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苗疆蛊事Ⅱ

作者:南无袈裟理科佛
苗疆蛊事Ⅱ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十五卷 乱雨纷纷敲我窗

第二十一章 又见千通王

如此一路行,终于来到了一个巨大的洞穴里。
这鲲是如此的巨大,以至于越往里走,越是冷清。
那是一个孩童的脸,有点儿像屈胖三,不过更瘦一些,也严肃,充满了神性,而在他的周身,插着一大圈的剑。
它愤怒、狂躁、杀气腾腾,紧接着一声闷吼传来:“是谁?你是谁?我要杀了你、你、你……”
我开始往回跑,一路狂奔而走,路上不乏迷了几次路,不过最终还是又绕回来了,而随着我的箭步狂奔,身后的人越汇越多,不断有浑身滑腻的半成品从瘤子里挣脱出来,在短暂的适应之后,目标锁定在我的身上,然后狂奔而来。
要死了么?
而这期间,我所需要面对的唯一对手,就是另外一个握着太阳石令牌的家伙。
终于,经过一阵让人觉得格外漫长的时间,我终于来到了那个路口。
大雷泽强身术累积的雷意在这一刻瞬间释放,恐怖的阳刚之劲让这些宛如野兽的家伙下意识地恐惧,空出了一大段的地方来。
那些饕餮鱼和章鱼恶灵呢?
我越是害怕,手中越是不留情,因为倘若让这家伙锁定了我,那才是真正的末日。
那里有一个拐角,外面和里面简直是两个世界。
在感受到了三十四层剑主宛如神灵一般的威势之后,我明白了一件事情,那就是我如果稍有懈怠,那家伙说不定就赶回来了。
时间不等人,虽然将眼前的危机给化解了,但我却并不能够放下紧hetushu.com张的心情来。
那山壁之上,有金色的烙痕,彼此关联,化作一个巨大的图形来,散发着浓郁不散的威势。
我得加快行动才行。
奔行了一刻钟,我感觉身后有超过三位数的家伙,除了少数有些许意识,大部分都如同野兽一般狂奔,口中还不断发出嘶吼。
一大群饕餮鱼突然间出现在了我的面前,被太阳石令牌的光芒所格挡后,朝着旁边涌了去。
我在想一个可能性。
是时候了。
一想到这点,我没有再多犹豫。
止戈剑离开了我的掌控,朝着头顶上面的那张脸刺去。
发现事情有些出乎预料,我有点儿懵,而这时那些家伙已然越过我的身边,将我的后路给围堵住。
剑尖与顶壁上的那张脸接触的时候,立刻生出了一大股的阻力来,让我无法前进,然而这个时候的我也是打足了力气,诸多力量一齐汇聚,再加上聚血蛊提供的力量,终于艰难地破开了对方的禁制,在上面蛮横地划出了乱七八糟的剑痕来。
那张脸,居然活了。
我深吸了好几口气,方才缓过来,这时方才从乾坤囊中拿出了上衣来,用大易容术将诸多伤口强行愈合之后,穿上了衣服,然后开始跟随着饕餮鱼群,朝着深处前进。
身处重围的我,在短暂的一瞬间,有点儿陷入绝望之中,而就在这个时候,突然间一种古怪的声音充斥在了我们身处的空间里。
仔细数一数,三和_图_书十四把。
前方的一段路程,我还能够瞧见饕餮鱼、章鱼恶灵与那些半成品的厮杀,到了后来,很长的一截路,除了偶尔能够瞧见一群饕餮鱼之外,什么也没有瞧见。
果然恐怖。
当然,现场并不是我所说的那般和谐,这些未来的剑主、冒牌货都有着极强的实力,即便是被饕餮鱼群和章鱼恶灵给围住,但也没有放弃抵抗,离得远的,头也不回地往深处跑去,而即便是被围住了,也濒死反击,迸发出了巨大的战斗力来。
那张脸被破,居然开始流血,脓血洒落下来,之前的那股威势顿时消减许多。
因为饕餮鱼群的进入,使得路上一片通畅,我几乎是健步如飞,按照聚血蛊的指引,朝着鲲的心脏位置快步而去。
和之前一样,同样残忍的画面浮现了,这些舍生忘死围攻我的半成品、冒牌货,开始遭受饕餮鱼群的攻击,这些饕餮鱼远比它们的攻击来的恐怖,也更有组织性一些,几乎每一个人的身上,都围着一大群,开始撕扯、蚕食着他们的血肉。
虽然隔得远,但我还是能够瞧得出来。
有一个很奇怪的现象,那就是这些家伙的神魂,显得很小,比我之前瞧见的那个白色幻影小上一半,甚至更多。
我深吸了一口气,然后猛然一低头,将那人的脑袋重重砸了一下,剧痛带给了我一种异样的兴奋,我呼吸了腥臭的气息,嘴里还有血腥的气味,止戈剑猛然一转,以一http://www•hetushu.com个奇妙的角度,朝这人的脖子削去。
我退出了拐角处,发现后面空空荡荡的,什么也没有。
是真的,这辈子我都没有遇到过这般尴尬的情形。
止戈剑带着我近乎疯狂的恐惧,将那布置给戳得一片混乱。
说句实话,当我与它对视的那一瞬间,一种从上而下压来的恐怖气势,让我差点儿吓尿了。
我这边停下了脚步,立刻就被人扑在了身上来,我回过身来,却是那个与我一般模样的家伙,他的双目赤红,张嘴就朝着我的脖子上咬来。
不过这些都与我无关。
渊盖苏文既然说千通王就在这里面,我觉得应该不会有问题。
出于本能,那家伙下意识地往后一跃,而我则是怒吼一声,止戈剑上雷芒浮现,然后迸发出了极致的光芒来。
这儿,就是鲲的心房处。
走你……
我先前的时候没有仔细打量,而这回,却是瞧见了。
从禁地入口到鲲的腹中,有很长的一段距离,又或者说那是肠道,这其中养着的那些饕餮鱼和章鱼恶灵,对于除了手持太阳石令牌以外的一切活物,都会毫无保留地攻击。
至于他在哪里,什么时候出来,这个我也把握不住,但即便是遇到了,我敌不过,那么将饕餮鱼放进来的这一个步骤,也将对方的计划破坏大半。
而心脏之上,则坐着一个人,那人盘腿而坐,从下方伸出了许多的肉管子来,连接在他的身上。
但后来,我发现围攻的http://www.hetushu.com力度开始减弱,而处于外围的那些家伙,居然开始往远处逃散了去。
雷!
有点儿像是……心脏?
一开始的时候,因为周遭的攻击太过于激烈,我并没有感觉到。
在头顶上,有一张脸。
我在这里,身单力弱,无数穷凶极恶的家伙汹涌而来,想要将我给淹没。
一时之间,我终于获得了片刻的宁静。
我心中狂喜,更加肆无忌惮,而就在这个时候,突然间我感觉到头顶传来一阵如同泰山压顶一般的气势,随后那张破烂不堪的脸居然睁开了半只眼睛来。
经过了不知道多少年的沉淀,表面的躯体已经僵硬,宛如真正的山洞,而在最中间的位置处,则有一个三层小楼一般巨大、桃子状的玩意儿。
这里有机关,不过到底是什么,我也不知晓。
而就在这个时候,那些野兽一般的冒牌货也如同死了爹娘一般,朝着我这儿悍不畏死地冲来,他们的口中发出了各种各样的嚎叫,有的甚至四肢着地,宛如野兽。
而我唯一需要做的,就是打开这个潘多拉魔盒。
怎么回事?
而想必这就是三十四层剑主的威势。
我一屁股坐在地上,浑身到处都是伤口,火辣辣的疼。
这人,是千通王。
那威势,终于消失了。
虽然只是半成品,但这些家伙忘却生死所表现出来的爆发力,还是一瞬间将我淹没,我感觉自己实在是应付不了这样的攻击,就算是防守最为缜密的真武八卦剑,都无法抵挡这些以命换命的http://www.hetushu.com手段。
但如果在这战场之中,加入了另外的一股新势力,局势就变得全然不同,这些让我头疼不已的家伙,自有饕餮鱼和章鱼恶灵去处理,而我,则可以安下心来,去将九州鼎和河洛图书给找寻到手。
饕餮鱼和章鱼恶灵不敢惹身怀太阳石令牌的我,而其余的家伙,此时此刻也顾不上我了。
唰……
啊……
那人闭着眼睛。
而我趁着这个时候,握紧了止戈剑。
不断有人扑到了我的跟前来,想要把我扑到,甚至只是想要抓着我的裤脚,把我留住,我不敢回头去看,这些家伙的双眼散发着一种魔性的暴戾,让人不寒而栗。
不想了,就这么干。
在这家伙的面前,我感觉自己就仿佛蝼蚁一般的存在。
千通王。
我一边砍,一边退,身上也受了好多伤,不得已,将止戈剑收回,然后且战且退。
我整个人都呆住了,好在这个时候,聚血蛊的意识涌进了我的脑子里来,让我没有继续受制于人。
这些让我头疼和恐惧的冒牌货,必将会受到饕餮鱼的清洗,即便是我没有能够完成计划,也能够打乱对方的步骤。
实在是太强大了,宛如神灵一般。
一时间群魔狂舞,乱成了一团。
而饕餮鱼,也在这里留步,没有能够进入其中,一直蔓延下去。
这些家伙,是灵魂并不完整的人。
与饕餮鱼一起出现的,还有章鱼恶灵,几十上百的章鱼恶灵从顶壁之上攀沿而来,触手垂落,将这些家伙绞杀。
这,就是三十四层剑主?