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苗疆蛊事Ⅱ

作者:南无袈裟理科佛
苗疆蛊事Ⅱ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十五卷 乱雨纷纷敲我窗

第三章 眠宿野村

我有些摸不透,而陆左这个却开了口:“阿言,你来。”
怎么回事?
此刻我们已经离雷场有一段距离了,就由着王明继续领路。
虽然接触得不多,但经过这些日子的相处,陈老大也知晓面前的这个小萝莉有多强。
那边闹成一团,大概的原因,则是为了五个小孩儿。
这回的小心,是都注意到了脚下。
陈老大说对,我们暂时不去红杜鹃山,去将军峰。
与长白山这边不同,这儿的村落显得格外破落,屋顶上厚厚的白雪有点儿要将房子压垮的感觉,王明让大家在外面稍歇,而他则带着我进村落里搜寻了一圈,最后找到了一处放草的仓库,左右打量了一会儿,提议今天就在这里凑合一下。
王明说你上次走的,不是这一条路么?
她既然不用睡觉,帮着观察,那自然是最好不过的,毕竟这一夜的埋头赶路,特别是在大雪的黑夜里,其实还是挺累人的。
啊?
大家都到齐了,外面的天色也快亮了,陈老大这边开始要排值班的人,而陆左却说道:“不用,朵朵帮忙守着就行了。”
我的大脑迅速运转,将这些位置都给标记了出来。
我藏在草堆中,打了一个呵欠,然后沉沉睡去。
小玉儿更是愧疚,说主要还是我不小心……
我眯眼打量着这些普通的人,瞧着他们坚毅而麻木的脸,一个一个地越过林中,朝着雷区赶去,一直到都走完了之后,我们众人又都凑hetushu•com到了一起来。
小玉儿摇头,说不用,我自己能搞定的……
双方几乎是迎头撞上,好在我们这边有朵朵预警,故而都将自己给藏了起来。
陈老大摆手,说事情既然已经发生了,就不要再多谈,我想说的事情是,虽然那些脚印证明有人越境了,但到底是谁,是自己人,还是敌人,这事儿那些普通人是无法分析的,既然如此,我们就得做点儿动作,将他们的思维给引一下。
陆左提出质疑,说将军峰,可是白头山的老巢之地,去那儿,会不会有些打草惊蛇啊?
小玉儿有些不好意思,说麻烦你了。
听到王明的话,大家都没有再多疑问了。
再一次浮现,我开口说道:“跟我走吧。”
经过了这么一场变故,我们开始加快了脚步,继续前行。
只不过,白头山边境这儿,又不像是安南那种地方,以前打过仗,国境线怕被偷袭,所以布上成千上万的地雷。
这些小孩儿也就四五岁左右,都是当地村民的孩子,而此刻,却要被这些人强掳而走,旁边有一个人似乎是村民里面的头儿,他正在跟自家人大声说着什么,好像是在劝自己的乡亲。
大家伙儿都有些疲倦,陈老大也不多言,点头说好。
王明笑了,说他们做得有多无赖,你可能新闻看得不多,不知道,而且更过分的,新闻上是不播出的,总之他们心挺虚的……
陆左摇头,说我和*图*书是渡河过去的。
之所以说他们是骚包,而不是条件有限,是因为他们穿的衣服款式很新,材质也都不错,不像是穿不起厚衣服的那种,单纯是要风度不要温度。
我藏在一颗桉树的树梢上,瞧着这些从林中穿过的人,一言不发。
我动作轻缓地出了睡袋来,双脚落地,然后低声问道:“怎么了?”
这儿为什么会有雷区呢?
这是我第一次跟白头山的人接触。
好吧。
王明点头,说对,如果没有地雷,经过一夜的雪,应该能够遮掩住我们的脚印,毕竟大家都提了劲儿,脚印不深,但现在肯定会被人发现端倪的。
而就在这个时候,其中有一人抬头,突然朝着我们这边望了过来。
王明摆出了地图来,黑暗并不能够掩盖什么,他打量了一会儿,然后说道:“好,我们走。”
而另外一边,一眼就可能瞧得出是这儿的村民。
所有人都停下了脚步,然后小心翼翼地朝着这边围了过来。
这种地雷是很老式的那种,威力并不算大,掀起一大片的泥土之后,再无其他效果。
因为有我的带路,再加上大家对于脚下的警戒心也有所加强,再没有碰见之前的那种乌龙事,不过二十多分钟之后,出现了一小队的人马,朝着我们刚才路过的雷场走去。
那两个便服男子十分骚包,在这么天寒地冻的情况下,他们居然穿得很单薄。
王明一下子明白过来,说我们故布疑阵,和图书声东击西?
她的话还没有说完,我便已经来到了小玉儿的身前,伸出了脚,顶住了那枚地雷。
我说不用,大家散开一些吧。
“有点麻烦了。”
我们只需要在这里面找几处地方暂歇,应该是不会被人发现的。
陈老大看着面前这粉雕玉琢的小萝莉,有些迟疑,而朵朵也好不容易开一回口,说:“陈叔叔你就相信我吧,我可以的……”
陆左没有再说,反而是王明再一次郑重其事地说道:“白头山这儿的人呢,比较奇葩,大概是脑子被洗掉的缘故,做的事情都有些违反常理,大家记住,千万不要小觑,也不要掉以轻心……”
陆左指着外面,说有情况。
如此行走一夜,天快亮的时候,我们来到了将军峰附近,也第一次瞧见了村落和人家。
而在虚空之中,我瞧见了更多的地雷,密布在前方那一大片的山林之中。
我主动承认错误:“不好意思,是我处理得太过于粗糙,应该想办法让它变成哑雷就好了。”
但人毕竟不是机器,也不是探雷的设备,在没有太多防备的情况下,终究还是踩到了。
啊?
王明沉吟一番,然后说道:“白头山的出现,是大国博弈的成果,白头山主人的这位置,近乎于捡来的,因为根基不稳,所以手段就有一些变态,而且小国生存的手段,向来都是间于齐楚,饿了就哭,有奶就是娘,一会儿跟老毛子哭喊,一会儿跟我们撒娇,以前和*图*书咱们爱面子,冤大头,白给了好多东西,现在咱们务实了,不介意这点儿虚荣了,他们也就翻了脸,所谓升米恩斗米仇,对我们这边的仇恨越发大,我接触过这儿的一些人,除了宇宙国,估计最恨的就是我们,这是教育问题,洗脑的结果……”
这不怨小玉儿。
王明让我在这儿待着,他回去叫人。
陆左点了点头,然后有些不解地说道:“白头山那帮人,在这个鬼地方布上这么一大片雷干嘛?”
我大概瞧了一遍,随后目光落到了那两个便服男子上面来。
事实上,只要谨慎一些,精力集中,顶级修行者凭借着对于周遭炁场的把握,以及对于危险的预知,是很难会踩到地雷的。
我没有跟他们打招呼,也凑了头过去,一打量,这才瞧见在不远处的一片空地上,出现了四十来人,其中有七八人穿着制服,他们簇拥着两个便服男子。
王明出去没多久,就带着人悄不作声地过了这儿来。
汇聚在一起的第一时间,陈老大终于开口发言了。
对于白头上,王明显然是很熟悉,而且他这儿又有他父亲王洪武的那本记录,他既然这么说了,应该是没问题的。
我一闭眼,没多久就睡着了,而不知道过了多久,迷迷糊糊的时候,突然间有人轻轻地拍了拍我的睡袋,我一下子就醒了,拨开草堆,瞧见陆左在跟前,朝着我做了一个“嘘”的动作。
陆左说所以就在这儿摆开地雷阵咯?这是怕和-图-书我们打他们么?
陈老大不回答,反而是王明一拍大腿,说妙啊,将军峰是白头山的龙兴之地,那儿有大量白头山的弟子和高手,而在边界过往的人里面,大部分都是这帮人,如果朝着那个方向走的话,这边肯定会以为是自己人——当然,我们也不用去将军峰,在附近的地方,先藏一日,晚上再走。
我在仓库中巡查了一下,发现这儿挺大的,里面堆着一摞一摞的草料,也有晒干的草,将木结构的仓库填得满满。
他没有多说,跃身上了房梁去,我不明所以,也跟着上了去,很快就来到了一处窗口处,发现杂毛小道、陈老大都在这儿,都小心翼翼地朝着外面看去。
他们的气质,给我的感觉总有一些不对劲儿。
这些人的意志,还真的是强。
我们都有一些疲惫,这边落了脚,也没有太多可说的,大家纷纷找寻起草仓里最适合藏身的地方,然后将睡袋打开,钻进里面去,又拜托人用草堆遮盖住,掩人耳目。
我遁入虚空的速度,比地雷引爆的速度要快上一些,所以在虚空中,第一时间瞧见了地雷的爆炸。
在我这儿看来,他们身上的衣服有些单薄,在这样天寒地冻的环境里,又不是修行者,想必是冻得直哆嗦了的,不过在听到有状况之后,还是第一时间赶来了。
众人开始有序地撤离,朝着左边的方向涌去,当我感觉到众人都抵达了安全范围之后,深吸一口气,然后施展了大虚空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