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苗疆蛊事Ⅱ

作者:南无袈裟理科佛
苗疆蛊事Ⅱ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十五卷 乱雨纷纷敲我窗

第七章 孔雀圣母

啪!
前面说过,无论是孔老二,还是老狼,两人的穿着打扮都相当骚包。
孔老二的误会让陈老大有一些恼怒。
啊……
他打了寒颤说道:“你不会是……你这是开玩笑,对吧?”
他放声大笑着,脸一下子就变得无比的狰狞可怖来。
他的嗓子在第一声尖叫之后就破了,后面发出了一阵沙哑无力的呻吟,眼角处居然流出了几滴血泪来。
显然他宁愿死,也不愿意承担背叛组织的下场。
当陈老大戴上手套,将某种圆球形的玩意儿摆在冰冷的石板上时,孔老二终于明白了过来。
他过了十几秒钟,方才长长吐了一口气,说遇到高手了。
这是剧烈的疼痛将眼球处毛细血管撑裂的结果。
陈老大继续说道:“再有一个,你的家人,或者爱人,总之心中的牵挂,或者把柄,肯定也落在对方的手里,你这里一旦与我们勾搭,你在乎的一切就都会灰飞烟灭,这使得你更不可能与我们合作,对么?”
孔老二摇头,说不能,明空洞是禁地,那里布满了三十四层剑主大人从饕餮海里捞来的饕餮鱼和章鱼恶灵,它们对于修行者的灵魂和身体危害很大,任何人,包括从里面出来的我们,只要被沾染,都会受到不可逆转的伤害,唯有孔雀圣母和千通王有可以出入的太阳石令牌。
一石头下去,鸡飞蛋打,干脆利落,没有任何回旋的余地。
他说得轻松,然后颤抖的语气却还是出卖了和*图*书他。
很显然,涉及到这方面的问题,他的回忆系统里是被禁锢解锁的。
啊……
在常人难以忍受的疼痛刺激下,孔老二爆发出了巨大的力量来,即便是捆仙索都有些抑制不住。
孔老二摇头,说基地不在红杜鹃山,那里是一个陷阱,是专门布置出来的诱饵,真正的基地在明空洞,在将军峰后山深渊峡谷的一个地方,那里有重兵把守,除了孔雀圣母和千通王,谁也无法进入其中。
他搓了搓手,然后回过头来,问我们道:“谁有手套之类的东西?”
孔老二说是真的,他去了远方,找寻一些曾经的同伴,何时能够回返,谁也不知晓。
突然间,这家伙眼珠子掉了下来,紧接着脑袋发出了一声脆响来。
这个时候的他,宛如一个妇人的作态,双眼怨毒无比,仿佛心怀怨恨、无法转世的厉鬼一般。
冰天雪地之下,为了显得自己与众不同,他们穿得都很单薄。
陈老大说你们也不能么?
而这人也开口说了话:“我知道,能够成为元载孔升天剑主,你必然是受到了三十四层剑主很大的器重,他赋予了平凡的你堪称恐怖的修为和力量,让你超越凡人,成为许多人眼中的神,从情感上来说,你宁愿死,也不愿意背叛……”
威胁人,并不是语气越凶狠,就越有威慑力,有的时候,平平淡淡,简简单单,或许更加恐怖。
事实上,在他醒过来,认清楚www.hetushu.com了自己此刻面临的情况之后,立刻就流露出了死志来。
啪……
孔老二说你知道就好。
陆左注意到了,问他,说没事吧?
而这个时候,王明的脸色却显得更加僵直。
其实他的这一套我也懂,也能够弄得出来,但如他那般的镇定,仿佛饮水吃饭一般的平静,我还是不行。
说这话儿的时候,他的语速很慢,每一个音节落在我的耳中,都充满了无限的煽动力。
这回孔老二忍不住发出了一声舒服的呼声来,显然是被这温暖的力量所抚慰着,而刚刚被他骂作恶魔的陈老大,身影一下子就伟岸了许多。
那家伙的脑袋居然直接碎了去,就像熟透了之后被拍破了的西瓜,白色的脑浆、红色的鲜血一瞬间就溅射了出来,随后一方小鼎从破开的口子里冒出,朝着远处飞去。
不知道过了几分钟,陈老大突然开口说道:“不如这样,你回答我几个问题,我将你给放了,你制造一个现场,伪装自己已经死去,然后离开这里,远走他乡,隐姓埋名……”
他缓缓地说道:“你应该知道,有时候活着,比死了辛苦,刚才那一下,只不过是开始而已,你刚才只碎了一个蛋,你身上还有很多的器官,它们每一个的毁灭,都会给你带来不同层次的疼感,而我会保持你的生机,让你不会留着遗憾死去——而即便是生机灭绝,我也会用茅山养鬼术将你的灵魂禁锢,让你日日www.hetushu•com夜夜,永远都沉浸在这一段美好的回忆之中……”
啊……
孔老二被一撸到底,露出了不可描述的地方来。
堂堂一位剑主,睥睨天下的人物,在那一秒种,居然哭出了声音来,艰难地指控道:“你简直就是一个恶魔……”
他淡淡问道:“疼么?”
能够成为剑主、并且还是元载孔升天这种排名相当靠前的剑主,我们面前的这位孔老二,想来肯定是敌方团伙里面的铁杆人物。
陈老大一字一句地说道:“正面回答我。”
这样瘆人的笑声持续了半分钟之久。
是么?
这阵抽搐维持了几分钟,陈老大瞧见他缓和了一些,然后问道:“那么,千通王和孔雀圣母在哪里?”
如果说前面的一段话谁都能够想得到,那么后面的这一段,着实让孔老二有很大的惊讶。
孔老二下意识地点头,说疼,你给我一个痛快吧。
此时此刻的聚血蛊小红已经苏醒,所以直接将其吞入腹中,而没有给我分一杯羹。
这样的人,他既然能够成为如此强大的剑主,个人意志方面是绝对没有什么可打击的,不管你如何待他,连死都不怕了,他还有什么畏惧的呢?
陈老大的脸上露出了平静的笑容来。
孔老二抬起头来,迷茫地看了他一会儿,突然缓缓问道:“什么问题?”
我不管别人,反正在旁边围观的我自己,后背就生出了一阵冷汗,打心底地对这个男人产生出了深深的畏惧来。
王明http://www.hetushu.com摸了一下鼻子,然后说道:“我跟那位孔雀圣母,有可能……认识!”
陈老大说那么,你们是怎么被制造出来的?
他死死地盯着陈老大,用一种尖细的声音说道:“想知道我在哪里?直接来深渊峡谷吧,我在那儿等着你们,不敢来的,都是没卵子的软货,哈、哈、哈、哈……”
陈老大疑惑地问道:“你站在了我的对立面,我凭什么满足你的要求?”
好强大的力量。
陈老大伸出手来,指尖处有柔和的力量溢出,落到了伤口处,让其迅速愈合。
说时迟那时快,我的体内伸出了好几根触须来,将其紧紧抓住,然后拽进了我的体内去。
陈老大显然是早就准备好了问题,直接开口问道:“三十四层剑主,他人现在在哪里?”
啊?
这一回,孔老二陷入了漫长的沉默之中。
一声凄厉的叫声穿透了整个雪林,孔老二被捆仙索绑得严严实实的身子在一瞬间膨胀了起来,将那绳索勒得紧紧,仿佛下一秒就要崩开一般。
他沉默了一会儿,说你既然知道,又何必逼我?
然而捆仙索到底不是冒牌货,让孔老二最终还是没有能够爆发出来。
然而陈老大将女性同胞给遣走,又提前给我们打了预防针,显然不是想要给这家伙表现坚贞不屈的机会。
原本显得无比恐惧的孔老二在这个时候,突然间眼睛一翻,脸上露出了几分冷笑来。
鲜血溅了围观的我们一身,陈老大的脸色有一些不太好看m•hetushu•com
陆左一下子就明白了陈老大的用意,赶忙递上了一副手套,然后冲着孔老二瞪眼,说你个狗日的,多久没洗澡了?真的是熏死人了……
这样的人物,想要他背叛三十四层剑主以及王员外,跟我们吐露一些,这事儿实在是有一些困难。
孔老二目光呆滞地摇头,说不知道,没有人知道。
他微微一笑,说我看起来像是很好说话的人,对吧?所以你才会觉得我是在骗你……
好在我们都是大老爷们,倒也没有什么尴尬的,唯一觉得有些头疼的,是孔老二——他额头上面一下子就有冷汗流了出来,咬着嘴唇,一字一句地说道:“想不到大名鼎鼎的黑手双城,居然是龙阳之事的爱好者——这是想要给我通一通肠道么?哼哼,盛名之下,不过如此嘛……”
不过他显然猜错了陈老大的用意,毕竟人陈老大别看单身,但实际上已经结了婚,而且都有了孩子,是一个直得不能再直的纯爷们,不可能跟他玩这种把戏。
听到这一句话,孔老二先是一愣,突然间一声大叫,随后口中有白沫喷出,整个人开始不断地抽搐了起来。
他摸起了那块石头来,在孔老二的裤子上擦了擦,然后一把将那家伙的裤子给脱下。
陈老大说那坐镇红杜鹃山基地的,是谁?
壁立千仞,无欲则刚。
陈老大抬起了头来。
的确,这种事情对于一个直男来说,真正痛苦的并不是身体,而是心理和精神上的打击。
此时此刻的陈老大就是如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