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苗疆蛊事Ⅱ

作者:南无袈裟理科佛
苗疆蛊事Ⅱ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十五卷 乱雨纷纷敲我窗

第四章 敌人比想象中的更狡猾

难怪觉得这两个便服男子总有一些不对劲儿,给我一种很熟悉,却又有几分格格不入的感觉,原来真是我们此行过来的目标之一。
全部杀了?
这儿有一大片的老林子,藏身其中,是一个挺不错的选择。
尽管我不确定是谁出了岔子,也不知道这两个家伙是怎么布下的局,但我却知晓,自己是遭了算计,而且已经显露在了对方的视野之中。
我也顾不得男女之防,伸手抓住两人的手,问道:“我们去哪里汇合?”
两个……
又过了好一会儿,我方才明白过了自己此刻的状况。
他是我们所有人里面最平静的人,如此纠结的情况下,他却是第一个反应过来,开始指挥。
得走。
剧烈的疼痛影响了我的思绪,而这个时候,有两个身影出现在了我的视线之中,并且由远及近,朝着我这边慢慢地走了过来。
得稳住。
这一群人什么场面没见过,即便是面对着这样的变故,也都稳了下来,而随后,我感觉到声音渐渐远去,那些人却是又走了。
不动如山。
我朝着她点头微笑,说放心,我会的。
疼痛也是刻骨铭心的。
萧家小姑叮嘱我,说小心一些,不要急。
一口血喷出,我感觉到了身子一阵空虚,浑身无力,好在这个时候体内的聚血蛊小红果断反应过来,有暖意涌上来,注入经脉,让我没有再一次地疼昏过去。
进退为难啊……
墙没事,但车肯定会坏掉,而且速度越快,越容易和*图*书出问题。
这两个字就像一道闪电划过了我的脑海,我立刻就想了起来。
被套路了。
如果跟我们撞上,我们刚才的憋屈就白费了。
这事儿才是真的让人气愤。
发生了这样的事情,藏身在仓库木楼这里的所有人都醒了,听到陈老大的吩咐,都找地方藏住了身形,而后听到外面传来一阵杂乱的吵闹声,紧接着我的心脏倏然一紧,感觉到一股巨大的力量从天而降,朝着仓库这儿断然落了下来。
这事儿,真的是找人说理的地儿都没有。
而在刚才那一剑落下来的时候,肯定有人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绪或者心跳,最终导致暴露了。
我瞧得并不仔细,但却一下子感受到了对方的气息。
王明指着东北方向,说那边有一个老参沟,你把人放那儿。
是剑主。
但如果不杀,白头山的人过来一问,我们肯定就暴露了。
我下意识地缩回了头,不敢去瞧那人,而其余人也几乎在同一时间往回撤了去。
她是希望我能够稳住心神,不要被暂时的变故给弄乱了心情。
偌大的仓库倒塌了半边,上面的砖瓦纷纷砸落下来,落到了草堆上面。
不过如果是野外的话,撞上了,直接干掉,不让他们逃脱就行了。
他们带着那几个很有灵性的小孩儿走了,留下一帮悲恸不已的村民。
我将两人放下,左右打量一番,指着不远处的大树,说两位暂且在那里停留,我回去接他m.hetushu.com们。
几个起落,我们出了这个小村落,抵达了外面的林子里,为了怕被人发现,我脚步不停,继续施展,朝着东北的方向走去,差不多两分钟之后,抵达了王明口中所说的老参沟。
我都不惧怕,更别提旁边这帮凶猛的家伙。
我还以为是刚才我们这边打量过去的目光被人警觉到了,所以才会过来查看,却不曾想是因为这储存草料的木楼仓库碍了对方的眼,给拿来做“杀鸡儆猴”的鸡了。
然而下一秒,一股突如其来的撞击,让我直接从地遁的状态显露了出来。
他们回到了之前那边的平地上去。
我刚才的那一下很伤,上一次遇到这样的情况,是初学地遁术时,我在滇南边界的时候,撞到了国境线上。
我的心头有一些乱,而这个时候陈老大却发了话:“他没有发现我们,只是怀疑而已,忍住,藏好,别乱来。”
但是在这村子里,双方一旦交手,我们可以将这两人斩杀,也可以将他们身边的那队人马也杀了,但这儿的村民怎么办?
尽管发生了一些变故,但是区区两个剑主,对我们的威胁并不算大,我们刚才之所以藏着,最主要的是怕打草惊蛇,倒没有别的意思。
陆左低声说道:“剑主。”
然而有聚血蛊的存在,使得我并没有在这个时候失去抵抗力。
随后这两个家伙也是十分的谨慎,而且十分有耐心,这才布下了一个局。
只是……
我满脑子的疑惑http://www.hetushu.com,而这个时候,王明却是躲在了我的旁边,低声说道:“那帮人说的是高丽语,在威胁这些村民,说他们的孩子是被山神看上的弟子,如果谁敢阻拦,就如同这木楼一般,绝对活不下来,谁若是想要以卵击石,尽管上来……”
我躺在那里,假装昏迷,而那两人走到了这边来,然后显得十分谨慎,离我十来米的距离,低声说道:“这个人,想必就是千面人屠陆言吧?”
后面那人摩拳擦掌地走上了前来,笑着说道:“管他呢,消息已经传回去了;至于他,先拿下,我听说这家伙杀了我们好多的人,拿下他,必有重奖!”
在那一瞬间,我明白了过来,陈老大刚才的判断其实是有一些失误的,这两个家伙并不是没有发现木楼的状况,他们肯定是发现了,而刚才那一剑,绝对是试探。
我们这些人对于自己的气息都藏得很好,即便对方是剑主,也未必能够发现我们。
呃?
“示威!”
关键时刻不是谦让的时候,萧家小姑和小玉儿走到了我的跟前来,将手伸了过来。
我张开嘴,“哇”的一声,直接就吐了出来。
前面那人疑惑,说他来这里干嘛?
木楼发出了一道清脆的响声,直接从中而断,随后让人牙酸的声音从建筑本身传了过来。
杂毛小道说道:“你先带我小姑和小玉儿姑娘一起吧,我们暂时藏一会儿,如果你赶不及的话,我们就往村里先躲着。”
我没有再问,深吸http://m.hetushu.com了一口气,然后开始使用地遁术。
如果是在茅山外初次见到,或许我们还会心惊一下,不过此时此刻,在与这帮家伙有过多次较量,特别是在茅山遭劫之时的那一次,与那么多的剑主有过交手,使得我的信心大增。
喀……
听到王明的翻译,我顿时就是一万头草泥马奔腾而过,郁闷得不行。
另外一个人点头说道:“对,能够使用邪灵教地魔独门地遁术的,目前听说的人里面,只有他一个。”
只不过我刚才过来的时候,完全没有任何阻挡,怎么原路返回去,就碰到了呢?
是刚才那两个穿着便服的剑主。
他们想要杀我,这未免也有一些太过于想当然了。
陆左当机立断,开口说道:“这样,我们藏起来,阿言你用地遁术带人分批走。”
这个时候,陈老大开口说道:“我们得走,那些村民肯定会过这边来的,如果打了照面,会比较麻烦。”
而且真正让人郁闷的,是若是论纯实力,我们这里随便上两个人,就能够将那个装波伊的家伙给虐了去,结果却因为这么一大堆的村民,不得不龟缩起来。
大概失神了十几秒钟,我的思绪方才重新恢复活动,发现自己躺在雪地之中,喉咙里有一大口的血涌了出来。
好在没有人被这剑气伤到,而且都藏得很好。
看着两人朝着那边的林子走去,我转过身子,施展地遁术,准备原路返回,将其余人都给接出来。
事实上,此时此刻的我都不用装,一大口的血洒m•hetushu•com落在旁边的雪地上,脑袋血肉模糊,十分凄惨。
我闭上眼睛,能够感觉得到有一道巨大的剑气落下,将木楼切成了两半,那凛冽的剑气十分恐怖,所过之处,无一物可抵挡,居然将下面的草堆也都给斩成了两截。
当时的屈胖三跟我解释,说国境线,或者说界碑,是一个国家的气运承载,是无数人的意志累积,故而形成了一道天然的防线,贸然用地遁术这样的手段撞上去,自然如同高速行驶的汽车撞上了厚厚的墙一样。
不过气愤归气愤,村民是无辜的,我们只有耐着性子忍着,如此又过了十分钟左右的时间,上面传来消息,说那帮人走了。
但现在不同,刚才有一个该死的剑主为了耍帅,将这木楼劈成了两半,那帮村民的神经就算是再大条,也会过来收拾的,而且来的人会很多。
别人或许能够办得到,但对于我们这一群人来说,却还是没有这样的杀心。
如果是往日的话,在这木楼被发现的可能性几乎为零。
轰!
想明白了前因后果的我没有自怨自艾,也没有去追究到底是谁的锅,而是装作没有多少抵抗能力的样子,躺在了雪地上。
我没有犹豫,走上前来,说好,谁先走?
我感觉自己整个人仿佛撞到了铁板上一般,整个人在毫无预兆的情况下,身体收到了极大的重创,特别是意识,在那一瞬间,几乎都陷入了停滞状态。
而暴露之后的结果,必将是红杜鹃山那边有所防范,我们就由暗转明,此行必将变得格外艰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