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苗疆蛊事Ⅱ

作者:南无袈裟理科佛
苗疆蛊事Ⅱ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十五卷 乱雨纷纷敲我窗

第八章 进退维亟

陈老大指着地上的孔老二,说在成为剑主之前,你觉得他会有多强?
这一句话说出来,大家都有一些意外。
然而他这些年里,一直都将视线集中在那个叫做虫原和不周山的地方,而忽略到了现实的世界,没有想到,在这短短的几年内,那熊孩子就已经弄成了这么大规模的祸事来。
我们都转过头来,看向了王明,杂毛小道更是开起了玩笑来:“不会吧,难道是你失散多年的老情人?”
茅山遭劫之时,千通王曾经露面。
我们这些人,不客气地说,哪一个在江湖上,都是鼎鼎大名、掷地有声的。
我感觉,那个时候的他,我们在场的所有人,都未必能够及得上。
她的提议合情合理,有好几人都下意识地点了点头。
王明说毕竟是老朋友,她应该会见我的,而只要见着了,是劝还是打,都可以的,毕竟进出基地的太阳石令牌,她身上也有……
唉……
陈老大说第一件事情,我们可以拖,但第二件事情,对方在知道我们意图的情况下,会做什么,你们能够想得到么?
因为他是域外天魔,是远古神魔,属于上一个纪元斗争的失败者,对于新世界是充满了毁灭的欲望,不可能在这个世界里找到帮手。
所以他们对三十四层剑主又敬又怕,仅此而已。
王明说她是几百年的蛇妖化人,滇南五毒教出身,一身技艺和手段精湛无比,算得上是江湖一流、甚至顶尖的人物,后来重伤垂死,和_图_书被老鬼初拥之后,成为血族,而且还是新冈格罗一族,实力应该是更有精进,不过这些都不足为惧,最主要的,是她将三十四层剑主生下来之后……
陆左的脸变得严肃了起来,说你这意思,刚才那个跨空而来,直接降临在元载孔升天剑主身上说话的孔雀圣母,就是老鬼的相好蛇仙儿?
说一个人有大将之风,大多会说“临危不惧”、“泰山崩于前而面不改色”,而事实上,陈老大正是这样的人。
怎么办?
陈老大点头,说对,一个普通人,变成让我们都为之头疼、甚至与我们并肩的顶尖强者,并没有花费太多的时间,而作为三十四层剑主的代理人,那位孔雀圣母有多厉害,你们可以想象一下。
凡事都讲究一个进退有度,事情既然到了现在的状况,退一步,其实也是可以的。
这样的冷血,的确是我们应该考虑进来的因素。
然而陈老大却摇了摇头。
王明摇头,说不是我的老情人,是老鬼的。
我觉得任何人,都不会甘心接受这样的钳制。
按道理讲,那位三十四层剑主,他应该属于这个世界天然的敌人。
当时倘若不是黑手双城出现,将其顶住,只怕就算是我有虚清真人附体,施展出了绝世剑法,也未必能够力王狂澜,拯救茅山。
是的,千通王很明显是三十四层剑主的合作者,而并非手下。
陆言见状,赶紧跟她们解释起刚才发生的变故来。
除了孔雀圣www.hetushu.com母和千通王。
擦去了身上的血水,我们看向了陈老大。
老鬼的?
而这个时候,大概是感知到了什么,萧家小姑、小玉儿和朵朵赶了过来,瞧见地上惨死的孔老二,都有些意外。
小玉儿听完,有些犹豫地说道:“如果敌人早有防范,我们是不是先撤一下,等风声过了,再回来?”
即便是朝堂之上,都当得起“天下十大”的名头。
大家都点头同意,而王明突然说道:“我在想,我是不是能够与孔雀圣母见一面。”
啊?
理顺了这里面的关系,我们又知道了一些别的信息,包括红杜鹃山是陷阱,而真正产出剑主这种批量顶尖高手的基地,却还是在将军峰附近的深渊峡谷之中——那个地方,谁也进不了。
这回导致我们在白头山这儿受到最大的关注,四处面敌,寸步难行。
王明摇头,而陆左说道:“他我不知道,但之前我们遇到了一些他的同伴,其中有一人的身份阿言曾经去探寻过,不过是一个公司里的普通职员而已,别说高手,连修行者都算不上。”
啊?
杂毛小道说道:“你别脑子一热,去逞个人威风,先听听大家怎么说。”
因为他们在获得力量的同事,还被三十四层剑主所控制,一个意念,就能够让他们直接爆体而亡。
刚才的时候,陈老大采用了很巧妙的手段,先是一上来就给予孔老二男人所不能承受的究极痛苦,用身体上面的疼痛http://m.hetushu•com直接将对方的意志逼到了边缘处,然后施展了心理诱导术和幻术,让对方在近乎于崩溃的状态下被催眠,最终引导出了对方心底里最真实的想法和意图来。
如孔老二、老狼这样的剑主,他们是千通王和三十四层剑主合作而来的产物,但是因为某些关系,他们与千通王的感情更深一些,而与三十四层剑主之间,则是很纯粹的上下关系。
他们之所以能够进出,最主要的原因,则是拥有了一份叫做“太阳石令牌”的东西。
他话都还没有说完,就被杂毛小道打断了。
陆左深吸了一口气,然后说道:“如此说来,孔雀圣母就是蛇仙儿,而那位三十四层剑主,应该就是你跟我们提过的那个熊孩子,对吧?”
王明在这几年的时间里,其实也一直在找寻这对母子,就是想要防患于未然,不要酿成大祸。
他一下子拉起了这么大的竿子来,着实是有一些惊人。
停!
说起这个,王明不由得叹了一口气。
朵朵抓紧小拳头,说对,我们要把小妖姐姐救出来。
陈老大说道:“我的建议,是不管这事儿,我们继续前往将军峰,并且去那个深渊峡谷附近,先了解情况,然后做一个计划,见机行事。”
不但如此,而且知道了我们的目标,在深渊峡谷那儿,必然会结网以待,等待着我们的到来,然后将我们一网打尽。
我忍不住开口说道:“孔雀圣母到底有多强,我不清楚,但与她并肩的千和*图*书通王,我是见过,的确是强无敌——也只有入魔了的您,方才能够与之对敌。”
费尽心力制造出来的元载孔升天剑主,这样的人物必然是依为臂膀的,然而在转眼之间,却给毫不留情的毁了去。
千通王的身份,无论是王员外,还是南海剑魔,都是曾经的失败者,他们的心中满怀仇恨,又有着对强大力量的向往和追求,使得他与这位三十四层剑主一拍即合,最终达成了合作关系。
我们暴露了。
王明说:“孔雀圣母,孔雀圣母,你听这名字,明显就是引用了释迦摩尼借由孔雀明王肚子重生的典故,所以如果孔雀圣母确定是蛇仙儿的话,三十四层剑主,很明显就是当初生出来的那个小崽子了……”
结果却给一个妇人比了下去,这事儿……
瞧见我们都没有说话,陈老大抬起头来,看着我们,说你们觉得我这话儿有问题?
虽说三十四层剑主这种域外天魔有些超出我们的理解能力之外,但说那位孔雀圣母比我们所有人都强,这话儿未免有一些太过于妄自菲薄了。
想到这里,陆左深吸了一口气,说这样,我单独过去……
现场陷入了沉默。
那儿的防范,警惕级别肯定是最高的。
陈老大说你怎么想的?
陈老大刚才闭着眼睛,此刻突然睁开,然后说道:“你说得对,现在的她,比我们这儿的所有人都强。”
认识?
王明口中的这件事儿,我当初是有听过的,如果这样说来,三十四层剑主转世投胎,和-图-书来到这个世间,应该没有几年才对。
从目前来看,三十四层剑主一直都在寻找自己的同类,他或许是因为感觉到自己的力量并不足以君临天下,所以才会想要借力。
而这儿的主事者,应该就是他的代理人孔雀圣母,以及合作者千通王。
然而世间并没有太多的道理可讲,有的只是利益。
他目光巡视了一圈,然后说道:“在谈进退之前,我们先再一次明确一下此番前来的目的——其一,我们是准备捣毁对方的基地,让其不能批量制造剑主这种东西,打破世间平衡;其二,我们是要救人。”
他掏出了一张手绢来,将脸上的血水擦去之后,平静地问王明,说她的本事如何?
这就是我们得到的所有信息,而与此同时,我们还不得不面临另外的一件事情。
孔老二的死,以及孔雀圣母的现身,使得我们由暗转明,出现在了对方的视野里,而且除了外面的三位女性,我们所有人的身影都落到了对方的关注之中。
王明说我想听听您的意见。
尽管因为不小心触及了对方心灵的底线,导致被那位孔雀圣母发现,跨空而来,引爆了藏在孔老二头脑之中的牵制手段,将其击杀,灭了源头,但刚才那短短的对话,却也给我们透露了许多的信息。
王明说对,本来我还不是很肯定,但刚才她说话的语气,让我一下子就想了起来,是她,没错的。
而我们遇到的这么多剑主,想必也是通过千通王的关系,与三十四层剑主有了关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