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苗疆蛊事Ⅱ

作者:南无袈裟理科佛
苗疆蛊事Ⅱ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十五卷 乱雨纷纷敲我窗

第十六章 急速坠落

然而就在我即将搞定对方的一瞬间,那白衣御者突然间发出了一声厉喝来。
啊……
谷底之处的这儿,黑乎乎一片,脚底下有齐踝的水,冰冷刺骨,不过却并没有结冰,而还没有等我仔细打量周遭,那一条巨大白蟒也落到了我的头上来。
那是……
孔雀圣母厉声喝道:“把你左手上的那东西交出来,不然我让你死无葬身之地!”
不知道在坠崖的几百米之时,我终于缓住了急速下坠的势头,伸出了止戈剑,朝着前方的山壁猛然一插。
我立刻明白,如果再这样下去而不采取任何措施的话,这样的高度,摔都能够摔死我。
我脑中的第一反应,却是大虚空术,然而在这样的情境之中,我根本没办法遁入虚空。
本来我用不着往下跌落的,手中的止戈剑往断口处一戳,然后借力,怎么都掉不下去,但瞧见那一条陡然蹿出,长达数丈的巨蟒,还有那恼羞成怒、双目赤红的白衣御者,还有旁边那些手持青锋的侍女,一瞬间,我就做了一个决定。
然而孔雀圣母却并不妥协,她的双眼突然变绿,原本充满了古典美的脸庞一瞬间变了模样,十分的尖。
她是跋猸之事的主导者,拥有着残忍和恐怖的心性,以及实力,外面这么多的顶尖高手,都不过是她的奴仆而已。
怎么办?
在那一瞬间,原本宛如坚冰一般的孔雀圣母,心防给一瞬间刺破,小脸儿红扑扑的,眼和图书神炽热,就仿佛白娘子喝了雄黄酒,那叫一个热情似水,眉目含春,抓着那孔雀翎羽扇的右手松开了,然后脖子伸出,想要过来问我。
到底了。
我勒个去……
外面的喊杀和拼斗声,将我从欲望的世界里拉扯了回来,让我知晓了面前这个女人,并非只是一个美丽而单纯的女人。
我没有办法,只有硬着头皮继续向下,不过这一会儿是贴着山壁往下,而一旦速度达到我所不能控制的时候,我就会伸出止戈剑,插入山壁之中,阻挡这如有万钧的坠落之势。
我或许还没有进入那样的境界,完全掌握到里面的法门,但是短时间的接触,却还是让我控制住了自己急速下坠的趋势。
黄帝御女经发动得十分突兀,我都没有预先知晓,更别提孔雀圣母。
下一秒,我用止戈剑比着的脖子变得又黏又稠又湿滑,指甲盖大的鳞片与止戈剑刃间发出了让人牙齿发酸的剐蹭声来,而随后,从孔雀圣母的罗衫之中,有一条巨大的白色炼蟒陡然浮现。
她看着近在咫尺的我,一对明眸之中,陡然迸射出了杀人的光芒来。
齐——使万物均为平齐,五元素控制。
先下去吧,不然留在这儿,我肯定得死。
我在恍惚之间,有些动摇,仿佛瞧见了虫虫一般,整个人也有一些激动,想要将这个让男人无法抗拒的女子给办了。
是的,即便自称拥有神的力量,但孔雀和-图-书圣母归根到底,还是一个女人。
落下的巨大白蟒猛然一盘,随后一股白烟飘散,却是又化作了孔雀圣母的模样来。
经过刚才的交手,我基本上已经明白了孔雀圣母的手段,这个女人不但力量有着远超我的高度,而且参透的境界也远比我高得多,在我的大虚空术和地遁术都被限制的情况下,平地上我尚且不能敌她,更何况在这样的悬崖峭壁之间?
这是天性,是动物繁衍后代的本能。
我这时方才反应过来,低头往左手上面一看,却见是一个鹅卵石一般大小的石块,上面有一个圆形的符文,很是古怪,简简单单,却仿佛又蕴含着莫名的至理。
而我一脚踩空的这地方,正好是刚才那白衣御者用金刚棍一棒子敲断了的那一截。
嘎……
呃,估计是得罪大发了,对方有一种非杀我不可的执念。
如此持续了一段时间,三分钟,或者两分钟,总之就在我的右手渗出了血水的时候,我重重跌落在了一片潮湿的谷底之上。
它是……
我带着一声惨叫,往悬崖之下急速坠落,而聚血蛊在这个时候也立刻脱离,朝着我这儿追来。
在那一刻,闻到极大腥味的我,有一种隔夜饭都要吐出来的冲动,而与此同时,我瞧见那罗衫之中,有一抹金黄色的光芒。
一开始的时候,她还只是网红的那种尖锐,而几乎是在瞬间,就变得更加古怪了,而且脸上还浮现出和_图_书了许多的白色鳞片来,在配合着那猩红如长炼一般的信子,让我不寒而栗。
怎么跑?
在那一瞬间,我再一次地感觉到了之前的那种状态,万物都是能量的冲击和碰撞,而并非我们平日里感知的气体、固体和液体那般简简单单。
呼、呼……
我在想什么呢?
这东西,是我刚才在于孔雀圣母分离的时候,从她罗衫那儿随手抓来的一抹金光。
日轮印!
冷,很冷。
这一下,被我用黄帝御女经强行营造出来的气氛,瞬间崩塌。
都用不着太多的脑子思考,我也明白了接下来的动作,那就是尽量跑。
我感受到了腾腾的杀气。
往下,一直往下,等到了深涧之下,到了底部,再想办法了。
一人一虫,落了几十米方才汇合,然而下方似乎还遥遥无期,根本见不着底。
啊……
我说什么?
这边的山路并不算宽阔,陡然往下的同时,黑雾连绵。
她是孔雀圣母,一个让人为之恐惧的女子。
我突然间理解了陆左能够御空飞行的规则,以及这其中的诀窍。
本来罗衫半解,情动已至深处的孔雀圣母浑身一哆嗦,发出了一阵长长的叹息声之后,双眼之中,骤然回复了神志来。
一道让人浑身直起鸡皮疙瘩的刺耳之声浮现,止戈剑在那山壁上划下了重重的刻痕,一直延续了几十米,方才缓冲结束。
她说着话儿的时候,双眼在发光,有一种迷离的色彩。
听到hetushu.com我的话语,孔雀圣母冰冷的脸缓和了一些,努力地让自己平静下来,用比较和缓的语气说道:“你若是交给我,我可以饶你一命,来,还给我,来……”
如果说之前或许还有一线生机的话,此刻的我,绝对是摸了老虎屁股,离死只有一寸的距离了。
下方有一股强大的力量在阻止着我。
怎么办?
然而最终我还是恢复到了情形之中来。
这一瓢瓢的冷水浇下来,让我立刻就进入了“贤者时间”,心头上涌现出来的,是对人生的迷茫,以及对面前这蛇蝎美人的憎恶,然而即便如此,我也不得不继续发动黄帝御女经,将此人的心防给一层层卸下来。
而我在这个时候,却一把握紧,微笑着说道:“别对我放电了,就你那点儿幻术,都是我玩剩下的——这石头,想必就是太阳石令牌吧?”
只不过不再是罗衫宫装,而是一身银色紧身皮衣,将婀娜多姿的身子给包裹住,颤颤巍巍的,着实是有一些诱人。
孔雀圣母落地之后,走上前来,伸出手,对我说道:“拿来。”
啊……
我的心头猛然一跳,抬起头来,然后笑了,说左右都是死,我为何要交出来?
是女人,自然就会有感情的弱点,也会有爱上一个人的冲动。
我都没有去打量,就知道一定是那个如丧考妣的白衣御者杀来,而我下意识地往后退去,却一脚踩空了。
不过下一秒,在火眼之中,我能够瞧见那孔hetushu.com雀圣母化身的巨大白蟒正沿着山壁,朝着下方绵延而来。
是金刚棍。
然而还没有等我喘过一口气来,上面就有一道汹涌之气朝这边袭来。
而这所谓御女经,并非粗俗的动物世界,一眸一笑,一颦一嗔,诸多涉及和谐、不可言叙之事,皆涉及其中,在发动的那一瞬间,我的眉目传情,炽热的眼神将毫无防备的孔雀圣母一瞬间就给融化了去。
啊?
但那女人脸上的表情,绝对谈不上诱惑。
几乎是出于本能,我伸手抓住了那抹光芒,然后朝着旁边猛然一跃,却感觉到一股劲风扑面而来。
我很有可能连她的第一波攻击,都未必能够挡得住,而接下来我所面临的下场,要么就是被其果腹,要么就是坠落深渊,活活摔死。
我深吸一口气,然后朝着旁边疾走十几步,避开了这重重一击,而那溅起的水花,却还是弄了我一头一脸。
他的声音,与金刚棍上面那四面恶灵的声音相互交叠,发出了一阵刺耳至极的尖锐之声,就如同重炮一般,轰击到了我和孔雀圣母的耳中来。
我不断地调节呼吸,然后在急速下坠的过程中,结了一个法印。
我眯眼一望,黑乎乎的,什么也瞧不见。
蛇,这是蛇头。
孔雀圣母一声厉叫,身子突然迸发出了巨大的力量来,恐怖的气劲将我猛然推去,而我却是早有准备,止戈剑猛然一转,却是抵住了这蛇蝎美人的脖子,只要她动一下,我就立刻施展杀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