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苗疆蛊事Ⅱ

作者:南无袈裟理科佛
苗疆蛊事Ⅱ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十五卷 乱雨纷纷敲我窗

第二章 界碑以东

王洪武一撇嘴,说白头山的意大利炮,可不管你们是不是天下十大,再说了……
“没!”
王明点头,说我父亲之所以愿意来这天池寨,最主要的,其实就是给我老弟当初放下的罪孽赎罪,但他脑子一根筋,以为自己在做好事,在尽职尽责,也是秉承王红旗的遗愿,殊不知自己此刻,却是在挡人前途……
她的身子僵硬,一动也不敢动,陆左问道:“怎么了?”
王明不管自己父亲说得多么煽情,盯着他,一字一句地说道:“爸,你怕是忘了,二小他跟白头山那边的瓜葛。”
如此反倒惹得父子不和睦,索性不说。
他先是检查了一下周遭,又亲自进去,随后对外面说道:“确定安全。”
不过我们显然是没有机会了,毕竟这人是王明的老爸,想要试出他的底细来,就得过一过王明的手。
我们跟着进入其中,才发现这儿是一个有人打理的藏身之所,里面不但有足够的柴火、饮水和食物,甚至还有几处铺着皮毛的睡榻。
继续前行,王明对这一段路十分熟悉,一直在前面带路。
王明说道:“二小他之前发生的那件事情,您又不是不知晓——现如今的他,最好不要接触任何血腥之事,手上也别沾染鲜血,否则很容易反复的……”
越往前走,雪越深。
事实上,以王家父子两人的实力,简直就是江湖任逍遥,而困扰他们的,更多的恐怕是旧事,还有肩和_图_书头的责任。
他沉声说道:“那儿毕竟不是境内,敌人遍地,遇事要小心一些,如果不顺的话,那就回来,别跟人硬碰——我在这边会布置一些人手,有任何危急的事情,都可以通传过来,我会接应你们的。”
王明说希望如此吧,所以我希望他们两人能够在一块儿,相互有个照应。
门关,王洪武开门见山地说道:“王明之前跟我聊起过你们来的目的,事实上,长白山天池寨一直都是对抗白头山入侵的第一线,所以我们这边对于白头上那边的动静的确是有一些了解,关于陆左所说的红杜鹃山,大概在这里……”
王洪武苦笑,说你知道就好。
众人沉默,而陆左想了想,劝慰他道:“时也势也,这或许就是宿命的轮回吧?”
杂毛小道说你不让你老弟跟着,莫不是出于这方面的考虑?
瞧着这些,王明一时间陷入了沉默之中。
拿了地图,还有白头山近期的防卫记录,王明准备带我们离开,这时王洪武走上前来,伸手抓住了王明的肩膀。
天池寨寨主,王洪武。
这儿的温泉洼子很多,遍布好几个山头,王明对于这儿似乎十分熟悉,带着我们一路转折,最后在背阴的山脚下,扒拉出了一个洞子来。
这是一个很强的男人,至于有多强,恐怕只有试过才知道。
这边交代完毕,我们离开了天池寨,没有走正门,依旧是原路返回,一http://m.hetushu.com直到出了天池寨外面的法阵布置,王明忍不住回望天池寨,看着偌大山头寂寥的灯火,忍不住长叹了一声。
王洪武说老大,你老弟身上的魔龙意志已经被你亲自斩除了,为什么你还不信任他呢?
长白山是一座休眠火山,也是巨型复式火山,外围熔岩高原略呈不规则椭圆形,经白垩纪末、中新世、上新世末到更新世初三次大的玄武岩喷溢堆叠形成高原、山地,地势十分复杂,深山是大片的自然保护区,在这里禁止狩猎、垦植、放牧、开矿、爆破、采伐树木等活动,基本上属于人迹罕至。
王明笑了,说没事的,我身边这些,都是当今天下顶尖的人物,被评为天下十大的都有好几个,你放心。
众人进了屋子里,我瞧见里面没有一个人,而在墙上,则挂着一大片的地图。
在这儿稍微停了一下脚步,我们又出发了。
陆左笑了,说怎么,舍不得你老爸?
陆左说情况没有你想象得那么糟糕吧?我觉得无论是你父亲,还是你老弟,实力都挺不错的,未必会被人怎么样吧?
听到王洪武的话语,王明沉思了一会儿,然后问道:“也就是说,天池寨这边是帮不上什么忙的了?”
我明显地感觉到,王明的情绪,在那一瞬间,变得有些低落。
小玉儿低声说道:“我……好像踩到地雷了。”
他们父子之间谈话并无顾忌,王洪武也坦和_图_书然说道:“我肯定动不了,因为白头山对我肯定是有重点关注的,我若是一动,定然就会打草惊蛇;而其余人,说实话我并不信任,不过你也别担心,你弟弟会跟你们一起去,多少也可以当个向导……”
王明说我这是为了他好。
“不!”
啊?
而王明的这些担心,未免太过于偏见,只怕是他说出了口,王洪武也未必愿意听。
王洪武说你为他好,不是搭建一个温室,让他成为里面的花朵,而是把他当个正常人来看——他来这儿的半年里,就跟一老鼠似的,不敢在天池寨的人跟前露面,在长白山和大兴安岭一带四处游荡,东躲西藏,就是想要履行天池寨世家的职责,这是他心里最大的寄托,也是他的自我救赎……
他说得很坦诚,而天池寨这些年发生的事情,之前王明也有跟我们谈过,的确是大不如从前。
听到王明这般说,王洪武长叹了一声,没有再继续说。
我们离开了天池寨,继续朝着东北的方向前行。
王明说我知道。
王明说不,我与龙脉家族,除了血缘之外,联系不深,并没有什么兔死狐悲的感触,对这些人也没有什么感情,主要是担心我父亲,说句实在话,他之前也不过是一个普普通通的下岗工人,后来虽然得到王红旗的眷顾,在龙脉待了几年,但并不擅长应付这样的局面,只怕后面还会有许多的事情……
王明摇头,说我想起了自己第一次前http://m.hetushu.com来天池寨的时候,那个时候的天池寨春秋正盛,人才济济,高手辈出、新秀冒头,上面有王红旗顶着,下面又有两大龙脉家族撑着,何等的威势,却不曾想短短几年间,却是落魄成这般模样,想一想都有些悲凉。
他指着墙上地图的一处红点,说道:“这个地方,早在三年前,就已经被列为白头上的禁区,方圆百里之内,管控都很严。”
屋内有烛火,不多,王明的弟弟将人带到之后,朝着这边一拱手,身子一低,人就消失不见了去,而随后王明则给我们双方介绍,寒暄完毕之后,王洪武说道:“大家屋里坐吧。”
用不着王明说得太明白,我们就都知道,从现在开始,我们就得真正进入状态,保持着绝对的谨慎了,因为接下来的时间,我们将会身陷敌后,没有太多的支援,随时随地都会爆发战斗。
杂毛小道叹了一口气,说希望你老弟能够明白你的苦心。
家家都有本难念的经,而龙脉家族这种传承几百年,甚至千年的门阀,更是如此,我虽然听不懂,却也能够感受得到王明心头的沉重。
王明断然否认,说不行,他不行。
出了天池寨,继续往东,走了许久,我们抵达了一片温泉山。
王明问道:“天池寨这边有没有什么具体的情报呢?”
特别是一年前离火宋家的撤离,使得天池寨的实力大减,甚至有分崩离析的状况。
这是界碑。
小玉儿。
王洪武一愣,和图书说为什么?
王明有些头疼,说我知道,事情别闹得太大,免得这边遇到外交纠纷,将自己人给抬出来,对吧?
王洪武摇头,说你也知道,天池寨自从上一次被破之后,就一直处于半停滞的状态,虽然一直有支援和补偿,但并没有重新构建起往日的力量来,之前累积的实力被消耗一空,离火宋家的搬离,更使得天池寨有名无实,我来得也晚,正着手处理内务之事,对于白头上的监视就有一些少……
如此走了二十多分钟,突然间有人停了下来。
唉……
这个瘸子年纪有五十多,拄着拐杖,人却长得还算周正,眉目之间有王明的影子,整个人的气度闲适,很稳,往那儿一站,就给人一种渊渟岳峙、如山而临的巍峨之感。
他拿出了一个本子来,说这是你要的所有东西,如果想要过境的话,晚上过去是最好的——刚才我们的话,别让你老弟知道,他现在太敏感,很容易多想的。
在下半夜的时候,穿过一片山谷,王明停下了脚步来,然后从积雪中刨出了一座石碑来。
虽然保护区设有九个保护站,每天都有人员巡视,但相对于偌大的山区来说,却并不足以完全覆盖,以至于这深山之中,完全是动植物的世界,人类反而轻微得不足道。
在1962年的时候,长白山因为某些不便说明的原因一分为二,一边成了长白山,而另外一边,则成了白头山。
越过石碑,我们就已经到了白头山境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