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苗疆蛊事Ⅱ

作者:南无袈裟理科佛
苗疆蛊事Ⅱ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十五卷 乱雨纷纷敲我窗

第一章 长白山地主

一路闲话,飞机落地,有人来接我们,开的是一辆类似于校车的白色中巴,上了车,司机跟王明问好,我方才知晓,这边却是王明安排的。
我们跟在他后面继续走,我瞧见旁人的神色如常,王明也没有解释什么,知道他老弟的性子大概如此,而之所以会这样,主要的原因,则是他之前魔化之后,杀了当初天池寨的主人王大蛮子,又肆虐天池寨,犯下了许多过错,被斩魔之后,给囚禁于龙脉之中,故而性格大变。
事实上,经过了这三天的交流,后来的小玉儿跟我们这边的人,差不多也算是熟悉。
这一路上,跟着这帮无论修为还是眼界都乃当世顶尖的人在一块儿,我的见识也得到了巨大扩展,也知晓龙脉家族,到底是一个什么情况,对王明的这份坚持,也有了更多的敬佩。
当然,在做重大决定的时候,不怎么说话的陈老大,往往有一言而决的能力。
他老爹是这儿的寨主,所以这也是在尽一些地主之谊。
至于杂毛小道,这位茅山的掌教真人,却反而低调许多。
瞧见神色虽冷,但一如常人的王钊,我们几人的目光交流了一下,信心也多了几分。
这是一个第一眼看上去并不是很惊艳的女人,但很耐看,越看越有东方女性那种温婉迷人的美丽,而且她长得很白,浑身的肌肤宛如锦缎、牛乳一般,性子也很温婉,与萧家小姑很像,却又有一些别的不同。
和_图_书他说得轻描淡写,但国内拥有私人飞机、并且能够有这么大能量安排航班的人实在是太稀少了,也可以瞧得出杂毛小道在继任茅山宗掌教真人期间,其实还是掌握了一些力量,没有如之前一般,真的就是一个光杆司令,别人想撸就直接撸了,连讲理的地方都没有。
唉……
王明给我们介绍,说这是我弟弟王钊,又叫王二小。
陆左在旁边笑,说阿言你也许不知道,咱们老萧,跟那位前邪灵教右使的交情可是匪浅……
那司机没有跟我们一起,而这回则是王明在前面带路。
他这么一说,我们都望向了他弟弟去。
正因为如此,王明一直都以南海一脉自居,而并非龙脉家族。
那人上前来,脱下了脸上的黑色头套,却是一个长得很像王明,但多了几分稚气的青年,不过脸上的两道疤痕却破坏了气质,显得有些凶悍,而他的神色也有一些冰冷,嘴唇紧紧地抿着,给人的感觉是个话很少的男人。
行至中途,前方突然出现了一个黑影来,我下意识地将手伸进了怀里去,结果王明却开了口:“二小?”
傍晚时分,我们抵达了长白山,车停在了一个村子里,然后开始下车行路。
而萧家小姑呢,浑身散发着那种不食人间烟火的仙气,我都没有仔细看她,只是觉得很美,而且还有一个疑问,都是姓萧,为什么杂毛小道身上,就没有她半点儿的影子呢?和-图-书
在我们这个团体里面,有两个中心,一个是陈老大,而另外一个,则是陆左。
东北之地,又是冬天时分,整个大山都是雪,白雪皑皑,往山里行走,人迹罕至,那积雪深厚,一脚下去,整个人都能够往下面沉去,好在我们这些人都是修行者,而且修为还算不错,在雪地上面行路,倒也没有太多的麻烦。
乘车直达金陵机场之后,我们乘坐的,居然是一架私人飞机,而且还是最新型的湾流,速度快得一匹,比之前的民航要强上太多,而且到了就走,根本用不着等待,甚至连安检都几乎可以省略。
的确,茅山掌教、苗疆蛊王、黑手双城、隔壁老王、千面人屠……
难道是基因突变?
宽敞的飞机上,没有规矩林立的座椅,大家三三两两而坐,聚成三两个小圈子,彼此交流着。
能够有这样勇气和风骨的人,真的不多。
我心中一松,赶忙问道:“果真?”
车子开往长白山,一路行驶。
原来是他?
随后在路上聊天的时候,我方才知晓,与白头山交界的长白山这边,最大的宗门便是长白山的天池寨。
陈老大此人,在不谈事儿的时候,他更多的时候都显得很沉默,一个人坐在那里,有的时候闭目养神,有的时候则一个人眺望远方,静静地想着事儿,至于为什么说陆左是另外的中心,是因为这儿的大部分人,跟陆左的熟悉程度,都比别人多,他http://www.hetushu.com是我们沟通和交流的纽带,身边的人也更多一些。
再加上萧家小姑这位茅山传功长老,以及小玉儿这样神秘的巾帼英豪……
我点头,说对,她现在是前代海公主的徒弟,目前在东海蓬莱岛的一个秘境之中闭关修行。
杂毛小道有些心慌地看了一眼前面的萧家小姑,低声说道:“滚蛋,别在这里编排我,我们可是纯洁的男女关系。”
对我们这帮人,王明倒也没有什么好隐瞒的,告诉我们,说他父亲王洪武,本来只是彭城小县城里面的一个下岗工人,赶上了下岗潮之后,在街头摆个修自行车的小摊子为生,只不过后来风云际会,给他大爷爷王红旗看上,招到京都传承,在龙脉处看了几年大门,一直到半年前的时候,方才离开,来到了天池寨,继承祖宗的家业。
啊?
陆左笑了,捅了捅旁边的杂毛小道。
路上的时候,王明开了一个玩笑,说到底是茅山掌教,出行都与我们这些普通人有所不同。
而这个天池寨,正是王明父亲的管辖之地。
杂毛小道这才说道:“你别担心,我这边已经联系了洛飞雨,得到的回馈,是你家虫虫没问题,出事的是当代海公主,还有她母亲那里……”
我们没有从大门走,而是走了小道,进了寨子里,又转到了一处木楼里来,推开门,一个拄着拐杖的瘸子走了出来,看着我们,微笑着说道:“有朋自远方来,不亦说乎和_图_书!”
我说担心肯定是有的,不过东海蓬莱岛十分封闭,而且本身的实力也是不可小觑,虫虫自己也是顶尖聪明的人,我相信出任何事情,她都有应付的能力……
路上,陆左找到了我,拍了拍我的肩膀,然后问道:“你怎么了,看你一路上都不怎么说话,是不是有什么想法?”
当然,这一切对于修行者来说,都不过是浮云而已,无论是陆左,还是王明,又或者别的人,对于这件事情,都没有太过于在意。
两人几乎是一见如故,相当多的时候,她们都会在一起,低声地聊着什么。
这些名头在当今的江湖上都是掷地有声,每一个出来都让人琢磨半天,更何况是聚在一块儿,再加上陈老大此刻这般敏感的身份,更是让人猜疑。
俗话说“耳听为虚、眼见为实”,王明之所以安排我们过这儿来,想必也是让我们有一个直观的感受,也对未来多几分信心。
这人生轨迹是王红旗安排的,事实上,他爷爷那一辈其实早就被逐出天池寨,本来并不属于这里。
一路行,月上中天的时候,我们终于抵达了天池寨。
我下意识地看向了队伍中一直都很沉默的陈老大,想着倘若魔化了的他能够回来,会不会也是如此?
我摇了摇头,说没事。
之所以如此,是因为早先的时候,我们就听过,王明的弟弟曾经被魔龙控制,整个人都发了疯,不但杀了自己的亲人,还将半个天池寨都给毁了,www.hetushu.com后来是他亲自出手,将其擒住,斩去魔龙意志,这才让他迷途知返。
陆左说你担心她会出事儿?
所以还是私密一些比较好。
陆左眨眼,说都男女关系了,还怎么纯洁?
两人一个是茅山宗掌教,一个是江湖上威名赫赫的苗疆蛊王,结果私底下聊起八卦来,倒也是有滋有味,倘若是让外人看了,还真的有点儿不太适应。
事实上,我们这一路上,都有人安排得妥妥当当。
据杂毛小道跟我们说起,这架飞机是他找人帮忙借的,除了机组人员保留,空姐都不要配,飞抵东北之后,我们这边也是改头换面,最好不要有半分消息流传出去。
不过之所以如此,倒也是因为我们这些人的身份太过于敏感,如果传了太多的消息出去,估计整个江湖都得颤抖几下。
那黑影走近一些,开口说道:“哥,爸叫我过来接你们。”
王钊这个人挺冷的,朝着我们点了点头,然后戴上了遮盖整个脸的头套,转身赶路。
杂毛小道翻了一下白眼,说你觉得我会骗你么?若是不放心,等办完这边的事情,我陪你去东海蓬莱岛走一遭,好吧?
不过像王明这样开宗立派的人物,也实在用不着那一点儿虚名。
陆左看着我的双眼,然后说道:“是不是因为东海蓬莱岛的事情?我听说你女朋友,那个叫做虫虫的姑娘,也在东海蓬莱岛?”
他连寒暄都没有一句。
不过说得也是,再厉害的修行者,终究也只是人而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