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苗疆蛊事Ⅱ

作者:南无袈裟理科佛
苗疆蛊事Ⅱ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十四卷 天下风云出我辈

第七十三章 兴凯湖畔话离别

只有了解你的剑,才能够斩出那极致巅峰的一下,一击必杀。
王明的回信并不长,甚至可以说得上是简短。
相对于我洋洋洒洒的几百字,他仅仅回复了一句话:“知,刚回。”
我出了门,在酒店这儿吃过早餐,然后出门四处溜达。
我又谈及了另外一件事情来,就是关于黑手双城的,不过因为有人在身旁,也不会说得太细,只是问王明需要帮忙不,若要,我过去与他汇合。
过了一会儿,我的手机响了起来,我接过来看,是一个陌生的座机号码,赶忙接通,电话里果然传来了王明沙哑低沉的声音:“喂,陆言么?”
他告诉我们,有一年兴凯湖落龙,国家派了好多人来,有部队上面的,也有其他有关部门来的人,最后据说就是在兴凯湖边的一个农场里,不知道怎么着,就出了事儿,好多人突然间不见了,人影无踪,过了没多久,又走了一批,村子里的老人都说,这是兴凯湖里面,有一个龙宫呢……
我躺在床上揣度了一会儿,没想到不知不觉间倦意也用上了心头来,于是也睡了过去。
练剑也是如此,一剑神王之所以能够以一己之力,对抗当时整个大汉朝的方士们,最重要的,就是他与他手中的剑,已经融为了一体。
王明沉默了一会儿,然后说道:“不好意思,最近我出了点儿小麻烦,不在这世间。”
门开了,王明揉着惺忪的睡眼出现在了我hetushu.com的面前,打量了我一眼,招呼我进来。
我想起在杂毛小道的交代,赶忙回复道:“方便通话么?”
头发杂乱的王明出现在了房间里,瞧见我,说你没带钥匙?
我说隔壁老王一招呼,我打着个飞的就过来了。
他也是刚刚出来不久。
前台妹子瞧见我是坐一军车来的,倒也是吓得够呛,竟然都忘记了需要保护客人隐私这回事儿,跟我直接说起了王明的房间。
这儿位于兴凯湖附近,往前走几里地,就到了湖边的滩涂。
王明很感兴趣,说哦,你说说。
我说我,陆言。
王明估计是真的累了,听我这么一说,居然又钻进了被窝里,没一会儿,呼噜声就传了出来。
我点头,说对。
我看着这些触目惊心的伤痕,说这是……
我说对,给清辉同盟的那帮老家伙阴了一道,身受重伤,京都这边的盘子也给清了,大部分人退往了别处,一部分去了魔都;至于他,给威尔接到了欧洲去,说是在血池里面泡着养伤。
简单收拾一下,我回到了宾馆,发现没带钥匙。
我说王哥,我是陆言。
王明说你可真够赶的,披星戴月呢……
我这一觉睡得并不算长,早上九点多就起了来。
因为是大冬天,天寒地冻,兴凯湖这边结了冰,往远处一望,白茫茫一大片。
剑感这事儿,已经融入灵魂之中。
我笑了,说不但见过,而且还交过和图书手呢?
王明叹气,说我本以为只是一件小事情,所去之处,也不过是虫原那般的地方,于是欣然答应,却没有想到,那个地方,远比我想象中的更加恐怖。
这场景有些古怪,我不想给人瞧见,便停下了手来。
他洗了脸,回到房间里面来,请我坐在房间里唯一的凳子上,而他则随意地坐在了床上,打了一个呵欠,说本以为你会来得晚一些,我可以好好睡一觉呢。
吴盛沉吟一番,说这件事情,估计还得找徐师兄帮忙,他身处的位置比较复杂,有些资源还是可以调动得到的……
我说现场差不多凌晨四点多吧?
挂了电话,我对吴盛说道:“有什么办法能够尽快送我过去?”
我忍不住问出了一直藏在心头的问题来:“你这段时间,到底去了哪儿?”
他回忆道:“我去了那里多久,就战斗了多久,铺天盖地的异兽从四面八方涌过来,一波比一波更加恐怖,更加强大,我每日睡觉的时间都能够用分钟来计算,东躲西藏,一直到前几天,方才找到了那东西……”
我进了门,王明去洗手间洗脸,一边开着哗啦啦的水,一边问道:“你怎么过来的,咋这么快呢?”
当晚,在徐淡定的协调之下,我乘坐货运的军用飞机抵达黑省,又在黑省给人照应着,一路前往兴凯湖。
随后附上了我现在的电话号码。
他说得有模有样,倒也给乏味的旅程多了一http://www•hetushu•com点儿亮色。
我瞧见他眼睛都快睁不开了,知道他人挺困的,就说好,你睡吧。
他估计是还没有睡够,打着呵欠,显然是给我的劲气惊醒了,要不然还得继续睡。
王明说李皇帝就是我要找的那一脉龙脉家族传人,七人联手的法子就在他的手上,只不过那是不外传的秘法,李皇帝不肯给我,后来经过我再三的纠缠,他最后答应给我,但却提了一个条件,就是来这兴凯湖,去一个独立于九州之外的地方,找寻一个东西。
我听到他那微微的鼾声,心想着到底经历了什么,会让这个男人如此疲倦?
这种伤痕不是那种小小的皮外伤,而是许多看上去不可复原的缺痕。
我是半夜到的兴凯湖附近,按照王明给的地址,找到了他下榻的地方,是一个兴办旅游的酒店,条件算不得好,而且因为最近太冷了,客人并不算多。
这些传说一直充斥在小李的童年之中,不止一次地听大人传说过。
回来?
随即我给徐淡定挂了电话,他沉吟了一番,然后说道:“你让吴盛带你去海淀西郊,我现在打电话联系,问问有没有飞往黑省的军用飞机。”
王明说我看到你给我的邮件了,怎么,老鬼出事情了?
他进了洗手间,没一会儿,穿着浴袍出来了,我这才发现他裸露出外面的皮肤,好几处,都有着恐怖的伤痕。
我点头,说是,不好意思哈,要不然你继续睡?
和*图*书明穿好了衣服,坐回了床上来,说道:“你见过白城子的李皇帝了,对吧?”
给我们开车的司机小李就是兴凯湖当地的人,路上无聊的时候,跟我们谈及了一些传说来,就是关于兴凯湖落龙,和湖怪出没的事情。
啪……
我说好,那我打电话。
我没办法,只有用劲气抵入门口,将锁弹开,而我这刚刚一进去,就感觉到一股气息朝着我狂涌而来,下意识地抵住,开口说道:“是我,王哥。”
王明伸了一个懒腰,说算了,这是我这些日子以来睡得最久的一觉了,感觉再睡过去,就起不来了一般——你先坐,我去洗个澡。
瞧见我盯着,王明大方地将浴袍解开,给我展示身上的伤。
我身处南方,说句实话,还真没有见过这般大的湖泊,感觉跟海一般宽阔,无边无际,心情豁然开朗起来。
我练了一上午,到了中午一点多的时候,头上白雾腾腾,化作一柄白色的剑,悬立于我的头上。
我有些无语,蹑手蹑脚地下了床,去洗手间洗漱一番,出来的时候瞧见他睡得这么熟,也没忍心打扰他,便留了一个纸条,告诉他我出去一会儿,如果醒了,给我打电话。
老哥你莫不是好久没有睡过安稳觉了,才睡得如此老实啊?
405。
王明问几点钟了?
啊?
我说对。
东三省黑省与俄国的边境,一个叫做兴凯湖的旁边。
书读百遍,其义自现。
找了一个没人的地方,我伸展筋www.hetushu.com骨,练了一遍《镇压山峦十二法门》里面固体的静功,又拿出了止戈剑来,开始练习劈剑。
王明指着旁边一张床,说不用,我开的是双人床,你要是不嫌我的呼噜声,就睡这里好了……
王明说你有见过李皇帝没有?
我说没事,我就是过来找你汇合的,干了一天路,我也累,一会儿出去开一个房睡觉。
我上了电梯,来到王明的房间门口,敲了敲门,过了好一会儿,里面传来一个迷迷糊糊的声音:“谁啊?”
那么问题来了,他去了哪儿呢?
我的天?
王明想了想,问道:“我也是刚回来,找了一个地方上网——我看你留言,你去过了白城子?”
我说然后呢?
我简单地谈起了前往白城子的一些事情,听到我与白城子的小龙女挺熟悉,王明一拍大腿,说好,你赶紧过来,有你在旁边撮合,我觉得事情应该能够很快就办到了……
睁开眼,我瞧了一眼邻床的王明,发现他居然还在睡,而且从他的呼吸和心跳来看,还是处于深度睡眠之中。
我瞧见他依旧睡眼惺忪,有些抱歉。
我在门口送走了陪我过来的王参谋和司机小李,然后到前台去打听。
王明没有跟我说太多的细节,只是告诉了我此刻他所待着的地方。
王明一边穿衣服,一边说道:“别担心,不会影响什么的,主要是这伤太严重了,又一直没时间处理,所以就留下来了——本来之前还要恐怖的,睡了一觉,好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