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苗疆蛊事Ⅱ

作者:南无袈裟理科佛
苗疆蛊事Ⅱ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十五卷 乱雨纷纷敲我窗

第十二章 母亲

我几个起落,最后出现在了谷口靠近山壁的一处石缝处,想要再往前,就很困难了。
四不像。
王明佯怒道:“陆左乃堂堂苗疆蛊王,天下十大,如何会骗你一个小女子?”
王明自知说错了话,哈哈一笑,而这个时候,满身鲜血的跋猸走到了王明的跟前来,双目赤红,开口说道:“是那个女人,就是那个女人,是她把我们变成这样的,我要杀了她……”
王明说没有,听她那意思,估计是已经在那儿等着了,不过不许你们赶过去,否则她不会露面的。
陆左说还是等一下吧?
王明摇头,说这家伙若不是在这儿跟我炫技,说不定还真的能够逃脱,只可惜脑子进了水,居然想要在我的面前班门弄斧,却不知晓,他的底牌着实是有一些少……
有人,而且还不少。
王明对自己的斩魔决十分有把握,笑着说道:“放心,她一个孤苦无依的女子,在这儿不过是一孤魂野鬼,如果不想重新回到那浑浑噩噩、听人差使的模样,就得听我们的吩咐,不可能有贰心的。”
怎么做到的?
光束的落点处,突然间有东西出现,黑乎乎的身影往上走来,身形异常庞大。
不过最终我们还是来到了山谷口子的附近。
这个时候,陆左走了过来,对这边说道:“没人了,里面十多人,全部都给她杀了。”
王明说你们在远处接应我们,而陆言跟着我。
他无时无刻地在找寻着敌人,以及退路。
m.hetushu.com跋猸对王明的信任似乎更多一些,听到他的担保,终于放了心。
她居然哭了出来。
“不!”
她倒是真的矜持上了。
这手段,能够瞒过许多人的眼睛和感觉。
听到陆左的话,跋猸有些激动,说这是真的?
那妇人蒙着面纱,看不清楚面容,但身影绰约,却是个极品美人。
杂毛小道笑了,说他能逃脱?你这是看不起谁呢?
杂毛小道说那就走吧。
王明与那宫装妇人遥遥相望。
香车乃檀香构造,无轮,凭空而浮,雕栏玉柱,上有华盖,而前面则有一个御者。
我们没有再现身,而是在黑暗中错肩而过,如此一路前行,翻山越岭,虽然没有刻意拖延,但多少也还是废了一些时间。
听到王明的嘲讽,宫装妇人厉声喝止了他的话语,紧接着一股风吹来,山崖两边突然变亮了,但见那一排排的白头山弟子站立其上,正弯弓搭箭,朝着这边瞄着。
王明点头,说对。
他们显然是知道了这边的情况,匆匆赶来。
山谷口子这儿,十分空旷,他的话语一出,立刻有回音不断响起,远远近近,反复不休。
王明望着远处的黑暗,突然间豪情大发。
杂毛小道说我刚才是不是听错了,你们没有约定时间?
那宫装妇人跨前一步,走近了一些,看着面前的王明,说你我都是故人,不必如此。
这时陆左插言说道:“对了,我家朵朵有一本书,叫做鬼道真解和-图-书,是阴灵物类修行的不二法门,你若是能够取得我们的信任,并且承诺以后不会作恶,我会让她传授你相关的法门,你看如何?”
王明轻描淡写,将邱三刀的脑袋给拧了下来。
跋猸接过信物,掂量了一下,然后转身就走。
王明说我斩开了你的智慧,让你能够通人言,知人语,也希望你能够明白,你帮助我们,就是帮助自己,知道么?
王明说你儿子?哼,那个杂种,你也好意思说是你儿子……
跋猸一愣,说我?
我眯眼望去,却是一对体长一丈有余、肩高两米的兽类,它们毛色浅褐,背部较深,腹部较浅,头上有形状美丽的双角,麋角表面有凹凸,内有黑色纹理,形状迷人。
孔雀圣母摇了摇头,说你既然都已经跑到了这里来,并且刺探了那么多的消息,为了我儿子的大业,我还是要杀你的。
而有趣的是,它的角像鹿而又不是鹿,颈像驼而又不是驼,蹄像牛而又不是牛,尾像驴而又不是驴。
来到这儿的时候,王明停下了脚步,朝着陆左和杂毛小道拱手,说两位留步。
御者穿着白衣,挽着高高的头发,是个低眉顺眼的中年男子。
王明摇头,说时间拖得越久,越容易引起那女人的怀疑,她这边的准备也会越多,不管从哪个角度来说,我现在都得现身了,要不然,她肯定是不会再露面的了……
杂毛小道有些不放心,说要不然等一等,听一下那边的情况再http://m•hetushu•com说?
悬崖两边一片黑暗,但倘若静下心来,便能够感觉得出周遭都有轻缓的呼吸。
虽然有很浓重的口音,但依旧是汉语。
而这位孔雀圣母则是喘着粗气,一字一句地说道:“我念你旧情,方才在这样的情况下,出面与你对话,但如果你对我儿子出言不逊的话,我就让你立刻死。”
她认真地说道:“这个世界上,儿子就是我的一切,谁敢与我儿子为敌,我就杀了他,包括你,以及他的父亲、我的丈夫……”
一直来到了谷口正中,他停下了脚步,然后看着前方黑黝黝的深处,开口说道:“蛇仙儿,你邀请我过来,为何不露面?”
王明说本来过来见你,并没想好要跟你说些什么,这会儿我却想起来了——蛇仙儿,你可还记得大明湖畔的老鬼?
弦乐声声,白衣御者跳下车来,然后扶了一位黄衫宫装的贵妇人下来。
哼哼……
他指向了跋猸,而王明则点头,说正有此意。
他走得很慢,目不斜视,不过我却知晓,尽管表现得相当急促,但他进来之后,却显得小心翼翼。
香车一直到王明的十米之外停下,然后有五对身穿罗衫的高挑侍女从黑暗中浮现,举着曲柄黄伞一对、罗扇一对、水瓶、香炉各一,蝇拂、避素各一,再加上云锣一对,侍立身旁。
那儿是一个很奇特的地方,天然形成的石梯朝下,不断深入,黑黝黝的,什么也瞧不见。
不过这个角度,视野倒和*图*书是开阔,能够看到里里外外的很多地方。
杂毛小道沉默了一会儿,然后说道:“好,就这么办——联络的事情,交给她,你觉得可以么?”
大明湖畔?什么鬼……
王明之所以点我,最主要的原因,就是因为我的大虚空术。
她朝着我们拱手行礼,说有什么事情需要帮忙,还请吩咐。
杂毛小道摸出了一个信物来,又说明了地址,然后告诉她,让她将我们这边的消息传递过去,并且尽快回返而来。
过了几秒钟,王明不由得冷笑,说好一位孔雀圣母,这排场当真是大啊,我是不是得跪下来给你请安?
陆左和杂毛小道两人开始朝着两旁潜去,而王明则大步向前,朝着谷口处前行,至于我,则直接遁入了虚空之中。
杂毛小道有些头疼,说这个……
她的脸扬了起来,隔着白色面纱,能够感觉到有金光浮现。
做完这一切,他显得很轻松,就好像是做了一件很平常不过的事情,我忍不住叹道:“王哥,你这手段,真的是厉害。”
没一会儿,她的身影就消失在了黑暗中。
听到王明这般说,我们也没有再坚持。
杂毛小道看向了王明,说东边十里的谷口?
进入虚空之中后,我发现这山谷到处都是迷雾,很难仔细探寻,里面似乎也隐隐有一些力量在阻止我遁入虚空,出现在那里,不过因为隔得远,倒也没有能够限制得住我。
我这时方才反应过来,这个女人说的,居然是汉语。
说这话儿的时和图书候,他用上了迷惑心智的手段,和缓地说着,那原本煞气十足的跋猸迟疑了好一会儿,方才吐出一口气,说道:“我、我……呜呜呜……”
“住嘴!”
他笑着说道:“我相信你们,也相信陈老大,一会儿若是出了什么事,不管如何,我都应该能够逃脱……”
王明说哦?不然呢,你会让我活下来?
王明冷笑,说你到还记得有这么一回事儿啊?这么多年来,我和老鬼不辞辛苦,四处寻你,跑断了脚,却不曾想你居然跑到这儿来,前呼后拥,过得如此气派……
我们往东继续行,没走多久,就碰到了刚才出去的那巡逻队。
我在这边藏好身形,王明的身影也出现了。
人群后方,还有无数手持刀剑之人。
而在两边,则是陡峭的悬崖。
王明笑了,说对方了解我,所以我过去,自然会有重重包围,务必将我留在那里,不过也只有这样,她方才有可能现身,这是机会,如果错过了,或许就不会有下一次的机会了。
我有些懵,而王明则朝着她挥了挥手,说:“停!”
一直到这回音完全消失,突然间有一道光从天而降。
两头四不像的身后,拖着一辆香车。
杂毛小道说你怎么想的?
陆左望着远处的黑暗,问道:“这个……可靠么?”
他厉喝一声,冲着那跋猸说道:“放下你心中的仇恨,放下……”
宫装妇人说这也是为了我的儿子。
宫装妇人愣了一下,随即说道:“闻铭是我的夫君,我如何能够忘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