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苗疆蛊事Ⅱ

作者:南无袈裟理科佛
苗疆蛊事Ⅱ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十四卷 天下风云出我辈

第七十六章 茅山重逢非故人

王明摇头,说倒也不是,他这人虽然心思狡诈,但也是习惯为之,下意识地保护自己而已,并非失信之人;再说了,我之前就跟他说过,我找他要这门手段,为的是找魔化黑手双城的麻烦,他是公门中人,自然知道深浅,晓得我们这是在帮他做事,高兴还来不及呢……
王明说原定的七人里面,少了两人,如何行事?
蒲团上,坐着杂毛小道和黑手双城,我们进来的时候,两人也恰巧睁开了眼睛,朝着我们看了过来。
他看了我一眼,又看向了旁边的王明。
然而原本心高气傲的李皇帝却出奇地平和,即便王明如此“桀骜不驯”,他也当做没听到,反而是回过头来看我。
简短地寒暄之后,杂毛小道开门见山地问道:“可是找到那七人联手之法了?”
杂毛小道站起身来,朝着我们迎了过来。
王明说你还真的是太年轻了——我去的那个地方,是李皇帝给我指的路,也明确告诉我麒麟之心所在的地方,既然这么清楚,他肯定是有去过的,也知道那儿的危险,心里想着的,肯定是我肯定回不来了,结果我还是回来了,这代表什么?这并不代表我比他强,而是我比他想象中的强,而此刻我还把你拉了过来,两人坐镇,他不得不交出青木森林的心法,却表现得无比光棍,还把我高高捧起,就是希望让我有倨傲之心,并且减消了他让我深陷险地的怨气……
和_图_书他一走,我更是郁闷,而王明则哈哈大笑,对我说道:“我之前听你说,小龙女跟那位先知的曾外孙女是拉拉?”
他带着我们过来,手一挥,凭空又多了两个蒲团。
这话儿其实挺不客气的,因为李皇帝说王明是龙脉家族之中最杰出之人,说明他是服了软,认为王明比他还强,这个时候,王明即便是不乐意听这话儿,敷衍两句,也是可以的。
听王明徐徐说来,我顿时就有点儿懵。
杂毛小道叹息了一声,说对,不过可能要换两人了。
我仔细想一想,说也对,按理讲他不应该在这儿作梗才对。
这门手段,叫做“青木森林”。
呃?
我在来人的带领下,与王明一起前往茅山主峰。
穿过茅山宗新的山门,我刚刚出了阵眼不久,就有人迎了过来,对我说道:“陆长老,掌教已经吩咐过了,你若来了,可以直接去清池宫。”
“好好待小龙女!”
王明的担忧说得不错,无论是留在南极文森山的屈胖三,还是重伤去了欧洲的老鬼,都是计划环节之中至关重要的人,不可或缺,倘若没了他们,又换上一些别的人,只怕未必能够发挥青木森林最大的作用。
我给两人介绍,符钧表现得很平静,朝着王明点了点头,然后说道:“他们在里面,你们进去吧。”
但实际上,这门手段是李家传承了千年的法门,而在白城子之中,李皇帝也曾http://www.hetushu.com经教人习过。
呃……
好在王明这也只是说说而已,眼前的事情,孰轻孰重,他还是能够分清楚的,并没有忍着性子来,随后我们两人离开了白城子附近的草场,在当地歇息一晚,然后赶往茅山。
而且黑手双城此刻的踪影到底在哪儿,也是一个极大的问题。
我说怎么了?
我沉默了一会儿,说不知道,先去茅山吧?
黑手双城揉了揉头,却不作答,而是看向了杂毛小道,说你说的七人,就是他们几个?
他看了我许久,最终只说了一句话。
清池宫中复杂,经历过了这些时日的修缮,勉强恢复了原本模样,而七转八折之后,我们来到了一处观星台前,似乎感觉到了我们的到来,门开,符钧从里面走了出来。
青木森林,这门手段的命名很是奇怪,有着一种师法自然之道的意思,听起来也挺别扭的,并非传统的手段。
王明说不够。
仔细想一想,其实也真对,李皇帝到底有多厉害,我跟他有交过手,自然是知道的,也明白这样的人,定然是公门之中最顶尖的几人之一,按道理说,像他这样的人,很少会服软,刚才的作态,估计也是又拉又打,并不只是真的就性子光棍。
两日后,我们抵达了茅山宗。
任何一个在修行上有着让人叹为观止成就的人,都有着自己的独到之处,他们的成功,绝对不是偶然。
王明说你刚和图书才也一直在旁边听着,感觉如何?
杂毛小道请我们坐下,然后对黑手双城拱手说道:“大师兄,陆言你见过了,这位是王明,王红旗的侄孙,也是南海剑妖的亲传弟子。”
李皇帝最终完成了他的承诺,传授给了王明七人联手之法。
这等“忠君报国”的论调并不合王明胃口,他淡淡笑了笑,说我自有计较,用不着老李你操心。
而即便如此,李皇帝还反复地询问,并且考校我们的记忆,表现出了十二分的耐心来。
唉……
重中之重。
这青木森林之中,也有主有副,有参天大树,有新发嫩枝,有荆棘丛林,有绵延野草,有菌类、藤类和蕨类,也有野物混杂其间,法阵之中的各人,都有自己的角色,最终围绕着法阵之中的核心来输出。
王明说这门手段传承千年,自然有奇妙之处,而且用那五行之中可刚可柔、可烈可清的“木”来困人,倒也是一妙招。
王明自从进来之后,双眼就一直看着坐着的那位黑手双城,听到这话儿,下意识地点了点头,说对,得到了。
黑手双城眉头一扬,说嗯?
我走进殿中,而符钧却没有进来,而是给我们关上了门。
李皇帝朝着我们拱手,然后朝着王明说道:“能够拿回麒麟之心,阁下的手段和修为,让人敬佩,龙脉家族之中,你乃最杰出之人,还望你能够不忘初心,不忘龙脉家族肩上的责任。”
王明摸了摸拳头,和_图_书说其实呢,我挺想去会一会清辉同盟的那帮人……
因为这是一门七人联手之法,而且王明告诉了他,这门手段是用来擒住魔化之后的黑手双城,并且斩去他心头的魔,让他重生,而我也是这七人之中的一位,所以李皇帝并没有阻拦我在旁边观摩。
杂毛小道说道:“辛苦。”
呃?
而此事至关重要,因为机会只有一次,如果这手段败露了,只怕黑手双城未必会上第二次的当。
王明说末日一战,我曾与阁下,并同七剑一起,在长城之外与群魔决战,算得上是患难与共。
我苦笑,说我也不清楚,大概是吧,又或者是她自己好玩儿。
我说既如此,我们就回茅山,与陆左他们汇合吧?
王明说你不会被他刚才那假惺惺的表态给骗了吧?
我有点儿晕,说他刚才不是都服软了么,怎么又假惺惺了啊?
这是什么话?
我苦笑,说杨康已经被我杀了。
我有些担心,说他刚才传给我们的青木森林,不会是假的吧?
尽管对于此人我内心之中多少有一些诟病,但此刻,却也是心服口服。
他仔细看了一下王明,说果真是英雄出少年,不错,不错……
王明捧腹大笑,说结果老李认为你和小龙女可能有奸情?这太逗了,那老奸巨猾的家伙若是知道这内情,会不会气炸了去?
王明犹豫了一下。
我有点儿郁闷,心想着他莫非是有误会?我正要跟他解释一下,告诉他那小龙www.hetushu.com女“不爱武装爱红妆”,此刻已然弯了,我也掰不直,却没有想到李皇帝转身离开,几步之后,不见踪影。
这帮老油条,能够混到现如今的江湖地位,个个都是难缠之人啊。
我与王明走入殿中,入眼处瞧见一架巨大的浑天仪,不过却是停止了运转,显然是在茅山遭劫时,被破坏了去。
李皇帝是个愿赌服输的人,也输得起,在叹息之后,传授起来,十分的认真。
但他这般一说,倒显得李皇帝是狗咬耗子瞎操心。
王明也盯着黑手双城,良久之后,他方才长长一吐气,朝着黑手双城拱手说道:“你是真的黑手双城?”
浑天仪前,有两个蒲团。
他简简单单地一句话,让我明白了一件事情,那就是在王明的心里,老鬼的地位有多重要。
黑手双城看着他,说你见过我?
我一愣,说他老奸巨猾?
而青木乙罡,则是这门手段的核心。
当然,七人之中,有主有副,李皇帝乃其中的主导者。
我点头,说起初觉得不过是五行之法,生生相克,而越听到后面,越觉得受益匪浅,许多玄妙之处,我都还没有来得及参透,只是囫囵吞枣,铭记于心……
反复确认之后,我们不再谈及这手段,而是向对方表明敬意。
啊?
这一教就教到了凌晨时分,好在无论是王明,还是我,都不是愚笨之人,基本上一点即通,举一反三,倒是能够将这复杂的法门给弄清楚,不至于有纰漏的地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