨康此人的实力。
血公子杨康,正是此人。
这是第一眼瞧见的情况,而第二眼,我能够感觉得到四面八方的压力,从各处传递而来。
罗胖子说来了,不过他的身份特殊,没有在正厅,而是在偏厅观礼,遗体告别什么的提前做了,他就是个诱饵,关键时刻会露面。
我发现当自己全神贯注地去做一件事情的时候,我的意志就会变得无比的坚定,甚至会无比的强大。
我对于他们来说,更是路人一个。
凭借着亲朋故友,再加上各自的人脉关联,吴盛跟我谈及此次追悼会的时候,说估计半个京都的江湖人物都会到场。
我思索了一下刚才瞧见的情形,回忆着偏厅的位置。
我不确定这一步和*图*书有多远,一米还是九十公分,但几乎每一步,都是一模一样,就好像是用尺子量出来的一般。
不过……
而通过这样的行走,我渐渐地让自己的精气神都凝聚在了一处。
不断有豪车从我身边飞掠而过,我余光处,能够瞧见车里面的人穿着黑色的礼服,庄严肃穆,显然都是去参加葬礼的。
走到半路的时候,我发现了一个公共厕所。
因为这事儿一旦失败,引发的后果必然是难以预计的,而刚刚有所起势的茅山,也必将陷入万劫不复之地去。
我戴着那经典的“V字仇杀队”面具,完全看不到脸。
这玩意,顶多也就是小孩子的玩具,算不得什么。
我从门口路过的时候,瞧见几个长得跟洪天秀的老者正在台阶前迎接各处的领导和江湖朋友。
他显然是早有准备。
他实力的高低,将决定于我是否能够得手并且逃脱。
毕竟影响实在是太大了。
有埋伏。
我说哦,呵呵,为了钓大鱼,真够下血本的。
在他们的心中,或许一个无聊爬山的路人甲,这辈子都不可能与他们有半点儿交集。
这件事情,其实是毋庸置疑的,能够成为清辉同盟特使的人,必然是这一代最杰出的那一批人之一,而且还是表现最好的佼佼者。
他面沉如水,仿佛谁欠他几百块钱一般,很显然,对于出现在这儿,这个男人打内心都是不愿意的。
而我孤身一人,其实反倒好办。
没有特点,就是它最大的特点。
www•hetushu.com到殡仪馆的时候,我开始找地方躲着。
我一直上了山,到了公墓里面,站在一排排的墓碑中间,这才回过头来,望着山下的景色。
作为一个不穿黑色礼服的人,从这里走过的时候,我能够感受到无数的目光注视着自己。
就在这个时候,我的手机响了。
我听出来了,牛娟出事的那一晚,接电话的,正是这一位。
除了两个身穿黑色礼服,戴着白色臂章的女子之外,还有一个男人。
而就在这个时候,我一把捂住了他的嘴,然后贴在了他的耳边,轻声说道:“下去之后,代我跟牛娟问声好。”
下一秒,我紧紧抱着血公子杨康,朝着偏厅那被窗帘遮掩的窗户猛然撞去。
他不但有着极高的智商,而且还有着强大的修为。
呼……
男人有着坚毅的面容、高挺的鼻梁和性感的嘴唇,古铜色的皮肤,衣着得体,身高足有一米九左右,简直是许多少女的春闺门中人。
我走得很慢,一步一步,一开始的时候还有点儿不太习惯,到了后来的时候,我在不知不觉间,发现我的每一步,居然都是一样的距离。
从我下车的地方,到殡仪馆,还有一点儿距离。
收起了木剑,我继续行走,因为路上耽搁了一下时间,走得又太过于缓慢,我赶到殡仪馆的时候,瞧见人基本上到齐了,后面的人越来越少。
这是一个普通的人,一张平凡的脸。
我冲着镜子里面的自己咧嘴,笑了笑,然后出了门,在附近寻摸了http://m.hetushu.com一圈,发现路边有一节树枝,是槐树,枝干应该是刚刚剃下来的,也不知道谁给扔在了路边。
找了一个没人注意的角落,我施展起了大虚空术来,一下一下地朝着殡仪馆挪了过去。
我说我去了,不过没有动手,又走了——这儿的监视太严了,而且不只是一伙人,有多方势力,我想了想,撤了。
如果是诱饵,自然是外紧内松,诱惑鱼儿咬食,所以偏厅里面的人应该不多。
然而我的内心却告诉我,这一次不出手,估计就得会拖到很久之后去了,毕竟洪天秀的死已经给杨康提了一个醒,那就是他很可能就是下一个。
我却丝毫不做理会,目不斜视地路过,朝着前方继续走去。
那么问题来了,杨康到底强不强?
我说对了,杨康今天来了没有?
那个男人端坐在一张方凳之上,脸色沉静。
不过,我觉得我会给他们惊喜的。
罗胖子支支吾吾,没有回答。
我却很满意。
作为京都名门,洪家除了民顾委的洪天稠、总装备部的洪峰、宗教总局特勤四组的洪国泰这些响当当的大人物之外,还有许多子弟,分布在朝堂的各行各业,这些人的人脉关系,加上各自又联姻,产生出了一大批复杂的人脉网络来,所以洪天秀的追悼会,必然会弄得很风光。
而即便我能够感觉到一些,但还是有另外一些,我也找不到。
还有一些中年人、年轻人带着白色臂章和白色花朵,眼睛都哭肿了。
若是换了我做女人,想必也会喜欢这一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