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苗疆蛊事Ⅱ

作者:南无袈裟理科佛
苗疆蛊事Ⅱ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十五卷 乱雨纷纷敲我窗

第六章 有时活着比死辛苦

我苦笑,说所幸的一点,是这两个家伙都是老成持重之辈,也就因为太稳重了,所以才会多疑,听风就是雨,给我用话语一诳,装了一回波伊,就给吓到了,没有敢真动手——好在你们两个来得也快,要不然我可真的扛不下去了。
这时的我整个人都放松了下来,也顾不得形象,踉跄地爬起来,然后盘坐在雪地上,开始行起了气来,用劲气滋润濒临崩溃的经脉,免得真的出现不可挽回的严重伤势。
我叹了一口气,而陈老大却并不怎么认为,他掂量起了手中一块不知道从哪儿捡来的石头,抛了抛,露出了洁白的牙齿来。
小玉儿说刚才是萧姐姐觉察有一些不对劲儿,说整个空间好像被封闭了,所以才提议过来的,否则我都不知道会发生这样的变故。
作为能够获得杂毛小道和黑手双城认可的萧家小姑,以及被王明推荐加入七人替补的小玉儿,对于危险的嗅觉是很强的,居然能够在这个时候及时赶到,将我最后的一丝担心给消弭了。
尽管我与他接触得并不算多,但前些日子的喂招,让我对这位不苟言笑的茅山大师兄心里充满了敬意,有一种把他当做长辈、师父的感觉。
孔老二这人倒也挺光棍的,没有装模作样,而是点名一般地说道:“你、黑手双城,他、他、他,分别是茅山掌教萧克明、苗疆蛊王陆左和隔壁老王,再加上一个千面人屠……天啊,你们这帮人来这鸟不拉屎的www.hetushu.com地方干嘛?”
当他瞧见我们所有人面孔的那一瞬间,整个人不由得倒抽了一口凉气,身子止不住地直哆嗦。
反倒是小玉儿,感觉多少还是欠了一点儿意思。
陆左在旁边说道:“且不说那个叫做老狼的家伙现在是惊弓之鸟,小心万倍,就算他给你拿住了,身边还有那么多人呢,总不能都给抓住吧?”
我嘿嘿一笑,没有说什么,但心里却很高兴。
他在路上的时候已经听小玉儿说起了事情的经过,在旁边笑吟吟地说道:“可以啊,阿言,听说你装波伊的架势,深得虎皮猫大人的真传,愣是在绝境之地,万分凶险的时候,将那个什么显定极风天剑主给吓走了?”
这儿是刚才与老狼、孔老二交手的地方,现在虽然孔老二在我们手中,但老狼跑了。
萧家小姑和小玉儿跑到了我的跟前来,都拔出了剑,指着旁边的孔老二。
回过神来的孔老二一脸懵逼,完全不知道刚才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而萧家小姑也没有跟他多作废话,直接一记手刀过去,将人给砸晕了。
我在旁边直接说道:“不用多想了,他们已经将消息传回去了,拦不住的。”
这是准备审问么?
陈老大笑了,说他们不肯背叛,是因为没有退路,不过并非每一个人的意志都如同钢铁一般,只要有一丝的软弱,就有被突破的可能。
说罢,他看向了萧家小姑和小玉儿,还有在陆左身www.hetushu.com边的朵朵,说你们去外面瞧一瞧,帮忙戒备一下。
即便是我这种入江湖并不算久的家伙,都有被人活生生剥了皮的经历,心早就坚硬如铁。
他跑了,另外跟着他们的那些人也不见了踪影,留在这里,并不是一个好选择。
陈老大很满意,说既然认识我们,就应该知道,我们是敌人,不是朋友,对吧?
陈老大说现在不是承担责任的时候,而灭口……这事儿也不行。
夸完了我,陈老大没有纠结于到底是谁漏了陷,而是在自认错误之后,分析起了当前局势来:“虽然元载孔升天剑主在我们的手上,但那位显定极风天剑主跑了,他或许并不知道我们的存在,但陆言的身份肯定是暴露了,也让我们丧失了先机,由暗转明,失去了突然袭击的可能,你们觉得,接下来我们该怎么办?”
小玉儿担忧地看了一下我们,最终还是点头离去。
陈老大对我的伤势十分关心,一抵达这儿,只是用眼神与萧家小姑做了一个交流,便立刻蹲下身来,给我检查。
而最主要的,是她比较自信,觉得就算是老狼杀回来了,她也能够应付得了,并且能够保护好我和受擒的孔老二。
反倒是旁边的杂毛小道显得活泼许多。
在那一刻,他的脑子估计是混乱无比,有些宕机的迹象。
王明说为什么?
孔老二这时却闭上了眼睛,叹了一口气,说杀了我吧,我什么都不会说的。
萧家小姑问和_图_书道:“阿言,怎么回事?”
我们这个团队里面身经百战的人很多,思路都十分清晰,在得到了我确定的答案之后,没有人再提去拦截的事儿,陈老大沉默了一会儿,然后指着地上的孔老二问我:“这个人,脑子没问题吧?”
之所以让小玉儿去,而不是她自己,显然是有着一些深层次的考虑。
陈老大点头,说对,说出我们想知道的东西,你能活。
弄完这些,萧家小姑左右一看,然后吩咐道:“小玉儿,你扶着陆左起来,我们去前面躲一下。”
简单包扎伤口的我盘腿坐在一处干草堆上,没有说话,但能够感觉得出来,杂毛小道的这小姑,显然也是一位很强大和沉稳的角色,能够成为茅山的传功长老,并非偶然。
陈老大的脸上罕有地露出了一丝笑容,居高临下地望着对方,然后缓缓说道:“瞧你的这小眼神儿,想来是认出了我们都是谁了,对吧?”
依照这家伙稳重多疑的性子,想必是回去搬救兵才对。
我大概解释了一下刚才发生的事情,听我说完,两人皆有一些后怕。
我苦笑,说刚才那两个人其实已经知道有人藏在木楼仓库的事情,只不过因为没把握,故意离开的,随后在这附近设下圈套,我们过来的时候没有弄成,但我回去的时候,撞到了铁板上,身受重伤……
小玉儿说道:“刚才你这样的情况,倘若是出了半分岔子,那岂不是就活不了了?”
当然,在小玉儿离开http://m.hetushu.com的这一段时间里,老狼并没有回来,而是在过了半个小时之后,我们的大部队却是赶到了这儿来。
我苦笑,说我这也只是运气而已,险些就见不到大家了。
他在闭上眼睛的那一瞬间,眼里流露出了一丝死志来。
我们转移到了另外一个地方,这时萧家小姑帮我检查了一下身体,然后吩咐小玉儿道:“他们在村子那边完全不清楚状况,等得肯定着急了,我在这儿看着阿言和这个家伙,你去村子里通知一下,跟他们把情况说明白,然后带人过来。”
陈老大检查完了之后,拍了拍手,说你的身体是受了重创,好在恢复能力超强,这两天不要妄动,安心修养就可以了——刚才的事情怪我,太过于自信了,不过你这个真的不能算是运气,能够在那么危急的情况下,做出了最正确的决定,不但虚张声势惊走了那人,而且还将另外一人给制住,这就是真正的实力了。
她们走了之后,陈老大咳了咳,说接下来发生的事情可能会有一些血腥,谁要是有一些不适应的话,可以跟女士们一起去外围戒备。
我瞧见孔老二被捆住,这才将一直钳制住这家伙的聚血蛊小红唤出,回到了我的身上来。
萧家小姑收回了架在孔老二脖子上的剑,用那家伙身上携带的捆仙索将其五花大绑之后,方才说道:“我有所感知,是因为之前的一些经历,但阿言刚才那一下才是真正的厉害,不但在那么危机的情况下惊走了http://www.hetushu.com敌人,还活捉了此人,不愧是陆家的人……”
王明说这件事情怪我,今天就不应该住在这村子的,如果不住这村子,也不会发生这么些破事儿——我对这一带比较熟悉,不如我跟过去,看看能不能敢在那个显定极风天剑主将消息传回去之前,把他灭了口?
他微笑着说道:“别这么快下结论,我敢打赌,你会后悔的。”
我点头,说对,没问题,不过这帮家伙的忠诚度很高,未必会提供太多的消息出来。
此时此刻的老狼,就算是知道自己被我耍了,回过神来,恐怕也不敢再回来了。
而即便是回来,他也未必能够在萧家小姑和小玉儿的面前占得便宜。
三位女性很有默契,都没有多问,直接离开。
孔老二这时却一下子明白过来,开口说道:“你们出现在这里,想必是冲着我们过来的吧?”
果然……
所以能够得到他的肯定,这是一件让我感觉到很有意义的事情。
几秒钟之后,那家伙睁开了眼睛来。
在确定了我们的情绪之后,陈老大伸手,按住了孔老二左边脖子的一处青筋。
男的没一个走。
小红一回归,我整个人都变得精神了许多,脸色也红润了几分,而孔老二则像是溺水的人重新回到了水面上一般,深吸了一口气,睁开了眼睛来,左右打量,不由得惊叫道:“怎么回事?你对我怎么了?老狼呢?”
大家都是在生死边缘徘徊过的狠角色,没有谁会对一个敌人心存怜悯,生出莫名的圣母心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